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天意
    “赵老先生,得普的事,你们可以问月儿或是问曹公子。”

    张横可不愿在背后嚼舌头,以免被赵禀渊他们诟病,所以,让他们自己去问知情人。

    “是吗?”

    赵禀渊目光一凝,更是感觉到这事必然大有蹊跷。不过,张横既然不愿说,他也只好暂时把疑问闷在了心里。

    “至于月儿,她在洞里确实是出了点事,不过,却与那里的风水冲刑无关,全是得普搞的鬼。”

    说起此事,张横仍是有些愤愤不平,但他也不愿多说,只是提了一下,便把话题转到了别的事上:“有关当年赵正东父母出事,这事我也想说几句。”

    “事实上,赵正东父母出事,确实是受了那里风水的影响。”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但是,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是他们因为送葬而受到冲刑。而是那里的风水对你们赵家五兄弟中的老五,有很大的破败。”

    “啊,那里的风水对老五这一脉有害?”

    赵禀渊等人脸色大变。

    他们虽然不懂风水,但是,对于坟风的一些事,却也是听民间说的很多。

    一般情况下,一个坟地,即使是块能福泽子孙的宝地,但对于下一代来说,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好处,甚至有的能受益,有的却会受影响。

    奥岛就有一户人家,本是曾经奥岛的一名官员,生前请了一位风水师,为他选择了一块坟地。

    选好之后,那位风水师把实情告诉了那人,说是他选的这块坟地,风水极佳,可以让他后代子孙大富大贵,甚至可主掌一地,成为一方诸侯。

    只是,那处坟风的风水有一弊端,那就是子孙三代,老大达贵,老二却无后。

    意思是说,坟风主要荫泽的是三代子孙中的老大,而对排行老二的子孙,却是有影响,会让排行老二之人,无后代子裔。

    那人虽然感觉有些对不起后代中的老二,但是,为了能让家族兴旺发达,他最终还是同意了。

    等他过世后,葬于那块坟地。果然,不久之后,他的大孙子就飞黄腾达,最后成为了奥岛四巨头之一,曾孙中的老大,更是在回归之后,成为了其中一任的行政首脑。

    然而,当年那位风水师所说的另一件事,也完全验证了,他家后代子孙中,凡是排行老二之人,都是没有留下后裔。

    可以说,他家的情况,与当年那位风水师所断的几乎没有差别。

    做为同是奥岛四大巨头之一的赵禀渊,对于这一家的情况非常了解,在听说这一传言后,心中也是颇有感慨。

    现在,听张横说,自家老五一脉,就是受祖坟的影响,顿时以为这也是跟对方差不多,一时间,不禁心中凄凄。

    不仅是他,旁边的赵禀源和赵禀流等三位老兄弟,也是吁吁不以,人人神情现出了悲色。

    “赵老先生,你们可能误会了。”

    张横立刻猜想到了他们的想法,连忙道:“其实,我说的你们赵家老五受影响,并不是坟风本身,而是有人破坏了那里的风水布置。”

    “啊,是人为的?”

    赵禀渊等人浑身剧震,脸色却是刹那变得惊怒交加:“这怎么可能?是谁敢破坏我们赵家祖坟内的风水阵?”

    “是谁搞的破坏,我现在也不知道。”

    张横微微沉吟:“不过,待我说出来,相信你们应该会比较清楚。”

    “那请张先生快快说来。”

    赵禀渊等人更加的惊奇了,不由急急地道。

    “嗯!”

    张横点头,却也不卖关子:“当年,那处岩洞还没有被游天子大师,布置风水阵,成为赵老太爷坟墓的时候,想必你们应该进去过。”

    “是的,张先生。”

    赵禀渊点头:“那处岩洞,在未被游天子大师选中时,我们几兄弟都进去过。后来,为了在那里建坟,我们几兄弟怕别人知道其中的一些不该让人知道的秘密,当时是轮流进内亲自监督。只是,当时那里的两个洞,一个进去特别的阴冷,一个却让人感觉很灼热,在那洞里,确实是不好过。”

    “这就对了。”

    张横心中恍然。

    小山犀牛鼻息的风水格局,虽然是天然的极寒和极热相溶的阴阳格局,但是,最后会成为普通人无法入内的极端之地,这自然是因为被游天子大师改造过。

    因此,在未被改造之前,那里仍是可以让人进入。

    当时,张横在里面看到了两处布置的风水阵,一个是五行聚灵风水阵,另一个就是阴阳两仪风水阵。

    而在五行聚灵风水阵上,张横却是看到了有一处破败,因为,组成那个五行聚灵风水阵的五根石笋,其中第五根上,尖端竟然被敲掉了一大块石霄。

    当时,张横心中就咯噔一下。

    要知道,那个五行聚灵风水阵,除了聚集地脉地气之外,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喻意,那就是它代表着赵家五根血脉。

    赵禀渊这一代,有五兄弟,赵家的发迹,也是从他们这一代开始的,因此,当时游天子大师,在布置这个祖坟风水格局的时候,主要针对的是他们。

    所以,那五行聚灵风水阵的五根石笋,就相应地代表着赵禀渊这一代的五兄弟。

    然而,那第五根石笋出现了损坏,自然就意味着,赵家五兄弟中的老五这一脉,会有大破败。

    再印证赵家流传的关于赵正东父母的死因,张横当时就判断了出来,赵正东父母,就是因为那第五根石笋有损,这才会英年早逝。

    至于说他们是送葬回来出了车祸,这只能说是巧合。

    从赵家祖坟中那根石笋所受的损坏来看,他们两人,即使是那次没有被选中送葬,也必然是会出事。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

    听了张横的解释,赵禀渊几位老兄弟,尽皆浑身一震,脸色刹那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

    “想不到,是因为那根石笋!”

    好半天,赵禀渊摇头叹息:“唉,这都是老五自己做的孽。”

    “当年,为了在洞里进行布置,我们几兄弟亲自轮流入内。”

    赵禀渊回忆起了那时候的事,脸现悲色:“老头儿还记得,有一天,轮到老五监工,他因为那段时间太累,就喝了点酒。可是,进去后,却与一位工人吵了起来。最后,两人发生了争执,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老五与那位工人打了起来,却是不小心砸到了头顶上的一根石笋,把它敲掉了好大的一块。”

    “那时,大家都吓坏了,还以为这会影响到那里的风水布置。”

    赵禀渊继续道:“幸好,后来游天子大师看过后,说是还不会破坏风水格局。只是,他当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说是天意啊,该是有此一劫。”

    “那时我们都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现在看来,他应该就是指老五这一脉了。”

    赵禀渊有些感慨:“当年那根石笋是老五砸坏的,想不到,却是他自己断送了他后一代子孙的性命。”

    “唉!”

    赵禀源等几兄弟也是叹息不以。

    不过,在为自家老五哀叹的同时,几人心中的一个结,也总算解了开来。

    说实话,这些年来,因为当年赵正东父母送葬后出事,所有的赵家人,都感觉对不起赵正东,对赵家老五,更是怀着一种深深的愧疚。

    只是,现在这个结总算解了开来,赵正东父母之死,与他们送葬之事无关,一切也真的只能怪当年老五的鲁蟒。

    或者,这正如游天子大师所说的那样,这是天意,该有此一劫。

    关于祖坟的相关疑问,总算在张横口中得到了解答,接下来最重要的,那自然就是化解现在出现的风水问题了。

    张横早就有了计划,当下,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让赵家几位老兄弟准备。

    只待一切就绪,就可以重新进入岩洞内,布置风水阵,修正那里的风水破败。

    赵禀渊他们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刻按照张横的吩咐,开始着手安排。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而第二天,沉睡的赵园园也苏醒了过来。这让赵家一众人悬着的心,也总算放了下来。对于张横所说的话,也更加的相信。

    赵园园的苏醒,进一步印证了一件事,被选中进入岩洞祖坟的人,不会受那里风水的冲刑而出事。

    赵家人忙碌着,张横接下来的几天,却是变得无比的清闲。

    幸好,苗振江还在奥岛,他可没忘了自己的这位张老弟,有事没事就邀请张横一起去外面逛逛,日子倒也是过得非常的逍遥。

    “张老弟,胡少的父亲想让你去他家里看看。”

    苗振江一脸的怪异:“不知你是不是方便?”

    “哦,为什么?”

    张横有些诧异,他自然明白苗振江的意思,这去看看,肯定就是去看风水了。

    只是,自己在奥岛这边,可没有丝毫的名气,以胡家做为奥岛四大巨头之一,怎么会让自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风水师去看风水呢?

    张横却那里知道,他那天在大富豪赌场,让胡鑫源从赵正东那里,大赢一把,其中的内幕,苗振江已偷偷地告诉了胡鑫源。

    再加上他这段时间在赵家,为赵家化解祖坟的风水,早已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所以,他其实现在在奥岛的顶极圈子里,已是被许多人观注上了。

    这次胡鑫源的父亲,之所以会找上他,就是基于这些原因。只是,张横自己现在还被蒙在鼓里。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