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 气数未尽
    嗤啦!

    一声轻微的空气振荡声响起,眼前陡然光芒闪过,一道细如发丝的暗芒,朝着张横射了过来。

    “哈哈,小东西,竟然敢吓哥们!”

    张横大笑,伸手一招。

    顿时,光芒闪过,一缕晶莹透彻的发丝样东西,已落在了他的掌心。

    只是,这缕发丝无比的奇特,竟然在他的手心中曲扭摆舞着,缠在了他的手指上。

    细细看去,这不是那天失踪的灵犀又是什么?

    不过,现在的灵犀,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不仅全身闪烁着一层淡淡的金芒,而且,它的头上,竟然长出了一根角状的突起,样子变得更加的灵动可爱。

    “哈哈,小东西,想不到你竟然得了大造化,受这里阴阳之气的滋养,力量有了大突破。”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心中惊喜不以。

    在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现在的灵犀力量已几乎达到了二品的顶峰,隐隐有突破到三品的趋势。

    这比它先前只有二品初阶的力量,已是提升了两个小阶。

    显然,这小家伙正是吸取了此地浓厚的阴阳之气,发生了一次蜕变。

    这却是张横所预料不到的。但是,灵犀的力量进阶,对于张横来说,无疑是自己的一大助力,张横自然是无比的高兴。

    不过,让张横更加兴奋的却还在后头。

    卟吱!

    突然,灵犀张开了小嘴,一点光芒从它的嘴里吐了出来。

    啪的一声,一颗有成人拇指大小的奇异珠子,吐到了张横的掌心。

    “这是什么?”

    张横不禁一怔,续尔却是惊喜若狂:“阴阳精魄,竟然是一粒阴阳精魄!这回哥们可是真的捡到宝了,哈哈哈,小家伙,真有你的,真是哥们的好帮手啊!”

    灵犀吐出来的这枚珠子,晶莹透彻,闪烁着氲氲的华彩。

    仔细看去,珠子里却隐隐的有一团黑气和一团白气在缭绕旋转,形成了一个奇异的两极图案。

    这枚奇异的珠子,正是天巫传承中记载的百品灵媒中,位列第三的阴阳精魄。

    这可绝对是天材地宝,当日张横在血家服用的那枚地精血魄,也仅仅位列百品灵媒之十。但是,它却能挤入前三甲,价值完全不可估量。

    阴阳精魄乃是阴阳地脉蕴育的奇异之物,数百年才能凝结出这样一枚珠子,这回却是被张横得到了。

    对于一位玄门修者来说,无论是在炼制灵药,还是布置风水局,甚至是施展术法上,都有着极大的帮助。

    张横还真没想到,灵犀竟然帮自己弄来了这样一件宝贝。怪不得这小东西上回突然失踪了,原来它是钻入了这地脉的深处,这才找到了这样的宝贝。

    张横心中很是感慨。

    细细地观摩了半晌,张横把阴阳精魄收入了背包里,这才继续向前走去。

    灵犀身形一扭,已窜到了前面。

    这小家伙前段时间一直潜伏在这里,对此处的地形已是非常的熟悉,此刻却是为张横引起路来。

    不一会儿,张横已来到了最里面的那个洞穴里。

    这里的情形依旧,只是,四周的极寒和极热气流,却变得更加的狂暴。显然,地脉地气遭到变故后,仍在不断的散逸中。

    微微沉吟,张横从背包里拿出了香烛,在放置骨灰盒的石台前点燃。他上前拜了三拜,这才默默地祷告起来。

    今天要化解这里的风水,并要移动赵老太爷的骨灰,张横自然要向赵老太爷的神魂祷告一翻。

    做完了这些,张横小心翼翼地把放在两处石台上的骨灰盒拿了过来。

    嗡!

    骨灰盒放在阴阳两仪风水局的阵眼上,虽然这个风水阵已遭到了一定的破坏,但力量仍是不弱。

    阵眼上的骨灰盒一拿开,顿时一股极寒和极热的气流,轰然在洞中爆开,洞穴内如同是刮起了一阵龙卷风,呜呜怪啸刹那响彻。

    定!

    张横早有准备,手指轰然一指,十二面巫祖幡怒旋狂转,已悬浮到了身前,一圈圈奇异的波动,也陡地弥漫开来,笼罩住了整个洞穴。

    立刻,洞内的气场为之一振,原本爆乱的气流如同是凝固了一样,静止在了那儿。

    定住了气场,张横把推车推到了洞穴中央,把车内的那块莲花龙神座放了下来,摆在了那五行聚灵风水阵的下方。

    嗡!

    莲花龙神座归位,顿时大地一阵振动,一柱黑白相间的光氲,也陡地从莲花龙神座中直透而出,射向了洞顶的五行聚灵风水阵。

    “嗯,可以了!”

    张横微微点头。

    他在先前就已做好了一切安排,莲花龙神座上也刻划了相应的符篆,此刻只要把它归位,就能直接发挥作用。

    现在,莲花龙神座已放在了原先的阴阳两仪阵上,暂时压制住了此地地脉地气的暴乱。

    事实上,张横化解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利用莲花龙神座这件风水道具,镇压此地混乱的阴阳局。等这里的地气地脉慢慢恢复过来,原先的阴阳两仪风水阵,仍能发挥一定的作用。

    到时,葬于此处的赵老太爷尸骨,仍可以得此处风水之力,让整个赵家得益。

    只不过,因为混乱的地脉地气,是要它自然恢复,所以,张横不敢断定,这一个过程,需要多长的时间。这也正是当日他不能对赵禀渊做出保证的原因所在。

    心中想着,张横手指一引,已合葬在一起的骨灰盒,缓缓地从地面上升了起来,向着莲花龙神座的中心飞去。

    怦!

    当骨灰盒落下,地面轰然剧震,仿佛是发生了地震一样,整个山洞都摇晃了一下。

    陡地,一幕无比奇异的情形,却发生了。

    只见,一个虚幻的人影,从骨灰盒中缓缓地蒸腾而起,曲扭摆舞着,渐渐在空中化出了形来。

    “赵老太爷的神魂!”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神情变得有些怪异。

    嗡嗡嗡!

    空间微微振荡,那虚幻的人影,目光朝着四周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了张横脸上。

    因为那人影实在是太朦胧了,根本看不清它脸上的神情。但是,它望着张横却是深深地躬身拜了下去。

    “赵老太爷,不必客气,你为你们赵家也已付出了许多,这些年来被拘禁于此。”

    张横摆手,神情肃然一片:“如今,你们赵家也已是奥岛四巨头之一,你也可以放心了。”

    “去吧!”

    张横挥了挥手。

    空中的人影又是深深地一拜,刹那如同波纹般荡漾开来,渐渐地消散在了面前。

    被拘禁于此多年的赵老太爷阴灵,在骨灰合葬到一起后,神魂归位,终于能解脱了。

    望着渐渐消散的赵老太爷,张横心中也是有些感慨。所谓天下父母心,长辈对后辈子孙的付出,那是真正的无私,甚至愿意不惜一切代价,那怕是经受最苦的魔难,只要能带给后代子孙好处,那也是心甘情愿。

    微微叹息,张横的目光再次望向了洞穴四周。

    此时此刻,整个洞穴里已恢复了一片平静,原本呜呜怪啸的极寒极热两股气流,现在已消弥无形。

    这是已经被莲花龙神座镇压的原故。张横可以感觉到,地面传来微微的震动,所有暴乱的地脉地气,已完全被压在了地底。只有时间,才能让它们自行重新恢复到一个平衡的状态。

    再看莲花龙神座和洞顶的五行聚灵风水阵,一柱氲氲的华光上下贯通,笼罩在赵老太爷的骨灰盒上。

    这也就是说,张横布置的这个风水局,已经开始起作用了,镇压了此地的冲刑,让赵老太爷暂时不再受这里风水局的影响。

    只有等下面地脉地气的阴阳平衡了,才能再次引动原先的阴阳两仪风水阵,让赵老太爷的骨灰重新受此地风水地脉的荫泽。

    这一方法虽然会让赵家在一段时间内,无法得此地风水荫泽,但是,却也是最平稳的化解此处冲刑的方法。

    要知道,张横当日对赵禀渊所说的话中,还有一件事没有说,那就是一旦赵禀渊采取第一种办法,仍让赵老太爷骨灰分葬两处,吸取此地阴阳两气之气运。

    那么,虽然这事张横可以修复那个阴阳两仪风水阵,强行压制混乱地气,从而办到这些。

    但是,却会有一个非常严重的后果,会让赵家元气大伤,甚至接下来一段时间,赵家几代人会损失十几个。

    这就是强行扭转风水的后果,这叫逆天行事,是必须付出代价地。

    不仅如此,要是真的那么做了,赵家的这处祖坟,也就只有三十年的气运,等下次再出现什么变化,完全无法化解。到时,赵家也就只好承受这一后果。

    幸好,赵禀渊几位老兄弟,最终没有选择第一个方案,而是让赵老太爷骨灰合葬,却是无形中为他们赵家留下了一条后路。这也只能说,赵家气数未尽。

    “啊,你们感觉到了吗?”

    洞外,此时此刻的赵家人,却是个个难以莫名。

    地底传来的振动,让所有人都是紧张不以,大家都在期待着,这次张横能帮他们化解祖坟的风水。

    下一刻,一柱光芒陡地从岩石内蒸腾而起,直冲天际,续尔,所有的异相刹那消失,四周已恢复了一片平静。

    “这是……”

    赵禀渊等几位老兄弟,尽皆浑身剧震,脸色也陡地变得难以喻意:“你们有什么感觉?我,我,我……”

    赵禀渊激动得我我我地不知该我什么才好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