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 暗冲太岁
    发现圣得利亚号确实是有问题,但是,却一时找不到原因,这让张横很是困惑。

    “张少,圣得利亚号是如今最先进的货运海轮。”

    谋勇在一边介绍了起来:“在海上航行的性能,各种参数都能达到最佳。但是,它就是有几个方向,对它非常不利。”

    “是啊!”

    大副刘兴里满脸的感慨:“我们以前跑的是印尔巴拉,但是,那一条航线,不知怎么的,就是犯忌。每次去往印尔巴拉,总会出事,不是撞了别人,就是被别人撞了,甚至还有一次,莫名其妙地开入了暗礁区触礁。”

    “说来印尔巴拉这条航线其实是一条非常优质的路线,比我们设备差上数十年的老爷船,在那条航道上,也是很少出事。”

    谋勇有些郁闷:“可是,我们的圣得利亚号,就偏偏对那个方向不利,只要往那条航线上跑,肯定会出问题。”

    “后来,我向胡总说明了这情况。”

    谋勇继续道:“最近一两年,就改变了航线,专跑新艾泰这一带。虽然出事的概率比以前少了,但是,比起其他船只来,仍算是个事故大户。而且,往往是往马托来亚的航线上会出意外。”

    “张少,你说奇不奇怪!”

    大副刘兴里目光望向了张横:“为什么我们的圣得利亚号还会有不利的方向呢?”

    “不利的方向?”

    张横的眉毛却是陡地挑了起来,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异样。

    谋勇和刘兴里两人的话,让张横陡然似是想到了什么。

    “谋船长,刘大副,我想问一下,你们的圣得利亚号,是哪一年下水的?”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还有,你们的首航是哪一个地方?”

    “我们的圣得利亚号是五年前下水的。”

    谋勇和刘兴里互望一眼,他们对于这条船的这些重要信息,自然是了然于胸。貌似对他们来说,圣得利亚号无疑就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是他们的孩子一样看重:“至于首航,正是去的是港岛。”

    “这就对了!”

    张横的目光陡地变得炽烈无比:“我知道圣得利亚号为什么经常出事的原因了。”

    “啊,张先生,您快说来听听。”

    众人尽皆一震,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张横脸上。胡祖林更是满脸迫切地问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什么好好的一条最先进的海运货轮,却总是莫名其妙的出事?”

    “胡总,其实说出来很简单,因为,这条圣得利亚号货轮,冲了太岁。”

    张横神情一肃:“以我的看法,当年它首航之时,正好暗冲太岁,这才让它带了一股煞气,以至于在后来的航行中,频频出事。”

    “暗冲太岁?”

    这回却是轮到胡祖林以及谋勇和刘兴里等人满头雾水了。

    只要是中国人,大都听说过冲太岁。

    只是,一般人只知道,冲太岁的是人,怎么一条海轮,也会冲太岁,而且,后果是如此的严重,能影响好几年。

    一时间,在场众人个个茫然不解,目光迫切地望向了张横,期待着他的解答。

    张横微一沉吟,却也不卖关子,当下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张横这里所说的太岁,当然不是他那次从龙翔酒业中捉来的肉芝太岁,而是指神话中的神灵。

    在民间,许多人把太岁当成是凶神,其实这是一种概念上的错误。

    事实上,太岁是太岁神的简称,乃道教值年神灵之一,一年一换,当年轮值的太岁神叫值年太岁,又叫流年太岁。

    太岁神在所有神中,影响力最大,素有年中天子之称,掌管人世间一年的吉凶祸福。

    道教《神枢经》说:“太岁;人君之象,率领诸神,统正方位,翰运时序,总成岁功。”

    所以,太岁乃年中之天子,故不可犯,犯之则凶。

    有民间歌谣如是称道:太岁当头有灾祸,刑冲破害鬼推磨,流年若还逢忌神,头破血流难躲过。

    也有这样的说法:太岁当头坐,无喜恐有祸。

    正是因为太岁乃诸神中最有权力的年神,掌管人们一年的祸福,主宰全年运程,所以,冲犯了它,必然会招来祸端。

    这就是平常人们所说的冲太岁或犯太岁了。

    太岁是按木星的运行来定位,因此,每年太岁的方位并不相同。张横暗暗估算了一下,圣得利亚号下水的那年,正是太岁在东南。

    人们常说,太岁头上不可动土。意思是说,在需要进行破土动工的这些工程中,每年的太岁位是不可以动的,否则,这就是冲犯太岁,会有大祸。

    这是在陆地上的情况,海洋其实也一样。

    虽然海洋上没有动土这一说,但船只航行的方向,就是破开浪潮,相当于是陆地上动土。

    当然,这两者还有一个本质的差别。那就是船只因为没有固定的方位,所以,对于海轮来说,它的冲犯太岁,最重要的就是它的首航。只要首航没有冲犯太岁,那么,之后就没有这方面的顾忌了。

    正是因为刚才谋勇和刘兴里两人,一再说圣得利亚号对某个方向不利,让张横突然想到了这一点,才会去排五年前的太岁方位,又会问他们圣得利亚的首航方向。

    现在,他已完全可以确定,正是因为五年前太岁在东南,而圣得利亚号首航却是从奥岛开往了港岛,方向上却正好是东南的太岁位。

    这也就是说,当年圣得利亚号的首航,冲犯了太岁。

    船只冲犯太岁,与陆地上的人冲太岁不同,它会持续很久的时间,这就是为什么这条船的龙骨中,有一股凶煞之气的原因。

    现在,张横也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圣得利亚号,一旦开往印尔巴拉和马托来亚,就会出事,因为,这两个地方的方向正好是当年太岁冲犯之位。相当于是说,这两个地方的方向,确实是对圣得利亚不利。

    事实上,圣得利亚只要是开往东南方向的航道,无论去那儿,都会出事。因为,一旦驶向东南,就会引动凝聚于龙骨中的太岁煞气,不出事那才叫见鬼。

    “啊,原来是这样!”

    听了张横的解释,胡祖林,谋勇以及刘兴里等人,一个个恍然大悟,神情却是刹那变得怪异无比。

    他们都算是海运行业的专业人士,但是,对于海船首航冲太岁的事,确实是西里糊涂。

    此刻,经张横点破,想到圣得利亚这些年所经历的事,顿时一个个如同是提壶灌顶。

    顿时,大家望向张横的眼神也不同了,对眼前这个年青的风水师,佩服得五体投地。

    “对了,张少,那我们的圣得利亚号,该如何化解这冲犯太岁的问题?”

    刹那的愣怔,谋勇猛地反应了过来,目光炽烈地望向了张横,神情迫切之极。

    “是啊,张少,这事就拜托您了。”

    一边的刘兴里也是迫不急待。

    “嗯,破解这太岁冲刑并不难。”

    张横微微沉吟,脸色却是变得凝重起来:“圣得利亚号,还有一处问题需要解决。只是,我还没有找到问题的根源。”

    “啊,还有问题?”

    谋勇以及刘兴里和胡祖林大是惊异。

    “是的!”

    张横把手腕伸了出来,手腕上的伏以神尺上,那枚司南针仍在剧烈地震动:“你们看,这司南针产生了震针的现象,这说明,这艘海轮上,气场非常的混乱。”

    张横神情一凛:“可是,这混乱的气场,并不是来自舱底龙骨所受的凶煞,而是来自上方。”

    张横说着,指了指甲板上的三层船楼:“这也就是说,在这船楼上,还存在着问题。所以,必须把它找出来,否则,就算是解决了冲犯太岁的问题,圣得利亚号仍是会出事,甚至对船员有影响。”

    “啊,船楼上有问题?”

    谋勇和刘兴里他们面面相觑。对于这条船上的一切,他们是最熟悉了,甚至每一寸地方,都能闭着眼说出来。

    可是,他们还真想不出,船楼上会有什么影响到风水的破败之处。

    “我们上去看看吧!”

    还是胡祖林反应得快,朝张横道:“现场应该可以看出点端倪。”

    一语提醒梦中人,当下,一众人簇拥着张横,向甲板上的三层船楼走去。

    船楼的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功能,最下一层是各种娱乐生活设施,有舞厅,健身房以及餐厅和一个电影院。

    二层就是普通船员的住宿区,每一个房间都住着一到两名船员,各种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只是,现在船员放假,二层楼上空荡荡的。

    到了船楼的最高一层,这里最前方是驾驶室,后面还有嘹望台以及通讯仪器的操作室。除此之外,船长谋勇和大副刘兴里等,几名高级船员的住宿房间,也被安排在了这里。

    一到三楼的所有房间,井然有序,并没有什么特别扎眼的物品。看看格局,也是中规中矩,似乎并没有什么破败之处。

    但是,越往上走,张横的眉头皱得更紧,因为,手腕上伏以神尺的司南针,震动更加的剧烈,这让张横心中很是疑惑。

    到底是什么东西,引起了司南针的异常?这艘圣得利亚号上,难道真的还隐藏着什么破败之处吗?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