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孤注一掷
    “别,苗大哥!你千万别冲动。”

    张横一把拉住了苗振江:“这事得从长计议。”

    张横也不再隐瞒,当下把赵正东利用了风水局作弊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赵正东所用的手段,不是常用的高科技的作弊手法,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而且,就算抓住了,也无法证明。因此,现在戳穿他,于事无补。”

    “那怎么办?”

    苗振江有些气急败坏:“难道就这么看着他坑我们?妈的,老子的钱虽然赚的容易,可这也是血汗钱啊!”

    苗振江愤愤不平,那里咽得下这口窝囊气。

    “血汗钱?”

    张横却是陡地一震,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续尔,眼眸也渐渐地亮了起来:“苗大哥,你稍安勿燥,我有办法了。”

    “哦!”

    苗振江精神一振,目光迫切地望向了张横:“张老弟,你快说。”

    “嗯,别急,我先看看。”

    张横微微一笑,目光望向了场中众人。

    不一会儿,他似乎已是有了主意,再次回过头来,朝着苗振江道:“可以了,我已找到了办法,下注吧!”

    “好!”

    苗振江虽然还是满头的雾水,不知道张横想到了什么办法,但是对张横的信任,还是让他毫不犹豫地答应道。

    “妈的,老子倒是不信了,还真能一直输下去。”

    苗振江装出了一副输得气急败坏的模样,猛地一拍桌子:“押小,老子这回押七千万!”

    得到了张横的提示,他是完全准备按照张横的意思,一注赌输赢了。

    不仅是他,胡鑫源此刻也得到了苗振江的暗中提醒,他的神情也陡地一凝,狠狠地抛出了手中的所有筹码:“小!”

    两人同进共退,已是孤注一掷。

    “啊!”

    苗振江和胡鑫源押上了剩余的全部筹码,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凝重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赌桌上。

    “哈哈,张少,现在只剩下你了,你准备押多少?”

    赵正东的一张脸因兴奋而涨得血红,眼眸望向了张横,神情中满是挑衅。

    “本少也全部押上!”

    张横沉吟了一下,手一推,把面前的七千万筹码都推到了小字格上:“不过,本少有个要求。”

    “哦,有要求?”

    赵正东一怔,但立刻大度地挥挥手:“尽管说,只要不违背赌局的规矩就行。”

    “好!”

    张横目光望向了四周:“本少要求换一个人掀色盅。”

    说到这里,张横手指指向了一边:“嗯,本少看这位小姐很入眼,下一局就让她来。”

    “啊!”

    张横所指的那位小姐,正是刚才给众人端筹码来的一位女服务生,她此刻就与几名同伴一起,站在陈泽华身后。

    突然见到张横指着她,要她来掀这一局的色盅,她不禁无比的惊讶。

    不仅是她,旁边的所有人,包括赵正东他们以及苗振江等人,也是个个惊疑不定,谁也不明白,张横怎么会突然要换掀色盅之人,而且,还选定了这个女子。

    “哈哈,陈总,这个要求不违背规矩吧?”

    见众人满脸的疑惑,张横也不解释,只是目光望向了陈泽华。

    “呃,没问题,没问题!”

    陈泽华总算回过了神来:“只要东少这个庄家同意,无论是谁来掀色盅,都没有问题。”

    “哈哈,那就让这位小姐来吧!”

    赵正东那会在意,非常大度地挥手道。

    他是胸有成竹,手中掌握着那块神奇的貔貅,他根本不怕张横搞什么鬼。所以,张横提出换人掀色盅,他也完全不放在心上。

    那名女服务生得到允许,这才走了过来。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她身上,虽然大家谁也猜不透,张横为什么要指定她来掀色盅。但是,此刻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期待,她又会开出什么样的结果来呢?

    终于,女服务生的手叩到了色盅上,缓缓地拿起了盅盖。

    赵正东脸上也浮起了一抹嘲弄的神色,他的手下意识地再次摸到了腰间的那只玉貔貅。

    然而,下一刻,赵正东脸上的神情猛地一僵,眼眸中也刹那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啊,这怎么可能?”

    不错,他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那只玉貔貅上,陡地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振荡,让他的意念猛地出现了一阵混乱。

    这样的情形,是他得到这只玉貔貅以来,从所未曾遇到的。

    要知道,他之所以可以决定赌局的胜负,就是完全靠了这只玉貔貅。而且,与别人利用高科技作弊不同,他对赌局中色子的操控,完全是通过腰间这只玉貔貅。只要他意念一动,色盅中的色子,就可以凭他的心念而变化。

    但是,此刻他在意念传达给玉貔貅的时候,它竟然产生了剧烈的振荡,以至于他的意念,受其影响,在这一刹那间,出现了混乱。

    这也就是说,他的这次意念操控,竟然失败了。“一二三,小!”

    这个时候,女服务生已掀开了色盅,她那甜美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啊,一二三,竟然是小,这回竟然是小!”

    赵正东身后的一众狐朋狗友们,顿时发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呼。

    “哈哈,这回我老苗押对了!”

    苗振江却是陡地扯开了大嗓门,大笑起来:“哈哈哈,这回赌运也该转到我们这儿来了吧!哈哈哈!”

    苗振江无比的兴奋,押了这么多局,这回总算是押对了。

    问题在于,这次押的可是七千万,是刚才所有赌注的两倍还多,光这一局,就全部能还本。

    心中想着,苗振江望向身边张横的目光已完全不同了。

    场中只有他知道,这一次能押对,这完全是张横的功劳。

    只是,他到现在仍是搞不清楚,张横似乎别的什么也没做,只是换了一个掀色盅的人,却能让原本一直连输的赌局,突然发生了逆转。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老弟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胡鑫源也是长长地舒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神色。

    说实话,自上回连输十八局,他现在对赵正东还真有种心理阴影了。尤其是今天,前六局又是连输,这让他都几乎怀疑自己的赌运,是不是真的已背到了姥姥家。

    然而,现在的这一次押宝,却让他重新有了信心。

    “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正东喃喃着,望着赌桌上开出的色子,整个人僵在了当场。

    他还是想不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更是不明白一向灵验的玉貔貅,为什么就失效了?

    不仅是他,一边的曹宇神情也变得无比的怪异。

    在场的人中,他是最清楚赵正东手中玉貔貅的作用。只是,他也想不透,为什么明明可以一注全部赢了对方的赌局,赵正东竟然会失手。

    “难道是这女服务生有问题?”

    刹那的愣怔,赵正东陡地回过了神来,目光也猛地望向了掀色盅的服务生。

    先前的赌局完全在他的掌控下,只有这次换了这个女服务生,他的玉貔貅才突然失效。那么,这岂不是说,就是这女服务生有问题?

    可是,这又怎么可能?

    赵正东自然知道,张横是第一次到大富豪来,而这位女服务生乃是大富豪的员工,张横与她之间,根本一点关系也没有。甚至在此之前,两人就从来没见过。

    因此,若说张横在这么短时间内,就串通了这名女服务生,他还真不信。

    更何况,这个女服务生,又是能凭什么,来让他手中的玉貔貅失效?一念及此,赵正东只剩下满脑袋的浆糊了。

    “哈哈,赵七少,看来,这次我们的赌局到此该结束了。”

    胡鑫源望望桌上的筹码,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

    刚才,三人每人押了七千万,却是一下子赢回了所有的筹码。而且,把赵正东手中的一亿底金也全部赢了过来。

    现在的赵正东,面前已是空空如也,这回是一下子输了个精光。

    所以,胡鑫源提出了要结束这场赌局的要求。

    “不,我们再来!”

    赵正东陡地反应了过来,一双眼睛都通红一片,嘶声吼道。

    如同是大多数输急了的赌徒一样,一下子输掉一个亿,对于赵正东来说,还真让他有些气急败坏。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拥有玉貔貅这样神奇的东西,却莫名其妙地输了这一场赌局,如果不弄清其中的原因,这将会让他寝食难安。

    为了这只玉貔貅,他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别的不说,光是每天用精血喂养,就绝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所以,他实在是不甘,就这么西里糊涂地输了这一局,他一定要再赌一次,弄清楚玉貔貅失效的原因。

    “是啊,胡三少,今天刚玩得兴起,若是这样散场了,是不是太扫兴了点?”

    一边的曹宇也看出了赵正东的心思,连忙在旁边帮了腔。

    “哦,曹二少也想继续玩?”

    胡鑫源沉吟起来。

    他自然也认识这位来自上京的曹家二少,却也不愿因为这样的事驳了他的面子。

    “是啊,正玩得兴起呢!”

    曹宇满脸的微笑。

    “那好吧!”

    胡鑫源无奈,只好答应。

    望着赵正东和曹宇迫不急待的样子,张横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别以为有五鬼运财这个风水局,就可以稳赢不输,今天只要哥们在,保证让你们输得连内裤都得当掉。”

    找到了破解五鬼运财风水局的办法,张横现在是真正的有恃无恐。曹宇和胡鑫源直到现在,都没能搞清楚,为什么五鬼运财会失效,但是,他们却那里知道,张横只是使了一个小小的手段,就完全让这诡异的五子登科风水局成了摆设。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