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天葵血
    张横破解五鬼运财风水局的办法,其实非常的简单,说破了还真一钱不值。

    说来,这个办法还是苗振江提醒他的。当时,苗振江说了一句他的钱全是血汗钱,其中这血汗两字,却是猛然让张横灵光一闪。

    五鬼运财的五个小鬼,虽然是阴邪之物,但是,这五个小鬼却是未曾满月,就被拘禁,可以说它们还未沾染到这世上的污浊之气,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五只小鬼,也算是最纯萃的能量体,这才能炼制成运财的五鬼。

    天巫传承中有记载,阴邪最惧天葵血。这天葵血普通人也许不知道,但是,说出来大家肯定会恍然。因为,所谓的天葵血正是女子来例假时的经血。

    许多地方的民间,都有一种土法,对付撞鬼或被鬼上身,那就是泼粪便或女子的月经血。

    若是某人被脏东西上了身,只要用这些东西一泼,那脏东西就会跑得无形无踪。

    象这样纯萃的能量体,更是对污秽之物有天生的恐惧,甚至会对它们造成很大的伤害。

    一语提醒梦中人,张横立刻想到了破解之法,那就是寻找一个来例假的女子,让它接近赌桌上的色子,必然会让五鬼运财风水局不解自破。

    当时,张横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从场中扫过,马上就发现,在陈泽华身边的一名女服务生,身上正好有例假。

    张横那会客气,这才会指定那位小姐前来掀色盅。

    事实也果然如此,因为那位小姐身上所带的天葵血,在她一接近色盅的时候,顿时让五鬼感觉到了恐惧。

    这就是赵正东的那只玉貔貅,突然产生振荡,让他意念混乱的原因所在。如今,只要掀色盅的女子,仍是这位身上带了天葵血的小姐,那么,今天赵正东的玉貔貅,将完全失效。这个赌局,可以说完全让他失去了掌控。不仅如此,发现了赵正东作弊在先,张横自然也不会客气。他暗中一只手已搭在了赌桌上,利用自己强大的地师修为,暗暗调动这大富豪的地脉之气,灌注到了色盅里。

    现在,色盅中的色子,已由张横暗中操控,张横想让它变成几点就是几点。

    这也就是说,现在的赌局,已完全成了张横的表演,赵正东和曹宇两人,今天就算真的有百亿的资产,也能输成光腚。

    果然,接下来的情形,简直让曹宇和赵正东气得要吐血。

    两人这次是联手作庄,又拿出了两个亿做资本,与苗振江以及胡鑫源和张横下注。

    只可惜,赌运似乎真的转了,先前是胡鑫源他们连输六局,现在却是轮到他们一输到底。

    仅仅只是一个多小时,两人的两亿筹码,全部落入了对面的张横胡鑫源和苗振江三人手中。

    “曹二少,赵七少,对不起了,今天不好意思,赌神看来是光顾到了本少这里!”

    胡鑫源也是非常的兴奋:“哈哈,今天到此结束,下次有机会再玩。”

    “哈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果然是风水轮流转啊!”

    苗振江拍拍张横的肩,向他狂眨眼睛,暗地里却是直竖大拇指。

    在场的人中,只有他知道,曹宇和赵正东输得如此之惨,肯定是张横在暗中做了手脚。

    现在,他对张横已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心中也是暗自庆幸,幸亏先前拉自己这位张老弟入局,否则,今天输惨的就是自己这边了。

    “哈哈,辛苦这位小姐了。”

    张横自然没忘了那位身上有天葵血的小姐,笑着抛过去一千万的筹码:“这点辛苦费,就请小姐喝杯茶。”

    “啊,这么多!”

    王芳浑身剧震,一张脸因兴奋而刹那涨得通红。

    王芳是做梦都想不到,仅仅只是帮着开了几次色盅,竟然得到了一千万的打赏,这可是能让她一辈子都不用再做事的酬劳啊!

    刹那的愣怔,王芳已是激动得难以自己,连连向张横道谢,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张横微笑,反正是慷他人之慨,他可一点也不肉痛。

    而他的这一举动,也顿时让四周所有人都羡慕得要死,尤其是那些女服务生,那个懊恼,若是刚才这位张少选的是自己,岂不是这回自己就发达了吗?

    一时间,所有女服务生望向王芳的眼神,充满了羡慕妒忌恨。

    “姓张的!”

    对面的赵正东和曹宇两人,却是望着张横,眼神中满是怨毒。

    这次他们之所以会出现在大富豪,完全就是为了收拾张横而来。

    那知,最后的结果,张横没收拾,他们却白白输掉了三个亿,让张横捡了个大便宜。貌似光是张横一人,就赢了近亿元。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两人鳖屈之极,窝囊之极,也是愤怒之极!

    一场豪赌,几家欢乐几家愁,在人们的吁吁声中,终于散了场。

    与胡鑫源和苗振江一起,在一家大酒店吃了夜霄,张横这才与刘涛和魏传伟两人,回到了赵家的盘龙山庄。

    现在的刘涛和魏传伟,与张横的关系也更加的密切了,两人今天也得了不少的好处,张横在赢钱后,自然没忘了分给他们。这让两人对张横更是刮目相看。

    一夜无事,第二天一早,整个赵家人都被动员了起来。所有赵家直系血脉的子弟,小到还是手抱的婴儿,大到赵禀渊四位老兄弟,全部聚集在了山庄的内堂里。

    今天,是要选择入祖坟探察之人,无论老少男女,只要是赵家的嫡系,谁也不能缺席。

    在清点了人数后,整个赵家直系血脉的亲人一百七十多号人,浩浩荡荡地乘着各种车辆,向祖坟所在的那座小山进发。

    早上九点,一众赵家人全部集中到了山顶的那块岩石周围,按照辈份的高低,分成了四个团队。

    “赵老先生,赵家的人都到了,那么,接下来就进行筛选吧!”

    得普今天仍是掌握着主导,所以,这次的筛选由他主持。

    说着,他大袖一挥,走到了那条小溪前。

    那里,早已摆上了香案供品,一柱高香冉冉蒸腾而起,两对巨型蜡烛燃烧正旺。

    得普向着香案拜了几拜,他身后的两名少女随从,打开了手中捧着的那两个黄布包裹,拿出了一个紫金的铃当和一个精巧的手鼓。

    两人边舞边敲,顿时,场中磬乐响成一片。

    得普口中念念有词,陡地五指一弹,一蓬粉末就洒向了小溪。

    刹那,整条小溪的溪水,如同是陡然煮沸了一样,汩汩地冒起了泡来,渐渐的,溪水的颜色,也变成了妖异的血色。

    “嗯,这老家伙果然有点手段!”

    张横就站在不远处的溪边,静静地观看着得普和他两名随从的施法。此刻,看到这一副情形,心中也是暗暗点头。

    得普所施展的正是一项风水秘术,被称为血脉相连。利用秘法的力量,摧发赵家祖坟中的血脉气息,溶入这溪水中。

    等会,他就将用这溶合了赵家祖坟血脉地气的溪水,从赵家这一百多号直系子弟中,筛选出适合入内的人选。

    “好了,赵老先生,现在可以开始了。”

    得普傲然地转过身来,向赵禀渊道。

    “多谢得普大师!”

    赵禀渊神情变得肃然无比,转过身来,朝着身后一众赵家人道:“今天,是关系到我们赵家今后兴衰存亡的重大日子,谁被选中,那是他的荣耀,我们每一个赵家人,都会记得他为我们赵家的付出。”

    说着,他也不再迟疑,从旁边管家栾绍庆手中,接过了一只瓷碗,上前从小溪中盛了一碗血红的溪水。

    早有刘涛以及魏传伟等人在旁边做好了准备。刘涛走上前来,手中拿着一根银针:“老爷,对不起了!”

    陡地,刘涛的银针刺在了赵禀渊的一根手指上,一大滴鲜血,就从他手指间滴了出来,滴落在了水碗中。

    嗡!

    血水滴入碗里,血红的溪水嗤嗤嗤地冒起了白烟,那滴鲜血如煮如沸。

    好一会儿,鲜血已完全溶入了血色的溪水中,再也看不到痕迹。

    赵禀渊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不由一声长叹。

    果然,旁边的得普大师微微摇头,挥了挥手。意思是说,不合格。

    这样的仪式,其实在数十年前,赵禀渊已经经历过。当年赵老太爷入葬前,游天子大师,也是用类似的手法,从赵家人中挑选。

    只可惜,当年的赵禀渊没入选,经过了这么多年,他心中其实是希望这次能轮到自己。

    反正他也已老了,就算真有个什么意外,也不算夭折。

    然而,他却仍然被淘汰了,这让赵禀渊心中很是感慨。

    赵禀渊之后,便是赵家四位老兄弟,一众赵家之人,按着辈份的高低,开始逐一接受检验。

    只是,接受滴血之人,所出现的情况,与赵禀渊一样,都没有任何的异象,都被归入了淘汰的行列。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太阳也晒到了人们的头顶,被淘汰的人越来越多,第二代中的人,包括赵承山在内,也没剩几个了。

    接下去,就是赵家第三代中的子弟。

    被测试过的人,或惊喜,或忧愁,谁都有自己的亲人,谁也不想自己被淘汰后,自己的亲人被选中。所以,场中的气氛非常的凝重,每个人的心中都是压着一块沉甸甸的铅块。

    “啊,你们看,你们看,血凝了,血凝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正在测试的人群中,陡然发出了一阵惊呼:“找到了,终于找到可以凝血的人了!”

    刷!

    赵禀渊等人的目光连忙望了过去,他们也想看看,这回到底选中的是谁。

    然而,当大家看到正在测试中的那个人,神情尽皆一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