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好戏还在后头
    看到网络上的这些消息,戴高德心急如焚。

    他可没忘了,他与张横签定的那份合同,张横划给了奥斯达公司一千万的定金。

    如果在明天中午之前,不能把香香寇交给张横,那么,奥斯达公司就得赔偿人家三千万。

    本来,戴高德以为这是一笔暴利的买卖,在懂信还不知情的情况下,他抢先一步以一千万的最低价收购了那枚香香寇,然后卖给张横,就能赚得其中近一亿四千万的差价。

    但是,现在拍卖会上的消息传扬开来,懂信已知道了拍卖的天价,他是绝不可能再以低价售出那枚香香寇。

    而且,看懂信的意思,是要估价而售。

    那么,他戴高德要以多少价格才能取得这枚香香寇呢?

    “董先生!”

    心中想着,戴高德不得不问道:“那您准备以多少价格出售这枚香香寇?”

    “嘿嘿,我懂信可不贪心。”

    懂信很大度地挥挥手:“反正我与你们有委托合同,所以,我是愿意优先考虑你们公司的。因此,只要你们能出网络上竞拍的最高价,我就愿意卖给你们公司。”

    “您是说八千万?”

    戴高德张大了嘴,声音很是干涩。

    “嘿嘿,这是现在的价格。”

    懂信笑的很畅快:“如果还有人出的更高,就不一定是八千万了。所以,戴经理,你快点决定吧!”

    现在的懂信是有恃无恐,完全是稳坐钓鱼台,就等戴高德自己心甘情愿地跳入坑来。

    反正坑早就埋好了,老大与戴高德签定的那份定购香香寇的合同,就如同是魔咒一样,已把戴高德给圈进去了。

    不是吗?戴高德如果不能提供给张横那枚香香寇,就得赔偿三千万。

    这也就是说,现在的懂信已是掐住了戴高德的脖子,他要是不能从懂信这里得到这枚香香寇,就得白白损失三千万。

    三千万啊!

    对于戴高德来说,这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他一个奥斯达公司的经理,那能承担得起这样的损失。

    要知道,他戴高德也只不过是给人做事的,如果他真的让奥斯达公司损失三千万,只怕他的后台老板,会把他给活活地撕了。

    “八千万?”

    戴高德的脸都垮了:“董先生,这价格是不是太……”

    “嘿嘿,戴经理,你不想要,我没强迫你啊!”

    懂信很不以为然地挥挥手:“那我走了,我还有事。”

    说着,就准备起身走人。

    “啊,董先生,不要,不要走,有话好商量。”

    戴高德急了,连忙站起来拦住了懂信:“让我考虑一下。”

    “嗯,戴经理,本人可是忙的很,没时间跟你耗。”

    懂信有些不耐烦了。

    “好的,好的!”

    戴高德连连陪笑。

    说着,向两名助手打了个招呼,让他们好好招待懂信,自己却是走到了一边,打起了电话来。

    事情已是非常的明显,这次要想收购懂信手中的这枚香香寇,完全不可能是最初的一千万,至少是如今的八千万。

    那么,问题在于值不值得用这样的价格收购这枚香香寇。

    答案却是非常明白的,那就是必须收购。

    不是吗?香香寇到现在为止,这个世界上也就两枚。一枚在五洲大酒店拍卖会上,拍出了两亿的高价。另一枚如今就在懂信手中。

    如果不收购过来,那奥斯达公司就得赔偿张横三千万。

    要是收购过来,即使是以八千万的高价,但如果卖给张横,仍是可以赚到七千万。

    在赔偿三千万和赚七千万的选择中,戴高德就算是傻瓜,也会选择后者。

    只是,问题在于:他戴高德那里有权限调动八千万的资金,来收购这枚香香寇啊!

    不仅如此,奥斯达公司完全是个皮包公司,虽然在港的注册姿金有数亿,但其实本身那里有这么多姿金?

    现在,要筹集八千万,这还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钱塘市分公司的经理能办到的。

    所以,戴高德必须向他的后台老板汇报,让老板来做决定。

    电话终于打通了,戴高德的神情顿时变得馋媚起来,整个人也矮了半截,弯着腰,无比的谦卑,仿佛电话对面的人能看到他似的:“楚少,我是钱塘分公司的戴高德,有件事要向您汇报。”

    “哦!”

    话筒里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带着几分娘娘腔。

    但是,戴高德的态度却变得更加的恭敬了。

    他自然知道,自己公司的后台老板是什么人。那是上京世家楚家的第四位少爷。

    楚四少可是个狠角色,虽然人有些娘娘腔,但脾气却一点也不娘娘腔,貌似还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就以戴高德所知,在楚四少手里无声无息消失的人,就已有好多个了,而且还有不少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所以,在楚四少面前,戴高德可丝毫不敢有怠慢之心。

    当下,戴高德也不敢迟疑,把发生在这里的事说了一遍,丝毫不敢有所隐瞒。

    “你敢确定这笔生意没有猫腻?”

    话筒里传来了楚四少不紧不慢的声音。

    “是的,楚少,我已收了对方一千万的定金。”

    戴高德连忙道。

    “嗯,那好,我就同意你调用八千万收购那枚香香寇。”

    楚少微微沉吟了一下,最终拍了板。

    “好的,好的,楚少!”

    戴高德顿时惊喜若狂,头点的象是鸡啄米。

    擦了擦额头的大汗,戴高德放下了电话,脸上也总算露出了轻松的表情。

    得到楚四少的指示,他这回是胆气大壮。

    当戴高德再次回到桌边的时候,这家伙已是意气风发,向着懂信挥挥手道:“董先生,八千万就八千万,我们马上交易。”

    “哦!”

    懂信还真没想到,戴高德竟然也有如此的气魄,心中倒是很意外。

    不过,八千万购买香香寇,这可是懂信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一笔巨款,他的心此刻已是热腾腾地几乎要跳出胸腔了。

    懂信那里会有丝毫犹豫,立刻答应了下来。

    于是,双方签定了交易合同,戴高德把八千万划到了懂信的帐上。交易顺利完成,戴高德也得到了那枚香香寇。

    “老大,八千万,我的天啊!”

    等戴高德和他的两名助手走出咖啡厅,懂信那里还能再装冷静,掏出手机,就对着话筒兴奋地怪叫起来:“那家伙竟然真的化了八千万,买了我手中的香香寇,老大,这回我们发财了……”

    懂信有些语无伦次,他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嗯,这就好!”

    话筒里传来张横淡淡的声音:“那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啊,又是等着看好戏!”

    懂信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他还完全沉浸在八千万巨款入帐的极度喜悦中。

    五洲大酒店拍卖场中,张横收了电话,心里也是乐开了花。

    戴高德用八千万购买了懂信手中的香香寇,这完全也是在张横的意料之中。而且,这根本就是张横一手操作的。

    貌似网络和微信朋友圈里关于香香寇的竞价,就是张横让人炒作起来的,他就是要让戴高德化大价钱购买懂信手中的那枚香香寇。

    此刻,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图在发展,张横的心里也是乐滋滋的。尤其是这次两枚香香寇,一枚让曹宇拍出了两亿元,另一枚戴高德以八千万收购。

    这相当于是两枚香香寇,就进帐两亿八千万,这也是让张横很开心。

    说实话,香香寇虽然具有神奇的效果,但是,它的价值其实并没有那么高。

    这一次之所以会有如此丰厚的收获,完全是因为借助了五洲大酒店拍卖会这个平台,举行了拍卖。

    不仅如此,再加上自己布置在拍卖场上的风水阵以及艾尔莎白的配合,利用她那奇异的媚惑术影响,在场中造成了极具视觉力的冲击,给所有人造成了一种震憾。

    这才让大家对香香寇引起了极度的兴趣,也让它形成了一种轰动效应。

    当然,对付奥斯达公司的事,还没完,让戴高德高价收购了香香寇,这仅仅只是这家伙悲摧命运的开始,正如张横对董信所说的那样,好戏还在后头。

    拍卖会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因为有前面一枚香香寇拍出两亿的高价,今天拍卖场上的人都仿佛是受到了刺激,对于拍卖的热情是不断地高涨。

    所以,之后的每一件拍卖品,都拍出了意想不到的高价。

    这些与张横都没多大的关系,他根本没有去观注拍卖会上拍的是什么,也没兴趣去拍卖那些东西。

    当拍卖会的最后一件物品顺利拍出,整场拍卖会也顺利落幕,今天的拍卖会圆满结束。

    送走所有的客人,吴行舟和王艳龙无比兴奋地握住了张横的手:“张少,真有你的。”

    两人现在是对张横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他们是最了解内幕的,知道香香寇就是张横的物品。现在,它竟然拍出了两个亿。

    这对于五洲大酒店来说,也是得益非浅,貌似他们得收百分之五的抽成。光是这一笔抽成,就是一百万。

    所以,两人也是乐不可支。

    “嗯,吴总,王总,明天还有点事要麻烦你们。”

    张横脸上却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