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6章 拿别人的钱不当钱
    “张少,久仰您的大名,今天见到您的风采,很是感觉荣幸。”

    戴高德的马屁如潮汹涌,不要钱地就往张横身上狂拍。

    “嗯,好说,好说。”

    张横仍是一副不咸不淡的姿态:“你这是有什么事?”

    “哈哈,张少果然英明!”

    戴高德竖了竖大拇指:“在下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过来,确实是有些事要与张少商谈。”

    说着,戴高德望了望四周,见旁边众人并没有注意到这边,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拍卖台上。此刻,场中正有一件珠宝在拍卖,貌似竞争非常的激烈。

    “事情是这样的!”

    戴高德沉吟了一下:“刚才在下看到张少对那枚香香寇很有兴趣。”

    “嗯,是的,我是准备拍卖下来,送我的一个新交的女朋友。”

    张横脸上露出了愤然的神色:“只是,想不到姓曹的那个家伙跟我抬杠。”

    张横装出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好象真的很气愤似的。

    “其实,张少不必如此。”

    戴高德的眼睛更亮了,凑到了张横身边:“香香寇虽然稀罕,但这世上也绝对不止只有这一枚。要是张少想要,我倒是有办法可以再弄到一枚。”

    “哦,真的?”

    张横脸上陡地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当然是真的,我戴高德岂敢在张少面前说谎。”

    戴高德立刻拍拍胸脯道,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哈哈,好,如果你要是真的有香香寇,本少正想要这东西。”

    张横点头,神情却是突然现出了沉吟之色:“只是,价格怎么说?”

    张横露出了警惕的模样。

    “哈哈,张少,价格当然好说,肯定不会象这竞拍价一样要两个亿。”

    戴高德打了个哈哈,目光却是凝注在张横脸上,仔细地观察着他神情的变化。

    见张横脸色一松,他心中更是有了底:“张少,不知是不是可以问您一下,你要这香香寇,是不是因为风水上的需要?”

    戴高德试探起了张横。

    他可也不是傻瓜,虽然刚才张横说,购买香香寇,是为了送一个新交的女朋友。

    但是,戴高德根本不信这话是真的。

    不是吗?张横虽然在钱塘的风水界有些名气,也应该赚了不少的钱。但要化上亿元,去讨好一个女人,这还是绝不可能的事。

    更何况,他是与曹宇这位上京世家弟子竞拍,无疑是与这位曹家二公子作对。

    因此,从这些情况来猜测,张横要那枚香香寇,肯定有其它原因。

    戴高德曾从董信手中接触过香香寇,也知道香香寇其实正式的名字叫星辰石,是一件风水道具。

    再联想到张横的职业,他立刻明白了张横要竞拍香香寇的原因:极有可能这是要用于风水上。甚至是某个巨商或贵贾急需用这件风水道具。张横这才会不惜一切代价,不惜得罪曹二公子,也要与他竞拍。

    只是曹二公子最后出价二个亿,实在是太疯狂了,这才让张横迫不得以放弃。

    此刻,他更是有意无意地问起来,想证实自己的想法,以便做出最终的决定。

    “你怎么知道?”

    张横象是被他猜中了心事一样,表现出了诧异,但是,立刻又换了语气,脸上露出了不悦:“你打听这些干什么?”

    “张少,别误会,我只是随便问问。”

    戴高德心里已是乐开了花。

    张横的表现,已说明他果然猜中了这枚香香寇的用途。那么,他现在心中已是有了底。

    “你还是说说价格吧!”

    张横不耐烦地道:“如果价格合适,我就要了你所说的那枚香香寇。”

    “嗯,张少,明人面前不做暗事,价格我也不说两亿,就以您刚才竞拍的一亿五千万,您看如何?”

    戴高德似是漫不经心地道。

    “一亿五千万?”

    张横皱了皱眉头:“这个价好象高了些吧!”

    “张少,这个价是您刚才出的。”

    戴高德脸上露出了老狐狸般的微笑:“您想一下,如果刚才您已拍下来了,这岂不就是要一亿五千万啊!”

    “而且,这东西说实话,这世上除了现在在拍卖的这一枚外,也就只有我手中的那一枚。”

    见张横还在犹豫,戴高德连忙又道:“您要是错过了这一枚,说不定下次要想找,就再也找不到了。”

    “好吧!”

    张横似乎很无奈的样子:“一亿五千万就一亿五千万,谁叫我刚才报了这个价呢!”说着,又嘟囊了一句:“反正钱不是我的,贵就贵点吧!”

    他的嘟囊很低,但戴高德却已完全听清楚了,戴高德的心中顿时差点乐得蹦起来。

    他出价一亿五千万,也就是准备狮子大开口,心里也想着让张横砍价。那知,自己一翻话,就把价格给定下来了。而从张横最后的嘟囊中,他也终于可以确定:张横之所以急着要香香寇,看来果真与自己猜测一样,是用于风水上,而且,还是有人化钱请他用这个风水道具。

    这样一想,他已是完全放下心来,决定要与张横做这笔生意了。

    想到自己可以从那边以一千万的价格购入香香寇,转手却可以卖到一亿五千万,戴高德禁不住浑身一震,脸都再次涨得如同红纸了,几乎有了要脑冲血的先兆。

    他之所以过来向张横推销香香寇,本来也并不抱着多大的希望。

    只不过,他为人一向谨慎,虽然今天看到了香香寇在拍卖场上的火爆。但是他仍是不敢就这么直接向懂信购买那枚香香寇,自己来进行拍卖。

    这也是他们奥斯达公司一向的行事风格,赚钱赚的就是十拿九稳的钱,绝不冒一点风险。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只是想试探一下张横的意思,并顺便做一个香香寇价值的调查。

    那知,这位神棍大师直接就要订购香香寇,而且,还谈妥了以刚才他竞拍时的那个一亿五千万的价格。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戴高德兴奋莫名?

    他心中不禁感慨:操,看来现在的江湖神棍,都是牛的要顶天啊!

    幸好,他还没被上涌的气血冲昏了头脑,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激动,又问了一句:“真的?”

    “当然是真的,本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

    张横眼珠子一瞪,脸上顿时露出了不悦的神色。

    “啊,在下那敢,张少的信誉自然是钻石级的,在下可是听说,张少曾与我们江南省当年的韩厅,都是关系密切。在下自然相信。”

    戴高德连连道歉,但神情中明显有些置疑。

    “哼!”

    张横冷哼一声,那里能看不出这家伙口是心非,他也不迟疑,冷笑道:“如果你真有香香寇,本少绝不会说话不算数。”

    “这样吧!”

    张横沉吟了一下:“你叫人拟一份合同,我马上交一千万的订金,只要你弄到香香寇,我马上把一亿五千万打给你。如果到时我不要了,那这一千万订金就算是赔偿。”

    “啊!”

    戴高德这回是兴奋的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他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位张少是如此的爽快大气。

    “果然是拿别人的钱不当钱啊!”

    戴高德心里那个兴奋,那个感慨,那个嘘嘘。

    更重要的是:如果真的能收了这一千万的订金,那么,这次他戴高德的香香寇的收购,可以说是稳赚不赔啊!

    戴高德兴奋极了,他那里还会迟疑,立刻把那两名手下叫了过来。

    那两人都是戴高德的亲信,而且在奥斯达公司一直负责合同的签定事宜。

    当两人听到张横愿意预付一千万,化一亿五千万购买香香寇的时候,两人也惊呆了。

    当下,几人现场拟定了一份合同,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合同约定了双方的权力和义务。当然,合同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关于那一千万预付款的规定。

    原本的订金改成了定金。

    别看订与定只是一字之差,但是,这一字的改变,却是有天壤之别。

    要知道,在合同中,订金是不确定的,一旦交易不成立,这订金是需要还的。

    但是,如果是定金,就算是交易不成立,这预付款也无法归还了。

    这就是订字与定字的差别。

    张横对此表示没有异议。

    不过,他也提出了一个附加要求,那就是对于奥斯达公司如果违约的惩罚。

    他交了一千万的定金,要是奥斯达公司在规定的时间内,无法把香香寇拿给他,那么,也得赔偿他的损失。

    而且,这个损失是他预付的一千万定金的三倍,三千万。

    戴高德也没有多想。在他想来,那枚香香寇现在仍在懂信手中,他们只要一出面,就能顺利地从他那里拿到,哪里会有交不出的道理。

    所以,为了表示他的诚意,他大手一挥,很爽快地答应了这个条件,双方约定,明天中午之前,奥斯达公司拿香香寇与张横交易,张横到时也必须全款付清。

    合同签定的很顺利,双方签字,张横也不迟疑,马上把一千万定金划到了奥斯达公司的帐上。

    “哈哈,张少,合作成功,明天中午之前,在下一定会把香香寇送到您面前。”

    戴高德满脸的笑容,与张横紧紧地握了握手,兴奋之极。

    “嗯!那就等着你的好消息!”

    张横仍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嘿嘿,奥斯达公司,戴高德,这回叫你怎么死都不知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