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 不肖子
    “东少,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看到赵正东痛成这副样子,原本正围着张横的那伙人,不禁吓得脸色大变。

    这几人都是赵正东的狐朋狗友,平时都是倚仗着赵正东,此时不禁人人大惊,连忙扶住了他。

    “我,我,我的问题能不能治?”

    赵正东总算站直了腰,一只手却仍按在腰眼上,脸色惊惶之极,他抬起了头来,此刻那里还有先前的嚣张,满脸惊恐地望向了张横。

    开玩笑,关系到自家后半身的健康,就算赵正东最是傲气,现在也不得不服软了,那里还顾得上什么面子不面子,就这么当着大家的面,询问起了张横。

    “这个!”

    张横沉吟了起来,心里却是偷着乐,心道:“小子,这回知道哥们的厉害了吧?”

    不错,赵正东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正是一步步进入了张横的圈套。

    说实话,赵正东其实身体并无什么特别的疾病,他只不过是荒淫过度,身体亏虚。说到底,他的状况,就是平时人们所说的肾虚。

    只是,张横让他按肾经焦汇处,这是人体中一个极其重要的部位,别说是象他这样肾亏的人,就算是正常人,在这个部位用力按一下,也会有疼痛感。

    当然,他之所以会产生如此激烈的反应,却是张横暗中小小地做了点动作。

    刚才,赵正东指着张横怒骂,却突然脚步一软,踉跄着几乎摔倒。旁人看不出什么,但这正是张横暗中调动地脉之气,侵入了他的脚底,这才导至的结果。

    不仅如此,那缕地脉之气,顺着赵正东的经脉,已侵入肾经,当他用手按肾经焦汇处的时候,顿时引发了那缕地脉之气,这才会让他有那种痛不欲生的痛苦。

    现在,赵正东已完全被张横吓得失魂落魄,张横自然是要好好拿捏拿捏他,也算是给这个纨绔长点记性。

    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怪异,大家还真没有想到,刚才无比嚣张的赵正东,现在竟然成了乖孙子。

    一时间,人人惊疑不定。

    啪啪啪!

    这个时候,突然一边响起了一阵拍掌声,同一时间,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哈哈,姓张的,真是好手段。”

    说话声中,一个男子从人群后走了出来。

    “曹二哥!”

    赵正东回头一看,不由满脸的苦涩:“我,我……”

    不错,走上前来的正是曹宇,他朝赵正东摆了摆手,目光陡地望向了张横:“姓张的,你装什么神,弄什么鬼?”

    “嘿嘿,别人不知道你玩什么把戏,但本少却正好知道你这卑鄙的手段。”

    曹宇满脸的愤然。

    “呃,曹二哥,你是说他在骗我?”

    赵正东猛地反应了过来,但仍是有些半信半疑。

    “是的,东少,这小子确实是在骗你。”

    曹宇冷笑:“东少你不信,可以拉起你的衣服,让人看看你背后有什么。”

    “哦!”

    赵正东这回更加的迷糊了。

    不过,他还是拉起了身上的衣服,转向了曹宇:“曹二哥,我背后有什么?”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赵正东背上。

    下一刻,场中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呼:“啊,淤青,好大的一块淤青!”

    此时此刻,在赵正东腰眼肾经焦汇处,出现了巴掌大的一块淤青,如同是墨染的一样,无比的刺目。

    “东少,这就是这小子暗中做的手脚。”

    曹宇笑意更冷了:“本少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对你搞的鬼,但是,这绝对就是他动的手脚。”

    “本少曾经也遇到过这样的事。”

    曹宇继续道:“后来,请上京的一位老中医医治,人家告诉我,这是有人暗中对我使了手段。不过,这对身体并无多大影响,过几天淤青消除后,就没事了。”

    说来也是凑巧,今天张横对赵正东所使的手段,当年曹宇这位花花公子,还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因此,当他看到赵正东被吓得六神无主的时候,立刻跳了出来,当面揭穿了张横所玩的把戏。

    说到这里,曹宇的神情陡地一凛:“姓张的,你也太阴损了吧?”

    “啊,妈的,原来是这小子在吓唬本少!”

    刹那的愣怔,赵正东却是怒不可歇,他的脸色骤然而变,神情中已现出了一抹狰狞。

    一向只有他东少戏弄别人的,那知,今天在家里,竟然被一个外人戏弄了,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东少大大地丢了脸。

    这样的事实,如何能让赵正东容忍?

    “妈的,看本少今天怎么收拾你!”

    赵正东怒喝:“本少打死你这江湖骗子。”

    “打,打死这江湖骗子。”

    与赵正东一起的那些人,此刻也猛地反应了过来,顿时一个个叫嚣着,义愤填膺。

    刹那,场中乱成一片,赵正东带着他的几个狐朋狗友,就向张横冲了过去。

    眼看一场群殴就要发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厉喝从人群外传来:“住手,畜生!”

    “啊,赵老爷子来了!”

    人群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刹那让开了一条路来。

    立刻,赵禀渊和他的几个老兄弟,怒气冲冲地出现在了场中。

    刚才,赵正东拦住张横,栾绍庆上前阻拦,但赵正东根本不听他的话。

    看到情形不对,栾绍庆那里还会再呆在这里,连忙跑回了内堂,把这事告诉了赵禀渊。

    赵禀渊几兄弟正在内堂中议事,本来就因为今天两位风水师之间产生矛盾,让他们心中暗自发愁。

    突然听到栾绍庆前来汇报,说是张横被赵正东拦在了园林里,发生了冲突。

    这顿时让赵禀渊他们又惊又怒。几人那里还会迟疑,连忙赶了过来,正好看到了赵正东带着人要群殴张横。

    赵禀渊简直是肺都要气炸了,这才会怒声喝骂起来。

    “呃,大爷爷,这小子暗算我。”

    看到几位爷爷一脸的怒气,赵正东也是吓了一跳,不过,他还强自争辩道。

    一边说着,一边拉起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背上的那块瘀青。

    “畜生,你还有礼了!”

    赵禀渊更加的生气,他根本不看赵正东身上的淤青,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滚,给我滚,你这不肖子孙,我们赵家没有你这样的不肖子。”

    赵禀渊气得浑身哆嗦,指着赵正东怒骂道。

    赵正东平时纨绔败家,赵禀渊自然也是知道。只不过,看在他是早逝的五弟留下的唯一孙子,赵禀渊也就开一只眼闭一只眼,容忍了他。

    然而,这次赵家面临重大危机,祖坟出现了问题,好不容易从内地请来了张横这位风水大师。

    那知,这个不肖子却无缘无故惹事,与张横发生冲突。

    尤其是刚才,张横与得普大师之间已产生了矛盾,赵禀渊几位老兄弟,还真在为此事而发愁。现在,赵正东又惹出这样的事来,岂不是火上加油。

    “啊!”

    四周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个个震憾。

    谁都没有想到,赵老爷子竟然会发如此的怒火。貌似这些年来,还真没有看到他这般动怒的。

    “大爷爷,你,你,你竟然打我?”

    赵正东被赵禀渊一个巴掌,打得踉跄地倒退了好几步,这才站稳了身形。

    他惊愕地转过头来,满脸骇然地望着赵禀渊,神情惊骇之极。

    要知道,赵禀渊在家族中虽然一向严厉,但对他赵正东却还算是宽容。别说是象今天这样当众掴他大耳光,以前是重言重语也不曾骂过他。

    然而,此刻为了这个内地来的风水师,却狠心对他出手,赵正东完全被震呆了。

    不过,刹那的愣怔,赵正东眼眸中陡地露出了愤恨之色,凄厉地叫嚷起来:“赵禀渊,不要以为你现在是我们赵家的家主,以为赵家全靠你才有今天。妈的,如果不是当年我父母,你们赵家能有今天?”

    “赵禀渊,你摸摸良心,你对不对得起我父母。”

    赵正东凄厉地嘶吼着,神情愤恨之极。

    “啊!”

    四周发出了一片惊愕声,人人震惊,个个骇然。

    谁也没有想到,这位赵家七少,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责问起了他大爷爷。

    “你,你,你,你这不肖子!”

    赵禀渊浑身剧震,却是气得身形都摇晃起来,几乎站立不稳。

    他也是做梦都没想到,赵正东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揭起老底,当着这么多人责问自己。

    “住口,阿东!”

    与赵禀渊一起出来的赵禀源,赵禀流以及赵禀长等三兄弟,也是个个震惊,连连喝叱:“你要气死你大爷爷啊!”

    “他帮外人打我,他不是我大爷爷!”

    赵正东是真的豁出去了,完全不理会几位爷爷的喝叱,仍是埂着脖子喝道。

    赵正东倚仗着他父母当年为赵家所做的事,恃宠持娇,在赵家,一向骄蛮无理,现在已是完全暴露了他的本性。

    说起赵正东父母,确实是关系到赵家的一件隐秘,而且,还与赵家的祖坟有关。这在赵家,并不是什么秘密,也正是赵正东在赵家有特殊地位的原因所在。

    只是,在场的所有人,谁都没有想到,他今天竟然会拿这事责问他大爷爷赵禀渊。

    一时间,所有人都被震惊了,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