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7章 我们的老马
    “张先生,我记得几年前确实是遇到过一位风水师。”

    何锋林沉吟着道:“好象与您所说的条件有些相符。只是,在下与那人有好些年没有联系,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我这边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看来,得回去后派人调查一下。”

    “那就麻烦何总了,谢谢您,谢谢您!”

    竟然真有线索,张横心中也是无比的兴奋。只要有任何一丝的希望,他也不会放弃。能为王其卫奶奶,完成心愿,也算是张横为她做的一点事。

    在奥岛的事已然告一段落,张横准备着要回钱塘。

    不过,他一时还真走不了,因为,赵禀渊邀请他出席一个慈善拍卖晚会。

    奥岛四大巨头,每年都会举行一次慈善晚会,到时,奥岛顶级圈子里的巨商贵贾,都会出席。

    慈善晚会上会进行拍卖,拿出一些私人物品,在拍卖会上进行拍卖,所得善款,会全部捐款给福利机构。

    事实上,这样的慈善晚会,只不过是一个形势,重要的是给这些顶级圈子的大佬们,提供一个相互交流的环境。

    当然,能参加这样的慈善晚会,也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更是结交各方朋友,扩展人脉的一个难得的机会。

    慈善晚会四大巨头每年轮流主持。今年轮到赵家,赵禀渊之所以邀请张横,让他成为晚会的佳宾,自然是对张横的器重,也是对他为赵家解决祖坟风水问题的报答。

    张横哪能拒绝赵老爷子的好意,当下欣然答应。

    慈善晚会在新奥都三十八层的会客厅举行,晚上八点,这里已是高朋满座,群星闪耀。凡是能在奥岛排得上号的,无论是商界,政界,还是娱乐圈演绎界的名星大腕,全部应邀出席。

    会客厅最前面的方向,是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四周摆着十数张桌子,这里正是贵宾席。

    能入座贵宾席的人,尽皆是奥岛某一领域的大佬,喘口气,就能让奥岛风云变幻的巨头。

    此刻,场中的人们,却是一个个目光怪异地望向贵宾席的中央,那里正是一号桌,今年主持慈善晚会的赵家所在。

    然而,现在一号桌边,却是坐着一位年青人,与赵禀渊以及赵承山等一众赵家重量级人物,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难道这年青人是上面某位大佬的公子?”

    四周的人们窃窃私语起来:“否则,以他的年纪,怎么有资格,被赵家如此的器重?”

    坐在贵宾席上的年青人,确实是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要知道,能入座贵宾席,那都是奥岛各行各业的大佬,年纪最轻的,也都是在四五十岁,象眼前这位年青人,还真是唯一的一个。

    从他坐在一号桌的情况来看,这年青人应该是今年慈善晚会的组织方赵家的佳宾。

    只是,能让赵家如此重视,邀请在这样的场合,坐在贵宾席上,身份自然是非同小可。

    然而,在场的这些奥岛名流,竟然没什么人认识这位年青人,这如何不让大家感觉惊异,所以都在猜测他的来历。

    “各位来宾,各位女士们,先生们,非常荣幸,今天的慈善晚会的慈善拍卖会,由我老马主持。”

    这个时候,前面的舞台上,一位年纪在三十多岁,很有风度的中年男子走上了台来,向着众人道。

    顿时,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这次慈善拍卖会的主持人老马,可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乃是如今奥岛娱乐圈红得发紫的大腕。

    老马真名马骏,原本是奥岛电视台的娱乐节目的一名主持,只是,他的节目最近两年,在整个奥岛火得一塌糊涂,连同他这位主持人,也是火爆得不得了。

    了解马骏的人都知道,他相当于是国内着名娱乐节目星光大道的老毕,在观众中人气特旺,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我们的老马。

    象今天这样顶级圈子里的慈善拍卖,也只有老马这样的名星大腕,才配得上主持,足见这场拍卖会的等级有多高。

    “下面,请今年慈善晚会的组织方,禀天集团的创始人赵禀渊赵老先生上台讲话。”

    马骏以他特有的,充满了煽动性的语气道。

    顿时,台下再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赵禀渊微笑着向众人打着招呼,走上了台来。

    赵禀渊自赵承山接手禀天集团的总裁后,这几年其实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只有象俗语今天这样的慈善晚会,才能见到他。因此,对于这位充满了传奇色彩的禀天集团创始人,许多人充满了好奇。

    赵禀渊按照惯例,在台上发表了演讲,主要是说明了这次慈善拍卖会的目的,最后道:“各位来宾,今天老朽有幸请到了来自国内的一位风水大师,张横张先生,下面,请张大师为我们的慈善拍卖会祝词。”

    说话间,赵禀渊的目光望下了贵宾席上的张横。

    “呃,还要上台演讲?”

    张横正是一号桌上的那个年青人,只是,他还真没想到,今天还会有上台演讲的这一关。

    不过,现在赵老爷子都已点了自己的名,他却也不能赖在台下。当下,站起身来,向着四周微微欠了欠身,这才举步向台上走去。

    “哇,原来这年青人是大陆来的风水师!”

    下面刹那义论声一片,明白了这位年青人身份的客人们,个个惊讶不以。

    要知道,每年的慈善拍卖会,组织方会邀请一名佳宾上台演讲,这是一种极高的荣誉,相当于是在向全奥岛各界精英介绍来人,让佳宾在这样顶级圈子的聚会上露脸。

    这一个机会,对于无数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荣耀。凡是当年被邀请上台演讲的佳宾,都会成为这一年圈子里的名人。对于那位佳宾来说,更是会获得整个奥岛精英圈的认同。

    只是,在场的众人,谁也没有想到,今年赵家所邀请的佳宾,竟然是位来自国内的风水师。这可是这些年来,破天荒第一次有这样身份的人物,被邀请成为上台演讲的佳宾。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所有人又惊又疑。

    “啊,我明白了,这位大陆来的年青风水师,肯定就是帮赵家化解了祖坟风水的那位。”

    刹那的愣怔,台下立刻有人醒悟了过来。

    赵家最近祖坟出问题的事,虽然比较隐秘,但是在一些顶级圈子里,还是有人知道的。

    所以,此刻听赵禀渊的介绍,许多人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

    陡地,无数人望向台上张横的眼神不一样了。

    能解决困扰赵家的祖坟风水问题,台上的这位年青风水师,虽然年纪不大,但绝对是位真正的高人。

    在场的人中,对于赵家祖坟风水的问题,还是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内幕,据说赵家为此,曾请遍了各地的风水师,都没有人能解决。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非常荣幸能参加今天的慈善拍卖会。”

    张横走上了台,很是彬彬有礼地向台下众人微微鞠了个躬:“对于慈善的意义,在下自然也不必多废口舌。不过,今天在下要为大家表演一个小小的魔术,算是为这场拍卖会助兴。”

    张横娓娓而谈。经历了这么多事,如今的张横,自然也不是以前的那个打工仔,面对一众奥岛的精英,也能应付自如,丝毫没有表现出胆怯。

    然而,他要表演魔术的举动,却是再次让场中惊诧一片。谁也没有想到,这位年青的风水师,竟然要在拍卖会上表演魔术。

    那么,他这是要干什么?是哗众取宠呢?还是有什么特别的目的。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台上,人人脸现惊疑。甚至连赵禀渊赵老爷子,也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不知张横的意图。

    “老马先生,不知是不是可以为在下准备一个瓷盘?”

    张横微笑着转向了马骏。

    “好,这位张先生看来是要给大家一个惊喜,我们期待张先生精彩的表演。”

    马骏现在也是满腹的疑惑,但他不愧是娱乐圈里的着名主持人,非常善于临场的随机应变。

    不一会儿,工作人员拿来了一只瓷盘,端到了张横面前。

    瓷盘自然是人们平时最常见的那种普通货色,有十几公分方圆,上面没有任何的装饰,这是张横特意要求的。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横,大家都在寻思着,这位来自国内的年青风水师,这是要干什么?

    张横也不多解释,拿着瓷盘朝台下展示了一翻。这才一手握住瓷盘,一手轻轻地凌空虚划起来。

    顿时,一缕暗芒在张横的指尖轻轻地流转,丝丝地渗入了瓷盘中。

    “他在刻划风水局。”

    台下有见识过风水师布置的人,顿时惊呼起来:“他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在一个瓷盘上刻划风水局?”

    “是啊,这算是什么?”

    许多人又惊又疑,满脸的迷惑。一时间,谁也猜不透他的用意。

    “小子,又想装什么神,弄什么鬼?”

    在拍卖场的角落里,一个年青人,此刻却是满脸怨毒地望着张横,神情狰狞之极。

    这人正是赵正东,他今天也参加了这次慈善晚会,不过,以他的身份,却只能坐在角落里。而在他的身边,坐着一个满脸枯瘦,眼眸阴寒的中年人,浑身散发着一股阴寒的气息。他目光凌然地望着台上的张横,神情中突然多出了一抹阴冷的笑意:“嘿嘿,竟然要玩小把戏来迷惑人,本师看你等会怎么下台?”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