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肾亏
    “小子,你,你,你……”

    摔了个屁蹲的得普大师,终于回过了神来,气得一张脸都扭曲了,手指指着张横,你你你地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现在的得普大师,确实是够狼狈,茶水泼了一身,那件华丽的衣衫全是茶渍,连头发上都沾满了茶叶,形象悲摧之极。

    但是,他现在还真不好发作,貌似是他暗算人家在先,这才会遭到张横的反击。这话要是挑明了,还真是好说不好听。

    所以,此刻也只有把这口恶气硬生生吞下肚的份。

    说来也是得普太大意,他在释放降头瘟,暗中对付张横的时候,也防着对方的反击。

    只不过,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张横的反击并不是针对他的人,而是对他所做的椅子动了手脚。

    刚才,张横利用达到三品地师的力量,摧动这里的地脉之气,直接轰碎了他的座椅,从而让他出了这样一个大丑。

    “哼!”

    得普好不容易爬了起来,满脸的愤怒:“小子,有种!那本师就与你在赵家的风水问题上见真章!”

    说着,他那里还愿再呆在这里,大袖一挥,转身就走。

    “得普大师!”

    赵禀渊等人想劝说几句,但得普根本不再理会,已是拂袖而去。

    “赵老先生,在下也累了。”

    张横望了一眼乱成一团的赵家内堂,朝赵禀渊道。

    “好好好,张先生旅途劳累,是该好好休息一下,是该好好休息一下!”

    赵禀渊此刻心中惶惶,他就算是傻瓜,也看出来了,得普的突然摔跤,必然是张横暗中动了手脚。

    从这一情况来看,两位风水大师之间,已是产生了矛盾,发生了冲突。

    这让赵禀渊很是不安,他生怕两人一怒之下袖手不管,那他们赵家的风水问题,可就真的没有人能解决了。

    所以,他现在只想竭力安抚,那敢再有丝毫的得罪。

    当下,他连忙招呼家人,把张横带往旁边的客舍休息。

    望着得普大师怒冲冲地离开,再看看张横走出内堂的背影,曹宇眼眸中浮起了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

    不过,看看四周,目光瞄到几个赵家年青一辈的子弟,他嘴角弯起了一抹阴冷的弧度:“嘿嘿,姓张的,本少绝不会让你在赵家好过。”

    赵家的客舍,在品字右边口字的区域,那里有一排专为贵客准备的精舍。

    从内堂出来,穿过那片园林,张横在老管家栾绍庆的引领下,向客舍走去。

    刚走到一处假山,这个时候,从旁边走出四五个年青人,说说笑笑着向这边走来。

    立刻,几人看到了栾绍庆和张横,其中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人,目光陡地凝注到了张横脸上,神情也刹那变得阴厉无比:“你就是内地来的那个风水师张横?”

    年青人眼睛一斜,拦住了张横的去路。

    “啊,正东少爷!”

    栾绍庆一惊,连忙上前赔着笑道:“您找张先生有什么事?”

    栾绍庆自然知道眼前这位正东少爷是谁。他正是如今赵家正字辈中排行老七的一位少爷。而且,因为赵正东在家族中的地位比较特殊,所以,这位正东少爷,在整个赵家中,都是属于谁也招惹不起的纨绔。

    此刻,见他突然窜出来,拦住了张横,栾绍庆的心里咯噔一下。

    “嘿嘿,栾叔,不关你的事。”

    果然,赵正东不耐烦地推开了栾绍庆,向张横逼近了两步:“听说你是园园的网友,这次园园去内地,还特意与你会了面,是不是?”

    “怎么?”

    张横的眉毛一挑,他已感觉眼前这人来者不善:“你又是什么人,这又关你什么事?”

    “嘿嘿,小子,本少赵正东,园园得叫我一声七哥,你说园园管不管本少的事?”

    赵正东更加的不爽了,阴阳怪气地说道。

    赵正东突然从假山这边拐出来,自然不是凑巧遇上。而是特意抄近路来拦张横的。

    现在在这里截住了张横,他那里会有什么好脸色。

    “啊,这小子竟然在网上勾引园园,真他妈当我们赵家是什么人家了?”

    与赵正东一起来的那几个年青人,立刻在一边打起哄来,几人顿时都围了上来,气势汹汹地拦住了张横。

    “啊呀,正东少爷,你们想干什么?”

    栾绍庆急了,连忙阻拦:“张先生是老爷特意从内地请来的贵客,你们可不要乱来。”

    “乱来?”

    赵正东斜睨着栾绍庆,一脸的冷笑:“这小子才是乱来,竟然敢对园园意图不轨,要是不收拾他,我们赵家的脸面何在?”

    赵正东越说越来劲,手指都几乎指到了张横的鼻子上。

    这边一闹,顿时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不一会儿,旁边已是站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一个个指指点点着,议论纷纷。

    “嘿嘿,姓张的,这回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在假山边上,曹宇与几个赵家子弟,站在一起,脸上满是阴毒的笑意。

    赵正东突然出头,正是受了曹宇的教唆。

    同为纨绔,曹宇与赵正东的关系一向不错,以前也经常在一起花天酒地。可以说,在赵家,赵正东就是曹宇的死党。

    而且,他也是最了解赵正东的脾气,知道这位赵家七少,一向高傲自大,所以,刚才他仅仅只是稍稍挑拨了一下,把张横与赵园园的事透露了一点点,并表示出了委屈的模样。

    这顿时让赵正东正义感爆蓬,要为他来打抱不平。从而在这里拦住了张横,当面喝叱起来。

    此刻,看到赵正东发彪,看他们的架势,这是要掐架,曹宇心里乐开了花。

    张横要是与赵正东闹起来,到时,看张横怎么收场。

    曹宇自然也清楚赵正东在赵家的一些特殊性。

    “正东少爷,不要,你们不能这样!”

    栾绍庆这回真的是急得要哭了,但是,他还没说上几句,已被赵正东一起过来的几名同伴,挤到了一边,完全被隔到了圈外。

    “小子,今天你必需向我们做出保证,以后绝不再骚扰园园,否则,今天要你好看!”

    赵正东叫嚣。

    “是啊,是啊!今天不做出保证,我们奏扁你。”

    一众赵正东的狐朋狗友附和着,怪叫不以。

    “是吗?”

    张横冷笑:“这位正东少爷,你管得也太多了。还是先管管你自己吧!”

    “什么意思》?”

    赵正东眼睛一斜,脸上厉气更甚:“妈的,看来你还真不识数,管到本少头上来了。”

    “本少可没骗你。”

    张横丝毫不为所动:“你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总是感觉浑身无力,时尔会头晕眼花?”

    说到这里,张横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神色:“嗯,还有,那方面你是不是会感觉力不从心!”

    “啊,小子,你胡说八……”

    赵正东脸色大变,正想喝叱。但是,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突然脚步一个踉跄,几乎摔倒。

    “啧啧啧!”

    张横摇头叹息:“我说正东少爷,你看你看,你这身子虚的,刚吼上几句,就连站都站不住了,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恕本少直言,你绝对挨不到今年年底。到时,肯定就得躺在床上过下半辈子了。”

    “你,你,你……”

    赵正东好不容易站稳了身体,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张横的话,让他又惊又怒又是有些惶恐。因为,张横确实是说中了他这段时间身体的状况。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让他承认,他还真有些下不了台。尤其是刚才,张横那句那个方面有些力不从心,更是让他羞恼无比。

    在场的都是成年人,自然都明白张横所指的那个方面应该是什么。

    可是,这如何能让赵正东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所以,他又羞又恼,却是你你你地你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我说这位正东少爷,本少这是好心劝你。”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本少所说的都是真话,你如果不信,可以现场测试。”

    “嗯!”

    张横微微沉吟:“你这是气血亏损,已伤到了肾经。如果本少猜的不错,你腰眼肾经焦汇处,已出现了征兆。”

    张横说着,对面的赵正东脸色已是难看到了极点,但是,他却是下意识地在自己的腰间摸索起来。

    四周的人们,更是一个个神情怪异,望着场中的情形,人人惊疑不定。

    “嗯,就是在你腰椎从下往上第三节的地方。”

    张横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你只要摸一下,就应该知道了。”

    “啊!”

    赵正东陡地发出了一声惊呼,脸色也刹那变得痛苦之极,额头上甚至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在张横说出腰椎从下往上第三节的时候,他的手已不由自主地摸了上去。

    然而,一摸之下,赵正东只觉一股如同是针扎刀刺般的疼痛陡然传来,让他整个人都似是痉挛般微微抽搐了起来。

    不仅如此,他肾脏的部位,更象是一下子被抽空了精力,竟然连腰也直不起来了。这才会猛地发出了那声痛呼。

    “本少说的没错吧?”

    张横摇头叹息:“唉,这回该相信本少了吧?”

    “呃,我的天!”

    四周围观的人们,这回是真的震惊了,不由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

    下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赵正东身上,人人神情怪异,个个脸色异样。

    事情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大转变,这是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不过,每个人的心里,此刻都充满了狐疑,赵正东的情况,真的象张横所说的那样吗?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