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 孰可忍孰不可忍
    “大哥,我感觉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好象心头压着的一座山被搬走了。”

    赵禀源等几位老兄弟,也是激动无比。

    自从半年前赵家祖坟出事,他们赵家的这些主事者,每天总有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仿佛是大厦将倾,风雨欲来,让他们处于了一种惶惶之中。

    然而,此时此刻,这种压抑的感觉,突然一下子消失了,这让赵禀渊等人,陡地意识到了什么。

    “看来,张先生应该已是化解了我们祖坟的冲煞。”

    赵禀渊终于有所平静下来,眼眸变得无比的炽烈。

    “是啊,是啊!应该是这样!”

    赵家几个老兄弟欣然点头,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感觉。

    不仅是他们,赵家的一众族人,此时也都似乎有了感应,一个个窃窃私语着,相互在讨论现在彼此的感受。

    “出来了,张先生出来了!”

    突然,人群中响起了一阵叫喊声。

    大家抬头望去,果然看到,张横推着那辆平板车,已缓步从岩洞内走了出来。

    “张先生,怎么样?”

    赵禀渊等几名老兄弟紧赶几步,迎了上去,一个个满脸的迫切。

    “赵老先生,幸不辱命!”

    张横肃然点头。

    “那太好了,太好了,谢谢张先生,谢谢张先生!”

    终于从张横口中,得到了验证,赵禀渊等人喜难自胜。

    刹那,山顶上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欢呼声,所有听到祖坟风水问题解决的赵家人,个个兴奋莫名。

    说实话,这半年来,赵家仿佛是笼罩在一片阴云里,第二代第三代子弟接连出事,让每个人都感觉惶惶不安。

    现在,笼罩在大家头顶的那片阴云,终于被抹去,赵家重新又恢复了一片祥和。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众人兴奋不以?

    是夜,赵家举行了盛大的宴会,所有赵家族人,都参加了这次晚宴。

    张横做为这次祖坟风水解决的功臣,被赵家一众重量级人物亲自招待,人人对他感激无比。

    整个赵家热闹非凡,甚至还请了当红的歌星,来赵家园林中现场表演,气氛一时达到了顶点。

    不过,在热闹的人群中,却有一个人神情很是落寞,此人自然就是赵正东。

    “姓张的,都是你,害得本少现在成了路边草。”

    赵正东已喝得有些醉了,一张如同猪肝色的脸上,却透着一抹怨毒,目光死死地瞪着首席上被众人劝酒的张横,心中愤恨之极。

    那天在大富豪,他和曹宇输掉三个亿,心中那个郁闷,那个不甘。

    不过,回去后,他们问了得普大师,这才终于明白,他们之所以会输,想来是遇到了风水方面的高人。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也就只有张横。

    这也就是说,他和曹宇之所以会输得如此的惨,是被张横暗中阴了。

    赵正东那个火,那个恼,那个愤怒。

    他前段时间,好不容易赢的这些钱,现在连老本都赔出去了,他简直是把张横恨之入骨。

    然而,让他更加仇恨张横的却还在后头。

    就在前几天,他突然感受到了家里气氛的不一样。

    以前,赵家人都会宠着他,让着他,就算他有出格的地方,也都会容忍。

    但是,这几天来,赵家人看向他的眼神不同了,对他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就在他感觉疑惑的时候,一个消息却是传到了他的耳里。说是张横当日进入祖坟探察后,已了解了他父母当年的死因。

    他父母之死,并不是因为当年入祖坟为老太爷送葬。而是他爷爷无意中破坏了祖坟的风水所导至。

    这相当于是说,他父母的遭遇,全是他爷爷之责。并不是为赵家献身。

    这让赵正东多年来的倚仗,轰然崩溃。

    不是吗?他这些年在赵家肆无忌惮,就是凭着他父母为赵家做出的功劳。

    现在,他父母的死因,完全与赵家无关,他还有什么可以倚仗?

    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几天家族中的人看他的眼神怪怪的,对他的态度也有很大的转变。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可恨的张横所说的话。

    此刻,赵正东喝醉了酒,心中的那种愤恨,更加的炽烈,胸口几乎有一座火山在爆发。

    宴会到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开始散场。不过,饭后还有娱乐节目,这次赵家请来了不少的明星助兴。

    当然,那都是年青人的事,赵禀渊等几位老兄弟,在宴会散场后,便自行离去,由族中年青一辈的子弟,陪着张横继续玩。

    张横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是,今天有赵园园在场,他自然不会扫了大家的兴。

    “姓张的,你这个江湖神棍。”

    突然,一个人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个酒杯,人已醉得舌头都有些打结,但他满脸的怨毒,指着张横开口大骂道:“你凭什么胡说八道,说我父母的死,是我爷爷破坏了祖坟的风水。妈的,叫你妖言惑众,本少打死你。”

    说话间,那人已跌跌撞撞地冲了过来,挥起拳头,就朝张横打了过来。

    冲过来的正是赵正东,他醉酒后终于失去了理智,当着这么多赵家族人的面,来责问张横了。

    “啊,七哥,你喝醉了!”

    旁边的一众赵家族人,看到这副情形,顿时有许多人大吃一惊,连忙站起来拉住了他。

    “别拦我,今天本少不教训教训这个江湖神棍,本少咽不下这口气。”

    赵正东奋力地挣扎着,拳打脚踢,发起了酒疯。

    “七哥,你不要这样,你醉了,快回去休息。”

    赵园园与赵正东的关系以前一直不错,此刻也从旁边走了上来,想劝阻他。

    那知,看到赵园园,赵正东的神情陡然变了,猛地一瞪眼,厉声喝道:“赵园园,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都快要与曹二哥订婚了,却还与这个江湖神棍不清不楚,丢我们赵家的脸,你给我滚开。”

    赵正东与曹宇几乎是一个鼻孔出气,这次曹宇不辞而别,他自然也是清楚其中的内幕。

    但是,他却为曹宇抱不平,一直认为张横这是在赵园园与曹宇之间插上了一脚。因为心中愤恨张横,现在却是把赵园园也给恨上了。

    说话间,赵正东甩起了大巴掌,一个耳刮子就掴到了赵园园脸上。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却是刹那把旁边所有人给惊呆了。

    在场的人们,谁也没有想到,赵正东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喝叱赵园园,甚至还打她一个巴掌。

    “妈的,滚,给本少滚!”

    赵正东气焰更上来了,一把推开赵园园,趁着众人愣神之际,身形猛地一窜,已来到了张横面前,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姓张的,叫你胡说八道,叫你妖言惑众,本少打死你。”

    “呱噪!”

    张横的脸色很是难看,不由一声厉喝。

    如果这家伙只是骂自己,张横全当他是条疯狗,喝醉了在发泄,根本不会去理他。

    但是,这家伙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掴了赵园园巴掌,这让张横心中的一团怒火刹那燃炽。

    此刻,张横那里还会客气,猛地一探手,老大一个耳刮子就还了过去。

    啪!

    哗啦啦!

    张横这一掌含恨出手,暗含了一缕真元,赵正东这个被淘空了身子的纨绔那里经受得住,顿时整个人如同是麻袋一样,就飞了起来。

    一路乒乒乓乓地撞倒了好几张桌子,等摔倒在地,他那里还站得起来,如同是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了地上。

    “你,你,你,你敢打我?”

    刹那的愣怔,赵正东总算回过了神,他挣扎着想爬起来,悲愤交加。

    “为什么不敢?”

    张横一脸凛然,陡地踏步向前:“如果你这张嘴再这样臭,信不信本少敲掉你满嘴的狗牙。”

    望望捂着脸,正悲泣不以的赵园园,再看看四周一个个惊愕愣怔的赵家人,张横这回是真的愤怒了,冷冷地忘着赵正东,身上一股凛凛的杀气轰然在暴逸。

    “赵正东,看来你真是越来越不象话了。”

    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在人群后响起,赵承山怒气冲冲地出现在了场中。

    赵承山原本与几位堂兄弟在一边商量事情,那知,场中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形,顿时也把他们给惊呆了。

    望着满脸委屈的女儿,再看看凛凛杀气的张横,目光落在此刻已惨不忍睹的赵正东身上,赵承山的脸色变得愤怒无比。

    被张横拍了一巴掌,现在的赵正东半边脸已肿成了猪头,样子实在是狼狈到了极点。

    但是,望着赵正东,赵承山心中却丝毫没有怜悯,反尔是一团邪火在蒸腾。

    做为赵家第二代中的掌舵人,他已容忍赵正东很久了,如果不是以前看在他父母为赵家所做的贡献上,他早就准备收拾这个不肖子孙。

    本来,上回因为赵正东敢顶撞赵禀渊,被罚了一年的红利,这家伙应该会有所收敛。

    那知,今天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这家伙不仅辱骂张横这位贵客,而且还打了自己的女儿赵园园。这样的事实,如何让赵承山还能忍得下这口气?

    “赵正东,你这小畜生,再让你这样无法无天下去,我们赵家的脸面都要给你丢光了。”

    赵承山怒喝道:“我一定会禀告家族长辈,让他们召开家族会议,把你这不消子,赶出我们赵家。”

    赵承山这回是动了真怒,要把赵正东赶出赵家。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