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 梁子
    面对赵园园半裸的娇躯,张横不禁呼息一滞。不过,他总算没忘了自己要干什么,强自压抑住心头的那种燥动,双手急舞,一手捏着柳木针,一手拿着桃木针,在赵园园身上刻划起来。

    有过曾经为马萍儿收魂的经历,张横如今是得心应手,手中柳木和桃木针运行如飞,只是一会儿功夫,已是在赵园园眉心天灵刻划了一个聚魂符。

    嗡!

    一缕暗芒闪过,游逸在空中的天魂,刹那被吸引,已归入了赵园园的天灵中。

    “成了!”

    天巫之眼洞察到这一情形,张横暗中松了口气,却那敢迟疑,立刻在她胸口的膻中动作起来。

    只是,膻中所在的位置,全是赵园园最敏感的地方,随着张横的动作,她的娇躯不禁微微地颤抖起来,嘴中也发出了一阵阵如梦呓般的声音。

    这让张横那强行压抑的燥动,再次轰然高涨。

    幸好,他脑袋瓜子里不是浆糊,知道此刻不能有丝毫的松懈,所以,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终于,当膻中的地魂归位,张横身上的衣衫已是被汗浸透。不是真元消耗过甚,而是大部分精力用在了压制自己心中的那份**上。

    人魂所在的丹田部位,刻划符篆真是要了老命。张横几难控制自己。

    最后,他还是凭着心中那份强烈的执念,这才没有出任何的差错。

    怦!

    当最后一笔刻划上去,赵园园娇躯剧震,陡地有了反应,她猛然睁开了眼来。

    立刻,赵园园看到了眼前旖旎的一幕,貌似此时此刻,她半裸着身体,正赤条条地面对着张横。

    “啊!”

    赵园园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整个人都被眼前的情形给惊呆了。

    “月儿,对不起,我这是在给你疗伤。”

    张横纵然是自认脸皮比麻袋也薄不了多少,此时面对一脸惊惶的赵园园,却也是尴尬无比,他连忙解释道。

    “猫哥!”

    刹那的震惊,赵园园也总算回过了神来,她猛地记起了昏迷前的一些事,顿时明白了张横所说的话是真的。

    但是,让她一个清白的女儿家,赤条条地面对一个大男人,却仍是让她感觉娇羞无比。纵然张横是她的蓝颜知己,心中对他有着一份特别的情感,此时此刻的赵园园,仍是感觉羞得无地自容。

    一时间,赵园园羞涩难当,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

    “月儿,现在没事了。”

    张横转过了身去:“你先把衣服穿好吧!”

    一阵西西索索的声响,赵园园总算回过了神,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胡乱地把衣服穿好。

    好半天,听听身后没有再有声响,张横这才再次转过了身来。

    此刻,赵园园已胡乱地穿上了衣服,虽然身上还有些凌乱,但总算不是赤条条面对张横了。

    不过,她如今已是羞得难以自己,一个脑袋几乎垂到了胸口,恨不得把脸埋到衣领中去。

    “月儿,没事了,喝了这些基本就能恢复过来。”

    张横爱怜地望着赵园园,递过去了两个玉瓶。

    受降瘟附体,虽然三魂归位,但神魂却是非常的虚弱。张横那会犹豫,立刻拿出了极阴灵魄和太岁的浸泡液,给她疗伤。

    “猫哥,谢谢你!”

    赵园园羞涩地抬起头来,接过了那两个玉瓶,小心翼翼地喝了下去。

    极阴灵魄和太岁的浸泡液对神魂有滋养作用,赵园园喝下了这两个玉瓶的灵液,顿时感觉眼皮沉重起来。不一会儿,她身形一歪,已是靠在了洞壁上,呼呼睡了过去。

    “可怜的月儿!”

    望着赵园园,张横的心里充满了怜爱。

    微微沉吟,张横伸手把赵园园抱了起来,起身向洞外走去。

    如今,赵家祖坟的情况已明了,如何解决这里的风水问题,却是要与赵禀渊等赵家一众主事者商量后,才能做出决定。

    所以,张横自然也不愿再呆在这里,先把沉睡的赵园园送出去再说。

    走出洞穴,来到外面的那条通道,张横心念一动,就想把灵犀收回。

    但是,让他惊异的是:灵犀竟然没有回应,在这一刻失去了与他的联系。

    “这是怎么回事?那小家伙到哪里去了?”

    张横心中很是狐疑。

    要知道,灵犀本就溶入了他的一缕意念,自己完全可以凭此招唤它。

    但是,现在它竟然不听自己的招唤,这样的事实,还真是从所未有过。那么,这小家伙难道出了什么事?

    望望四周,细细地感应了一下,却仍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张横不由摇头:“看来,得暂时让它留在这里了,反正要化解这里的风水问题,还得再回来一趟,到时再找回它吧!”

    怀里的赵园园处于昏睡中,张横实在不愿让她再在这个地方多呆。所以,决定先出去再说,灵犀也只能让它暂时留在此处了。

    “得普大师,您怎么了?您不能走啊!”

    洞外,此时此刻却是乱成了一团,赵禀渊以及他的几位老兄弟,一个个满脸焦急,正在劝阻得普。

    但是,得普此刻却那里还愿留在此处,一甩袖,在两名少女随从的扶持下,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在走下小山山顶的时候,得普怨毒地回头望了一眼岩洞,神情狰狞无比,口中更是咬牙切齿:“小子,老夫与你誓不两立,今日之仇,老夫必会加倍还你。”

    虽然使用两件法器,把降头瘟从张横的阵势中挣脱了出来。但是,受到阴阳二气的炼化,得普的本命降瘟,受到了重创。

    刚才,从洞内逃遁而出的降头瘟,飞回来的时候,身形已是朦胧一片,原本凝实的身体,几乎都变成了虚影。

    这回,他的本命降瘟,是受到了重创,甚至连修为也几乎降了一阶。

    今天的暗中阴谋张横,可以说是偷鸡不成蚀了把米。

    得普心中那个火,那个恨,那个憋屈。但他现在也只有把这份怨恨埋在心里,他急着回去疗伤,那里还管得了赵家的什么风水问题。

    而且,他也害怕张横出来会报复他,所以,更是急着离开,那里会听赵家人的劝阻。

    望着得普匆匆离去,赵家人面面相觑,他们根本不清楚得普这是怎么了,也不明白,岩洞内的祖坟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得普这位大师,竟然半途不告而别。

    一时间,场中所有的人都是疑云重重,心中惊惶之极。

    “啊,张先生出来了,张先生出来了!”

    这个时候,突然岩洞的入口出,出现了张横的身影,许多人顿时惊呼起来。

    “啊,园园,园园怎么了?”

    赵园园的母亲和赵承山两人,看到自己的女儿被张横抱在怀里,似乎昏死了过去,两人顿时大惊,分开人群,向张横这边冲了过来。

    “园园,我可怜的女儿啊!”

    赵园园母亲一把扑到了张横面前,死命地搂住了赵园园,哭嚎起来。

    “呃,难道园园出事了?”

    其他的赵家一众子弟,却是脸色刹那变得怪异无比。

    赵园园被张横抱着走出来,让所有人顿时想到了当年赵正东父母的遭遇,以为赵园园这次也是出事了。

    “伯母,月儿她没事。”

    张横连忙道:“她只是太累了,昏睡了过去,醒来就好。”

    张横可不想把发生在岩洞里的事告诉赵家人,以免引起他们的惊慌,所以用了一个太累的理由唐塞。

    “啊,园园没事?”

    赵园园的母亲喜极而泣,一时间悲喜交加,难以自己。

    “张先生,到底怎么了?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

    赵禀渊等人也围了过来,一个个满脸狐疑地望向了张横:“为什么得普大师刚才在外面,又是作法,又是吐血,现在更是突然不辞而别。”

    赵禀渊他们心中充满了疑惑,有许多疑问想从张横这里得到解释。

    “赵老先生,里面确实是发生了点事。”

    张横神情肃然,不过,他目光望了望四周黑压压的一众百多号赵家人,却是没有再说话。

    “哦,那我们先回去再说。”

    赵禀渊立刻明白了张横的意思,连忙指挥人把赵园园接了过来,一边开始招呼众人下山。

    今天发生在赵家祖坟这片小山上的事,实在是有太多的疑问,赵禀渊他们现在也是迫不急待想弄清其中的原由。

    于是,一众赵家人,浩浩荡荡地下了山,向赵家的宅院而去。

    “张先生,我们赵家祖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到赵家,赵禀渊和几位老兄弟把张横请到了内堂,赵禀渊等人一个个目光炽烈地望向了张横,把心中无数的疑问问了出来:“还有,园园她到底怎么了?得普大师又是怎么回事?”

    “赵老先生,你们赵家祖坟确实是出了问题。”

    张横微微沉吟,神情变得肃然无比:“不过,要想解决这个风水问题之前,我还有一个疑问想要问赵老先生。”

    “张先生!”

    赵禀渊一怔,与几位老兄弟互望一眼,这才道:“只要是关系到我家祖坟,你有什么想知道的,老头儿我知无不言。”

    听了张横的话,赵禀渊他们都感觉到了似乎问题非常严重。但是,他们心中也有太多的疑问需要解答,此刻却是有些迫不急待。

    “赵老先生,恕我直言,我想知道的是关于赵老太爷生前的一些事。”

    张横目光变得凛冽起来:“确切地说,是想知道,他在生前,是否为他身后之事做过什么安排?”

    张横终于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