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港岛巨头
    突然传来的掌声,顿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众人转头望去,立刻看到,一个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正满脸欣然地在拍手鼓掌。

    中年男子一身得体的服饰,虽然是站在一众跟随看热闹的船员中,但恍然如同是鹤立鸡群,让人一眼就感觉他的与众不同。

    “哈哈,何总,你怎么也在这里?”

    胡祖林连忙走了过去,大笑着与中年男子握了握手。

    “不好意思,在下不请自来。”

    中年男子满脸的歉意,转向了张横:“在下自我介绍一下,何锋林,港岛的商人。刚才在下就在码头上,看到胡总带人在看这条船,所以就不请自来。想不到却是看到了这位张先生精彩的风水论断,却是冒昧了,抱歉,抱歉。”

    “张先生,何总可是港岛的着名人士。”

    胡祖林连忙补充道。

    他自然清楚这位叫何锋林的身份,港岛鼎锋国际的总裁,产业遍布全世界,尤其是在娱乐业上,可以说是如今港岛的巨头。

    在奥岛,胡家是四巨头之一,但是,到了港岛,这位何锋林何总,地位丝毫不比胡家差,轻轻跺跺脚,就能让整个港岛摇三摇。

    只是,他胡祖林也没想到,这位何总竟然会站在一边看热闹,要是刚才注意到他在场,那敢怠慢他。

    “何总,幸会!”

    张横自然不会驳了人家的面子,上前与何锋林打了个招呼。

    张横可也不是傻瓜,能让胡祖林如此慎重其事的介绍,来人绝对的不简单。

    不过,张横不是商界中人,又没有去过港岛,确实是不知道何锋林的名头,因此,却也是能比较淡然。

    “哈哈,张先生,胡总,你们继续,不要因为在下打乱了你们的事。”何锋林很是随和,与张横和胡祖林打过了招呼,立刻道:“在下还想听听,张先生说这艘圣得利亚号冲犯了太岁,不知该用什么方法来化解?”

    何锋林在人群中已站了不少的时间,对于张横刚才的举动全看在了眼里。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就是因为看到张横指出了圣得利亚号上风水问题,这才引起了他的兴趣。

    要知道,圣得利亚号的风水问题,在业内并不是什么秘密,只要是与胡家有些业务往来的人士,都知道这一情况。

    只是,这几年来,圣得利亚的问题,一直没有人能解决,甚至胡家请过港岛以及周边新马泰等地的风水大师,也都找不到它的根本问题出在那儿。

    然而,今天这位年青的风水师,却一语中的,一下子找出了关键的所在,这自然是让何锋林心中很是震动。

    所以,他才会出声喝彩。对于象他这样的顶级巨商来说,能认识一位真正有水平的风水大师,也是他之所愿。

    “是啊!”

    何锋林一说,胡祖林也醒悟了过来,目光炽烈地望向了张横:“张先生,圣得利亚号的冲犯太岁,该如何解决?”

    “嗯,胡总,何总!”

    张横微笑:“冲犯太岁,本来是要用祭品请一下太岁。只是,因为圣得利亚号是几年前在首航时冲犯的太岁,所以,现在再请太岁,已是没有用。”

    “因此,要消除它的冲犯太岁之煞气,只有化解了。”

    张横说着,目光落在了甲板上那一大堆风水道具:“幸好,这里有这么多风水道具,却是省了许多的麻烦。”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些风水道具上,人人神情迫切。

    张横也不迟疑,蹲下身来,在面前的一大堆风水道具中,选了两件:“这只龙龟,正好可以用来压舱,这个运财童子,可以放在顶楼嘹望台上。”

    船只大多有压舱石,这是为了增加船只的平衡。象圣得利亚号,因为是万吨级的海轮,所以,压舱石更是有讲究,会在出厂前,特别制作。

    不过,张横此刻选用龙龟做压舱石,只是一个名头,真正的作用却是辅助龙骨的力量。

    圣得利亚号龙骨受太岁冲刑,有煞气,龙龟具有镇压气运的效果,正好压制那股煞气。

    运财童子在风水道具中,有比较特殊的作用。一般情况下,如果是用于个人的风水,运财童子,具有化解小人,而且,还能给年青男子招来桃花之运。

    当然,运财童子也有招财之效,可聚财挡煞,这是它名字的来由。

    所以,在许多时候,它是被那些不受年青女子待见,缺少女人缘的小伙子,用来增强姻缘的风水道具。

    但是,此刻张横用在此处,自然不是为了给谁引桃花运,而是为了化解太岁冲犯。

    太岁为岁之天子,权威极重,它产生的煞气,暗含霸气。

    运财童子招来的桃花气运,却正好是阴柔之气,所谓以柔克刚,却正好能化解太岁冲犯所遗留的凶煞。

    事实上,风水道具的应用,并不是一成不变,是可以因势而化,只要符合阴阳五行以及天道的自然规律,就可以演变出千变万化的破解之法。

    这才是一名风水师对天道的理解,也是在风水上的造诣所在。

    “哦!”

    众人尽皆沉思起来,回味起了张横的这翻话。一边的高樟风更是眼眸骤亮,张横的话语,让他有一种提壶灌顶的感觉,让他看到了风水布置上一条崭新的思路。

    张横也不犹豫,在谋勇和刘兴里两人的帮助下,把龙龟和运财童子,一个放到了舱底,一只放到了顶楼。

    随着这两件风水道具的安置,整艘圣得利亚号轰然一震,在场的人却是个个脸现惊喜之色。

    这回,就算是胡祖林谋勇和刘兴里等人,他们不懂风水,此刻也感受到了四周的变化。好象整艘圣得利亚号,突然有了焕然一新的感觉。

    这是一种难以用语言来表达,只可意会的感受,但是,每个人,却是如此清晰地感应到了。这也就是说,圣得利亚号,在张横的布置下,果然是解决了风水上的破败。

    一时间,甲板上寂静一片,下一刻,所有人却是拼命地鼓起掌来,人人振奋,个个兴高采烈。

    尤其是谋勇和刘兴里等人,困扰他们多年的问题解决,今后他们出海的时候,更安全更顺风顺水了。

    时间已是到了中午,胡祖林盛情地邀请张横,在奥岛最高档的新奥都大酒店进餐,庆祝圣得利亚号获得了新生。

    一餐饭宾主尽欢,临走的时候,胡祖林掏出了一张金色的卡片,递到了张横面前:“张先生,这是我们天海国际航运的金卡,凭此卡,只要是我们天海航运名下的企业,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任意使用。并可调动一定权限内的船只听从号令。”

    胡祖林送出了一张金卡。这可绝对是一种特殊的荣誉。

    要知道,胡家的海天国际,已是遍布全世界,而且涉及客货两用,有了这张金卡,可以说,是让张横得到了一张通往全世界的免费船票。

    更重要的是后面那一个条件,在一定权限内调动船只,这可更是不得了。相当于是给了张横动用海天国际资源的一把金钥匙。对于无数的巨商贵贾来说,这无疑是梦寐以求的天大好处。

    胡祖林也清楚,象张横这样的风水大师,金钱对于他们来说,也许真的只是一个数目。所以,他这才会送上这样一份人情,也算是在克意地拉笼张横,为以后双方的联系,打好了基础。

    开玩笑,能认识一个象张横这样的风水大师,无疑也是给胡家加了一层保障。谁敢保证,今后不再遇到风水上的问题啊!

    张横心中也是很激动。

    这次奥岛之行,不但为赵家解决了祖坟风水问题,也结识了象胡家这样的巨鳄,这对于自己今后的人脉扩展,有着极大的利益。

    当下,他欣然接受,对胡祖林表示了感谢。

    “张先生,如果什么时候方便,请来港岛一游。到时,在下必然倒履相迎。”

    何锋林也向张横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谢谢何总。”

    张横微笑答应:“有机会一定会去港岛拜访何总。”

    说到这里,张横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神情不禁一肃:“何总,在下有一件事还真想麻烦您。”

    “哈哈,张先生客气了,有什么用得到我老何的地方,那是在下的荣幸。”

    何锋林很是高兴,张横能向他提要求,说明这是把他当成了朋友。

    “事情是这样的。”

    张横微微沉吟:“我有一位朋友,他的父亲在当年大动乱的时候,去了港岛,这些年来,却一直没有消息,所以,我想请何总留意一下,看是不是有机会能找到他。”

    张横说出了自己的要求,他这是突然想到了王其卫。

    当年王其卫的父亲去了港岛,到现在彼此仍是毫无消息,这些年王其卫一直与奶奶相依为命,生活的十分的艰难。如果不是前段时间遇到了张横,只怕王家还挣扎在贫困中。

    只是,王其卫的奶奶年纪已大了,张横在与他们的交往中,听出了她思念儿子的那份迫切之心。

    也许,对于王其卫奶奶来说,她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再见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

    这次遇到了何锋林这位港岛的巨头,张横立刻想到了这事,所以,此刻便向他提了出来。

    当下,张横把王其卫父亲有关的一些情况说了一遍,最后道:“我这位朋友的父亲,当年也是风水师,因此,极有可能,现在他在港岛也从事这一行业,这事就拜托何总您了。”

    “风水师,姓王?当年动乱时去了我们港岛?”

    何锋林沉吟起来,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色。突然,他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神情不禁一震。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