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 十二地支捆仙阵
    张横确实是被赵园园此刻的变化给吓着了。

    只见,赵园园全身如同筛糠般在颤抖,一张俏脸,更是铁青一片,似乎是陷入了一种极度的痛苦中。

    “不好,是得普那家伙在搞鬼!”

    望着赵园园,张横浑身剧震,心中更是大凛:“是那老家伙的本命降瘟,想控制月儿!”

    不错,张横立刻觉察到了赵园园的异常。

    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中,他可以清晰地看到,此时此刻的赵园园,头顶的本命气运中,一个诡异的身形已占据了那里,隐隐地现出了一张狰狞的鬼脸。

    这张鬼脸,正是张横曾在得普头顶三花聚顶中,看到过的他的本命降瘟。

    不仅如此,再看赵园园的眼瞳,也完全不同了,早已没有了原先的灵动和明媚,反尔是多了一抹阴森森的怨毒和冰冷。

    这正是被邪物附身的体现。

    在民间,许多人被鬼上身后,眼睛就会发生变化,变成完全与本人不同的眼神。

    赵园园的情况就是如此,她现在被得普的本命降瘟侵蚀,已渐渐地替代了她本人的意志,这才会现出这样的异相。

    “这老家伙想干什么?”

    张横心中大凛。

    他当然知道,当时赵园园进入岩洞探察的时候,得普对她施了秘法,把他本身的本命降瘟附在了赵园园身上。

    这是因为,得普受此地风水阵以及地脉地气影响,不能亲自入内探察,必须得借助赵园园,来观察其中的情形。

    只是,张横怎么也没想到,得普此刻却会要以本命降瘟,强行占据赵园园的身体。他这样做,意图何在?

    心中惊疑不定,张横却那里还会迟疑,手指陡地一点:“伏以点星,七星镇魂!”

    嗡!

    空间微漾,星芒暗逸,手腕上的伏以神尺已赫然化形,点点的星光闪烁,刹那笼罩住了赵园园。

    张横可不能让得普的本命降瘟来控制赵园园。对于降瘟,张横的了解并不多,这种阴毒的玩意,要是战据了赵园园的身体,真不知会发生什么后果。

    嗤啦,嗤啦!

    被星光笼罩,依附在赵园园身上的降瘟,陡地全身血雾暴腾,一阵凄厉的尖啸也刹那响彻。

    “啊!”

    下一刻,赵园园嘴里猛然发出了一声似是鬼哭狼嚎的怪叫,双手抱头,整个人都在抽搐。

    但是,她的眼神却猛地变得冰冷无比,怨毒地瞪住了张横。

    “去死!”

    一声嘶哑如同厉鬼的尖叫,赵园园张牙舞爪着,就朝张横扑了过来。

    。

    此时此刻的赵园园,已完全没有了先前的优雅和雍荣,她脸色铁青,双眸冰冷,十指的指甲,竟然已长出了数寸的长短,形如厉鬼,形象实在是恐怖之极。

    “月儿!”

    张横大骇,心头震惊无比。

    他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七星镇魂,并没有把得普的本命降瘟给镇摄住,反尔是让那鬼玩意凶性大发。

    现在,那东西已完全占据了赵园园的身体,正借她的身体,朝自己发出了攻击。

    嗤嗤嗤!

    阴风骤起,劲气横逸,赵园园尖尖的十指,如同是十把匕首,发出尖啸,就朝着张横狂抓过来。

    不仅如此,赵园园的身形,如同鬼魅般完全不可捉摸,速度之快,简直是不可思议,身形闪动间,仿如是一条幻影。只是眨眼的功夫,已是向张横发出了十数招狠辣的攻击。

    嗤啦!

    张横虽然有所防备,但仍是被她这样突然的变化,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顿时,一个避让稍慢,脸上已是被她尖尖的十指,划出了十道血痕,刹那间血流如注。

    “好个老家伙,看来这是想要哥们的命!”

    张横急速暴退,心中一团邪火已是轰然燃炽。

    从此刻得普本命降瘟附身于赵园园的情况,张横已深深地感受到了杀机。

    这也就是说,此刻,得普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命。

    “小子,这回看你怎么死!”

    岩洞外,得普的神情变得狰狞无比,眼眸里更是闪起了一抹阴厉的狠色。

    他确实已是对张横动了杀机。不仅是因为当日张横曾让他当众出丑,更是因为,张横这次竟然陪着赵园园进入了岩洞内。

    要知道,曹宇虽然离开了这里,但是,他对这里发生的一切,仍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就在张横陪赵园园入洞的时候,赵正东已是把情况打电话告诉了他。

    这让曹宇顿时羞怒交加,他还真没想到,张横竟然愿意陪赵园园入内。

    问题在于:张横的这一举动,无疑就是在打他的脸。更是让他蒙羞。

    不是吗?赵园园可是他即将订婚的未婚妻。现在,他这个正宗的未婚夫临阵逃离,而张横这个不明不白的人,却陪着赵园园进去了。

    这事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好说不好听。

    曹宇那个羞那个恼,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打了个电话给得普,要让得普解决张横。

    得普本就对张横怀恨在心,得到曹宇的指示,那里还会客气,这才会立刻利用本命降瘟,控制赵园园,向张横发动了攻击。

    此刻,感应着本命降瘟传来的影像,得普的心中发出了冷笑:“小子,跟本师斗,那就让你走不出这片坟穴。”

    “月儿,月儿,我是猫哥,你清醒清醒!”

    眼见赵园园状若疯狂,张横又惊又急,不由连连呼唤,想把赵园园唤醒。

    但是,此刻他却是束手束脚,根本不敢还手,只有挨打的份。

    貌似降瘟控制住赵园园的身体,张横若是还击,伤害的就是赵园园的身体。张横岂能做这样的事?

    急急地呼唤了半天,赵园园却丝毫没有反应,反尔是攻击更见凌厉。

    她现在的意识完全被降瘟所替代,所有的一切行为,已不受她操控。

    “这样可不行!”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心中焦急无比:“若是照这样下去,不说自己终将会被伤到,只怕时间一长,月儿所受到的伤害也是不可估量。”

    一念及此,张横那里还能容忍这样的情形再继续下去。

    “月儿,对不起了!”

    张横心中暗自念道了一句,拼着硬挨赵园园的一记狠招,胸口被狠狠地抓了一爪。

    怦!

    本命降瘟的力量,相当于是得普本身的修为,这一爪确实是够狠,抓得张横胸口的魑魅铠甲,都被撕裂了一大片,整个人更是怦地飞出了数米之外。

    张横借这一爪之力,再次向后狂跃,总算脱离了赵园园的攻击范围。

    “天巫叱令,祖巫借法!”

    强忍胸口直欲喷出来的一口鲜血,张横怒喝,手指轰然一指。

    陡地,十二巫祖幡轰然怒舞,刹那浮飘在了空中:“十二地支捆仙阵!”

    嗡!

    空间振荡,雾气翻滚,刹那笼罩住了赵园园,一股奇异的力量,也陡地把她给凝固在了当场。

    赵园园的身形一滞,猛然僵在了那儿。但是,她那怨毒的眼神,却死死地瞪着张横,神情狰狞之极。

    “对不起,月儿!”

    见十二地支捆仙阵,终于把她困住,张横松了口气。

    然而,望着眼前的赵园园,张横的脸色却是变得无比的难看。

    现在的赵园园,完全与降瘟溶为一体,自己虽然困住了她,但要把降瘟从她体内逼出来,却是件无比困难的事。

    可是,若不把降瘟从她体内逼出,时间一长,赵园园的神魂必浆受到伤害。

    这可怎么办?这到底该怎么办?张横急得直皱眉。

    “小子,想不到你身上竟然有这么多宝贝!”

    岩洞外,得普神情阴厉无比。他也没有想到,张横竟然可以困住他的本命降瘟。

    不过,他的本命降瘟,可不是普通的鬼魅。

    要知道,降头师的本命降瘟,是他性命交修的最强降头,每一种本命降瘟,都有着它独特的秘法。

    陡地,得普一咬牙,猛然咬破了舌尖,一口精血就喷了出来。

    与此同时,他口中念念有词,一段扭涩而怪异的音节刹那响彻。

    嗡!

    顿时,得普整个人腾起了一阵淡淡的黑雾,身形在这一刻也似乎变得虚幻起来。

    “啊,得普大师这是怎么了?”

    四周,所有赵家人看到这一幕情形,个个震惊:“难道里面出现了什么不可预测的危险?”

    赵家人自然不知道,得普现在是在全力对付张横,是与他在隔空斗法。还以为这是得普发现了岩洞内有什么变故,正在施展某种神奇的术法。

    一想到进入洞里的赵园园,赵家人顿时一个个为她担心起来。

    咔咔咔!

    岩洞内,被十二巫祖幡困住的赵园园,陡地眼眸中闪起了妖异的光芒。一股极度阴森,极度冰寒的气息,也猛然暴涨起来。

    得到外面得普的秘法加持,他的这只本命降瘟,力量陡然数倍暴涨,竟然已隐隐地要挣脱十二地支捆仙阵的束缚,重新脱阵而出。

    “不行,绝不能再让这东西逃脱出来。”

    张横大凛,脸色难看无比:“一定得把这玩意给困住,把它从月儿身上逼出去。”

    张横思念电转,汗珠却是从额头上滚滚地滴了下来。翻遍脑海中所有的术法,他竟然找不到可以逼迫这诡异降瘟的方法。

    正当张横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在这个时候,岩洞内陡地一阵呜呜怪啸,原本暴乱的阴阳交汇的寒热气流,不知怎么的,突然轰地一下狂暴起来。

    刹那,整个岩洞内呜呜怪啸大作,一股极度可怕的冷热气流,如同是风暴一样,轰隆隆地卷袭全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