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 有猫腻
    “哼!”

    胡鑫源冷哼一声,他那里能被赵正东给吓倒:“好,本少正有此意。”

    “哈哈,胡三少就是胡三少!”

    赵正东更加的得色,竖了竖大拇指,这才转向了陈泽华:“陈总,那就麻烦你,给我们准备一间贵宾室,今天本少要与胡三少他们好好玩玩。”

    “好的,好的!”

    陈泽华连连点头,他那敢违背赵正东的意思,他可也清楚这位赵家七少的脾气,若是招惹了这位纨绔,只怕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当下,陈泽华连忙招呼服务人员,安排大富豪最豪华的贵宾室。

    大富豪四楼一号厅,这里是一处近百多平米的豪华赌厅,一切设施齐全,堪称奢华。

    中央的地方,摆着一张黄梨木制成的大赌桌,在上方大刑水晶吊灯的掩映下,纤毫毕现,富丽堂煌。

    一众人鱼贯进入了一号厅,分两边坐定,立刻形成了对峙。

    “胡三少,是不是还按以前的老规矩?”

    赵正东斜眼瞄着对面一众人,满脸的倨傲。

    “哼,当然是按老规矩。”

    胡鑫源不屑地哼了一声,这才转向了陈泽华:“陈总,麻烦您给我换一个亿的筹码。”

    上次的赌局,两人各自以一亿元做本金参赌,赌的是猜大小。

    “哈哈,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不知道我老苗是不是也可以玩玩?”

    苗振江哈哈一笑,目光凝注到了赵正东脸上。

    刚才在上来的路上,苗振江也已从胡鑫源那里,知道了这位赵七少的身份,也了解了两人前段时间发生的赌局。

    这让苗振江也是很不服气,决心要会一会这位赵七少。

    要知道,这次苗振江来奥岛,游玩还在其次,他是有一个重大的项目要与胡家合作。这才会有胡三少陪同他一起出来玩。

    现在,遇到了奥岛另一巨头家的少爷,而且还与胡鑫源之间有怨隙,以苗振江的脾气,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好,欢迎参与!”

    赵正东无所谓地挥挥手,目光却是再次凝注到了张横脸上,眼神中满含挑衅:“张少,不知你是不是也想玩玩?”

    张横此刻却正在寻思着一件事。刚才,他听了胡鑫源的遭遇后,心中很是奇怪。

    连赢十八局,这确实是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但是,照胡鑫源的说法,赵正东当时绝不可能作弊,那么,他是如何做到这一切?

    不仅如此,看到赵正东现在仍是信心满满的样子,仿佛他这次赌局,又是十拿九稳。这更让张横心中疑云重重。

    赵正东这家伙,到底是凭什么有必胜的把握呢?

    正沉吟着,赵正东却把矛头指向了自己,这让张横不禁一愣。

    不过,还没等他说话,一边的苗振江却替他做了回答:“哈哈,这样的赌局,岂能少了张少,哈哈!”

    说着,他甩出了一张金卡,也朝陈泽华道:“陈总,麻烦您给我和张少也拿一亿的筹码来。”

    苗振江一直克意想结交张横,与这位九黎族的新巫神搞好关系。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他那里会客气,立刻替张横换了筹码。

    “苗大哥!”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

    说实话,对于赌搏,张横虽然并不反对,但也就只想小赌助兴,见识一下这奥岛赌业的精彩。

    如果要让他化上亿元来赌,他还真没这个兴趣。虽然他现在手中也是有这样的姿本,别的不说,光是当日曹宇化二个亿拍卖香香寇,这笔钱就全部进入了他的口袋。

    然而,苗振江不由分说,却是把他拉下了水,让他硬是参与这场豪赌,张横还真只有感慨的份。

    “嗯,本少也陪你们一起玩玩!”

    一直没有说话的曹宇,此刻也笑眯眯地走了上来,甩出了一张金卡。

    “好,人多更好玩!”

    见苗振江竟然替张横换筹码,赵正东眼眸里闪过了一抹阴厉之色。他确实是没想到,张横有如此的人脉,还有人愿意为他豪赌付赌姿。

    不过,他还真是胸有成竹,丝毫不以为意。

    不一会儿,几名赌场的女服务生,端来了满满的一盘筹码,放在了众人面前。赌桌上也摆上了赌注。

    猜大小是掷色子的一种,每个色子六个面,分别标着一到六的点数。庄家把三个色子掷入色盅中,掷出的点数,小于九为小,大于或等于九就是大。

    掷色子一目了然,简单易懂,在众目睽睽之下,作弊也是最困难,因此,成为上层圈子中最流行的赌局之一。

    现在,胡鑫源和赵正东他们要玩的就是掷色子,赌大小。

    双方检查过色子和色盅等赌具,确认没有问题,赌局便开场了。

    “哈哈,胡三少,曹二哥,我做庄,你们猜,如何?”

    赵正东斜睨着众人道。

    “嗯,本少无所谓。”

    曹宇很随意地摆摆手。

    “没问题!”

    胡鑫源与苗振江以及张横互望一眼,表示没有意见。

    猜大小,百分之五十的机率,庄家和客家,机会同等。所以,也无所谓谁作庄了。

    “好!”

    赵正东精神头十足,双手捧起了色盅,哗啦啦地就摇了起来。

    没摇几下,他怦地一下把色盅叩在了赌桌上:“行了,各位,下注吧!”

    “本少押大!”

    曹宇想都没想,顺手拿起了一个百万元的筹码,抛到了桌上。

    赌桌上画着两幅图案,左边画的是一个大框,一半写着大,一半写着小。

    这就是专门为赌大小押注所准备的道具。

    右边却是个宫字格,分成六格,里面分别标着一到六这几个数。这是为猜点数所用,现在却是用不上。

    “既然曹公子押大,那本少就押小。”

    胡鑫源沉吟了一下,也顺手抛出一个一百万的筹码,抛入了赌桌的小字格中。

    第一局大家都是抱着测试的想法,所以赌注并不大。

    苗振江哈哈一笑:“我是跟着胡少的脚步走。”

    说着,也抛了一个一百万的筹码到了小字格。

    场中众人除了张横之外,全部下了注,张横眉毛却是微微地皱了起来。

    他一直密切地观注着赵正东的一举一动,甚至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也早已开启,想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会玩手段。

    然而,在天巫之眼的洞察中,丝毫没有觉察赵正东有任何的异常,甚至没有感觉到他做出任何一个克意的动作。一切仿佛就是按着最平常的手法在摇色子,叩色盅。

    那么,这家伙难道真的是凭着赌运赢钱?

    张横心中又惊又疑,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不过,心中疑虑,张横手中却也没有迟缓,一枚百万元的筹码,也抛到了小字格中。

    暂时没有发现异常,而且,色盅显然是特殊的材料制成,在张横的天巫之眼超凡视野下,竟然无法穿透,根本无法洞察到里面的色子点数。因此,现在的张横,也只好凭着感觉来猜大小。

    等众人全部押了注,一边的女服务生笑盈盈地站起了身来:“买定离手。”

    说着,便掀起了色盅。

    “三四五,大!”

    女服务生清脆而甜美的声音响起,场中顿时呼声一片。

    “哈哈,东少,太牛了,旗开得胜。”

    一众赵正东一起来的狐朋狗友,顿时兴奋得大叫。

    “哈哈,本少赌运通天,哈哈哈,不好意思,胡三少,又赢了你一局。”

    赵正东得意之极,望向对面张横他们的眼神里,满是讥讽。

    “哼!”

    胡鑫源冷哼一声,却也并不在意。

    现在仅仅只是开局,他还真不信,赵正东还能延续上回连赢十八局的战绩。

    苗振江也毫不在意,耸耸肩,摆了摆手,表示可以继续了。

    但是,张横的眉头却是陡地皱了起来,脸色有些难看。

    在场的人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可是,张横在最后一刻,却是突然感受到了异样。

    就在那位女服务生去掀色盅的时候,张横敏锐地感应到,四周的空间似乎荡起了一层微弱的波动。

    只是,那缕波动实在是太细微,再加上是突然产生,张横一时也没有觉察到它来自何处。

    然而,这却是让张横陡地警觉起来,这赌局,绝对不正常,绝对有猫腻。

    第二局再次开始。

    仍是赵正东做庄,他依然是一副云淡风清的模样,随便摇了一下色盅,就叩在了桌子上。

    这一过程,依旧没有任何的出格,张横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当下,几人再次下注。大家似乎也有某种默契,曹宇再一次押大,张横以及胡鑫源和苗振江三人,也不约而同地押上了小。

    赌注押下,那位女服务生小姐再次站了起来,笑盈盈地去掀色盅。

    这回,张横那里还会迟疑,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她身上。

    然而,就在女服务生的手,还没有触到色盅的时候,突然,空间又是微微一振,一阵奇异的波动,陡然产生。

    “不是她,是另有其人!”

    张横的眼眸陡然一凝,心中震动不以。

    不错,他这回是觉察到了,那缕细微的波动,并不是来自女服务生这边,而是来自对面。

    可是,赵正东此刻正安然坐在椅子上,斜睨着桌上的色盅,根本没有接触色盅的机会,甚至是连赌桌都没碰到。

    那么,这缕奇异的波动是如何产生的?

    张横这回是更加的疑惑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