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五子登科
    “二三五,大!”

    女服务生清脆的声音响起,苗振江和胡鑫源的脸色却是微微地变了。

    这是第二局开的大,他们又输了。

    张横的神情却在急剧地变化,他的心里有老大一个疑问。从两次开大,两次感应到在开色盅前的那细微波动,张横完全可以断定,这赌局绝对有问题。

    可是,赵正东并没有接触色盅,他又不是一位玄门修者,根本不可能凭空影响色子,那么,这缕波动到底来自何处,又如何作用到色子上,从而影响到了最后的结果?

    满腹的狐疑,第三局开始了。

    这回张横更加的细至起来,把整个过程全部都监控在了自己的天巫之眼之下。

    又是曹宇押大,张横和胡鑫源三人押小,一切似乎并没有发现异常。

    果然,当那名女服务生要去掀色盅的时候,那缕波动再次传来。

    “还想逃吗?”

    张横心中低喝,意念早已笼罩整个一号厅。

    嗡!

    刹那,眼眸中陡地现出了一个暗金的巫字,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的力量已凝注到了极至。

    顿时,那缕波动在张横的心神中猛然被放大了无数倍,而一幕无比诡异的情形,也陡地映入了张横的眼瞳。

    “赵正东这家伙身上有鬼!”

    张横的眼眸猛然暴缩,他终于洞察到了问题的根本。

    就在那缕波动产生的同时,他感应到了赵正东身上也荡起了相似频率的振荡。

    这也就是说,波动的根源来自赵正东。

    不仅如此,色盅掀开,又是一个四五六大,张横和胡鑫源他们再次输了。

    但是,在这一刻,因为那缕波动的频率已被张横锁定,张横立刻在那三枚色子身上,也感应到了一缕轻微的振荡。

    凝目细看,更是猛然发现,这三枚色子,已然与先前检查时有了不同。

    只见,三枚色子标着一的那个点数上,四周多出了一圈淡淡的黑色。

    这圈黑氲肉眼根本不可觉察,但是,在张横超凡视野下,却是如此的清晰,并隐约地透出了一抹阴冷的气息。

    “五子登科,貔貅引流!”

    张横喃喃着,眼眸骤亮:“原来一切都是姓赵的家伙做了手脚。”

    他终于看穿了赵正东所玩的把戏。

    在赵正东的腰间钥匙叩上,挂着一个玉制的貔貅,这是一种具有聚财纳福的风水道具,许多做生意之人,都会佩带它,以助气运。所以,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也让张横刚才忽略了它的存在。然而,刚才赵正东身上散发出波动的时候,正是他身上的这个貔貅,闪起了一点暗芒,这才引起了色盅中的三枚色子产生了反应。张横天巫之眼一洞察,立刻觉察到他的这只玉貔貅有些不同寻常。貔貅本身并无问题,是最常见的那种风水道具。

    问题在于,貔貅的两只眼睛上,竟然有两点黑氲,闪烁着黝黝的暗芒。

    当女服务生去掀那色盅的时候,赵正东就会下意识地去摸那只貔貅,然后,貔貅的眼瞳中的两圈黑氲,就会闪烁起光芒。

    于是,一切就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间发生了,那三枚罩在色盅下的色子,已然有了变化。“好高明的五子登科风水局!”

    张横心中不由赞了一句,神情却是变得凝重无比。貔貅眼瞳上的两点黑氲,三枚色子上的三点黑氲,一共是五点。这五个黑氲,自然不是普通之物,乃是五团阴魂凝聚而成。

    赵正东正是利用这五团凝聚的阴魂,相互感应,从而影响最后的色子点数。

    这就是五子登科的风水局。

    五子登科又叫五鬼运财,是阴阳术法中一项极其厉害的秘术。

    只是,五鬼运财的五个小鬼,非常的难以蕴育。

    一般情况下,被炼制成五鬼运财的五个小鬼,必须是同胞兄弟,而且,还要在未满月之时,就被阴阳师以秘法泡制,阴魂拘禁在法器里,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的粹炼,这才能成形。

    所以,炼制五鬼运财风水局的五个小鬼,有伤天和,为大多玄门修士所不屑,甚至认为,炼制五鬼运财秘术的,都是邪派中人。

    张横怎么也没想到,赵正东手中竟然就有这样一件蕴藏了五鬼运财风水局的貔貅。

    他可以断定,赵正东身上的这只貔貅,就是拘禁五个小鬼的法器。所以,这个风水局又叫五子登科,貔貅引流。正是因为赵正东手中有这玩意,才可以驱动那五个小鬼,让它们在暗中搞鬼,从而影响到赌局的结果。张横自然不知道,赵正东手中的这只貔貅,正是曹宇所送,而它的主人,却是得普大师。曹家要与赵家联姻,曹宇自然是要与赵家的一众子弟搞好关系,以便今后能更加的联系密切。

    因此,曹宇这一年来,一直在赵家出现,与赵家的一众子弟打得火热。尤其是赵正东,因为他身份的特殊性,更是曹宇最热衷拉笼的对象。

    赵正东在赵家也是出了名的败家子,吃喝嫖赌样样齐全。以他的挥霍,纵然是每年有不少的分红,却仍是有些捉襟见肘。

    曹宇在暗中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已是了解了这位赵家七少的习性,便投其所好,从得普大师那儿弄来了这只蕴藏了五鬼运财风水局的貔貅。

    当赵正东知道,佩带上这只貔貅,逢赌必赢时,自然是喜出望外。这正是他前段时间,敢与胡鑫源毫赌,并连赢十八局的秘密所在。

    当然,饲养五鬼,那也是要付出代价的,那就是必须用本身的精血,喂养五鬼。但是,赵正东为了能在赌场上赢得更多的财富,却那里管得了那么多,所以也就完全不在乎那一点点精血了。

    只是,他并不知道,因为身上暗中饲养了五鬼,他如今已是精血亏损,身体非常的虚弱。

    这也是前天的时候,张横感觉他肾亏体虚的原因所在。当时的张横并没有发现隐藏在貔貅内的那五只小鬼,还以为是这家伙荒淫过度导至的。

    当然,得了曹宇的好处,赵正东对曹宇是感恩戴德,把曹宇当成了自己的知心大哥,所以,凡是曹宇的事,他比自己的事都看得重。

    因此,前天当曹宇在他面前稍稍一挑拨,他立刻就做了曹宇的急先锋,要给张横一个下马威,来找张横的麻烦。

    “三个六,大!”

    正暗自寻思着,这个时候,色盅已被掀开,女服务生再次报出了点数。

    “啊!又是大,哈哈,东少,您真是神了,看来,今天又要开十八局的大啊!”

    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呼声,所有赵正东一起来的狐朋狗友们,兴奋之极。

    苗振江和胡鑫源两人却是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一连三局开大,让两人心中不禁咯噔一下。尤其是胡鑫源,猛然又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貌似前段时间,也是这样的开局,最后却是一连十八局,他输得连脾气都没有。

    那么,今天仍然会延续上次的情况,真的再会连输十八局吗?

    “五子登科,貔貅引流!”张横却是再次沉吟起来,脸现凝重。

    虽然看破了赵正东的手段,但是,赵正东所搞的鬼,从真正的含意上来说,并不是常规的作弊,甚至无法去指责他。

    因为,就算是张横指出来,也无法让在场的普通人,看到那只貔貅内所蕴藏的五只小鬼。

    因此,一旦张横说赵正东搞鬼,根本拿不出证据。

    这也就是说,现在的张横,还真拿赵正东的这个行为没有办法,除非是他不顾及一切,准备在这里大闹一场,用自己的术法,强行揪出那五只小鬼来。

    但是,这必然会大动干戈。

    而问题在于:就算他揪出了五只小鬼,赵正东也完全可以不承认,甚至反咬一口。貌似养鬼驱魂这样的事,在别人看来,也只有他张横这样的风水师才能做得出来。要让别人相信,赵正东一个普通人,身边养着五只小鬼,确实是难以服众。

    到时必然就是一场大混乱。

    这却是张横所不愿看到的,因此,他必须好好想个办法,来妥善解决眼前的问题。

    “该怎么办呢?该怎么样才能破了五子登科的风水局呢?”

    张横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张横在思索,场上的赌局却仍在继续,而让苗震江和胡鑫源心中震惊的事也果然发生了。

    一连五六局,局局开出的点数,都是与他们所押的大小相反。

    凡是三人押大,开出的必然是小,要是押小,开出的绝对就是大。胡鑫源和苗振江以及张横三人已是一连输掉了五六局。

    而且,除最初的两局,他们每次押了一百万的筹码外。之后的几局,筹码都不由自主地加了倍,第六局的时候,苗振江和胡鑫源甚至都抛出了一千万。

    他们纵然是心中狐疑,仍是不相信局局会输,所以,赌注是越押越大。

    这一来,他们六局已是每人输掉了三千万。

    “张老弟,你说这赌局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苗振江终于忍不住了,悄悄地凑到了张横的耳边,低声问道。

    苗振江虽然表面是个粗人,但其实他是个很细心的人,一连六局连输,他已感觉到不对劲了。

    只是,他却丝毫没看出这赌局有作弊的地方。

    因此,他私下里与张横交流起来,想听听张横的意见。

    “苗大哥,不瞒你说,赵正东这家伙确实在搞鬼。”

    张横沉吟了一下,低声道。

    “啊,这家伙真的作弊?”

    苗振江脸色骤然而变,神情也猛地变得凶厉无比。

    他可不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一听在这样的场合下,赵正东这家伙竟然作弊,胸口一团邪火顿时就直窜了上来,就准备当场翻脸。

    这里虽然是奥岛,赵家虽然是奥岛四巨头之一,但他苗振江可也是过江龙,更何况,身边还有胡家三少在,苗振江还真不怕当场与赵正东翻脸。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