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 莲花龙神座
    见识了张横为自家化解风水的手段,现在的胡祖林已对张横佩服得五体投地,因此,把他无法解决的一些风水问题,提出来要张横再次帮忙。

    “胡总,有什么尽管说,我在奥岛还要呆几天,一定尽力而为。”

    张横点头,他对这位胡家第二代的主事人,还是挺有好感。

    “好的,好的。”

    胡祖林道:“如今我掌管着海运中的货运,这些年来,也算是发展不错。只是,在我下面的海运货轮中,却有一艘船,总是出事。”

    胡祖林把情况说了一遍,最后道:“我们也请过不少风水师看过那艘船,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破败之处,可是,这艘船就是隔三差五的闯祸,不是撞了别人,就是被别人给撞了,有时还会莫名其妙的错了航向,搁浅在暗礁。”

    胡祖林很是感慨:“为这艘货船,化了不少的精力,我都决定把它给强制报废了。可它才下水五年,性能设备都是最先进的,却实在是有些舍不得。”

    “这次,张先生您来这里,就想让您给我们看看,那艘货轮到底有什么问题。”

    胡祖林一脸迫切地道。

    “嗯,胡总,那就什么时候方便了,带我去看看。”

    张横心中也是好奇,他这也是第一次为人看海船的风水,所以,欣然同意。

    时间已是傍晚,因此,今天是不适宜再出门去海上看船,所以,两人约定了下次去看船的具体日子。

    从胡祖林家回到赵家住宅,已是晚上十点多钟。

    不过,赵禀渊等几位赵家主事人,却仍是等在厅堂上,听说张横回来,一众人连忙都站了起来。

    “张先生,您要让我们准备的东西已送来了,您要不看看?”

    把张横让入座中,赵禀渊有些迫不急待地道。

    “嗯,那带我去看看。”

    张横点头。

    赵家祖坟内阴阳局因为地脉地气的混乱,已处于暴乱一片。因此,要化解那里的风水问题,确实是需要准备一些特殊的风水道具。

    张横前几天做了详细的交待,让赵家人尽快准备好,也便于到时使用。

    一行人向旁边的偏堂走去,刘涛和魏传伟两人正守在那儿。

    此刻,偏堂的地面上放着一个巨大的木箱,外面包裹着油布,看不出里面放的是什么。

    “张先生,您要求的东西就在这面。”

    赵禀渊指指木箱道。

    “好的,那打开来看看。”

    张横招呼刘涛和魏传伟两人,开始动手,把油布和木箱打了开来。

    立刻,一个巨型的石座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石座方圆有二米,呈现圆形,看起来象一个巨大的石凳。

    不过,石座的四周雕刻着两条张牙舞爪的龙,在上方,更是镂刻成莲花状,形如一个莲花座。

    “嗯,不错,这个莲花龙神座的做工非常精细。”

    仔细地查看着眼前的石座,张横点了点头:“应该可以符合要求。”

    莲花龙神座,正是张横此次要为赵家化解祖坟风水的道具。

    在风水中,莲花龙神座具有镇压气运,化解凶煞,还有压制小人,破解流年不利之功。张横正是要利用它的力量,镇住暴乱的地脉地气,并理顺赵家祖坟的气脉。

    当然,光是一个莲花龙神座还是不够的,张横也不迟疑,手腕一抖,伏以神尺化形,在莲花龙神座的四周,刻划了起来。

    他必须在这莲花龙神座上,加持一些符篆,以增加它的力量。

    一直忙到了晚上十二点多,张横才算是把符篆刻划好。

    此时再看这莲花龙神座,已散发出了氲氲的华光,那两条盘绕在四周的石龙,也仿佛是活了过来,竟然给人一种灵动的感觉。

    经张横的符篆加持,这座莲花龙神座已有了灵性,相当于是平时老百姓所说的开光。

    赵禀渊等一众赵家人,一直站在一边看张横动作,一个个神情肃然。

    直到张横完成了手头上的工作,众人的神情这才都松了口气。

    “赵老先生!”

    擦了擦额头的汗迹,张横转向了赵禀渊:“东西准备好了,那就选明天中午午时,再入祖坟。”

    赵家的祖坟如今是大冲刑,因此,张横要特别选午时这个凶时来化解那里的破败。

    在风水中,风水道具的安置,对于时辰的选择很有讲究。一般,都会选黄道吉日。

    不过,如果是化煞或镇邪,却刚好相反,必须选凶日凶时。

    午时在一天十二个时辰中,不论日子好坏,都是个凶时。所以,古时当有犯人被斩首时,都会是定在午时三刻,这是这一天中阳气最足,却也是时辰最凶的时候。

    定下了日子,整个赵家再次动员起来,这一夜,赵家人几乎都没睡好,大家都在为明天祖坟的事忙碌。

    第二天,赵家的族人,浩浩荡荡的车队开上了祖坟所在的小山。

    不过,这次车队中多了一辆皮卡,那只莲花龙神座,被重新装入木箱,运到了山上。

    一切准备就绪,赵家百多号直系亲属,按辈份不同,在山顶上列成了几个方阵。

    噼噼叭叭的鞭炮声燃起,岩洞前香案供品早已摆好,赵家人举行了一次重大的祭祖仪式。

    由赵禀渊宣读了祭文,赵家百多人黑压压地跪成一片,叩首祷告,整个仪式无比的庄重。

    香案前早已堆起了如同小山般的纸钱,以及锡铂元宝,待祭拜完毕,赵禀渊亲自点燃了这些祭品。

    刹那,熊熊的大火燃炽,把半边天空都映得一片血红。

    张横默默地站在一边,观看着赵家人祭祖。心中却是有些感慨。

    赵家祭祖的仪式虽然繁杂,但是,这却是非常的必要。

    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随着赵家这一众人祭祖的进行,此地的气场已发生了明显的改变。赵家这么多人的念力,已汇聚在了一起,让此地的气脉,更加的与赵家人相溶。

    这对于张横等会要进洞化解这里的破败,是大大的有益。

    终于,祭祖仪式完毕,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横,接下来,就是由他入洞去化解风水问题了。

    张横这次并不想再让赵园园一同进去,毕竟化解风水的事,她进去了也没用。

    不过,他还须得到赵园园身上的一滴鲜血,以便能穿过那道风水屏障。

    当下,赵园园再次被唤了过来。

    那天,赵园园昏迷后,一直昏睡了三天才醒来。现在却已完全恢复了。而且,因为得到张横的几种灵药的滋养,她如今的状态非常不错,又回复了先前的神采奕奕。

    当然,让赵园园暗喜的还不止这些。

    那天曹宇不告而别,之后就没有再回来,已是直接回到了上京。

    不仅如此,赵园园苏醒后,当赵禀渊和赵承山他们知道,她在山洞内的时候,遭到得普秘法的侵害,竟然用鬼祟附身于她要暗害张横。

    赵家人不禁个个愤怒不以。

    他们现在总算是了解了,为什么当时的得普,行为会如此的怪异。原来,他竟然是用邪术在暗算进洞的张横和赵园园。

    想到得普乃是曹宇所邀请之人,再回头看曹宇当时的表现,赵家人现在已是对曹宇失望到了极点。

    所以,原本曹宇与赵园园的联姻,也因为这事,出现了裂隙。

    赵园园已是从母亲那儿得到了一些口风,赵禀渊等几位老兄弟,已是决意要取消与曹家的联姻。因为,他们对曹家已完全没有了信心。

    不是吗?在赵家出现祖坟风水问题的严峻时刻,曹家请来的风水师得普,不但没有与赵家精诚合作,却还在暗地里搞鬼。

    如果这次不是他们请来的张横实力够强,只怕就要被得普暗算得手,在赵家祖坟内出事。

    这却是赵家绝对无法容忍之事。

    要知道,祖坟内要是有外人伤在那儿,先不说这事赵家人该如何收场,这极有可能会影响到赵家的气运。更何况,得普伤害的不只有张横,还有赵园园。

    因此,从这些情况来看,曹家的用心确实是值得人怀疑,赵家那敢再与这样的人家联盟?

    这自然是让赵园园惊喜不以,心中原本压着的那座大山,也在一夜间搬走,整个人又恢复了原先的灵动和活力。

    张横也隐约地听到了这件事,心中自然是为她暗自高兴。此刻,望着赵园园,他心中也是有些感慨。

    不过,现在他也无遐顾及其他,从赵园园指间取了一滴鲜血,再次在自己的额上画了一道符篆。

    赵家人早已准备好了一辆平板推车,把那块莲花龙神座拉到了岩洞口。

    张横也不迟疑,拉起平板推车,推着莲花龙神座,亦步亦趋向洞内走去。

    洞内的通道虽然崎曲,但以前为了修建里面的洞穴,赵家也曾运送过不少的材料。所以,通道里拉一块莲花龙神座,还是可以的。

    不一会儿,张横就通过了那道风水屏障,进入了里面。

    顿时,迎面一股冰寒的气息直扑而来。

    “这是什么?”

    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脚步也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他突然感应到了一股异样的波动在洞穴里,这让他又惊又疑。

    下一刻,他的神情中却是猛地浮起了一抹古怪的神色:“我的天,竟然是这小东西!”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