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宰你没商量
    奥斯达公司一向以合同欺人,这回,张横也是要从合同上下手,给他们一个教训。

    拍卖会仍在热火朝天地进行中,但是,戴高德和他的两名手下,此刻却那里还有心情再呆在这里,他们的心早就飞到了懂信那儿,眼里也满满的是那一亿五千万的巨款了。

    不是吗?就算完全达到懂信原本的要求,给他一千万的价格,向他购买来那枚香香寇。

    那么,等到明天中午,这一千万的香香寇,就一下子成了一亿五千万,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的利润啊!

    现在,戴高德走路都飘飘然了,感觉他马上也要挤入亿万富翁的行列。

    望着戴高德离开的背影,张横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他很想看看,当戴高德最后明白所有的阴谋,知道他中了圈套后,这个家伙又会是怎么样一副嘴脸。

    当然,这次意外的收获不仅仅这些,貌似还有当了冤大头的曹宇。

    如果没有这家伙的出现,没有他的推波助澜,香香寇的价格也不会被拍到两亿的天价,自己与戴高德也不会签定一亿五千万的价格。

    在原先的打算中,张横以为这次的拍卖,香香寇能拍出几千万,也已算是高价了。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先有周世勇和汪经伦的抬杠,后有曹宇的插手,使香香寇竟然最后拍到了两亿的天价。更是让戴高德这家伙火急火燎地主动上钩。

    这一切的一切,还真只能说是天数。

    哥们这是人品爆发,果然是好人有好报啊!

    张横心里乐开了花,他现在是稳坐钓鱼台,只等着看戴高德的好戏,收拾奥斯达这家骗子公司了。

    张横偷着乐,戴高德此刻却是无比的纠结了。

    与张横签定合同后,为了怕夜长梦多,戴高德立刻带着他的两名手下,与懂信会了面。

    “董先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在约定的咖非馆里,戴高德满脸的堆笑:“你委托我们推广展览的香香寇,我们已经联系好买主了,对方愿意用一千万买下您的香香寇,董先生,恭喜您了,您这下可是要发财了。”

    戴高德喋喋地说着,在他想来,一千万的价格,肯定能让对方惊喜若狂。

    那知,他这翻话说出来,对面的懂信却象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满脸的嘲弄。

    “怎么了?董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戴高德和他的两名助手互望一眼,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连忙问道。

    “嘿嘿,戴经理,你是开玩笑吧?”

    懂信满脸的不屑:“一千万,你这是哄小孩子吗?”

    “呃,怎么?”

    戴高德心中咯噔一下:“我们上回签的推广合同不就是一千万吗?董先生不就是委托我们以一千万的价格推广和拍卖您的香香寇吗?”

    “哈哈,此一时彼一时啊!”

    懂信大笑:“如果在当时,你们能帮我用一千万的价格卖掉香香寇,我自然是求之不得。但是……”

    说到这里,懂信来了一个但是。

    然而,这一声但是,却把戴高德的心都提了起来,他迫不急待地问道:“董先生,但是什么?”

    “嘿嘿,你自己看!”

    懂信也不再卖关子了,手一推,把正在翻看的手机推了过去。

    “哦!”

    戴高德满头的雾水,连忙接过了懂信的手机,仔细地看了起来。

    当他看到手机上的内容,戴高德的脸色却是陡然大变,口中也发出了一声难以抑制的惊呼:“啊,我的天,传的这么快!”

    戴高德确实是震惊了,因为,懂信手机上的内容,正是微信朋友圈里关于香香寇在五洲大酒店拍卖会的详细消息。

    上面不仅有最初周世勇与汪经伦两人抬杠的事,而且,之后张横与曹宇两人的叫板,更是描写的绘声绘色。消息的最后,自然就是那两亿元拍卖成交的火爆内容了。

    “戴经理,你是不是当我懂信是小孩子啊!”

    懂信咧咧大嘴,神情很是鄙夷:“你看,香香寇在五洲大酒店的拍卖会上,拍出了两亿的天价,你却告诉我,有人要用一千万来买我的香香寇,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子,还是当我是傻瓜,你是想讹诈我吗?”

    “呃!我……”

    戴高德语塞,额头上的汗下来了。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发生在五洲大酒店拍卖会上的事,会传得如此的迅速。

    他已算是有先见之明,就是怕事情传扬开来,所以才会在拍卖会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马上出来找懂信。

    但是,还是迟了。香香寇在五洲大酒店拍卖出天价的消息,已是传到了网上。

    最重要的是,现在香香寇的主人懂信也已知情。

    那么,他原先想用一千万的低价收购香香寇的计划,岂不是要泡汤?

    “这可怎么办?”

    戴高德额头的汗乘乘地渗了出来,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这回可是糟糕了,货主已知道了发生在五洲大酒店拍卖会上的事,那肯定是无法用一千万的低价收购香香寇了。那可怎么办?”

    “嘿嘿,戴经理!”

    望着对面戴高德象吃了屎一样难看的表情,懂信心里乐开了花,也不得不大大地赞了自己老大张横一回。

    懂信之所以这么快收到了五洲大酒店那边拍卖会的消息,这自然就是张横传过来的。

    而且,张横也把他与戴高德签定了合同的事告诉了懂信,现在的懂信,已完全明白了自己老大的意图,却也是把张横给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老大要收拾奥斯达公司,要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原本懂信还是西里糊涂,不清楚自己的老大要怎么做。

    甚至当初白白交给奥斯达公司十万块,让他们去推广和展览香香寇,懂信还完全的想不通,以为老大这是犯糊涂了。

    不过,现在知道了事情的原由,懂信这才清楚,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老大布的局,这是老大放长线钓大鱼。

    如今,奥斯达公司戴高德这条大鱼已经上钩了,甚至,这条大鱼还自己凑到了屠刀下,就只待自己好好宰他了。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懂信兴奋之极?

    很惬意地呷了一口咖啡,懂信从所未有的用一种慢条斯理的语气道:“你是不是也想收购我的香香寇?”

    “是啊,是啊!”

    戴高德总算回过了神来,脸上连忙堆起了馋媚的笑意:“董先生,我们可是有合作关系的。您可是委托我们公司为您的香香寇推广和展览,现在我们替您找到了客户,您可得优先考虑我们啊!”

    戴高德打起了感情牌,想让懂信看在以前委托他们奥斯达公司推广的份上,与懂信套近乎,以便接下来好说话。

    现在的戴高德,心中是又气又急。

    气的是那些把五洲大酒店拍卖会上消息传播到微信朋友圈以及网络的家伙,太多事了。

    要是没这些消息的传播,他这回一亿多利润的这笔生意,轻轻巧巧的就能赚下来。

    急的是如今主动权落在了对方手中,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把这枚香香寇用最低的价格收购过来。

    要知道,他与懂信签定的是委托合同,香香寇的所有权仍然是懂信的。他们只是收了懂信十万块帮忙推广和展览,一旦找到买主,懂信到时愿意不愿意交易,仍是由懂信决定,他们没有任何的主导权。

    现在的问题就是这样,他想要香香寇,但懂信愿意不愿意卖掉,那就得看懂信的意思了。

    “这个当然!”

    懂信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委托你们推广和展览,当然你们是具有优先权。”

    “不过!”

    懂信又拖长了声音。

    戴高德现在是急的都要叫懂信爷爷了,这个不过更是让他的心都几乎吊到了嗓子眼,不得不眼巴巴地望着懂信,希望他这个拖长了的不过不会太过份。

    然而,懂信后面说出来的话,却是完全让戴高德傻了眼,甚至整个人都几乎跳起来。

    “不过,现在香香寇的价格可不是我最初委托的一千万了。”

    懂信吊足了戴高德的胃口,终于接着道:“你看,戴经理,现在微信朋友圈和网上,都有许多人在竞价要买我的香香寇,而且,最高的已出到了八千万。嘿嘿嘿!”

    “什么?八千万?”

    戴高德象是火燎了屁股,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张脸已是涨得血红一片:“怎么可能,这是那个王八蛋出的价?”

    “嘿嘿,就是八千万!”

    懂信笑的更开心了:“戴经理你自己可以查看一下微信朋友圈里的消息。”

    “呃!”

    戴高德额头的汗珠更密了,但他不得不强自压抑心中的情绪,查看起手机上微信朋友圈和网络上的消息。

    一看之下,他的脸色都变成了如同便秘一样。

    现在五洲大酒店拍卖会上的消息传开,懂信的那些关于香香寇的内容,顿时成为了人们观注的焦点,甚至是如今网络和微信朋友圈内最热门的话题。

    当然,也有好事者,立刻对懂信的这枚香香寇提出了竞价,想要把它收购过来。

    于是,一场发生在网络和微信朋友圈内的竞价就这么展开了,从最初的几万几十万,一直上升,最后竟然有人提出了八千万的价格。

    不仅如此,这个价格还在不断地被刷新。

    “呃,我的天,这可怎么办?”

    望着手机中微信朋友圈里和网络上的那些竞价,戴高德额头上的汗已是如同雨下,他已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