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3章 海运货轮的风水
    赵承山出面,场中刹那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赵承山这些年主管赵家的禀天集团,积威甚重。再加上赵家的这些族人,大多数都是在集团中任职,自然是谁都怕他三分。

    此刻,见他发怒,确实是人人敬畏。

    但是,摔倒在地上的赵正东,却是嚣张惯了,他还真没把赵承山放在眼里,一听赵承山这话,顿时脖子边的青筋都埂了起来:“赵承山,你他妈的又算什么,如果不是当年我父母,你们赵家能有今天。”

    赵正东又抬出了他父母这块金字招牌,怒声道:“现在,赵家有了起色,你们却这样待我,不帮我,还帮外人,你对得起我父母在天之灵吗?”

    “你,你,你这小畜生!”

    这回赵承山却是给憋得差点岔气,以他的身份,自然不能与赵正东象小混混一样当众骂街,更不能与他在这个时候说明当年他父母的事。所以,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哼,赵家无情,妈的,本少还就不当赵家人了。”

    赵正东总算爬了起来,恶狠狠地望了张横一眼,一甩袖子,厉声道:“从今后,本少就不再姓赵,不要以为,离开了赵家,本少就活不了。”

    说着,他也不管别人的反应,转身就走。

    “啊!”

    后面传来了一阵吁吁声,所有听到赵正东这话的人,全部惊呆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的狂妄,连赵家都不放在眼里。

    “畜生,真是个畜生,连祖宗都不要了。”

    赵承山气得几乎吐血,这是他主掌禀天集团这些年来,第一回有人这样顶撞他。

    “姓张的,本少绝不会放过你,一定叫你走不出奥岛。”

    走出宴会厅,赵正东怨毒的眼眸里浮起了一抹血丝。

    今天的遭遇,已让他感觉是受了平生的奇耻大辱,已是决意要报复张横,把张横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一场宴会,因为赵正东的惹事,闹得不欢而散。

    张横的心情也是非常的糟糕,不过,他还记得第二天要为胡祖林海运公司的货轮看风水,所以,强自压抑这股愤恨,离开了宴会场。

    奥岛的凼仔区北安码头,是海运船的集中地,胡家的货轮就都停靠在这里。

    上午九点,胡鑫源和苗振江准时把张横接到了北安,胡祖林带着一众海运公司的人,早已等候在了那儿。

    “张先生,欢迎,欢迎!”

    胡祖林上前热情地与张横握手,这才转身给他介绍道:“这位是圣得利亚的船长谋勇,这位是大副李兴里。”

    这次胡祖林要让张横所看的货船,名字就叫圣得利亚号。他一一给张横介绍了这条货轮的船长以及大副等一众船上的主要工作人员。

    “张先生好!”

    谋勇是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男子,一脸的大胡子,给人一种很彪悍的感觉,他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神情有些诧异。

    他还真没想到,老总带来的风水师,会是如此的年青。

    不仅是他,大副刘兴里等人,也是一个个神情有些异样。显然,他们对张横这样一个年青风水师,都怀着一种置疑的态度。

    张横也不在意,与大家打过了招呼,目光望向了海港。

    圣得利亚号就停在码头上,那是一艘万吨级的巨大货轮,长有六七十米,宽有二三十米,甲板上有三层的船楼,停在海港中,仍是让人感觉是庞然大物。

    船是最新的款式,全钢铁的货轮,在碧波荡漾的海面上,就如同是一座钢铁的堡垒,悍然不可动摇。

    张横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车船与房子等住宅的风水当然不同,房子都是在固定的地方,因此,要看住宅风水,可以从它的方位来判断其有没有冲刑,以及辩别地理位置的优劣,从而评定风水的好坏。

    船只就完全不同了,船是在水面上行驶的,它所面临的环境时刻都在变化。因此,如果仍采用看住宅的那一套,来分析它的风水,就是牛头不对马尾,必然会闹出大笑话。

    不过,天巫传承对各种物品的风水都有论述,所以,张横并不担心自己会在这方面出洋相,他在来此之前,早已对车船风水的相关事宜,做了详细的了解。

    事实上,无论是住宅风水和车船风水,虽然有着各方面的不同,但是,实质还是相同的,那就是本身的气运。

    所以,要看船只的风水,先得确定它本身气运的强弱。

    心中想着,张横的天巫之眼早已开启,暗暗地在观察码头上的这艘圣得利亚号。

    住宅的气运,多呈现在地基和梁上。因为地基和梁是整个住宅的基础。

    船只虽然没有地基和梁,但是,它也有它最根本的所在。尤其是象这样万吨级的巨轮,肯定有架构船只的龙骨。而龙骨,就相当于是海上巨轮的地基。

    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圣得利亚号上,神情变得有些异样。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整艘圣得利亚号,笼罩在一团氲氲的瑞芒中,甚至隐隐的,这些瑞芒呈现出一条游戈的大鱼形象。

    “嗯,看来这条船的品相不错,气运化形,应该在建造的时候,也曾请过风水方面的大师参与,在龙骨的架构中,布置了强大的风水阵。”

    张横暗暗点头。

    天巫之眼中呈现的那条大鱼的虚影,正是这艘圣得利亚号气运所化的虚影,这在船只物品的风水中,有一个特殊的名称,谓之品相。

    现在的张横,自然也早从胡鑫源口中,知道了一些海船筑造的过程。

    胡家做为奥岛海运业的巨头,不仅搞海上运输,而且,自家也有着造船的公司。所以,在来此之前,胡鑫源曾向张横介绍了一些造船的情况。

    一般的海轮,在构架船只的时候,都会有设计图,其中,都会请风水师参与。为的是能让建造出来的船只,能更加的牢固,在海上运行更加的安全。

    尤其是在架构龙骨的过程中,更是要请风水师布置适合这条船的基础风水阵。毕竟,龙骨是一条船的基础核心,要是龙骨没有构架好,整条船的质量和品质都会受到影响。

    眼前的这条圣得利亚号海轮,显然它龙骨构架时所采用的风水阵非常的强大,否则,也不会现出一条大鱼虚影的品相。

    但是,这却让张横的心中陡地升起了疑团。

    既然这条圣得利亚号的基础布置得非常好,有如此的品相。那么,它为什么会经常出事故,以至于如今,要让自己来修正它在风水上的问题呢?

    “张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看到张横凝望着圣得利亚号,皱起了眉头,一边的胡祖林心中一紧,连忙问道。

    “是啊,张少,您看出了什么吗?”

    谋勇也凑了过来,满脸的疑问。

    “嗯,确实是有些疑问。”

    张横点点头:“不过,现在还不敢确定,要不我们上去看看?”

    “好的,应该的。”

    胡祖林那会迟疑,连忙招呼众人,陪着张横向圣得利亚号走去。

    圣得利亚号上面有三层船楼,但其实它在甲板之下还有三层,分成上舱中舱和底舱。

    船舱是用来载货所用,上面的船楼才是船员工作生活以及娱乐的地方。

    海轮不象内河运行的船只,因为海轮每次远航,少则十天半月,多则数个月。所以,海轮上的设施会比较齐全,运动,娱乐等各种设备一应俱有。

    因为圣得利亚号这段时间正在休整,所以,船上并没有货物。上面的三层船楼上,船员们也并不在里面,整艘海轮空荡荡的,除了一些检修人员在保养船上的设备,并无其他人。

    胡祖林谋勇和刘兴里等人,带着张横参观了整艘海轮,从甲板上的三层船楼,到甲板下的三层船舱,每一个地方都走了一圈。

    然而,来到底舱的时候,张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底舱的光线非常暗,显然已是在了海面下,空气也非常的潮湿,人走在里面,有种很压抑的感觉。

    但是,在张横的感觉里,不仅仅是压抑,而是有一种让他心颤的心惊,那是一股强烈的煞气。

    果然,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就洞察到了在舱底间,盈绕着一团红芒,这正是煞气冲刑的表现。

    这下更是让张横奇怪了。

    照说,舱底就是龙骨所在的地方,从外面看的时候,这艘海轮的品相有大鱼在游戈,是一条品质极佳的船。

    但是为什么进入了船舱底部,却会感受到如此浓重的煞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仅如此,当张横从舱底走上甲板的时候,突然感应到手腕上的伏以神尺,它的那枚司南针剧烈地震动起来。

    “震针,竟然是震针!”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心中很是诧异。震针的意思是代表着这里气场比较混乱,却并不是煞气的冲刑。

    那么,这条船到底是怎么了,舱底有煞气,甲板上却气场混乱,它到底是那里出了问题?

    “呃,张少,是不是我的船问题比较严重?”

    谋勇满脸的大胡子一抖一抖的,心里突然很是忐忑,他也看到了张横手上那个风水道具,好象有了什么特别的反应。

    张横却是沉吟起来,他此刻还一时真的无法窥透圣得利亚号的问题所在。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