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犀牛探角
    赵正东父母在送葬回家的路上,竟然意外地遇到了车祸,当场身亡。

    悲剧并没有结束,当听到这一消息,赵家老五,狂喷一口鲜血,凄笑悲呼:“吾儿和儿媳,这是为赵家今后的兴旺奉献了生命啊!”

    一声哀呜,赵家老五也气绝身亡。

    当是时,赵正东刚刚出生不久,但他的爷爷和父母却全部丧命,赵家老五这一脉,就只剩下了他这一棵独苗。

    赵家人个个哀叹不以,却也是无可奈何。从此,在所有赵家人的心里,都烙下了这样一个印记,那就是赵家有如今的兴旺,全是赵正东父母付出的代价。

    不是吗?在这么多赵家人中,只有赵正东父母被选中去为赵老太爷送葬。

    而他们却是死在了送葬回来的路上。

    结合当年那位风水师所说的话,赵老太爷命格不够,大家立刻都明白了,这是那位风水师选中了赵正东父母,来弥补赵家的气运!

    从这一角度来说,赵正东父母,确实如赵家老五所说,就是为赵家今后的兴旺,奉献了生命。

    所以,在之后的岁月里,所有赵家人对赵正东都是呵护有加,他们对死去的赵正东父母,心中怀着敬意和感激,更有愧疚,希望能在他身上回报。

    可是,正是因为赵家人的骄宠,却是让赵正东形成了蛮横的性格,在整个赵家他是最特殊的存在。

    现在,更是发生了当众责问赵禀渊,完全不顾及尊卑长幼。

    屋里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静,大家的目光却都凝注到了坐在首位上的赵禀渊身上,等待着他做出最后的决定。

    “唉!”

    赵禀渊长长地叹了口气,脸现悲色:“正东这孩子虽然不肖,但是,他终究是老五唯一的血脉,看在老五份上,看在他父母当年为我们赵家所做的贡献,这次就饶过他。”

    “不过,这些年也太娇宠于他,确实是应该给他一点教训。所以,这次就罚他一年的分红。”

    赵禀渊疲惫地挥了挥手:“此事就到此为止。”

    内堂里人们默默地都站了起来,许多人脸上松了口气,这样的处置,还是让大家非常的欣慰。

    赵家的祖坟就在主教山的附近,那也是一座独立的山头,是主教山的一个支脉。

    第二天一早,十几辆豪车,组成了一个车队,浩浩荡荡地向赵家祖坟而去。

    这次有姿格上这里的人,全是赵家直系的核心人物,除了赵家四老外,就是第二代中十几位中坚人物,后一辈的年青人,全部都留在了家中。

    车队行了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一座小山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张横从车上走了下来,目光凝注到了面前的小山上,眉毛却是不禁陡地挑了起来:“好山,好一个犀牛探角之局!”

    眼前的小山并不高,山势也不见险俊,如果光是从外表来看,似乎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张横的眼光如今自然已是不同,他在踏足这一小山的刹那,立刻感受到了此处地脉之气的涌动,也顿时感应到了此处的玄妙。

    这座小山的地脉之气,并不在于它本身,而是在于它与主山脉主教山相连的部分。

    奥岛只是一个弹丸之地,甚至许多地方还是填海所形成。

    这样一块小地方,本来无法凝聚地脉灵气,会贫脊无比。

    然而,它偏偏成为了一个富裕之地,与周边的港岛及台岛一样,成为无数人向往的所在。

    这自然得归功于奥岛有一座镇压气运的主教山。

    如果说奥岛本是飘浮在海上的一片浮土,那么,主教山就是镇压这片浮土的定海柱。不但镇住了此地的气运,更是把四周大海的海底地脉之气引来,从而让这弹丸之地,凝聚了浓郁的地脉灵气。

    不仅如此,主教山的盘龙山庄,是人为造就的擎天盘龙柱的风水局,而它本身,却也是暗蕴着一个天然的风水灵脉。

    昨天在赵家住宅的时候,张横就曾仔细洞察过整座主教山的山势。

    从山顶往下看,整座主教山就如同是一头卧伏的犀牛,而主教山的主峰,就是这头犀牛的牛首所在。

    因此,整个主教山乃是难得一见的犀牛灵脉。

    眼前的这座小山,是主峰延伸的一个支脉,它却偏偏就是犀牛灵脉中的犀牛角。

    张横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可以清晰地洞察到,眼前小山霞气蒸腾,一股祥瑞直冲天际。

    天巫传承有言:“犀牛灵气汇犀角,平地可起万重涛。若占此地结灵穴,遗福子孙将相袍。”

    意思是说,犀牛灵脉的灵气,在犀牛角的位置最灵动,如果有人能点此宝穴,那么,结穴于此的后辈子孙,必然可有点将拜相之福。这足见犀牛探角风水局的力量。

    小山有一条石阶直通山上,一众赵家人簇拥着张横和得普两位风水师,拾级而上,向山顶走去。

    山上的植被保护得很好,沿途树木葱葱,山溪潺潺,景色十分的清幽宁静。

    整座小山早在很多年前,就被赵家购置为私人产业,所以,这里除了赵家先辈的几座祖坟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坟墓。

    经过这些年的修整和建设,小山上也早已布置了许多景观,一路上有许多的亭台楼阁,把这座小山几乎建成了一处风景胜地。

    不一会儿,一众人走到了山顶,那里有一处保安人员职守的岗亭,四五名黑衣大汉早就迎候在了那里。

    山顶占地并不大,也就十数亩的范围,一眼望去,四周景物尽收眼底。

    山顶的地势很平坦,最中心的地方,却有一座四五米高的石岩,旁边有一条溪流绕着石岩的崖壁流过。

    两排十数座坟幕,就围绕着那块巨岩,错落有致。

    只是,张横和得普目光一扫,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因为,那些坟墓,其中没有赵老太爷的坟。

    “得普大师,张先生,我家老太爷的祖坟,就是在那崖壁内。”

    赵禀渊看出了张横和得普两人的狐疑,连忙向两人解释道:“那块崖壁,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崖壁,它里面隐藏着一个岩洞。”

    说话间,一众人已走到了崖壁边。

    因为角度的关系,刚才张横他们走上山时,只能看到这块崖壁的背面。直到此刻,转过弯来,才看到了这块崖壁的正面。

    果然如同赵禀渊所说,这块崖壁有两个洞穴,从外面望去,黑黝黝的,似乎深不见底。

    望着面前石岩的两个岩洞,张横的眉头却是微微地皱了起来。

    感觉上,这两处岩洞,有一股阴森的气息。这与自己在山下时,感应到的这座小山蒸腾的祥瑞,似乎并不相符。

    如果说犀牛探角的宝穴就在这岩洞中,张横还真有些对此表示怀疑。

    那么,当年替赵家点穴的那位风水师,他又是如何确定这个犀牛探角宝穴的?

    问题不仅只有这个,让张横心中惊疑不定的是:赵家所谓的祖坟风水有了破败,可是,自己直到现在,仍没有发现这处地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仅是他,旁边的得普大师也是脸现狐疑,他一对小眼睛细细地打`量着四周,似乎也没有觉察出这里有什么问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横的天巫之眼早已开启,但是,观察了半晌,仍是没有看出什么端倪。这让张横更加的疑惑了。

    下意识地,他就低头望向了手腕上的伏以神尺。

    然而,伏以神尺上的司南针,并无异状,仍是安静地指向南北两方。

    这说明此地确实是没有气场混乱或是磁场不稳的现象存在。

    “难道问题出在岩洞里面?”

    张横的目光一凝,再次凝神向内望去。

    岩洞就在崖壁上,一左一右,大小差不多。洞口的地方,显然是经过了人工的雕凿,显得很平整。但是,视野探入岩洞数米,那里似乎涌动着一团雾气,连张横的超凡视野都无法穿透,根本无法感应到里面的情形。

    “得普大师,张先生!”

    看到两人一脸狐疑的样子,赵禀渊再次凑了上来:“当年,为我爷爷选这坟地的那位风水师,他曾在这岩洞里布置了一些东西。也曾告戒过我们,如要拜祭先人,只可在这洞外,不能进内。”

    “哦!”

    张横和得普两人漫不经心地轻哦了一声,两人自然都感觉出来,岩洞里有风水局的布置。

    只是,他们现在却那有心思听这些,两人此刻暗中已是铆上了劲,正在寻找此处风水的破败之处。

    陡地,张横的眼眸一凝,目光落在了围绕崖壁的那条小溪上,神情猛地露出了怪异:“难道是这条小溪?”

    张横终于看出了一点痕迹。

    这条小溪在山顶上并不起眼,虽然溪水清澈,但它的水流实在是太细小了,几乎与平时农田里的沟渠差不多。因此,刚才张横根本没有注意到它。

    然而,此刻仔细观察,却是发现这条小溪大有文章。

    小溪的溪流底部全是鹅卵石,上面许多都沾染着青苔,层层叠叠地堆在溪底。

    让张横感觉到异样的是:竟然许多裸露在河床上的鹅卵石,上面也有青苔的痕迹。

    这让张横的心陡地一突。从这些裸露在河床的鹅卵石来看,这条小溪应该以前不只有这么小,至少比现在大数倍。

    “那么,这条小溪突然变小,这是不是……”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亮,他猛然想到了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