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寻根问源
    “有什么征兆和事故发生?”

    张横的话让赵禀渊一愣,不禁转头与旁边的一众老兄弟互望了一眼。

    但是,几人脸上都露出了茫然的神色,显然,谁也没有想到这里曾出现过什么征兆或意外的事故。

    “对了,要不叫覃忠覃队长过来一趟,他对这里的情况最是了解。”

    还是赵承山反应得快,立刻想到了一个人。

    “好,马上叫覃队长过来。”

    赵禀渊点头。

    覃忠是个年纪在三十七八岁的壮汉,他是负责这里守护的保安队长,一个非常精悍的男子。

    一听到赵家一众主事人的招唤,他急冲冲地赶了过来。

    “覃队,有点事想问你。”

    赵禀渊脸色凝重:“你和兄弟们长期守在这里,应该对这里的情况很了解。我想问你,在这条小溪发生变化前,此处是不是出现过什么征兆或发生过什么意外的事故?”

    “征兆或事故?”

    覃忠一时也被问住了,不禁满脸的狐疑。

    望望四周一个个目光炽烈的赵家人,感受到每一个人神情中的迫切,覃忠额头上的汗下来了。

    他已意识到赵禀渊所问的问题,似乎非常的重要。

    可是,要让他说出什么征兆或事故,他一时间还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貌似这个问题有些无迹可寻。他甚至不知道赵禀渊所想知道的征兆或事故到底是什么。

    “覃队长,所谓的征兆,有可能是任何一种现象,比如天象出现异常,至于事故,主要是四周的山岭,是不是有什么地震,或是泥石流等发生。”

    张横见覃忠满头的雾水,连忙在一边引导道。

    “啊,泥石流?”

    覃忠陡地浑身剧震,脸上顿时露出了恍然的神色:“我记起来了,在这里的溪水出现异常之前,前面的山岭,确实是发生了一次泥石流。”

    说着,覃忠手指指向了远处。

    主教山的山脉连绵,这里就是它的一处支脉,因此,在这座小山的四周,也耸立着不少的山头。

    覃忠此刻所指的方向,正是离此山头数里外的另一座小山,山势比这里更险峻,相互间可以遥遥相望。

    “赵老,那座小山叫望潮峰,就在半年前,突然发生了一次泥石流。”

    覃忠道:“不过,因为那山是座荒山,并无人家居住,因此,那场泥石流,并未造成任何损失。也没有影响到我们这边,所以,这事也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哦!”

    赵禀渊目光一凝,手搭凉棚,细细地观察起了对面的那座小山。

    所有人的目光也都凝注到了那边,一个个神情凝重。

    时间经历了半年,那边的泥石流发生的状况,已没有留下多少的痕迹。

    不过,从小山一个侧面,却还是隐约可以看到,当时从山上滚落的岩石泥浆,在山脚处形成的一处斜坡。

    “嗯,这就是了!”

    张横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了欣然之色。

    “张先生,您是说那座小山上发生的泥石流,这才造成了我们这里风水格局的变化?”

    赵禀渊满脸的诧异。

    “正是如此!”

    张横点头:“其实,此处的地脉仍是属于主教山的山脉地气,因此,这附近的山脉,地气都是相连。那座小山虽然离此有数里,但是,彼此地气相接,才会对这里产生影响。”

    “如果我猜得不错,应该就是那座小山地气地脉的变动,从而造成了此地风水格局的变化。”

    张横脸上的神情更见凝重。

    “哼,这仅是粗陋之见。”

    一直未曾说话的得普,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他冷哼一声,满脸的倨傲:“主教山所在山脉,乃是风水局中的犀牛望月之格,此处正是犀牛角所在。整条山脉,气脉相连,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是这个意思。”

    得普虽然为降头师,擅长的是阴阳之术。不过,他在风水上的造诣也颇有几分,因此,对于主教山的风水格局,也是能辩别出来。

    此刻,他尾尾而谈,却是抢过了话语权。

    他心中明白,如果现在再不说上几句,那么,今天的局面就要被张横所主导,这是他所不愿看到的事。

    “此地本是一处风水宝地,但地气地脉受到对面小山的影响,所以出现了变动。”

    得普目光陡地一凛:“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要真正解决此处风水格局的变化,却必须进入穴内探得真相方可。”

    “啊,进入穴内?”

    赵禀渊和赵禀源等一众人互望一眼,脸上却都是露出了震惊之色。

    他们自然明白,得普所说的进入穴内是什么意思,这是要进入埋葬赵家老太爷尸骨的岩洞内。

    可是,赵家人都记得,当年游天子大师所说的话。赵老太爷所葬之穴,非常的特殊,除了一些特定之人可以进入外,除此之外,任何人进入,都会遭到不测。

    这正是当年游天子大师,在入葬赵老太爷的时候,让所有赵家人回避,只挑选了赵正东父母两人送葬的原因所在。

    之后,赵正东父母,却仍是出了意外,双双殒命。

    此刻,竟然听得普说,要进入洞穴探察,这如何不让赵家众人心中暗惊。

    刷,所有人的目光猛地都转向了张横,他们想听听,张横会是什么意见。

    “赵老先生,要解决此处的风水格局变动的问题,确实是要进入穴中才可以。”

    张横沉吟了一下,还是照实回答道。

    就在张横刚才询问是否有征兆或事故发生的同时,他暗中已驱使灵犀,偷偷地潜入了岩洞中。

    然而,灵犀所感应到的情况,还是让张横心中暗自心惊。因为,灵犀一进入岩洞,就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极度混乱的暴虐之气,甚至连灵犀达到二品的力量,都无法承受,不得不退了出来。

    这也就是说,埋葬赵老太爷的这个岩洞中,确实是地脉地气无比的诡异,有着它非常特殊的力量存在。

    然而,无法察明岩洞内真实的情况,自然也谈不上化解此地风水格局变动的问题。

    因此,得普所说的,确实就是事实。显然,这老家伙也是暗中利用某种秘法,对岩洞已进行过探察,这才会有这样的结论。

    只是,这老家伙实在是不地道,抢先把这一结果说了出来,从而占得了先机。

    “呃,得普大师,张先生,那谁能进入岩洞中探察?”

    刹那的愣怔,赵禀渊等人终于反应了过来,立刻问出了问题的关键。

    “嗯!此岩洞内的地脉地气非常特殊,除了一些特定的人外,谁也无法进入。”

    得普又摆出了大师的风范,微微沉吟道:“就算是老夫,也是无法进入其内。”

    “不过,此宝穴已承接了你们赵家的气运,与你们赵家连为了一体。”

    得普继续道:“因此,能进入里面的,必然只有你们赵家血脉之人。”

    “只要找出那个人,老夫有一秘法,可以通过那人之眼,看到洞内的情形。”

    得普傲然道:“到时,老夫便可解决此处的风水变动,恢复它的格局。”

    “啊!仍要在我们赵家人中寻找一个?”

    赵禀渊等一众赵家人,尽皆浑身一震,脸色都微微地变了。

    得普的话,让所有人立刻想到了当年的事,每个人的心中,顿时笼罩了一种强烈的不安。

    不是吗?当年赵正东父母,就是因为送赵老太爷的尸骨入内,之后就出了意外。以至于赵家老五这一脉,如今人丁凋零,只剩下赵正东这一根独苗。

    现在,得普竟然又要从赵家人中,寻找一个入内之人,那么,这岂不是说,当年的悲剧又会重演吗?

    一念及此,如何不让一众赵家人个个脸色骤变。

    “得普大师,张先生,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赵禀渊望望张横,目光最后落在了得普身上,满脸的求恳。

    “恕老夫直言,确实是别无他法。”

    得普绝然地摇了摇头。

    张横也是点头同意。

    在这个问题上,张横与得普的意见是出奇的一致。

    “唉!”

    赵禀渊长长地叹了口气,脸现悲色。

    两位大师都如此说,那就是没有变通的余地了。

    “赵老先生!”

    得普脸上现出了一丝得色,他现在已从张横这边重新取得了主导权,这让他感觉很是畅快:“如果你们决定了,明天就召集所有赵家直系血脉亲人来此,到时,就可以挑选入洞之人。”

    “好的,得普大师!”

    赵禀渊与几位老兄弟又是互望了一眼,一个个脸现无奈之色,却也不敢不答应。

    关系到赵家今后兴衰的大事,纵然是这次极有可能又会重现当年的悲剧,却也是不能不做。

    现在,每一个赵家之人,心情都变得无比的沉重。

    问题已是摆到了眼前,要解决赵家祖坟风水的问题,就得找人进入其中。

    现在,也只有等到明天,所有赵家人聚集在此,从中挑选出入内之人再说了。

    时间已是晌午,一众人沿原路返回,浩浩荡荡地回赵家在盘龙山庄的住宅而去。

    明天,又将是决定赵家某个人一生命运的重大转折时刻,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最后挑选出来的人选,竟然会是一个谁都意想不到的人物。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