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 附体
    轰!

    气爆横逸,空间振荡,岩洞内变得暴乱一片。

    “不好,不能让月儿被伤着了。”

    张横大惊,正准备用身体来挡住那狂暴的气流。但是,他的身形陡然一滞,神情也猛地变得怪异无比。

    不错,他突然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正在拼命挣脱捆仙阵的那只降瘟,陡然神情中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原本已从阵势中挣脱的身形,也一下子缩了回去。

    “哈哈,我怎么忘了,鬼祟之物,最惧阴阳之气。”

    张横一怔,续尔狂喜不以:“这回,看你这鬼东西怎么死!”

    降瘟的突然退缩,让张横猛地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突然想到了对付这鬼东西的办法。

    阴阳二气,乃是这天下最极端的属性,对于任何邪祟鬼物来说,那就如同是水火一样,对它们都具有极大的伤害。

    眼前的降瘟虽然力量强大,但是,它仍是邪祟的一种,本质上,对阴阳之气仍是充满了恐惧。所以,才会在岩洞内阴阳气流暴乱的时候,本能地缩回了阵中,宁愿被阵势困住,也不愿面对阴阳气流的冲击。

    一念及此,张横那里还会犹豫,立刻拿出了紫金法杖。

    “巫神庇佑,阴阳小乾坤!”

    张横低喝,手指轰然一指。

    刹那,紫金法杖光芒大作,一个奇异的八卦虚影,赫然浮突在了法杖的上方。

    嗡嗡嗡!

    八卦怒旋,光芒暴逸,四周暴乱的阴阳二气,顿时滚滚被吸入其中。

    渐渐的,八卦的虚影中,阴阳二极的所在,突然幻化出了一轮月亮和一轮太阳的幻影。日月交辉,情形实在是璀灿之极。

    阴阳二气对于张横来说,也是无法操控。但是,利用紫金法杖这件当年巫神所用的圣器,却可以把它们转化为最纯萃的极阴和极阳这两种力量。

    嗤嗤嗤!

    八卦中的月辉和日光陡地照射到了赵园园身上,她全身笼罩的那层血色雾气,猛然如同是沸汤泼雪,嗤嗤嗤地鼎沸起来。

    赵园园嘴中发出了凄厉的尖啸,那张狰狞的脸上,也露出了极度恐怖的神色。

    她现在完全被降瘟占据了身体,阴阳二气的力量,却如同是火烧火燎一般,正炙烤着降瘟,让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反尔是赵园园,她因为血脉与此地地气相溶,又得到赵家祖坟气运的庇护,却是丝毫不会受到影响。而这,也正是张横可以利用此地阴阳二气,来对付降瘟,逼迫它离开赵园园身体的原因。

    “小子,老夫与你拼了!”

    岩洞外,得普浑身剧震,陡地又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不过,这回却不是为了施展秘法,而是本命降瘟受阴阳二气炙烤,让他也同样受到了影响。

    要知道,所谓本命降瘟,那是与降头师一体同命,两者之间,同生共死。要是他的本命降瘟受到重创,他也绝对不会好过。

    此刻,感受到岩洞内的情形,得普惊怒交加。

    他也是没有想到,岩洞内的地脉地气乃是极其罕见的阴阳局,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张横竟然利用此地的阴阳二气,来攻击它的降瘟。

    但是,这却正是他本命降瘟的克星。

    如果换了其他地方,纵然是受阴阳二气侵蚀,得普也不会太畏惧。毕竟,阴阳二气的转化,极其的困难,一般情况下,就算有人能操控阴阳二气,也绝对无法维持多久。

    然而,此地乃阴阳二气的奇特地脉,阴阳二气源源不绝,若是这样下去,只怕他得普的本命降瘟,必将被炼化成灰烬。

    到时,得普也必然会受其影响,一命呜乎。

    “摄魂铃,摧命鼓!”

    得普嘶哑地怪叫,手指陡地一指。

    叮叮当当,咚咚咚!

    站在他身后的两名少女随从,她们手中的那件紫金铃当和手鼓,猛地脱离了两人之手,飞到了得普的头顶,自行敲响了起来。

    顿时,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刹那弥漫开来,如同是波浪一样,一波急于一波,一浪高过一浪地向岩洞内冲去。

    摄魂铃和摧命鼓是得普的两件法器,是他当年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一处古墓所得,乃是古时一位降头师遗留之物。

    它们被得普得到后,经过这些年的粹炼,他已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此刻,面临生死危机,得普那里还会犹豫,终于祭起了这两件法器,他这是要与张横拼命。

    轰隆隆!

    大地振动,山崖摇晃,这一刻,随着得普的动作,整座小山都猛烈振动起来,似乎是发生了地震。

    “啊,得普大师,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

    四周的赵家人,个个骇然,人人震憾。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变故,得普大师在此时做法,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危机。

    那么,岩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要让得普大师如此大动干戈?

    赵家人一时间尽皆惊惶之极。

    但是,得普此刻却那里会理会他们,他与张横的隔空一战,已到了最紧要的关头。

    当当当!咚咚咚!

    岩洞内,此时此刻的情形更见暴乱,空间响彻了震耳欲聋的铃声和鼓声,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却如同是汹涌的怒浪,一**地冲击向张横。

    张横的神情中现出了痛苦之色。

    得普的摄魂铃和摧命鼓,都是直接攻击神魂的奇异法器,那诡异的铃声和鼓声,如同是声声敲响在了张横的心神上,让他头痛欲裂,意识中更是幻像迭起,几欲昏觉。

    “镇海印!”

    张横大喝,陡然再次暴吼,手指轰然一指,一枚金光闪闪的大印刹那悬浮到了头顶。

    光凭意志,根本无法抗拒摄魂铃和摧命鼓的侵蚀,不过,现在的张横,身上藏着拽着的玩意可是不少,他立刻祭起了镇海印。

    这枚得自禹王宫的镇海印,除了能对江河水脉有镇压作用,还具有镇摄神魂的奇异力量,正好对付摄魂铃和摧命鼓。

    嗡嗡嗡!

    金光大耀,空间振荡,镇海印现形,顿时在张横身周形成了一圈奇异的金色光暮,把他笼罩在了其中。

    那一**冲击向张横的铃声和鼓声,也立刻被光暮所阻挡,对张横的影响,刹那减弱到了最小的程度。

    “老家伙,去死!”

    心神恢复,张横怒喝,就准备全力对付被困在捆仙阵中的降瘟。

    然而,嗤啦一声暴响,正被阴阳二气炙烤的降瘟,却在这一刻陡地脱离了赵园园的身体,猛地化为了一道血光,向着洞外狂彪而去。

    得普利用摄魂铃和摧命鼓攻击张横,就是为了能让他被困住的降瘟逃脱。就在张横分神祭起镇海印的刹那,他趁机驱使降瘟,离开了赵园园的身体,拼命地向洞外逃逸而去。

    “那里走!”

    张横此刻已是怒火燃炽,他那肯就此放过这诡玩意,手指一指,就欲再次启动十二地支捆仙阵,把降瘟困住。

    但是,他的阵势还没形成,站在那里的赵园园却是啊的一声,身体直挺挺地就摔倒在了地上。

    “啊,月儿!”

    张横大吃一惊,却那里还顾得上其他,连忙一步窜到了赵园园身边,检查起了她的状况。

    对付降瘟虽然重要,但是比起赵园园,却也就无足轻重了。张横今天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赵园园,他自然不能不顾及她的安危。

    轻轻地揽住了赵园园,张横细细地探察起了她的情况。

    此时此刻的赵园园,双目紧闭,脸色惨白,已是陷入了深深的昏迷。

    “该死的老家伙!”

    张横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赵园园的神魂,因为刚才被得普的本命降瘟附体,已是受到了损伤,所以,这才会陷入昏迷。

    幸好,她得到此处地脉地气的溶合,又有赵家先祖祖荫的护佑,这才让她的神魂仅仅只是受创。否则,情况不堪设想。

    明白了赵园园的情况,张横那敢迟疑,连忙把她扶到了洞壁边,让她靠着洞壁坐下。

    手一挥,十二面巫祖幡刹那绕着两人悬浮起来,一团雾气,也陡地笼罩住了他们。

    张横可不敢大意,生怕自己替赵园园治疗的时候,得普那老家伙又会暗中搞鬼,所以,在四周用十二巫祖幡布置了一个阵势。

    “对不起了,月儿!”

    做完了这些,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赵园园脸上:“你的三魂错位,我必须给你复原。所以……”

    张横没有再说下去,但双手却没有再犹豫,已解起了赵园园身上的衣物。

    赵园园被降瘟附体,三魂硬生生被逼迫离体,现在,张横就是要把她的三魂归原。

    只是,人的三魂在人体头顶的天灵穴,以及胸口膻中穴和小腹丹田中。

    这三处位置,尤其是胸口的膻中和小腹的丹田,正是女孩子最**的部位。貌似膻中就是**之间,而丹田更是在脐下三寸,完全靠近了私秘处。

    在这几个部位动作,确实是好说不好听。

    不过,此刻情况紧急,张横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一切都是以赵园园的生命安危为重点。

    所以,他咬咬牙,开始清除赵园园身上的衣服。

    不一会儿,赵园园的衣服已被他脱了下来,赵园园上半身的娇躯,已完全呈现在了他的眼前。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