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组建班底
    “张少,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见张横说还有事要麻烦,吴行舟和王艳龙两人很是诧异,但那里会有丝毫的犹豫。

    “嗯,事情是这样的!”

    张横也不隐瞒,当下把自己的要求说了一遍。

    “哈哈,张少,这个没问题。”

    吴行舟笑道:“您是我们五洲的至尊卡拥有者,只要是您提出的要求,我们五洲大酒店一定会竭尽所能为您办好。”

    “那就多谢吴总和王总了。”

    张横欣然点头。

    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多,董信早已等在了停车场。

    他如今已是张横的专职司机,称呼也从以前的张兄弟,改为了老大。

    现在,他望向张横的眼神满满的都是敬佩之色。

    不是吗?香香寇的事,是他一手经办的。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老大,竟然就用它从奥斯达公司抠来了八千万。

    “对了,老大,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等张横上了车,董信这才回过了神来,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道:“我的几个以前在部队的兄弟,已经过来了,现在就住在附近的宾馆里。”

    “那太好了!”

    张横的眼眸不禁一亮:“我们马上过去看看,我要与他们当面谈谈。”

    张横自然不会忘了,自己要董信招揽他以前部队中退伍的军人,用来暗中保护家人。

    现在,他招揽的人已过来了,张横自然不会怠慢他们。而且,他也想亲自观察一下,那些人的能力。

    打了个电话,几人正在附近的一个夜排档吃夜霄。张横立刻叫董信直接朝夜排档而去。

    时间已是午夜,但夜排档的生意依然红火,在一家小四川的排档里,好几桌客人正在开怀畅饮。

    “董队来了!”

    看到门口董信和张横走来,坐在门外一张桌子边的四名大汉,立刻站了起来,向着董信打招呼。

    “哈哈,总算见到你们了!”

    董信显得很兴奋,立刻跑了过去,与那四人击掌欢呼。

    “来来来,兄弟们,给你们介绍一下。”

    董信转过了身来,神情变得有些肃然:“这是我现在的老大,张横张少。”

    说着,又对张横道:“老大,这几位是我以前的兄弟。”

    “张继,我们叫他打不死的蟑螂!”

    董信开始为张横介绍起来:“百强,外号神枪手。”

    “李章旭!人称毒蛇!”

    董信一个个指向了桌边的人,“吴宗仁,火箭。”

    “大家好!”

    张横的目光从四人身上一一扫过,向着几人拱手道:“我叫张横,董大哥肯定把我的情况都跟你们说了,以后各位就把我当成是自己兄弟就行。”

    对于眼前的四人,张横心中不禁暗暗点头。

    虽然四人的身材各异,并不是个个壮硕如牛。但是,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每个人身上都有一股凛冽的气息。

    这是曾经经历过刀光血雨磨厉,才会有的气息。因此,这些人是真正的铁血汉子。

    “好,张兄弟爽快!”

    桌边的四人都是豪爽的军人风格,自然也不会婆婆妈妈。

    当下,叫夜排档的老板又炒了几盘菜,然后搬来几箱啤酒,准备好好地喝一回。

    四人来自全国各地,与董信也是好几年没有相见了。这次受董信之约过来,一起帮张横做事,老战友相见,确实是气氛热烈之极。

    一时间,几人酒来杯干,喝得不亦乐乎。

    酒过三巡,众人都已是喝得有些脸红脖子粗,说起各自这些年来的境遇,却不禁都是有些吁吁感叹。

    当年在特种部队的时候,董信是他们这一小队的队长,吴宗仁是副队,张继是名侦察兵,百强是队伍中的狙击手,至于李章旭却是最擅长藏踪蹑迹搞暗杀。

    可以说,当年在野狐特种部队中,提起毒刺小组,确实是赫赫有名,曾干过好几次震动大军区的大事。

    只可惜,后来出了点意外,野狐特种部队被解散,董信他们也退伍回家。

    虽然做为特种部队退伍的军人,他们的待遇也非常不错,甚至最初回到地方的时候,都被安排到了相应的部门捧起了铁饭碗。

    然而,董信等这些特种部队出来的人,却是不习惯地方上那种大老爷的作风,感觉呆在那些部门,就象是被捆住了手脚,浑身的不自在。

    于是,这些人在各个单位,大错没有,小错不断,却是成为了那些部门中头头脑脑们很头痛的硬碴子。

    因此,他们几人在地方上其实混得还真不怎么如意。

    象董信,就是受不了单位领导的窝囊气,最后离职下海,与老婆藤雅娟做起了石灰生意。

    这一次,几人接到董信的邀请,便一个个毫不犹豫地赶了过来。他们对这位曾经的队长,还是非常信任地。

    听着几人的交谈,感受着他们之间那份战友情意,张横的情绪也被感染了。

    张横并没有参过军,因此,并没有经历过军队中那热血沸腾的岁月。

    但是,从董信他们的交流中,他可以感受到这几个铁血汉子那份真挚的情感。

    “吴大哥,你是不是腰部曾受过伤?”

    这个时候,吴宗仁举起了杯,又要给大家劝酒。张横却是举手拦住了他。

    “哦,张兄弟是怎么知道的?”

    吴宗仁一怔,目光也陡地凝注到了他的脸上。

    不仅是他,旁边的张继以及百强和李章旭等人,也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个个目光炽烈地望向了张横。

    “不瞒吴大哥,在下学过一些医卜星相之术。”

    张横微笑,神情却是变得肃然起来:“如果我猜得不错,吴大哥应该是腰部受过重创,现在还没有好,甚至每过一段时间还会发作。”

    说着,目光转向了旁边的百强:“百大哥,你是不是有风湿类的问题,现在的手脚等关节,都出现了严重的变形?”

    “阿!张兄弟,你真是神了!”

    百强浑身一震,脸色变得怪异无比。

    “嘿嘿,看来董队这回给我们介绍的张兄弟,还真不是普通人!”

    吴宗仁竖了竖大拇指:“我这腰部的伤痛,自当年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一枚地雷炸伤,后来虽然取出了飞入腰椎的弹片,但从此就留下了后患。据当时做手术的医生说,那弹片压迫了神经,伤了脊椎。所以,现在我每到阴天,腰就痛得直不起来,都成老毛病了。”

    吴宗仁摇头感慨:“百强的风湿也是年份有好久了。我记得他当年为了狙击一名大毒枭,在沼泽中埋伏了整整三天三夜,最后那大毒枭被击毙了。但是,沼泽的阴毒之气,也侵入了他的身体,就此留下了风湿性的关节毛病,当年转辗了许多医院,都是没有办法。”

    “还有张大哥。”

    张横目光落在了张继身上:“你是不是中过什么毒,我感觉张大哥的心肺有问题。”

    “张兄弟,你真是太了不起了!”

    张继满脸的惊叹:“我们曾经在金三角执行任务,当时一不小心被一条毒蛇给咬了。虽然得到了及时的治疗,但那毒蛇的毒性非常的恐怖,还是让我的心肺受到了伤害,这些年每缝阴天,就会咳嗽不止,心脏也会隐隐的搅痛。”

    “李大哥,你是不是经脉受过伤,许多时候半边身体都是麻木的?”

    张横最后望向了李章旭。

    “张兄弟,你咋象亲眼看到过一样啊!”

    李章旭满脸的惊讶:“我的任脉确实是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一名高手重创过,后来,就留下了这半身麻木的症状,这些年用尽了办法,也没有恢复。”

    张横一一指出了吴宗仁等人身上的暗伤。这些从特种部队退伍的军人,这些年执行特殊任务,或多或少在身上都留下了严重的暗疾。

    但是,他这一举动,却让吴宗仁等心中无比的震动,一时间,大家望向张横的眼神完全不同了。

    要知道,张横既没有把脉,更没有用什么仪器,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说出了每个人身上的隐疾。

    吴宗仁等人自然不清楚,以张横如今天巫之眼已达到超凡视野的能力,要看透他们身上的暗伤,实在是不费吹灰之力。

    “老大,您既然看出了我这四位兄弟的隐疾,那肯定有办法可以治疗。”

    这个时候,一边的董信目光陡地望向了张横,满脸的迫切:“老大,那就拜托您了,给我这几位兄弟治一治,只要您能治好了他们,我们兄弟就算是当牛作马,都不会忘了您。”

    在场的几人中,只有董信最了解张横的本领。貌似他的烧伤,以及皮肤上的疤痕,就全是张横给治疗的。

    此刻,看张横一一说出了各位兄弟身上的隐疾,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心中大动。

    他也是最清楚,因为这些身上的暗伤,给几位兄弟带来了多大的痛苦。如果张横真的能治好他们,自己的几位兄弟,绝对会死心踏地跟着他。

    “董队,你的意思是说,张兄弟能治我们多年都未能治好的暗伤?”

    一听董信的话,吴宗仁等人不禁尽皆全身一震,目光也刹那变得炽烈起来。

    每个人身上的暗伤,说重不重,说轻却也是绝对不轻,尤其是这些年对身体的折磨,纵然吴宗仁他们都是铁血汉子,但也是感觉身心疲惫。

    现在,竟然听董信说,似乎眼前的年青人有治愈他们沉荷的希望,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们心中震动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