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隐秘
    赵正东大发脾气,一通发泄后,却也不愿再呆在这里,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甩袖离去。

    “畜生,不肖子,畜生!”

    赵禀渊气得浑身哆嗦,几乎就要脑溢血。现在,他只剩下这两句骂人的话了,其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老爷,您不要生气,正东少爷这是年少不懂事,您千万不要气坏了身体。”

    栾绍庆连连帮着赵禀渊揉胸捶背。旁边几位老兄弟也一个个上前解劝,好不容易让赵禀渊的一口气缓了过来。

    “张先生,家门不幸,出了这样的不肖子,得罪了张先生,还请张先生原谅。”

    赵禀渊满脸的羞愧,向张横道歉道。

    “赵老爷子,您自己身体要紧。”

    张横也不愿在这个时候再给人家添堵,劝解了他几句,便在栾绍庆的引领下,走向了客舍。

    “嘿嘿,姓张的,这把火点起来了,看你会不会被烧得焦头烂额。”

    望着张横离去的身影,曹宇脸上露出了一抹怨毒的冷笑。

    他自然清楚赵正东的脾性,这家伙今天大闹一场,甚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责问他大爷爷,可以说已是把事情给闹大了,而以赵正东的性格,必然会把这一切全推在张横身上,因此,现在的赵正东,已是把张横恨得入骨。

    那么,堂堂的赵家七少,岂会咽得下这口气,他一定会伺机报复张横。曹宇只要在一边看好戏就行了。

    心中想着,如何不让曹宇偷着乐?

    赵家的客舍很精致,是一幢二层的小洋楼,前面有个小花园,环境很是清静优雅。

    不过,张横那里有心情欣赏,他此刻正在思考着一件事。

    本来,为赵家来看风水,是受了赵禀渊再三的恳求,最后看在智能大师以及柔然水月的份上,这才勉为其难。

    那知,来到赵家,先是与东南亚的那位降头师得普暗中发生了冲突,之后,更是有赵家的七少赵正东出面为难自己。

    这些事情看似偶然,但是,张横心里隐隐的总是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似乎这其中都有一种阴谋的味道。

    “猫哥,对不起!”

    这个时候,背后响起了赵园园的声音。

    回头一看,赵园园此刻已来到了客舍,她满脸的愧色,望着张横的神情悲切莫名。

    “月儿!不关你的事。”

    张横微微一笑:“是你爷爷叫你来的吧?”

    不等赵园园回答,张横继续道:“其实你爷爷不必担心,我答应的事,一定会尽力而为。”

    “猫哥,谢谢你!”

    赵园园咬了咬樱唇,脸上现出了感激之色。

    她这次过来,确实是受了赵禀渊之命。

    赵禀渊生怕今天的事,惹恼了张横,要是他拍拍屁股走人,那他在大陆的那一翻努力,就全部白费了。

    而且,张横虽然年青,但他却是智能大师所推荐,要是张横就这么走了,只怕连智能大师也会得罪。

    不仅如此,在赵家祖坟风水问题没有解决之前,赵禀渊仍是对张横寄托着很大的希望,所以,他现在绝不愿与张横之间产生隔膜。

    “猫哥,今天的事真的对不起。”

    赵园园微微叹息:“我也想不到七哥他会这样,在这里,我向你道歉了。”

    虽然是爷爷让她来安抚张横,但这也是赵园园的心意,她确实是感觉对不起张横。

    “月儿,没事的。”

    张横目光凝注到了她的脸上,反过来劝慰她道。

    虽然在赵家受了点窝囊气,但是,张横却也不愿自己这位红颜知己赵园园受委屈。

    在另一处客舍里,此时此刻曹宇也正与得普在交流。

    曹宇自然也是受赵禀渊之命,前来安抚得普。

    不过,曹宇可不需要劝解得普,反尔正在与他商量着。

    “得普大师,姓张的那小子你看如何?”

    曹宇压低了声音问道。

    “哼,这小子有些能耐。”

    被张横当众摔了个屁蹲,现在的得普也是满腹的怒气:“不过,要收拾他,老夫还是有把握的。”

    “这就好!”

    曹宇脸上露出了一抹狞笑。

    说实话,张横的出现,确实是破坏了他的许多计划。

    本来,赵家出了风水问题,他做为赵家的准孙女婿,应该大力帮忙,早就请得普大师前来解决。

    但是,此事曹家那边也是非常观注,在曹家一众主事者商量后,认为现在帮赵家的时机未到。

    不是吗?如果赵家的问题,很容易就得到解决,就体现不出曹家帮忙的价值。

    所以,一定要等到赵家走投无路的时候,曹家出手,这才能让赵家感恩戴德,今后也能从赵家得到更多的利益。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曹家才没有邀请得普前来为赵家看风水,甚至当赵家找到得普的时候,曹家还暗地里让得普拒绝。

    原本,事情一切都在按着曹家的设定在发展。但是,半路却杀出个张横,竟然愿意给赵家去解决风水问题。

    这顿时让曹家警觉起来。尤其是了解了张横以往在风水上的建树,曹家人立刻意识到,这个张横,极有可能真的能解决赵家的问题。

    问题在于:一旦张横化解了赵家的风水破败,那么,他们曹家原本在赵家危难之际出手的计划就要落空,白白地失去这样一个大好机会。

    因此,曹家自然不容许这样的事发生。

    所以,曹家这才会急急邀请得普前来,他们这是要给张横化解赵家的风水设置阻碍。

    最后的目的,自然仍是想把赵家紧紧地掌握在他们的手中。

    这正是得普一到来,就暗中对张横出手的原因。他也是想试探一下张横的细底。

    有家族利益在内,再加上张横与赵园园之间,不清不楚的网友关系,更是让曹宇对张横恨得牙痒痒。

    因此,这次对付张横,曹宇是不遗余力。

    赵家内堂,赵禀渊等四位老兄弟,坐在堂前,下首坐满了济济一堂的人,这些全是赵家直系中的中坚力量。

    此刻,众人神情肃然,正在召开家族最高会议。

    赵正东在大庭广众之下,责问赵禀渊,让这位赵家的当代家主,威信扫地,这事自然没有这么简单就过去。

    “正东那小畜生实在是太不象话了,我们一直因为他父母当年为我们赵家所做的事,又看在五叔的份上,宠着他,对他平时所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开一只眼,闭一只眼。”

    此刻,一个年纪在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正满脸悲愤地向众人道:“这样的不肖子孙,如果不予以惩戒,以后我们赵家何以服众?”

    说话的正是赵禀渊的大儿子赵承山,他是赵家如今第二代中的老大,也是现在赵氏集团现任的执行总裁。更是赵家全力推出,要争取下一届奥岛行首的人选。

    在整个赵家第二代中,赵承山确实是有着很高的威信。

    今天听到老爷子当众被赵正东喝骂,这位赵家如今的实际掌舵人,那里还忍得住,立刻赶了回来,这才召开了这次家族会议。

    “所以,我建议,把赵正东这个目无尊长,无法无天的小畜生,赶出我们赵家,从此不再是我赵家子弟。”

    赵承山厉声道。

    “啊!”

    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呼声,所有听到这一建义的赵家人,个个脸色微变,谁也没有想到,赵承山竟然会在家族会义上,提出这样的议题。

    要知道,自赵家在奥岛立足以来,五代人还真没有一个子弟,被逐出家门的。

    “承山,这个惩罚是不是太严厉了点?”

    刹那的寂静,坐在前面的赵禀源微微皱起了眉头:“虽然正东这小子确实是太不象话,今天的事也做的实在是过份。但是,他毕竟是老五的孙子,老五这一脉,就只剩下他这一人。若是把他逐出赵家,老五一脉,岂不是断了后?”

    赵禀源此话一出,场中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

    “是啊!当年,如果没有正东他父母,也许就没有我们赵家的现在。”

    果然,稍稍沉吟,一边的赵禀流也说了话:“所以,承山啊!你这建议,还是需要慎重。”

    在场的人谁都清楚,赵正东的爷爷和父母,曾为赵家所做的事。

    说来当年的事也是关系到赵家祖坟的风水。

    赵禀渊的爷爷,无意中救了一位从内地来避难的风水师,那人在得到救助后,从此在赵家安顿了下来,并为赵家做事。

    正是因为有那位风水师的帮助,赵家在之后的短短数十年里,在奥岛崛起,成为了一方巨头。

    之后,赵禀渊的爷爷去世,仍是那位风水师为他挑选了坟地。

    据那位风水师说,他为赵老太爷挑选的坟地乃是一块风水宝地,可保赵家三代不衰,称雄一方。

    只不过,赵老太爷当初也只是个从内地来的农民,他本身的命格不够,所以,要葬在那块风水宝地,却是需要付出点代价。

    因此,在赵老太爷入葬之时,那位风水师做了一些布置,以凝聚坟地的气运。

    不仅如此,在赵老太爷入葬的时候,还有许多禁忌,其中之一,就是要让所有赵家人退避,只选了其中两个人做为送葬之人。

    当时,被选中的正是赵正东的父母。

    然而,就在两夫妻送葬回来的路上,却是出了一件谁也意想不到的大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