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子孙自有子孙福
    “张先生,当年老太爷生前只指定了游天子大师为他所点的宝穴。”

    赵禀渊不知张横为何要问这个问题,但是,他已意识到了这其中可能会有什么隐情,所以,还是把有关情况说了出来:“至于其他,他并无特别的交待。”

    “哦!”

    张横的眉毛又是一挑:“那么,他葬在坟里的骨灰,被分成了两份,分别葬在两个地方,不知此事赵老先生是否知道?”

    “啊,你说什么?”

    赵禀渊和他的几个老兄弟,如同是屁股被火烧了一样,猛地全部站了起来,个个脸现惊骇:“张先生,怎么会这样,老太爷的骨灰怎么可能会被分成两份?”

    赵禀渊和他的几位老兄弟,确实是被震憾了。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事。

    更重要的是:他们也听说过关于尸骨分开埋葬的害处。民间一直这样流传,一旦尸骨不全,或是分于两处,逝者就不能超生,不得入轮回。

    这岂不是说,他们赵家的老太爷,虽然葬于宝穴,但是,这些年来,一直是被拘禁在那里,无法超生吗?

    一念及此,如何不让几人震惊骇然?

    “赵老先生,我在你们祖坟内看到的情形就是这样!”

    看到赵禀渊兄弟这副神情,张横心中已可以断定,显然赵家几兄弟,确实是不知当年赵老太爷骨灰分别埋葬之事。

    当下,张横也不再隐瞒,把自己在岩洞内探察到的情形,向赵禀渊兄弟,详细地做了介绍,最后道:“当年的游天子大师,确实是位高人,他为你们赵家所选的祖坟乃是罕见的阴阳地脉。赵家有如今的辉煌,确实是受到了祖坟风水的护佑。”

    “只不过,现在因为那里的地脉地气发生了变化,这才让原本的阴阳局地气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从而对现在的赵家造成了冲刑。”

    张横尾尾而谈,神情变得肃然一片。

    “张先生,那是不是可以化解我们祖坟风水的冲刑?”

    赵禀渊和几位老兄弟的神情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一个个迫切地望向了张横。

    “化解自然是有办法。”

    张横微微点头:“不过,这还得看几位的意见。”

    “因为,要化解那里地脉的冲刑,有两种方法,一是仍然按先前的格局,把赵老太爷的骨灰埋于两处。”

    张横继续道:“另一种方法,却是把赵老太爷的骨灰收葬于一处。”

    “这两种方法,各有利敝。”

    张横目光望向了几人:“如果按原先之格局,见效也快,只要重新布置一个风水阵,理顺那里的阴阳地脉之气就行。赵家仍可得那里地脉地气之荫护。只是,赵老太爷的神魂,仍得被拘禁在那儿,不得超生。”

    “哦,另一种方法又是什么?”

    赵禀渊不禁问道。

    “第二种方法,自然就是把赵老太爷骨灰收于一处,但因为那里的地脉地气现在无比的暴乱,赵老太爷骨灰收于一起后,根本无法同时兼顾阴阳两处地脉的阵眼。因此,得把那里混乱的地脉地气暂时镇压,让它慢慢自行恢复。”

    “从这一点来说,第二种方法,见效会很慢,地脉地气的自行恢复,有可能是数年,也有可能是十数年。”

    张横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因此,在这地脉地气恢复的这些年里,赵家将无法得到此地祖坟气运的荫护。”

    “当然,这一方法最大的好处,就是能让赵老太爷神魂归体,得到超生,可入轮回。”

    张横说出了第二个方法的利弊,最后道:“所以,这两种方法,就要赵老先生你们拿主意,看愿意用那一种方法来化解那里的问题。”

    张横把最后的选择权交给了赵家这几位主事人。

    “原来是这样!”

    赵禀渊点点头,目光望向了几位老兄弟,几人尽皆点了点头,他这才又道:“张先生,此事事关重大,且容我们几位老兄弟好好商量。”

    “嗯!”

    张横轻嗯一声。

    他已把解决问题的方法说了出来,如何决定,全看赵家人怎么样来衡量这事了。

    于是,赵禀渊等几兄弟,向张横告了个罪,自行走向了另一间厅堂,去商议祖坟风水化解之事。

    张横也不着急,安然地坐在那儿喝茶。

    过了好半天,赵禀渊等几位老兄弟终于再次走了出来。

    “张先生,我们已有了决定。”

    赵禀渊向张横点了点头:“我们愿意用第二种方法来化解祖坟的问题。”

    “确定是第二种?”

    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目光变得炽烈起来。

    “是的,我们几位兄弟商量过了,就选第二种。”

    赵禀渊神情无比的坚定:“虽然张先生所说的第一种方法,可以最快地恢复那里的风水,但是,我们做为赵家子孙,岂能眼看老太爷神魂被拘,不得超生之苦?”

    说到这里,赵禀渊长长地叹了口气,脸现悲色:“当年老太爷入土,因为有游天子大师的嘱咐,坟地内的风水非常特殊,对普通人有很大的影响。因此,不允许我们赵家人送葬入内,当时,只是选中了正东他父母做为送葬之人。”

    “所以,老太爷那时是如何安葬,我们赵家之人确实是一无所知。”

    赵禀渊继续道:“而送葬的正东父母,也因为出来后,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他们两人在送葬时看到的情形,也就没有流传下来。”

    赵禀渊解释着,他这是在向张横说明,为何他们不知赵老太爷骨灰分开埋葬的原因。

    “不瞒张先生,如果我们当年就知道,老太爷是安排了自己身后骨灰分开埋葬,大家肯定不会同意。”

    赵禀渊神情变得炽烈起来:“就算是为了我们赵家今后的繁荣昌盛,我等也不能做出如此不孝之事,让老太爷不得轮回。”

    “所以,这次既然知道了此事,那自然不能再这样做。”

    说到这里,赵禀渊脸上现出了一抹决然之色,整个人也突然多了一抹威严:“我们赵家在奥岛拼搏这么多年,虽然说是得此地宝穴的风水荫护,但是,却也是我们赵家这几代人呕心沥血的结果。所以,老头儿倒是不信了,如果没有此地风水的荫护,我们赵家就会衰败。”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赵禀渊也认了,那只能说我们赵家后代子孙无能。”

    赵禀渊语气中多了一抹释然:“俗话说,子孙自有子孙福,老太爷为我们赵家付出了那么多,现在他老人家也该可以瞑目了。”

    “因此,张先生,我和几位老兄弟商量后决定,就采取第二种办法,也该让老太爷好好地安息了。”

    赵禀渊深深地向张横施了一礼:“此事就拜托张先生。”

    “是啊,此事就拜托张先生!”

    他身边的几位老兄弟,也是一个个神情肃然,向张横施了一礼道。

    “几位赵老先生,你们客气了,在下必全力而为。”

    张横点头,心中却也是无比的欣慰。

    他之所以一开始,就向赵禀渊等人,提出是否知道赵老太爷骨灰分开埋葬之事,这自然是有目的地。

    那就是凭此了解赵家人的心胸。

    不是吗?如果赵家是那种为了家族兴旺,不惜让老太爷骨灰分葬两处,不得超生的不孝之辈。

    那么,张横会从打心眼里看不起赵禀渊等人。

    不过,现在听了赵禀渊他们的决定,张横对几位老爷子,心中却是肃然起敬。

    要让赵禀渊他们做出这样的决定,显然几人也是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

    但是,他们终究是做出了选择,而这一选择,却也显示了赵禀渊能成为奥岛四大巨头之一的气魄。

    俗话说,一命二运三风水,从一个家族的兴旺来看,风水虽然重要,但却排在了第三位,关系到一个家族或一个人的兴衰,还有气运以及命理。

    这些虽然神秘而不可捉摸,但是,说到底,其实最最关键的仍是人。

    赵禀渊他们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显然就是明白了这个道理,只有对自己,对自己家族的子弟,有信心,才能把握整个家族的命脉,气运,才能让家族长兴不衰。

    否则,一味地依靠祖坟风水的祖荫护佑,总有一天,祖荫耗尽,赵家也就到了衰败的边缘。

    “对了,张先生,老头儿还有几个疑问,不知张先生可否为我们解惑。”

    稍稍沉吟,赵禀渊神情变得肃然起来:“不知得普大师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不辞而别?”

    赵禀渊他们,直到现在,仍是不知得普大师当时怪异的举动,此刻,祖坟风水问题已有了着落,他们自然是要把有关的事情都弄个清楚:“还有,园园她进洞后,怎么会昏迷,在洞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说到这里,赵禀渊脸现愁容:“不瞒张先生,当年老太爷入葬,赵正东父母两人被选中入洞。但事后,却是出了车祸。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这是他们两人受了那里的地脉地气影响。这让我们对正东一直怀着很深的愧疚。这次,园园入洞,又出现了昏迷的现象,那么,这是不是说,她也会受到当年正东父母同样的遭遇?”

    赵禀渊脸现迫切,把心中所有的疑问全部问了出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