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寻晦气
    又要挑选进入祖坟的人选,这让整个赵家的气氛变得无比的阴郁,所有赵家人都是感觉心里象是压了块沉甸甸的铅,人人心情沉重。

    当然,做为外人,张横自然没有任何的压力,他此刻在刘涛和魏传伟两人的陪同下,正在观赏奥岛的风景。

    刘涛和魏传伟,是赵禀渊的两名亲信。不过,见识了张横在祖坟上的表现,现在的赵禀渊,对张横无比的器重。所以,特意派刘魏两人陪同张横,也好让他在奥岛好好地玩个痛快。

    “张少,要不要去赌场玩玩?”

    走了一圈,刘涛建议道。

    “嗯,去看看也好。”

    张横点头。

    奥岛做为一个特别行政区,搏彩业正是它的支柱产业。张横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一趟,自然也是要见识一下。

    大富豪是一家颇具规模的赌场,豪华的装簧,富丽堂煌。当张横和刘涛魏传伟三人,进入这里的时候,就在他们的后面,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脸上露出了一丝阴笑。

    那人转到了拐弯处,拿出了手机,偷偷地打起了电话:“东少,姓张的那个家伙进入大富豪了。”

    “哦,很好,那本少马上过去。”

    话筒里传来了赵正东阴冷的声音。

    当众在赵家园林中被张横戏弄,之后又被赵禀渊喝叱,赵正东引为平生奇耻大辱。后来,更是得到一些消息,说是他原本要被逐出家门,最终因为看在他父母的份上,这才保了下来。但是,却被罚了一年的分红。

    这更是让赵正东愤怒不以,而他也把所有这一切,全部算在了张横的头上。

    现在的赵正东,已把张横恨之入骨。所以,他派人在暗中偷偷地跟踪张横,准备寻找机会,好好地整整张横。

    此刻,机会来了,张横进入了大富豪赌场,他自然是要去凑凑热闹,给张横一个好看。

    大富豪赌场分成了好几层,一楼的大厅上摆放的是大转盘以及老虎机等赌具,许多人正围在各种赌搏机前,玩得不亦乐乎。

    张横以前虽然没有进过专业的赌场,但是,没吃过猪肉,也是看过猪跑的。因此,对于这些赌具,也是一看就会。

    和刘涛魏传伟两人一起,换了一些筹码,三人在一台老虎机上玩了一会。

    不过,好象手气并不怎么样,不一会儿功夫,换来的一千块筹码,就输了个精光。

    “张少,大厅玩的都是散客,上面有专门的vip包厢,那里可以玩各种玩法。”

    刘涛和魏传伟两人,对于赌场的情况非常了解,貌似这大富豪,原本就是赵家的产业。

    “哦!”

    张横沉吟了起来。对于赌搏,他并不怎么感兴趣,之所以进来玩玩,也就是长一下见识。

    “哈哈,张老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这个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人爽朗的大笑声。

    “苗大哥!”

    张横转过头来,又惊又喜:“想不到你也在奥岛。”

    来人正是苗振江,那位在新疆结交的水暖业巨头。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年纪在二十岁上下的年青人,以及几个妖娆妩媚的少女。

    苗振江这次来奥岛玩,他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张横,这让他很是兴奋。

    “张老弟,给你介绍一下。”

    苗振江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拍拍张横的肩,这才转向了身边的年青人:“这位是胡鑫源胡少,奥岛航运业巨头胡家的三公子。”

    说着,又对那年青人道:“胡少,这位就是我一直提起的张横张少,哈哈,你们认识一下。”

    “张少,幸会,一直听苗总说起你。”

    胡鑫源是位长得很斯文的年青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很有几分翩翩公子哥的潇洒。他彬彬有礼地伸出手来,与张横握了握。

    “胡少好!”

    张横微笑:目光灼灼地打量着胡鑫源,心中却也不禁暗暗点头。

    来到奥岛,张横现在自然也对这里的情况有所了解。

    奥岛四巨头,胡家就是其中之一,尤其是胡家名下的大洋航运,是如今整个奥岛的航运业老大,进出奥岛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海运,就是通过大洋航运在吞吐。

    可以说,胡家现在掌控着整个奥岛的交通命脉。

    不仅如此,四大巨头中,胡家是土生土长在奥岛的巨富,其他象赵家等,都是在近数十年内新近崛起,但胡家在奥岛已是经营了十数代,在此有着无比深厚的底蕴。

    此刻,看到胡家这位年青三少,张横心中确实也是有些感慨,看人家这气度,绝不是那些暴发户子弟可比,从骨子里就透着一股尊贵和优雅。

    “哈哈,张老弟,一起去里面玩玩吧!”

    苗振江很兴奋,为两人做了介绍,立刻提议道:“大富豪可是这一带最有名的赌场,听胡少说,这里好玩的可多了。张老弟,我们今天可一定要见识见识啊!”

    “哈哈,那就借胡少的光了。”

    张横自然不会扫兴,当下痛快地答应道。

    几人相视大笑,向着二楼上走去。

    刚到二楼,一位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急冲冲地迎了过来,还没走到几人面前,老远就伸出了手来:“胡少大驾光临,敝处正是蓬荜生辉,哈哈,胡少,稀客啊,稀客!”

    来人正是这大富豪娱乐中心的总经理陈泽华,刚才接到消息,说是胡家三少前来这里玩,自然是要亲自前来招待,以示隆重。

    “陈总客气了。”

    胡鑫源淡淡一笑:“这次带两位内地来的朋友,还请陈总多多关照。”

    说着,简单地介绍了苗振江和张横两人。

    “欢迎,欢迎!”

    陈泽华能主掌大富豪这样的大赌场,自然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一看苗振江和张横两人,能让胡家三少亲自陪同,自然也是来历非凡,那里会有丝毫怠慢。

    一翻寒暄,在陈泽华的引领下,几人向贵宾室走去。

    但是,刚走到贵宾室门口,突然背后传来了一阵阴阳怪气的笑声:“嘿嘿,想不到胡三少今天有兴趣来这里,真是难得啊!”

    “赵七少!”

    胡鑫源转过头来,立刻认出了说话的人是谁。

    不错,出现在众人身后的,正是赵正东,在他的身边,还有一脸傲然的曹宇和几个他的狐朋狗友。

    看到赵正东,胡鑫源的脸色不禁微微一变。

    说来,赵正东与胡鑫源还真不对眼。

    尤其是前段时间,两人在另一富豪家的沙龙上不期相遇,却是因为一件小事而发生了冲突。

    最后,两人决定以赌定输赢。

    然而,赌局最后的结果却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因为,在那一场赌局中,胡鑫源竟然连输了十八局,整整输掉了一个亿。

    一亿对于胡三少来说,也许并不算什么。但是,连输十八局,却是让他在一众圈子的朋友里,成了笑话。让胡鑫源脸面扫地。

    事后,胡鑫源也曾请赌技高手分析过,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

    这也就是说,当时的赌局,赵正东并没有作弊,确实是全凭运气赢了他。

    可是,这怎么可能?连赢十八局,这在概率上来说,那几乎就是几万分之一的概数,他赵正东难道运气就爆蓬到这样的程度?

    反过来说,岂不是胡鑫源的晦气已是霉到了姥姥家吗?

    胡鑫源心中当然是一百二十个不服气,甚至隐隐地感觉,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

    但是,在无法找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他却也不能随便乱说,只好把这口窝囊气往屁股后面的那个洞眼出。

    那知,今天竟然又在这里遇到这家伙,如何不让胡鑫源心中憋气?

    “东少,那阵风把您吹来了,今天我这里真是贵宾云集啊!”

    感觉到两位大少的相互敌视,陈泽华不由心中暗暗叫苦。

    他自然也是听说了前段时间,胡鑫源与赵正东之间的赌局,知道两位大少彼此看对方不顺眼。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赵正东竟然会来大富豪。

    要知道,大富豪虽然是赵家的产业,但是,如今赵家的经营重点,已转移到其他方面,再加上赵家第二代的赵承山,正在争取下一届的行首之位。

    因此,从前几年开始,赵家老爷子已是严厉告戒赵家子弟,不许再涉及赌业。

    如今的大富豪,赵家也只是暗中掌控,赵家人并不参与经营。至于赵家人,也确实很少再来赌场插手其中的事务。

    可是,今天这位赵七少,却是来到了大富豪,这事自然是让陈泽华心中咯噔一下。

    不过,他自然不能怠慢了赵正东,也不愿两位大少在这里引起什么不快,所以,连忙上前打圆场。

    “哈哈,陈总,这里没你的事。”

    赵正东一向蛮横惯了,那里会在意陈泽华,他摆了摆手,目光凝注到了胡鑫源脸上:“胡三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又在这里相遇了,是不是可以继续我们当日的赌约了?”

    那天胡鑫源连输十八局,他自然不服气,当场曾提出了下次再赌的赌约。只是,并没有明确时间和地点。

    这次,赵正东与他相遇,立刻提出了那场赌约的事。

    对于赵正东来说,他今天本来的目标是张横。不过,当他看到张横与胡鑫源在一起,心中顿时大喜。貌似他还正愁找不到理由来寻张横的晦气,现在好了,一个赌约,却是可以把胡鑫源和张横这两个家伙一起给收拾了。

    心中想着,赵正东目光阴厉地望向了张横,眼神中满是挑衅。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