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 风水道具的禁忌
    心中疑云重重,张横和一众人走入了驾驶室。

    来到这里,司南针的震动更加的厉害,但是,张横举目四望,却并没有发现驾驶室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除了各种仪表和设备外,也就两把椅子和几个柜子。

    问题在于:现在这些仪表处于静默状态,根本不会产生什么磁场,怎么就会让这里的气场变得如此的爆乱呢?

    “张少,其实为了化解我们圣得利亚号经常出事故的危机,我们也是想了不少的办法。”

    谋勇见气氛有些凝滞,便再次向张横解说了起来:“我们船上的一位工程师,也学过风水,所以,这几年,他陆续在船上给我们安装了一些风水道具,希望能让频发的事故减少。”

    “哦,安装了不少的风水道具?”

    张横猛地似是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是啊!”

    谋勇嘿嘿笑道:“张少,您看,这驾驶室里,就放了一个。”

    说着,他把旁边的一个柜子拉了开来。

    立刻,大家看到,在那柜子里,竟放着一只巨大的龙龟,青铜的制品,足足有脸盆大小造型很是奇特。

    “龙龟!”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神情刹那变得古怪无比。

    “是啊,我们那位工程师说,龙龟可镇压气运,避邪驱煞,所以,在驾驶室里放一个,能让船开得更顺利。”

    谋勇有些洋洋得意:“这样的东西,他在船上放了许多,不过,有些我也不知道放在哪儿。”

    “谋船长,问题我找到了。”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这气场混乱,就是出在这些风水道具上。”

    “啊!出在这些东西上?”

    谋勇浑身一震,脸上的表情陡地僵在了当场。

    “呃,张少,不是说风水道具具有镇煞避邪的作用吗?”

    刘兴里也是满脸的诧异,不由问了一句。

    不仅是他,旁边的胡祖林苗振江等人,也是一个个用狐疑的目光望向了张横,脸现惊异。

    “其实,在风水道具的应用上,许多人都会有误区。”

    张横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大家总以为,风水道具既然有镇邪驱煞或是聚财等各种作用,那么,自然是放得越多越好,有的人更是恨不得,让房子里摆满风水道具,就全当是摆设了。以为至少肯定会有点好处。”

    “但是,这偏偏是错的。”

    张横微微摇头:“每一件风水道具,都有着它的特殊性,并不是随便都能安放在家里或办公之处。”

    “而且,风水道具的布置,也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要用最合适的,而不是最贵或是最华丽的。”

    张横语气变得凝重起来:“至于风水道具越多越好,那更是谬论,我可以这样说,每一件风水道具,必须是符合一个地方的气场才行,否则,要是乱七八糟的一大堆风水道具,不仅对风水不利,而且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说到这里,张横的手指陡地指向了那只龙龟:“这处驾驶室,原本并无风水破败,但是,正是因为放了这只龙龟,却是让这里的气场变得混乱起来。这完全就是因为它,影响了这里的风水。”

    “你们看!”

    张横再次伸出了手腕,把伏以神尺上的司南针让大家观看。

    果然,此时此刻的司南针,震动得更加的剧烈,甚至张横的手往那只龙龟边越靠近,它的指针就象是发疯了一样,震得几乎要跳出来了。

    “啊,真的是这样!”

    谋勇等人面面相觑,脸色都有些难看。

    事实是最好的说明,张横手腕上的司南针,让他们直观地看到了这里气场的混乱。

    “呃,那该怎么办?”

    谋勇搔搔大脑袋,满脸的尴尬。

    “很简单。”

    张横微微一笑:“你让你们那位工程师过来,让他把这些年安装在这里的风水道具,全部找出来。”

    张横现在完全可以判定,圣得利亚号上气场的混乱,就是那些暗中放置的风水道具引起的。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每一件风水道具,都有着它特殊的作用。许多风水道具放一起,各自产生的气场,相互作用,不把四周弄得一片混乱,那才真的叫见鬼。

    “好的,好的,我马上叫他过来。”

    谋勇连连点头,他那里还会迟疑,拿出了电话,打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男子,急冲冲地从下面跑了上来,一脸的大汗。

    “张少,这位就是我们船上的工程师高樟风高工。”

    谋勇连忙为张横介绍道:“我们船上这些年安装的风水道具,都是他布置的。”

    说着,又转向了男子:“高工,这位是张横张少,他刚才已为我们找到了圣得利亚号风水上的破败,现在,更是看出了其他问题。”

    他把有关风水道具造成的影响,向高樟风说了一遍,最后道:“高工,这些年你安装的风水道具,许多只有你知道,现在希望你把它们都找出来。”

    “啊,是我安装的风水道具出了问题?”

    高樟风浑身一震,他还有些难以置信。

    他虽然是船上的工程师,负责圣得利亚号机械的修理和维护。

    不过,他却有一身祖传的风水术,当年他爷爷也算是这一带有名的风水师。

    只不过,到了他这一代,风水这口饭就没有再吃,但他平时对风水也特别感兴趣,因此,也会暗自琢磨,并帮人布置一些风水局。

    圣得利亚号自从频频出事,他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所以,这才会帮着安装一些风水道具,想解决问题。

    那知,现在听眼前的这位年青风水师说,他安放的风水道具,不但不起作用,而且,还产生了不良影响。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又惊又疑。

    不过,看到四周众人的神情,高樟风却也只有叹气的份。

    这次来的人全是大佬,甚至连胡祖林这位老总都亲自出现了,足见这位年青风水师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

    所以,他纵然是心中有些不服,也只能听取谋勇的意见。

    张横也看出了这位高工心里的不满,但他却也不说破,只是微笑着看着高樟风。

    一众人跟着他,向旁边的船长室走去,不一会儿,高樟风又从里面拿出了一只风铃塔。

    在风水道具中,风铃塔具有聚财和挡煞的作用,眼前的这座,更是有半米多高。显然,这应该是谋勇这位船长有意让高樟风布置的。

    一行人就这么看着高樟风从一个个房间里进进出出,好半天,在最高楼的甲板上,竟然堆了不下十件风水道具,有铜马,铜象,以及石麒麟等,一般普通人所用的风水道具,在这里都出现了。

    这回,张横是真有些哭笑不得了。

    “好了,就这么多!”

    望着满甲板的物品,高樟风却是很委屈的样子。这些是他这几年来,为了化解圣得利亚号风水问题,辛苦布置的风水道具,现在却得当废品自己搬出来,他心中实在是感觉很憋屈。

    “嗯!”

    张横微一点头,手却是凌空划了个圈。

    嗡!

    空间微漾,一道暗芒闪过,一圈朦胧的光氲,刹那笼罩住了甲板上的这些风水道具。

    “啊,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好象这儿有了什么变化?”

    旁边正观看着这一切的众人,尽皆神情微变,谋勇更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不错,随着张横的动作,四周确实是好象发生了某种变化。只是,这种变化很玄妙,谋勇他们还真是无法说得清楚。

    “呃,原来是这样!”

    高樟风浑身一震,神情陡地变得有些莫名,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刹那不同了。

    做为一名有些风水基础的工程师,他虽然学的是黄道,但在风水上的见识还是有的。

    就在这一刻,他感应到了四周气场的变化。原本圣得利亚的船楼,笼罩着一层压抑的感觉,大家也一直以为,这是因为这船本身有风水问题,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气场。

    但是,当张横把眼前这些风水道具圈起来后,高樟风猛地感受到浑身一轻,仿佛是压在心头的什么东西,突然消失了,似乎连头脑也陡地变得清明了许多。

    这正是谋勇和刘兴里等人同样感受到的,只是他们对风水气场的感觉没有那么敏感,所以无法说得清楚。

    但是,高樟风却不同,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这几年布置在这里的这些风水道具,确实是对圣得利亚号产生了影响。

    事实上,圣得利亚号之所以频频出事,除了它当年冲犯太岁所遗留的影响外,还真与这些乱七八糟一大堆的风水道具有关。

    风水道具不是说不能同时放置,但是,那是只有在风水阵配合的情况下,才可以进行组合。象当日张横在利佳大厦,布置的就是三件不同的风水道具。这次,为了化解赵家祖坟,他也是把莲花龙神座组合原本的风水阵。却是起到了奇效。

    象高樟风这样,一个地方一件风水道具,尤其是他放置风水道具的地方,都是圣得利亚号最重要的部位,比如,驾驶室,船长室以及嘹望塔等,却是完全弄乱了原本流畅的气场,最终是适得其反,加重了圣得利亚号的问题。

    所以,对于风水道具的放置,纵然是知道它的性能和作用,却也是不能自己随便乱放。专业的事,还是要交给专业的人,这才能起到应有的效果。

    啪啪啪!

    众人正惊讶,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掌声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也从人群后传来:“高,果然是高明,佩服,在下佩服,哈哈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