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0章 宝穴玄机
    “月儿,我陪你一起进去。”

    张横突然叫住了赵园园,一脸肃然地道。

    “啊!”

    四周刹那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谁也没有想到,张横竟然会提出要陪赵园园进去的要求。

    “猫哥!”

    赵园园浑身剧震,神情陡地变得激动莫名。

    不过,刹那的震惊,她却是坚决地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一个人进去就行。”

    虽然心中感动,在这等于是前去送死的入洞之行,张横竟然愿意陪自己走。但是,赵园园却那里肯让张横因自己而遭遇不测。

    她与大多数赵家人一样,仍是认为,进入赵家的这处祖坟,绝对会受到风水冲煞而出事。

    “没事,月儿,我是位风水师!”

    张横微笑着走了上来,目光变得炽烈无比:“有我一起去,总比你一个人进去好。”

    说着,张横从魏传伟手中端的那只瓷碗中,用手沾了一丝鲜血,在自己的额上,刻划了一个奇异的符篆。

    魏传伟碗里的血,正是刚才赵园园所滴。

    就算是张横现在修为达到了三品初阶,要进入这个岩洞,张横也不敢大意,仍是需要用赵园园与此地气脉溶合的血液,为自己画一道符,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此处地气对自己的影响。

    做完这一切,他也无遐向在场的人解释什么,朝着赵园园点了点头,与她一起向岩洞走去。

    “猫哥!”

    赵园园樱唇翕合着,似是想说什么,但是,她终于什么也没说。只是,眼角已滴落了两串晶莹的泪珠。

    人们常说危难时刻见真情,与自己即将订婚的那个男子,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偷偷地逃离,不告而别。

    但是,眼前这个自己网络上的蓝颜知己,却是挺身而出,愿意陪自己走这一趟。

    此时此刻的赵园园,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

    场中嗡嗡声一片,所有人都被张横竟然愿意陪同赵园园的行径给惊呆了。望向两人的目光满满的全是怪异。

    张横却那里会理会四周,已带着赵园园向岩洞内走去。

    跨入岩洞三四米,外面的光线已完全透不进来,眼前顿时变得漆黑一片。

    不过,赵园园在进入前,赵家人早就给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她的身上,配戴了许多的装备,矿灯,手电以及一些应急用的设施,满满的背了一身。

    “我来吧!”

    张横接过了赵园园身上的背包,用一支狼眼手电朝里照了照。

    岩洞里因为有溪水流过,十分的潮湿,壁沿上积满了水珠,溪水曲曲折折地向内延伸,也不知通往何处。

    “猫哥,谢谢你!”

    赵园园下意识地抱住了张横的胳膊,心情却是仍处于极度的激荡中。

    “月儿,别怕,有我在!”

    张横向她投去了一个充满自信的微笑。

    两人相互扶携着,亦步亦趋向内走去。

    越是向内,气温也越来越低,一股阴冷的气息,渐渐的弥漫了岩洞,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果然是极寒之地的气脉。”

    张横细细地感应着四周,脸色变得更加的凝重。

    他虽然也是第一次进入这山洞,但是,昨天的时候,他曾让灵犀暗中探察过。已是对这里有了一个粗略的了解。

    此刻,亲身与赵园园入内,更是真切地感受到了这里地脉地气的变化。

    向内进入了十几米,眼前陡地一阵模糊,似乎面前出现了一道无形的膜,让四周的一切产生了一种朦胧的感觉。

    “就是这里了!”

    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

    从当时灵犀所探察到的情况,这个岩洞内被当年的游天子大师,布置了一个极其强大的风水阵,甚至连灵犀也无法突破,不得不止步。

    此刻,面前出现的这一朦胧的影像,正是已到了风水阵的所在。

    “月儿,又得要你出手了。”

    心中想着,张横转向了身边的赵园园。

    “哦,猫哥,我应该怎么办?”

    赵园园也感应到了眼前似乎有什么东西阻隔了自己前进的道路,只是,她对此莫名其妙,现在更是完全依赖于张横。

    对于她来说,因为有张横的相伴,原本的惊惶和恐惧,已不知不觉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在感觉上,身边的这个男子就是她的依靠。有他在,赵园园的心里无比的踏实。

    “嗯,伸出你的手来!”

    张横微笑着望着赵园园。

    “好的!”

    赵园园很乖巧地伸出了手。张横握住她的胳膊,把她的手,向着前面那层无形的膜推去。

    卟!

    一声轻响,四周空间陡地荡起了一圈圈奇异的涟漪,面前的那层朦胧的感觉,刹那消失了。

    “可以了!”

    张横不由眼眸一亮。

    当年游天子布置在此的风水阵,只有溶合此地气脉的赵家子弟才可以化解。

    此刻,赵园园一伸手,这里的屏障就自动消失。

    “呃,猫哥,这是怎么回事?”

    赵园园望望四周,俏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此时此刻,眼前的情形已完全不一样了,虽然仍是在岩洞中,但是,面前是一条修砌整齐的通道,脚下也没有了溪水,仿佛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两人已进入了另一处洞穴。

    这样的情形,如何不让赵园园惊诧莫名?

    “月儿,我们已进入了你家祖坟的内部。”

    张横一脸的欣然。

    他自然清楚,眼前情形的变化,正是因为赵园园化解了布置在洞口的那个风水阵,让他们进入了里面,这才会与先前看到的情形不一样。

    这完全是因为,先前是被那个奇异的风水阵隔绝了。

    细细地观察着四周,张横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心中不禁暗赞了一声:“好一个布置,看来,当年为赵家点这处风水宝地的游天子大师,绝对是位高人。”

    此处的通道,应该只是进入墓地的外围,但是,张横已感受到了这里气脉的浓郁。

    举目望去,可以看到,四周的洞壁上,竟然结满了蓝汪汪的晶体,一股彻骨的冰寒,直透而来。

    这些蓝色的晶体,正是集聚了此地的极寒地脉之气凝成,可以说是地脉之气的精华。

    现在,张横算是真正的明白了,此处地脉之气的属性,果然是极其罕见的极寒地气。

    地脉之气,一般按五行属性,有金,木,水,火土五种。但是,比较特殊的却还有极冷和极寒这两种极端属性。只不过,极寒和极热这两种极端属性,比较稀罕。

    尤其是奥岛这样的一块小地方,本身就是属于海中的岛屿,在此能凝聚出一片极寒之地的气脉,确实是难能可贵。

    这也就怪不得,赵家的祖坟在占居了此地的气运后,能成为奥岛的巨头。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处风水宝地是极寒属性,所以,当年的游天子,才要在此布置风水阵,把这里的地脉地气汇聚起来,以防地气散逸,从而影响了此处的风水。

    “好美,猫哥,这些蓝色的晶体是什么?”

    赵园园美眸灼灼地望着四周,她也被眼前这美伦美焕的奇异晶体给吸引住了。

    “嗯,这些是你们祖坟地脉地气凝聚的精华。”

    张横答道,目光转向了赵园园,脸上露出了关切之色:“月儿,你有什么感觉?”

    “我感觉很舒服,好象身体里有一丝丝奇异的凉气在灌入,让我浑身都舒坦无比。”

    赵园园俏脸上露出了欣然之色,满脸的好奇。

    “嗯,这就对了。”

    张横点头。

    对于任何人来说,要是进入了这里,必然会受到此处极寒气脉影响,甚至会刹那冻僵,乃至发生危险。

    这就是此处极寒地气的恐怖之处。

    就算是张横,修为达到三品初阶,又有赵园园鲜血所画的符篆保护,仍是感觉身体有丝丝的寒意直透而来。

    但是,因为赵园园血脉与此地的地气地脉相溶,又得她先祖血脉庇护,所以,她丝毫没有受到这里极寒地气的影响,反尔因为彼此相溶,让她的身体得到了滋养。

    明白了赵园园的状况,张横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对于极端属性的地气地脉,他以前也并没有遇到过,这是第一次。虽然从天巫传承中,知道了一些有关的信息,但毕竟还不敢完全肯定。

    不过,现在听了赵园园本身的感受,他却是完全可以放下心来了。

    正沉吟着,这个时候,突然背后背包里一振,一道银芒陡地闪过,刹那隐没在了通道中。

    “咦,这小东西怎么自己出来了?”

    张横一怔,神情却是猛地变得怪异起来。

    背包里闪出的银芒,正是灵犀。

    此刻,这小东西已是一头扎入了通道的深处,正畅快地在吸取这里极寒属性的地气。

    灵犀本是纯能量的存在,这极寒属性的地气,对于它来说,无疑就是大补之物。

    因此,感受到这里的气息,它不待张横招呼,自己就窜了出来。

    感应到灵犀的动作,张横放下了心,这小家伙有这机会,能吞噬此地的极端属性的地气,也算是它的造化,张横自然不会去阻止它。

    “嗯,月儿,那我们往里去看看吧!”

    稍稍停留,张横可没忘了,这次进入此地的目的,是要探察这里风水怎么会发生变化。

    现在,外围并无什么异常,那么,问题就在内部了。

    所以,他必须和赵园园一起,继续向内去察看。

    “嗯,猫哥!”

    赵园园乖巧地点点头,她现在对此地,已完全没有了恐惧之心。

    当下,两人沿着面前的通道,继续向里走去。

    但是,走过这条通道,前面的气场却是陡地混乱起来,洞壁上的蓝色晶体,也全部溶化了,地面上再次凝成了一条浅浅的小溪。

    不仅如此,一股灼热的气息,陡地传来,让张横猛然感觉象是一下子从冬天进入了夏季,竟然浑身有种被炙烤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的眼眸陡然暴缩,心中震动无比:“极寒地气,怎么会突然变成了极热地脉?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