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阴阳地脉
    岩洞内的地脉之气,突然由寒转热,这让张横大吃一惊。但是,他也立刻意识到,这里应该是出现了自己所不知的变化。

    “月儿,你跟在我后面,小心点!”

    嘱咐了赵园园一句,张横举步向前走去。

    拐过了一个弯,眼前豁然开朗,通道前面出现了一个洞穴,面积竟然有百多平米,在这山腹内,确实是让人感觉意外。

    但是,让张横心中感觉更加震惊的是:一进入这岩洞,那股冷热交溶的气场,陡地变得更加的暴乱,甚至冷热两股气流,隐隐地形成了一股暗流,在这洞穴内呼啸,发出呜呜的怪声,听起来让人心惊胆寒。

    “怎么会这样?”

    张横的眼眸一凝,细细地打量起了四周。

    立刻,借着手电光的光芒,他终于看清了这洞穴内的情形。

    洞穴很空旷,四壁显然是经过了人工的雕凿,有着修整的痕迹。

    离张横进来的通道大约十几米左右,他又发现了另一条通道。

    这显然应该是另一个洞穴的入口。

    此处小山山顶的岩壁,有两个岩洞,这才会组成犀牛头上的鼻息流,这两个岩洞相当于是犀牛的两个鼻孔。

    张横刚才与赵园园是从左边的洞口进来,此刻,到了底部,却是两个岩洞汇合在了一起。

    再看这洞穴,在它的中央,有两个方圆在一米左右的石台,上面放着两个骨灰盒。除此之外,洞穴内再无他物。

    抬头向上,却可以看到,在上方洞壁上,垂下了几根石笋,形成了一个圆形,正好把下面的两个放骨灰的石台围绕在中间。

    “怎么会有两个骨灰盒?”

    张横的心里咯噔一下,这回是更加的狐疑了。

    要知道,从赵禀渊他们口中得知,这处岩洞内,当年那位游天子大师,只为赵老太爷一人,点了此处的风水宝穴。

    这也就是说,这里葬的只有赵家老太爷一具尸骨。

    可是,眼前这处洞穴内,竟然放着两个骨灰盒,这岂不是说,这里埋了两人吗?

    一时间,张横还真有些猜不透其中的内幕了。

    难道在此之后,还有人偷偷地把谁的骨灰葬入了这里?

    张横又惊又疑,却那里还会迟疑,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已然开启,再次对四周细细地洞察起来。

    顿时,张横发现了这里更多奇异的布置。

    “五行聚灵风水阵!”

    张横的目光落在了上方那垂下的几根石笋上,心头又是一震。

    垂下的石笋一共是五根,大小粗细相仿,形成了一个圆圈。

    这看起来似是天然形成的石笋,张横却是看出了它的奇异之处,因为,这五根石笋,竟然形成了一个非常奇特的五行聚灵风水阵。

    只是,让张横奇怪的是:这五根石笋,其中的一根竟然缺损了老大的一块,似乎曾遭到过破坏。

    “这……”

    望着那根缺损的石笋,张横心里咯噔一下,嘴中更是喃喃着道:“五行聚灵子裔根,一寸一息岂能损?”

    他所念道的,正是天巫传承中关于墓穴中布置五行聚灵阵中的一些禁忌。

    意思是说,布置在墓穴中的五行聚灵阵,与其他地方有着特别不同的含意,因为,墓穴中的五行聚灵阵,是代表着墓穴主人后代子孙。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布置是绝不能有任何的损害,否则,会对墓主人的后代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然而,现在这组成五行聚灵阵的五根石笋,竟然有一根出现了破损,这岂不是说……

    张横的心里陡地想到了什么,猛然似是明白了一件事。

    不过,他此刻也无遐细纠这些,目光又落在了那两个放置骨灰盒的石台上。

    细细感应,张横更是看出了它的与众不同。

    “阴阳两仪风水阵。”

    张横喃喃着,神情变得古怪无比。

    仅仅只是这么小的一片地方,竟然就布置了两个极其高明的风水阵。

    那么,这里当年的游天子大师,他为什么要如此的化尽心思?

    更重要的是:两个骨灰盒,就放在阴阳两仪风水阵的一阴一阳两处风水阵眼上。

    从这一点来判断,这两个骨灰盒,绝对不是有人偷偷放上去的,而是在当年风水阵布置好后,就放在了上面。

    可是,明明只埋了一人,为什么就会有两个骨灰盒呢?

    张横的心中还是有些疑惑不解。

    然而,当他的天巫之眼细细地洞察起那两个骨灰盒的时候,他的神情再次剧变:“天啊,这竟然是一个人的骨灰,是把一个人的骨灰分成了两份,分别放置在了阴阳两仪风水阵的阴阳阵眼上。”

    “这究竟是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张横这回是真的震惊了。

    要知道,在一般情况下,除了水葬或天葬等特殊的葬法,一个人的骨灰,是绝不可以分开来葬。

    一旦分开来葬,就相当于是把此人的尸骨拆散,所导至的结果就是,会让分开入葬之人,神魂分散,无法入轮回。

    尸骨是人死后三魂六魄依附的根本,骨灰也是如此。不完整的尸骨或骨灰,就是把此人的三魂六魄硬生生地分了开来,根本无法凝聚,从而被永远拘禁在此地。

    按照赵禀渊他们的说法,葬在此处的骨灰就是他们的爷爷赵老太爷,是当年游天子大师特意为他点的穴。

    但是,既然是游天子这样的大师点的穴,又有他亲自布置的风水局,怎么就会把赵老太爷的骨灰分成两份,葬在此处?

    这完全是把赵老太爷的神魂拘禁在此,不得轮回。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一时间还真被眼前洞察到的情形给惊呆了。

    “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蹊跷?”

    张横心中寻思着,再次细细地观察起了四周。

    洞穴很空旷,除了上方的石笋和那两个石台上的骨灰盒外,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但是,站在这洞穴中,那冷热交汇的气流,却是狂暴无比,纵然是张横身上有赵园园鲜血所画的符篆,仍然感受到难以忍受。

    循着冷热交汇的气流,张横走向了旁边那个通道的入口。

    陡地,张横的身形一滞,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原来这极热的地气是从这个通道中散发出来的!”

    张横心头大震,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难道,难道这犀牛鼻息的风水格局,并不是简单的极寒属性,而是极寒与极热双属性形成的一个阴阳局?否则,这边的通道,怎么会散发出如此极热的地气?”

    张横心中隐隐的已有了一个概念,连忙超凡视野向那通道探察了过去。

    当时在岩洞外的时候,张横曾对代表犀牛鼻息的两个鼻孔都进行过探察。只是因为,这两个岩洞中都被布置了风水阵,隔绝了思感的入内,才无法窥探其中的奥秘。

    此刻,身在洞内,此处的地脉地气已完全呈现在了他的感应中。

    “果然是这样!”

    细细地感应着四周,渐渐的,张横的眼眸亮了起来,神情也变得难以喻意:“好一个游天子大师,果然是一代风水界的高人。”

    张横终于窥透了此地地脉地气的奥秘。

    一直以来,张横以为,这处犀牛鼻息所在的风水格局,是极寒地气。但是,事实并不是如此,从现在探察的情况来看,这里竟然是一处极其罕见的极寒极热交汇的阴阳格之地。

    自己和赵园园进来的左边岩洞,正是极寒地气汇集之地,而右边的岩洞,却完全相反,是一处极热之地的地气汇集之处。

    极寒和极热,一阴一阳,在此处汇聚。本来,这样的地方,是不宜做为一个安葬之处。因为,阴阳之气,会随着四季的变化,不断地此起彼伏。如果葬在此处,就相当于是让入葬之人,经受冷热交替的煎熬。

    但是,当年的游天子大师,不愧是此中高人,却是利用风水布置,改变了这一缺陷。

    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洞顶五根石笋组成的五行聚灵风水阵,以及放置两个骨灰的阴阳两仪风水阵,正好把阴阳之气平衡,让这原本会有阴阳交替的极寒极热地气,变成了最平和的阴阳平衡之局。

    从而,化腐朽为神奇,把此处原本不宜做为埋葬之地的格局,硬生生地改变成了一处风水宝穴。

    现在,张横也算是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赵老太爷的骨灰会分成两分,要分别放置在阴阳两仪风水阵的阴阳阵眼上,这完全就是为了能吸取这阴阳平衡局风水的气运。

    “看来,当年赵老太爷临死前,也已是得知了这处风水宝地的特殊性,并心甘情愿死后骨灰分成两份。”

    张横微微沉吟,已是了然。

    骨灰分成两分,这是必须主人生前同意,否则,死后神魂不聚,就会产生极大的怨气。要是那样,此地纵然是风水宝地,也会因为主人的怨气,而遗祸子孙。

    现在,赵家受此地祖坟气运多年,一直能鼎兴不衰,这就说明,赵老太爷并无怨气。

    这自然就证明,当年赵老太爷临死前,已是明白了此地的情况,并且心甘情愿在死后神魂禁固于此,不得轮回。

    心中想着,张横不禁有些感慨。当年赵老太爷,为赵家今后能兴旺发达,确实也是不惜一切。

    不过,这世上毕竟没有长兴不衰的事物,风水也是一样。赵老太爷虽然为了子孙不惜一切,但是,此地的风水,却终究是在如今,出现了破败。

    由于地脉的变动,前面那座小山在发生泥石流的时候,确实是震动到了此处原本游天子大师布置的风水局,让这里处于阴阳平衡的阴阳局,遭到了破坏。

    张横可以看到,放置骨灰盒的那两个石台,下面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这正是地脉遭到震动所引起。而这出现的裂痕,也让这里的阴阳两仪风水阵被破坏,力量大大的减弱。从而让原本平衡的阴阳局失效。

    这正是此处洞穴内,冷热气流狂暴的原因,完全就是因为阴阳平衡已遭到破坏的原故。

    “那么,现在该如何来修正赵家此处的风水格局呢?”

    终于弄明白了此处风水破败的原因,张横沉吟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女子的尖叫传来:“啊!”

    张横陡惊,猛然回头:“月儿,你怎么了?”

    但是,当他转过头来,看到赵园园的情形,却是脸色骤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