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 一品府第
    赵家的住宅是标准的东方园林式建筑,占地有数十亩,占居了主教山山顶的很大一片山林。

    光是从这建筑的面积来看,就可以看出赵家在奥岛深厚的底蕴。

    要知道,主教山盘龙山庄,做为奥岛的富人区,这里的地皮是真正的寸土寸金。而且,越是向山顶,地价越贵。赵家在这里能占居如此大的地方,又处于如此高的地势,足见在奥岛的地位。

    不仅如此,目光凝注到赵家的住宅,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情不自禁地赞道:“好,好一个一品府第,看来,赵老爷子,当年你们赵家建造这座住宅,也是请了高人布置风水。”

    不错,赵家的住宅确实蕴含了一个奇特的风水局。从赵家大门进入,呈现在眼前的就是一片园林,小桥流水,假山亭台,环境无比的优美。

    整个赵家就以这处园林为中心,在四周分成三个区域。正前方一片,左右各一片。

    在旁人看来,这样的格局似乎有些分散,但是,在张横这个风水大师眼里,却绝对不同寻常。因为,赵家的这种格局布置,正是风水局中一个极其高明的布置:品字格!

    赵家的园林,就是这品字三个口的中心空白部分,而三个区域的房屋分布,正好形成了品字的三个口,很自然地就凝聚了一个品字格的风水局。

    天巫传承有言:一品府第多富贵,凝聚气运终不衰。但任世事多变幻,品高何惧时运摧?

    意思是说,占居一品格这样的风水宝地,可以聚集气运,能保一家一族长兴不衰。

    赵家的住宅就是占居了这一品风水格,怪不得他们能在奥岛独占一席之地,成为奥岛四大巨头之一。

    “哈哈,张先生真乃高人也!”

    见张横一语道破自家的风水格局,赵禀渊现在对张横已是越来越佩服,不由竖了竖大拇指:“不瞒张先生,当年我爷爷建造这处品世居的时候,确实是请过高人布置了风水局。”

    赵家的这处住宅,就叫品世居,有品味世事的意味在,也暗含内在的品字格风水局。

    说到这里,赵禀渊脸上现出了回忆之色:“当年,我爷爷刚在奥岛打开局面,还只能算是小有名气的小业主。”

    “不过,他为人宅心纯厚,很是乐于助人。”

    赵禀渊继续道:“一次外出的时候,遇到一位流落到此的内地风水师。我爷爷一向信奉东方文化,因此,就出手救助了他。”

    “那位风水师当时受了很重的伤,最后在我爷爷的救助下,渐渐的恢复过来。”

    赵禀渊脸现感慨:“等他好了以后,为了感谢我爷爷,就开始帮助我爷爷做事。正是因为有他的帮助,我爷爷的事业,这才有了长足的发展,在短短十数年内,成为了奥岛的一方富贾。”

    “原来如此!”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他还真没想到,赵家的发迹,竟然是有风水高人背后相助。

    “后来,就是那位高人,帮我们挑选了这里的住宅地址,还为我们布置了风水局。”

    赵禀渊道:“只可惜,那位高人在我爷爷去世后不久,就离开了。从此不知所踪,之后的这些年,我们从来就没有再得到他的有关消息。”

    “不知那位高人叫什么?”

    张横现在也对那位高人充满了好奇,不由问道。

    “当年那位高人并没有留下姓名,他只是自称游天子!”

    赵禀渊无不遗憾地道。

    “游天子,游天子?”

    张横喃喃着,感觉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但一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曾在何处看到过这个名号。

    两人说着话,这个时候,车子已进入了赵家的内院。

    赵家的住宅以品字形为格,品字的中心那个口,正是赵家嫡系所住的区域。左边的口字区域,为旁系所住,右边的口字区域,才是外姓之人所住。

    赵家在奥岛延续到如今已是五代之久,人口也有数百,说起来其实也是一个很大的家族了。光是赵家直系的亲属,就不下百口之人。

    如今,赵禀渊是赵家的家主,也是现在赵家辈份最高的长者。他的归来,自然是引起了整个赵家的轰动。内院的门口,早已站满了迎接的人,恭敬地分列两排,等候在那儿。

    “大哥,您回来了,一路辛苦!”

    门口人群中,最前面站着三个年纪在七十多岁的老者,正是赵禀渊的三位老兄弟。

    赵禀渊这一辈本有五兄弟一姐妹,不过,老五不幸英年早逝,现在就只有了四兄弟。

    眼前的这三名老者,正是赵禀源,赵禀流以及赵禀长。

    他们这一辈称为禀字辈,以源远流长,兴旺发达依次取名。

    “二弟,三弟,四弟!”

    赵禀渊与几位老兄弟一一打过招呼,这才道:“老哥我这次幸不辱命,总算找来了一位大师,想来我们赵家的问题,应该可以解决了。”

    说着,他指向了身边的张横:“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从钱塘那边请来的张先生。”

    刷!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张横身上,下一刻,赵家几兄弟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疑的神色。

    张横的年纪实在是太年青了,在他们以为,所谓的风水大师,就算不是七老八十,也至少是个四五十岁开外的稳重中年人。

    “哈哈,各位兄弟,别看张先生年青,他可是真正的高人。”

    赵禀渊自然看出了自家几位兄弟的狐疑,连忙解释道:“张先生可是净禅大师推崇之人,而且,他曾破解了钱塘龙翔酒业以及明珠利佳大厦的风水局。”

    “哦!”

    赵禀源和赵禀流以及赵禀长三兄弟互望一眼,神情变得怪异起来。

    赵家祖坟出了问题,这段时间来,赵家的这几位自然都非常观注风水界的事,发动各自的关系,在各地寻找风水大师。

    因此,对于钱塘龙翔酒业以及明珠利佳大厦的事,也是有所耳闻。

    只是,他们还真没想到,化解这两处风水疑难杂症的,竟然是这样一位年青人。

    不过,赵家几兄弟也都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狐狸,刹那的愣怔,立刻都反应了过来,几人脸上都堆起了笑意,上前一一与张横打招呼,表示欢迎。

    场中气氛一片热闹。

    “小子,就先让你得意会,嘿嘿,有你好看的时候。”

    跟在后面的曹宇,望着前面张横,被一众赵家人,如众星捧月般簇拥着,脸色变得阴厉无比。

    他这位准姑爷,本来应该得到赵家人热烈的欢迎。但是,现在因为有张横的出现,却完全被冷落了,成了站在后面人群的路人甲。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心中憋屈之极?窝囊之极?也是愤恨之极?

    不过,他这次一起跟着来奥岛,除了其他的一些原因外,最重要的却是准备对付张横。

    不是吗?张横与赵园园之间,那不清不楚的关系,这已是让他心中恨火燃炽,他自然不能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

    可是,现在赵家有求于张横,他曹宇还真不便为此而与张横公开作对。

    当然,公开作对不行,暗地里玩玩手段却总是可以的。所以,他这次过来,就是要让张横声败名裂。

    为此,他早已在来之前,做了很多的布置,就等着张横在赵家出洋相,被大家所耻笑。

    此刻,望着张横,他眼眸里闪起了一抹怨毒的神色,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怒火,暗暗告戒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

    一众人簇拥着赵禀渊和张横,向内堂走去。

    赵家的内堂布置得古色古香,青砖的地面,红木的廊柱,雕花的窗棱,处处显示着一种古朴的气息。

    堂上的家具,也都是红木的仿古饰品,特别有一种古韵。

    大家分宾主落座,有用人送上了香茗,气氛显得特别的和协。

    这个时候,老二赵禀源似是想到了什么,凑近了赵禀渊,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啊,什么?”

    赵禀渊的脸色却是不由微微一怔:“得普大师昨天也到了?”

    赵禀源的话,确实是让赵禀渊一震。

    他所说的得普大师,也是位很有名气的风水大师。只不过,得普大师并非是华夏国内的风水师,他出身在东南亚,在新马泰一带,人称得普天师,足见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这次赵家祖坟出了问题后,赵家也曾通过关系,找到过得普大师,想请他过来为赵家解决问题。

    只是,当时得普大师推说有要事在身,无法前来,这才作罢。

    那知,他竟然已来到了赵家,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赵禀渊心中震动。

    “大哥,得普大师是阿宇化了不少心思才请来的。”

    赵禀源目光望向了在人群后的曹宇,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神色:“阿宇这孩子挺不错,为我们赵家办事尽心尽力。”

    “哦,是阿宇!”

    赵禀渊眉头微微皱了皱,目光也望向了曹宇。

    此刻的曹宇,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对于四周的一切,恍然未见。心里却是在偷着乐。

    他自然已看到了赵家两兄弟在交谈着什么,甚至也猜到了他们所说的内容。

    那么,自己给张横那小子找来的对手出现了,接下来,该是看好戏的时候了吧?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