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火爆
    “好,姓张的,那就让本少陪你好好玩玩!”

    深深地吸了口气,曹宇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怒火,也总算恢复了纨绔的本色,朝着拍卖台举了举手:“一亿二千万!”

    “阿,真的又杠上了!”

    四周惊异声一片,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难以喻意的表情。

    今天的这个香香寇的拍卖,还真是一波三折,先是有周世勇和汪经伦这两位钱塘商界的顶级大少铆上劲。

    现在,却是张横和来自上京世家的曹宇对上眼了。

    那么,这枚香香寇到底能拍出什么样的天价,最后又会是花落谁家?

    一时间,场中的所有人都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兴奋,倒是要看看一场好戏。

    “一亿三千万!”

    张横漫不经心地又报了一个数。

    两人的出手确实是有些骇人,刚才周世勇和汪经伦还是五百万五百万的竞价,现在他们却是直接一千万一千万地追,这简直就是不拿软妹币当钱用啊!

    “哼!”

    曹宇冷哼一声,神情有些阴郁,却也没有犹豫:“一亿四千万!”

    张横挑衅在先,尤其是在今天的场合下,他曹宇是绝不会退让,这已不是一枚香香寇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他曹二公子面子的事。

    不仅如此,曹宇之所以刚才一下子把价格加到一个亿,来竞拍那枚香香寇,他也是有目的地。

    一方面是显示他这位上京来的曹家二公子的阔绰,另一方面,他也确实是对这枚香香寇志在必得。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神奇的东西,刚才艾尔莎白走下来的时候,他更是亲自感受过这东西的神奇。

    所以,他是绝对要把这枚香香寇居为己有。

    心中存着这样的目的,所以,曹宇今天是绝不会罢手,更不会在竞拍上给张横让步。

    “一亿五千万!”

    张横还真是跟曹宇耗上了,不温不火地道。

    “二亿!”

    曹宇陡地咬了咬牙,恶狠狠地报出了一个新价格。

    说完,目光阴冷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神情阴厉之极。

    张横的步步紧逼,已是撩起了曹宇的真火,他这回是真的发狠了,一下子竟然直接就加了五千万。

    曹宇心中暗道:“姓张的,这是本少最后一次加价,如果你还敢再追,那本少就让你用超过二亿的价格来买下这枚香香寇。本少倒要看看,你怎么去还这二亿多的钱。”

    曹宇也不是傻瓜,意识到张横这是有意与自己抬杠,他就准备撒手了。

    两个亿,就算是对于他这样的世家公子来说,也不是小数目了,如果张横还敢加价,那么,他就要看看这位江湖神棍的笑话了。

    “两亿?”

    张横皱了皱眉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好一个曹二公子,厉害,你赢了,这枚香香寇是你的了。”

    说着,耸了耸肩,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但心里却已是乐开了花。

    张横之所以要与曹宇抬杠,与他竞拍香香寇,那完全就是为了抬高香香寇的拍卖价。

    现在的张横,自然也清楚了曹宇与赵园园之间的关系。而且,更是清楚了这家伙的来历和在上京的名声。

    这让张横很是为赵园园不值,貌似自己网上的红颜知己,竟然被家族联姻,即将与这个上京的世家纨绔订婚。

    这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暗恼?

    但是,他却也知道,象这样两个大家族之间的联姻,别说是他这个外人,就算是赵园园本人,也是没有任何办法。所以,对这位曹家二公子,张横是丝毫的没有好感,心中更是充满了厌恶。

    现在,曹宇竟然出手竞拍香香寇,张横那里会客气,就准备与他抬抬杠。

    就算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杀杀这家伙的傲气,张横也不惜与他作对。

    此刻,见曹宇已加到二个亿,张横知道这已是差不多的时候了。

    张横暗中观察过曹宇,对于此人的性格也是有所了解,虽然狂妄,但还是有分寸的。从他一下子加五千万的情形来看,显然这也是到了他的底线。

    张横可不会玩过火,所以,就这么放了手。

    说来也是可笑,曹宇与大多世家纨绔一样,一向高傲惯了,受不得刺激,只要稍稍挑拨他一下,他就象斗鸡一样会与你铆上。

    事实也是如此,在张横竞拍的刺激下,曹宇恼羞成怒,一再加价,甚至最后一次更是直接加了五千万,把价格提升到了两亿。

    而这一切正是张横所想看到的。这枚香香寇本身就是张横拿出来拍卖的,现在让它拍出两亿的天价,这相当于是说,张横这回光是这枚香香寇,就进帐两亿软妹币。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心中偷着乐?

    “哈哈!”

    曹宇却哪里知道这些,还以为他最后一掷五千万的气魄,终于把张横给震摄了,这回的竞拍,他取的了最后的胜利。

    曹宇得意地大笑起来,兴奋之极,这可也算是大大地露了一回脸。

    “两亿,一号桌的贵宾出价两亿!”

    拍卖师徐清美的声音适时地响起:“两亿元一次!两亿元第二次!两亿元第三次,成交!”

    咣当,拍卖锤砸下,整个会场顿时响起了震天的掌声,所有人都为这一枚香香寇拍出两亿元的天价而感觉兴奋莫名。

    大家望向那边曹宇的眼神也都充满了异样,尤其是那些年青女子,目光中满是难以喻意的羡慕和崇拜。

    赵园园和吴行舟以及王艳龙几人的神情却是有些古怪,现在,他们也算是明白了张横的心思,看到曹宇明明是被张横阴了,还表现的如此的洋洋得意,几人心中实在是有些憋不住的要笑。

    当然,场中还有另外一个人的情绪也是激动无比,那就是戴高德。

    “两亿,香香寇竟然可以拍到两亿,我的妈!”

    纵然是戴高德做为奥斯达公司的经理,见识过的大场面也不算少,但仍是被一枚香香寇拍出两亿的价格给震憾了:“那么,要是?”

    戴高德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起来,神情有些难以喻意,他自然是想到了那枚委托他们展览拍卖的香香寇了。

    当日他们与懂信订下的拍卖价是一千万,收了懂信十万元的推广费。

    但是,对于奥斯达公司来说,他们其实并没有真正想为那枚香香寇做什么,最多也就是在他们的网站上拍几张图片做为宣传,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推广。

    但是,今天看到了这枚出现在这里的香香寇,竟然拍出了两忆元的天价,这却是让戴高德的一颗心儿顿时热腾腾起来,也陡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他们公司真的对那枚香香寇进行拍卖,以这枚香香寇拍出的天价,他们的那枚应该也不会低到哪里去吧?

    不,最好是把那枚香香寇先买过来,再进行拍卖,否则,只赚那一点点拍卖成交抽成费,也实在是太少了。

    戴高德猛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不是吗?以当时与客人订下的拍卖价,只要一千万。

    那么,就以这个价格买了那枚香香寇,以如今这枚香香寇拍出两亿的价格,他们那枚,就算是只能拍出一半的价格,也至少是一亿吧!

    一千万与一亿,这其中的利润,那完全就是个暴利中的暴利啊!

    一念及此,戴高德的一张脸都涨得通红了,感觉上有些大脑充血。

    心中想着,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翻出了电话本,走到了拍卖场外的角落里,打起了电话。

    他的电话自然就是打给懂信的,他要先问一下对方,懂信手中的那枚香香寇还在不在。

    这事是必须先下手为强,香香寇在这里拍出两亿的天价,绝对会很快传扬开来。

    因此,必须在此事外面人还不知情的情况下,把那枚香香寇弄到手。

    果然,那边的懂信还不知道今天拍卖场上的事,很老实地回答了戴高德,他手中的香香寇还在。

    “嗯,那很好,我这边有个客户,对你手中的香香寇很有兴趣。”

    戴高德强自压抑住心中的兴奋:“这样吧!我先与这边的客户谈一谈,到时,再与你联系。”

    确定香香寇还在,戴高德兴奋无比,他那里还敢迟疑,再次回到了拍卖场。

    这回,他并没有回到自己的位置,而是走向了张横。

    “张少,您好,我是奥斯达展览公司的经理戴高德!”

    戴高德自我介绍着,坐到了张横身边,满脸的馋媚。

    张横与曹宇竞拍香香寇,自然早就引起了场中所有人的注意。因此,有关张横的身份,也早在下面传开了。

    戴高德先前并不认识张横,但是,听到四周人的私下谈论,他已是知道了张横是位风水师。并且,了解了张横在钱塘上层圈子里还是位挺有名气的风水师。

    戴高德心中虽然讶异,张横如此年青就能成为知名的风水大师。不过,这却更合了他的心意。

    他可也明白,一些真正的风水大师,绝对都是有钱人,往往随便给富商巨贾看个风水,收入都是以百万计的。

    这也就是说,这位张少确实是有能力购买香香寇这样的奢侈品。

    心中想着,戴高德对张横更加的馋媚了。

    “嗯!”

    张横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很是冷淡的样子。但心里却是在偷着乐:大鱼上钩了!

    张横那里能猜不到戴高德过来找自己的意图,貌似这一切都是自己所策划的,甚至连这场拍卖会也是为了这个家伙才特意举办地。

    不过,现在这条大鱼主动上钩,张横却仍是表现出毫不知情的样子,甚至还一副爱理不理,生人莫近的态度。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