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2章 恨得咬牙切齿
    “这家伙也有今天,老天有眼啊,老天有眼啊!”

    在春风阁里,陆晓萱和她父母,望着监控屏幕上的画面,神情激动莫名。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戴高德跪地向张横求恳,却象赖皮狗一样被张横一脚踢开,几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难以喻意的莫名。

    这让他们想到了当日戴高德对付他们时的嘴脸。

    眼看这个曾经不可一世,冷漠无情的骗子公司经理,现在象丧家犬一样瘫软在地上,陆晓萱和她父母的心情激荡莫名。

    “这都是张横给我们出的气,都是张横啊!”

    陆金贵夫妻喃喃着,泪流满面,指着屏幕上的戴高德却是破口大骂:“你这狗东西,也有今天,哈哈哈!”

    “张横!谢谢你!”

    陆晓萱默默地念着张横的名字,望着屏幕中张横走出包厢的背影,神情急剧地变化着,心情感激之极。

    她和父母看到了那个包厢里的所有过程,也总算明白了懂信带他们来这里看好戏的意思,这是张横为了给他们出一口气,在惩罚和报复奥斯达公司的那个戴经理。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张横所做的,也全是为了她!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陆晓萱心中感动?

    事实上,张横昨天要求吴行舟和王艳龙的事,就是要他们在他和戴高德会面的包厢中,装一个摄像头,目的就是为了今天能让陆晓萱他们看到。

    张横答应过陆晓萱,要为他向奥斯达讨个公道。

    现在,戴高德成了丧家犬,也算是对陆晓萱和她父母有了一个交待。

    不过,让陆晓萱和她父母更加震憾的事却还在后头。

    “哈哈,好戏散场!”

    懂信也一直在包厢里,他可没有象陆晓萱和陆金贵夫妻那样,有那么多的感慨,一直是没心没肺地喝着啤酒,吃着点心,惬意之极。

    此刻,看到监控屏幕中,戴高德成了丧家犬瘫软在地,张横也已拍拍屁股走人,他终于抹了抹嘴,也站了起来:“嗯,伯父,伯母,老大还有一件事交待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了。”

    懂信说着,手一翻,已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支票,递给了陆金贵夫妻:“伯父伯母,这是老大让我交给你们的。”

    “哦!”

    陆金贵夫妻狐疑地互望了一眼,接过了那张支票。

    然而,当他们看清那支票上的数字时,不禁浑身剧颤,冬雅枝更是难以抑制地发出了一声惊呼:“啊,这,这,这,怎么这么多钱,个,十,百,千,万!”

    懂信递过来的支票,上面的数字确实是把他们给震憾了,貌似一个一后面一大串的零,一时连数都数不过来。

    “十万,百万!”

    冬雅枝总算把一后面的零给数清楚了,但嘴里念出的百万这个数字,却让她浑身剧震,神情也刹那变得震骇无比。

    不错,这张支票上的金额是一百万!

    一百万啊!在冬雅枝这个生活在偏僻山村的农妇来说,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天文数字?

    要知道,当年他们家的那幢小洋楼,造起来的时候也就只是三万块。

    一百万,在他们白洋村中,绝对就是全村的首富。

    陡地,冬雅枝的手都颤抖起来,感觉握在手中的这张支票,就象是一座大山一样沉重。

    “不,不,不,我们怎么可以要张横的钱,更何况是这么多!”

    刹那的震惊,陆金贵夫妻总算回过了神来,两夫妻异口同声地说道,一起把手中的支票推向了懂信。

    “哈哈,伯父,伯母,你们不用客气,就收下吧。”

    懂信早就预料到两人会这副样子,丝毫没有惊讶,一摆大手,很是大气地道:“这钱虽然是老大给的,但其实说起来也不算是他的,因为,这是奥斯达公司赔偿给你们的。”

    “啊,奥斯达公司赔偿给我们的?”

    这回是轮到陆金贵夫妻惊讶了。甚至连旁边的陆晓萱,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陆晓萱自然也是看到了懂信交给父母的那张支票,心中的震动自然也是难以喻意。

    只不过,这支票不是给她的,所以,她纵然是心情莫名激动,却也不敢上前插嘴。

    此刻,听到懂信说这支票竟然是奥斯达公司赔偿的,却实在是让她弄糊涂了。

    她刚才可也是看到了,奥斯达公司的那位骗子戴经理,被张横弄得象是赖皮狗一样,甚至最后跪在地上求恳张横。

    以刚才的情形,陆晓萱怎么也想不出来,奥斯达公司为什么会给自己这边赔偿,而且还是一百万这样恐怖的数额?

    “哈哈,你们刚才都看到了,奥斯达公司的那个骗子经理,要与我们老大交易香香寇。”

    懂信也不卖关子:“后来,因为一些原因,老大最终放弃了那枚香香寇。”

    “嘿嘿,那你们知道吗?”

    懂信得意地笑了起来,笑的就象是一只狐狸:“奥斯达公司的那枚香香寇是哪儿来的?”

    不待陆晓萱和她父母回答,懂信已自己说出了答案:“哈哈,现在告诉你们也不要紧,那枚香香寇正是从我这里买去的,这一百万,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货款。”

    “啊!原来是这样!”

    陆晓萱和陆金贵夫妻三人互望一眼,总算明白了这笔巨款的来历。

    “老大说了,奥斯达公司的这笔购买款,其中的一百万就当是你们的赔偿。”

    懂信继续道。

    他并没有把奥斯达其实化了八千万收购香香寇的事说出来,他还真怕把这个数字说出来,会把陆金贵夫妻给吓傻。

    而张横之所以只给陆金贵夫妻一百万做为补偿,也是有考虑的。

    以他们在山村的生活,有这一百万,足够他们夫妻幸福地过上下半辈子了。

    要是一下子给他们太多的钱,张横还真怕陆金贵又生出别的什么乱子来,这几年陆家出的事,大多都在陆金贵身上,骨子里,他也是个不安份的人。

    “姓张的,你敢坑老子,老子绝不会放过你,你让老子吃不进饭,老子就让你拉不出屎。”

    另一个包厢里,戴高德总算有些回过魂来了,望望空荡荡的包厢,再看看那张撕成碎片的支票,戴高德的神情陡地变得怨毒无比。

    这次香香寇的交易,虽然说最初是他主动去寻找张横。但是,现在张横推翻了合同,让他背负了七千万的亏损,他却把这一怨气全部推到了张横的身上。

    咬牙切齿地低咕着,戴高德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包厢,也管不得手下的两名助手了。

    他要尽快安排,把这一事情摆平,否则,要是消息传到楚四公子那边,那他真的只有死路一条的份。

    “姓张的,敢跟本少作对,本少绝不会放过你。”

    在另一处地方,却也有一个人,此刻把张横恨得咬牙切齿。

    咣!

    一只高脚玻璃杯被摔到了墙上,杯里鲜红的葡萄酒,如同是血液一样,洒在了雪白的墙上,刹那滴落下来,显得刺目之极。

    曹宇的脸色难看无比,眼眸里也闪烁着怨毒而阴狠的光芒。

    就在刚才,他把香香寇送给赵园园,想搏得她的欢心。

    这次曹宇之所以会以两亿的高价,当众拍下香香寇,一方面是想在钱塘显示一下他这位上京世家纨绔的派头。另一方面,他也是有讨好赵园园之心。

    不是吗?一枚世界上独一无二,当年香香公主拥有过的香香寇,赠送给赵园园,足以表明他曹宇的心意。

    就算赵园园最是刁蛮,最是傲气,想来收到这样的礼物,也一定会心花怒放。

    然而,事实却是完全出乎了他的想象。

    当回到宾馆,曹宇慎重其事地把香香寇交给赵园园的时候,赵园园却是象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冷冷地说出了一句话来:“曹二公子,你当我是小孩子吗?竟然拿这样的玩意来唐塞我。”

    “什么意思?园园?”

    曹宇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你也是看到了,这可是我在拍卖会上拍来的,而且,我就是为了你才拍下这香香[寇,我认为,这世上只有园园你才配拥有这枚香香寇。”

    曹宇满含深情地道:“除了你,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女子,都配不上它。”

    “咯咯,曹二公子,你是不是今天吃错了什么药?”

    赵园园满脸的不屑,望向曹宇的眼神完全就象是在看一个小丑的表演。

    她原本就对曹宇丝毫没有好感,现在,见识了张横的手段后,更是对这位上京纨绔打心眼里的看不起。

    “呃,园园,你说的明白一点,我无法理解你的意思。”

    曹宇还是满头的雾水。

    “喏,你自己看。”

    赵园园根本懒得理会他,把手机拿了出来,在触屏上点了几下,翻开了一个什么页面,这才丢到了曹宇的面前。

    赵园园打开的页面,正是猫大师发表贴子的那个论坛,内容也正是猫大师发表的那个贴子。

    “啊!这玩意只值一百万,而且还只有一个月的效用期?”

    当曹宇看清贴子的内容,不禁浑身一震,一张脸也刹那变得愤怒无比。

    叭!

    下一刻,曹宇气急败坏地把手中的香香寇摔在了地上。

    顿时,一幕让他无比震憾的情形却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