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绝然赴死
    “是园园,竟然是园园!”

    赵禀渊的神情一滞,脸色变得难以喻意。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次被选中的人选,会是他最宠爱的孙女赵园园。

    只是,这次入岩洞探察,关系到赵家今后的气运,就算他最宠爱这个孙女,却也是无能为力。

    一念及此,赵禀渊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

    “是月儿!”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目光落在了那只瓷碗上。

    此时此刻,在赵园园面前的那只装满溪水的碗里,一滴血珠浮沉荡漾,闪烁着淡淡的金光,却始终没有散去,在那妖艳的血红溪水里,显得如此的炫目。

    “嗯,凝血化形,看来月儿果然与她祖坟的气脉溶合。”

    张横暗暗点头,缓步走了过去。

    “月儿,恭喜你,能得到你们赵家祖坟气脉的溶合。”

    张横微笑着道。

    然而,他的这句话,却是让旁边听到的所有赵家人,一个个脸现怪异,都用一种敌视的目光望向了他。

    开玩笑,被选中进入岩洞,在所有赵家人心中,这是要为赵家献身的节奏。

    那知,张横却上前去恭喜赵园园,许多人还真以为他这是故意在说反话。

    但是,他们却那里知道,张横根本没听过赵家所流传的那件事,更没有人告诉过他,当年赵正东父母,就是因为被选中进入岩洞送葬,出来后出了车祸。

    因此,他现在完全是头上顶个罗卜,西里糊涂。

    “猫哥!”赵园园的神情却是有些难以喻意。

    她也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选中。

    可是,一想到当年赵正东父母的事,她的心中不禁一阵悲切。

    不过,一旦血脉与祖坟气脉溶合,她将进入岩洞去探察,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想到自己先前被家族当成筹码,与曹家联姻。再想到如今,却要为赵家今后的兴亡,入祖坟所在的岩洞探察,赵园园不禁悲从中来。

    也许,自己注定就是赵家的牺牲品。

    “怎么了,月儿?”

    张横更加的奇怪了,他还真有些想不通,血脉与祖坟气脉相溶合,这明明是件好事,怎么赵园园看起来却象是要去赴死一样呢?

    “猫哥!我没事。”

    赵园园却也不愿再在这事上与张横多说,强自挤出一抹笑颜,微微摇头道。

    望着赵园园一脸强颜欢笑的悲切,张横心中的疑惑更浓。但是,他一时却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园园,我苦命的园园啊!”

    突然,人群中一个女子哭泣着奔了过来,奔到赵园园面前,一把搂住了她,痛哭不以。

    “妈妈!”

    赵园园也终于忍不住,失声哭泣起来。

    这女子正是赵园园的母亲朱红,她在得知了女儿被选中后,顿时悲痛欲绝,这才不顾一切地跑了过来,与女儿抱头痛哭。

    场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默默地望着赵园园母女两人,个个神情黯然。

    赵承山和赵禀渊等人也走了过来,围着赵园园母女,一个个长吁短叹。

    赵承山正是赵园园的父亲,他虽然如今已是赵家第二代中的主事人,在赵氏集团中担任着总裁之职。

    可是,面对今天的情况,他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入选,别无他法。

    “刘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望着赵园园母女这副悲伤的模样,张横这回是真的迷糊了,连忙拉住了一边在休息的刘涛:“怎么他们好象要生离死别一样?”

    “呃,张少,您不知道?”

    刘涛一脸的怪异,有些愕然地道:“你不是风水师吗?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这与我是风水师又有什么关系?”

    张横满头雾水,被刘涛说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是说赵家祖坟的风水非常的特殊吗?一般人进入那个岩洞,就会出事?”

    刘涛见张横象真是不知道的样子,心中也是又惊又疑,但还是为张横解释道:“因此,被选中进入岩洞,无疑就相当于是去送死。所以,她们母女才会这样。”

    “谁说的进去就是送死?”

    张横满脸的诧异:“如果是其他人进入,确实是会发生危险。但是,与坟地的气脉相溶合,这是会得到他们赵家祖坟气运庇护,绝对不会有事的。”

    “不会有事?”

    刘涛一怔,神情刹那变得怪异无比:“张少,这不可能吧?”

    “当年,赵老太爷入葬,就是赵正东他父母入洞送的葬,但是,他们出来后,就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

    刘涛把当年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所以,赵家人这才会认为,进岩洞的人,就是会出事。”

    “原来如此!”

    张横的神情变得有些难以喻意:“竟然会有这样的事?”

    昨天,在来此地的时候,张横虽然无法对岩洞内的坟地进行探察,那里好象被布置了一个风水阵,根本不能凭着思感窥视到里面的情形。

    但是,从当时的感知来看,岩洞内的地脉地气,确实是非常的奇特,充满了一股冰冷的感觉。

    因此,张横可以凭此判断,赵家的祖坟气脉,属于极阴一类,普通人进入,确实是会出大问题。

    然而,当年的那位游天子大师,为赵老太爷入葬,布置了风水阵,从而让他的尸骨能与此地的地脉地气相溶,从而得到了这块风水宝地的荫泽。

    从这个角度来说,赵家人已得此地的气运护佑。只要能与此地的地脉地气相溶合之人,进入其中,绝不会受什么影响。反尔,因为与地脉地气相溶,会得到滋养,对本身有好处。

    这正是要进行血脉溶合测试的原因。

    然而,张横怎么也没想到,当年赵老太爷入葬时,被选中进入这岩洞送葬之人,竟然出来后,就出了意外。

    那么,这是真的受到了坟地风水的影响,这才出的车祸,还是一个巧合?

    张横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说实话,对于极寒属性的地气地脉,虽然天巫传承中有所提及,并没有说这会让葬于此处的子孙受害。

    但是,风水奥妙无比,尤其是每一处风水宝地,都有着它的特殊性。

    如果光凭天巫传承中的一些介绍,就断定当年的赵正东父母是巧合,张横却也没有这个把握。

    所以,一时间,他也陷入了沉思。也许,要真正弄清此地的风水格局,只有亲自进入其中,看看才能明白。

    测试仍在继续,只是,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另一个血脉溶合之人。终于,所有的测试完毕,赵园园是唯一一个可以凝血化形之人。

    这也就是说,这次进入赵家祖坟探察,她是唯一的人选。

    确定了赵园园,赵家人也在为她进入岩洞探察做起了准备。

    赵禀渊神情凝重,他在等待一个消息,而且,这消息与曹宇有关。

    按照当年游天子大师的说法,被选中的赵家人,可以叫上伴侣一起进去。只要用选中之人的精血,在他或她的伴侣身上画一道符,就能免受这里地脉地气的影响。

    这正是当年赵正东父母一起进去送葬的原因。那次,其实选中的只有赵正东父亲一人,但他妻子不放心,这才愿意陪同他一起,最后却是夫妻双双因车祸而殒命。

    现在,赵园园被选为了入内探察之人,同样,她也可以带她的爱人入内。

    只是,曹宇的身份比较特殊,他是上京曹家的二公子。而他与园园之间,现在也还没有正式订婚。赵禀渊还真不知该不该向曹宇提出让他一起入内的要求。

    不过,他的迟疑很快就消除了,因为,去寻找曹宇的人回来,说是曹公子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离开了,怎么也找不到他,现在更是连手机都关了机,根本无法联系上他。

    “找不到他了?”

    赵禀渊一愣,微微叹息:“这样也好!”

    赵禀渊心中已是恍然,想必是曹二公子在知道了赵园园被选中后,生怕也会牵连到他,这才悄悄地走了。

    不过,走了也好。若是曹宇不走,真要是与园园一起进入了洞里,出了什么事,赵家还真无法向曹家交待。说不定两家亲事不成,反而成了仇敌。

    可是,没有人陪同园园一起进入岩洞,以园园一个弱女子,她能完成探察的事吗?

    一个大大的疑虑浮上了赵禀渊的心头,他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不仅是他,赵家的几位老兄弟,也一个个脸现愁容,他们也都想到了赵禀渊同样的问题。

    而在四周,一众赵家人却是议论开了。

    曹宇不告而别的消息,很快在众人这边传了开来。听到这一消息的人,不禁都是神情古怪。

    “姓曹的真不是东西,竟然就这么走人了,他还是男人吗?”

    与赵园园关系好的一些兄弟姐妹,已是在暗中愤愤不平起来。

    “嘿嘿,说不定姓曹的已是回去准备退婚的事了。”

    也有与赵园园关系不怎么样的,便在一边冷嘲热讽。

    一时间,场中乱哄哄的,窃窃私语声一片。

    此时此刻,曹宇确实是已离开了赵家祖坟所在的小山。

    当他得知赵园园被选中后,也是吃了一惊,他可是知道赵正东父母的事。

    于是,他立刻向得普求证,是不是入洞就是送死。

    得普也不知道当年赵家的事,听了后非常的奇怪。不过,他的反应与张横一样,根本不敢判断当年赵正东父母之死,是不是就是受了此地风水的冲刑。

    只是,得普却可以断定一件事,那就是赵家祖坟现在风水遭到了破坏,如今岩洞内的情形不明,冒然进入,却存在着不可预知的危险。

    曹宇一听,一时犯了愁。

    然而,这家伙最后还是决定离开。

    开玩笑,他堂堂曹二公子,可犯不着为赵家犯险。要是真有个意外,他曹二公子那美好的人生可就完蛋了。

    更何况,他与赵园园之间,根本没有丝毫情感可言,他自然是不愿为赵家或赵园园冒任何一丝的风险。

    “去吧!本师会以一缕神念护佑你。”

    一切已成定局,赵园园终于要进入岩洞了。

    得普老神在在地为赵园园做了个礼赞,手一挥,一圈光氲顿时笼罩住了她。

    得普要利用赵园园入内,来观察岩洞内的情形,他这一缕笼罩的光氲,其实已是把他的本命降瘟附在了赵园园身上。

    “园园,园园!”

    眼见女儿就要入洞,朱红悲切地嘶吼着,想拉住女儿。

    但是,她却被赵承山死死地抱住,四周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尽皆脸现悲色。

    “爷爷,父亲,母亲,我走了!”

    赵园园擦了擦眼角的泪痕,抬起了头来,脸上已现出了绝决之色。

    她向身边的人一一打过了招呼,这才似是想到了什么,美眸望向了张横。

    此刻,张横也正望着她,两人的目光相触,赵园园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惨然的笑意,她深深地望了张横一眼:“猫哥,希望下辈子还能遇到你。”

    心里默默地念道着,赵园园毅然转身,就向岩洞内走去。

    场中寂静一片,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在了她的身上,望着这个瘦弱而孤单的身影,一步步向岩洞而去。

    “慢着,你等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站在一边的张横,开口说了话。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