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 玩狠的
    曹宇愤怒之极,把香香寇摔在了地上。顿时,香香寇怦地一下炸了开来,刹那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地的水晶玻璃片。

    “果然是仿造品,妈的!”

    曹宇气得差点吐血。

    真正的香香寇,乃是玄冰紫水晶,别说是摔一下,就算是用锤子砸,也不会有丝毫破损。

    但是,这仿造的玩意,一摔就粉碎,足以证明它就是个没用的东西。

    曹宇那个气,那个火,那个窝囊。他化两个亿拍卖来的东西,竟然是件废品,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气得要脑溢血。

    然而,这口恶气,他还得硬生生地吞下去。貌似在拍卖会上,人家的底价就是一百万,这相当于是说,拍卖会上的底价,并没有欺骗客人。

    之所以最后会以两亿成交,这完全是他曹宇自己出的价。

    从这一个角度来说,他这是打掉牙也得自己吞肚里。

    心中想着,曹宇却是怒火中烧,把所有的怨恨都记在了张横的头上。

    不是吗?如果不是张横抬杠,他曹二公子岂会化这两亿的冤枉钱,更不会被赵园园当笑话看。

    现在,曹宇是真的把张横给恨之入骨了。

    欧美访问团下午就要回国,张横如今与艾尔莎白之间关系相当不错。尤其是这次香香寇拍卖的事,如果没有她做模特,绝对不会有那种轰动的效果。因此,张横自然得去为她送机。

    然而,就在从机场回来的时候,却是发生了点意外。

    钱塘的飞机场在潇山,有一条专门的机场高速路,当董信的车子从机场高速路上下来,就立刻感觉不对劲。

    “老大,好象有人跟踪我们。”

    望望反光镜,董信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他可以看到,路边停着的几辆车子,在自己下高速后,就一直紧追不舍。

    做为曾经的特种部队的队长,董信有着超乎寻常的敏锐,他故意拐了几个弯,以证实自己的猜想。

    果然,那几辆跟踪的车子,丝毫没有放松,就这么紧紧地咬在后面。

    “是吗?”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找个地方,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好!”

    董信答应一声,立刻明白了张横的意思。车子陡然加速,一边狂奔,一边已是拨了个号码,把电话打给了吴宗仁和张继他们。

    后面的车子仍是紧追不舍,甚至其中的一辆已是加快了速度,超了上来。看那情形,是准备截住董信的车。

    董信冷笑,却那里会被截住,他已与几位兄弟约定了会面的地点,所以,车子开足了马力,向着目的地而去。

    大约十几分钟,前面已是到了航邬山附近,董信车子一拐,进入了乡间小道。

    后面跟随的车子丝毫没有迟疑,也立刻全部拐了进来。

    村路比较狭窄,幸好,此刻已是下午,大热天的路上车辆和行人并不多。

    董信的车子很快就进入了前面的一个山谷,那里是一处废弃的采石场,非常的偏僻,平时村里人也很少进去。

    嘎吱吱!

    当董信的车子停下不久,废弃采石场的入口,立刻被四辆车子给堵上了。

    两辆轿车,三辆面包车。

    一阵乒乒乓乓的车门开启声,一大伙手拿钢管铁棍的壮汉从车子里走了下来。

    “是戴高德那家伙!”

    张横和董信此刻早已走下了车,就站在那儿等着他们。

    一看到后面车子出来的人,两人互望一眼,脸上都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是你!”

    这个时候,戴高德带人围了上来,看到张横和董信在一起,不禁神情猛然一滞。

    他还真没想到,董信这个卖给他香香寇的人,会与张横这个要收购香香寇的主会在一起。

    陡地,他猛然似是明白了什么,脸色刹那变得怨毒而狰狞:“好啊!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们计划好的。”

    戴高德就算是傻瓜,此刻也看出情形不对了。这天下那有这么凑巧的事,买主和卖主会在一起。

    不仅如此,如果张横这个买主真的要那香香寇,他既然认识董信,又何必再通过他戴高德来化高价呢?

    这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两人,完全是串通好了,来欺骗他戴高德,目的就是想骗他一笔巨款。

    一念及此,戴高德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就喷出来。他长年骗人,想不到这回却是阴沟里翻船,被人给骗了。

    问题在于,他这一次被骗的可不是五万十万,而是整整七千万。

    “戴经理,怎么,想玩狠的?”

    张横冷笑。

    从奥斯达公司抠到七千万,张横自然也知道,这事最后是绝对隐瞒不了。

    所以,他也根本不想掩饰,否则,他就不会让董信再给自己开车,至少也得换一个人。

    只是,他也没有想到,戴高德在与自己交易失败后,会立刻带着人来找自己的麻烦。从眼前的情形来看,这家伙显然是准备来狠的。

    “嘿嘿,既然你们是一伙的,那就更好,省得老子还分心再去找。”

    戴高德满脸的阴笑:“你们也不打听打听,我戴高德是什么人,竟然敢骗到我头上来了。”

    “性董的,性张的!”

    戴高德语气陡然变得怨毒起来:“识相的,把那八千万给我吐出来,今天老子就只要你们一条腿,否则,你们下辈子就在轮椅上渡过吧!”

    “是吗?”

    张横满脸的不屑:“你有这能力?”

    “嘿嘿,小子,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

    戴高德一张脸都扭曲了,陡地一挥手:“兄弟们,给这两个家伙称称骨头,让他们知道,马王爷为何长了三只眼。”

    “妈的,德哥,跟这两个家伙罗嗦什么,兄弟们好好给他们松松骨头,他们就知道什么叫厉害!”

    一众壮汉叫嚣着围了上来。

    他们这次来的一共有二十多人,全是这一带的小混混。

    戴高德以前就是小混混出身,后来当了奥斯达公司的经理,却因为做的是减法生意,常常与人发生纠纷。所以,他与这些小混混一直保持着联系。

    这次损失七千万,他立刻想到了要让这些小混混出手,来逼迫张横。

    本来,他还想着让张横拿出七千万,弥补他的损失就行了。但是,现在看到张横和董信在一起,明白了自己是被他们设计给骗了,已是恶从胆边生,要把张横和董信弄残,以消他心头这口恶气。

    这些小混混此刻也是个个义愤填膺,貌似从来都是只有他们的德哥骗人的,现在竟然还有人敢骗他。这不是老虎头上拔毛,自寻死路吗?

    顿时,一众小混混一拥而上,就准备群殴了。

    但是,还没等他们动手,就在这个时候,采石场的入口处,又是一阵汽车轰鸣响起,一辆越野车轰隆隆地开了进来。

    入口处已是被戴高德他们开来的四辆车给堵上了,那辆越野根本开不进来。

    然而,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却在下一刻发生。

    轰!

    越野车根本不刹车,就冲着挡路的面包车撞了上去。

    顿时,轰的一声巨响,挡路的面包被直接撞得飞了起来,在地上打着滚,翻到了路边。

    与此同时,那辆越野轰隆隆地开足了马力,就向采石场里冲了进来。

    “妈呀!”

    这些小混混那里见过这个阵仗,一时被吓得不轻。

    眼见越野车如同是一头疯牛一样横冲直撞,围住张横两人的小混混们,刹那哭爹喊娘地四散乱窜。

    开玩笑,狠的还怕不要命的!这些小混混就算是傻瓜,也不敢拿身体与车子去硬撞。

    要是不小心被碰着磕着了,那还不得筋断骨折,小命玩玩啊!

    一时间,采石场里乱成一片,二十多个小混混,怪叫着,咒骂着,却如同是炸了窝的鸡,乱成了一窝蜂。

    嘎吱吱!

    越野车狂冲而来,冲到张横和董信面前,这才一个急刹车,猛地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四个壮汉一脸凛冽地从车里跳了下来,正是吴宗仁,张继以及百强和李章旭四人。

    他们接到董信的电话,立刻赶了过来,在这紧要关头,及时赶到。

    “老大,我们来了。”

    吴宗仁等人站到了张横的身边,一个个转头怒目而视,望向了四周的小混混。

    “吴大哥,你们辛苦了。”

    张横暗暗点头。

    他这也是第一次见识这几位铁血军人的行事风格,果然是雷厉风行,霹雳手段。

    光是从他们直接撞车过来,把一大群小混混追得鸡飞狗跳,就足以看出他们的强悍。

    “小子,你还有帮手?”

    戴高德此刻已跳到了旁边一块大岩石上,看到眼前这几个出现的壮汉,他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他也感觉出来了,这几个人貌似都是些硬碴子。

    而且,被刚才的越野车一冲,原本气势汹汹的小混混们,已是失了气势,他们也被这几人的凶悍给震摄了。

    不过,戴高德今天却那里肯就此罢手,他陡地一咬牙,厉声喝道:“兄弟们,上,把这些家伙给我做了,做翻一个,给十万。”

    戴高德许下了重赏,他可不信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自己带来的二十多人,还能被眼前这五六个人给吓着?

    果然,戴高德此言一出,四周的小混混顿时兴奋起来,象是打了鸡血一样,一个个哇哇怪叫着,就向张横他们冲了过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