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慈善和功德
    这个满身阴寒的男子,正是与赵正东一起来的,而且,他就是得普的师弟,名叫阿布格,也是位来自东南亚的降头师。

    当日得普被张横伤了他的本命降瘟,本身也受到了重创,他当夜就返回了东南亚。

    只是,他那肯就这么善罢甘休,所以,立刻通知了他师弟阿布格,前来报复张横。

    阿布格到来后,立刻与赵正东取得了联系,这几天一直在寻找机会,想会会张横。

    此刻,看到张横在台上表演,以他的见识,立刻明白张横这是要做什么。阿布格那里还会犹豫,就准备暗算张横,让他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在这么多奥岛精英人士面前,大大地出个丑。

    心中想着,阿布格那枯瘦的脸上,陡地露出了一抹阴毒,一只手也伸到了胸口,握住了挂在脖子上的一件挂饰。

    那是一只黑色的骷髅挂件,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制作,透着一股阴森的气息。骷髅有小孩子拳头大小,黑洞洞的两只眼眶里,陡地闪起了一抹血芒。

    “抽魂!”

    阿布格低喝,握在骷髅挂件上的手,一阵诡异的抖动。

    嗡!

    空间微漾,骷髅眼眶里血芒大作,轰然射向了台上的张横。

    这件骷髅挂饰,正是阿布格的一件法器,而且,还是阴阳术中极其厉害的存在。因为,它能吞噬生物的生魂,可以直接从生命体中抽离神魂,端是阴毒之极。

    此刻,他就是暗中驱动了这件法器,要想对付张横。

    “不好!”

    台上,张横陡地浑身一震,脸色也猛地阴沉了下来。他突然感觉到,一股阴森的气息,刹那笼罩住了自己,让他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不仅如此,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的洞察中,张横立刻发现,一抹血光如同是万千丝线一样,丝丝地渗入自己的体内,意欲把自己的神魂抽离而去。

    “好个贼子,竟然大庭广众之下暗算哥们!”

    张横心头一凛,却也立刻发现了远处角落里那枯瘦男子,并敏锐地感受到,这股阴毒的力量,就来自对方。

    并且,他也看到了枯瘦男子身边的赵正东,这让张横顿时意识到了什么。

    “阴阳炼炉!”

    张横眼眸暴缩,正在刻划的手轰然一指。

    顿时,一团黑白相间的暗芒,猛地暴逸开来。

    张横在瓷盘上刻划,看似只是手指在划动,但是,他的掌心,其实暗藏了一样东西,正是当日灵犀在赵家祖坟中获得的那枚阴阳精魄。

    他就是利用阴阳精魄中蕴含的力量,在瓷盘上布置一个奇异的风水阵。

    此刻,突遭暗袭,他立刻动用了阴阳精魄,全力反击。

    怦!

    台上的光线轰然一暗,一圈圈黑白暗纹陡地暴涨,刹那包裹住了射向张横的那缕缕血丝。

    嗤嗤嗤!

    血丝顿时如被烈火焚燃,一缕缕肉眼可见的青烟,在张横身周蒸腾而起。

    “啊,这是什么?”

    下面的人们,自然不知道此刻台上的情形,他们还以为这冒起的青烟,是张横玩的把戏,顿时一个个惊奇不以。

    “哼!”

    坐在角落里的阿布格,却是冷哼一声,枯瘦的脸上,顿时浮起了一抹异样的青色。

    他暗中攻击张横的抽魂术,已是被张横的阴阳炼炉给刹那焚成了灰烬。

    不仅如此,术法被破,他也遭到了反噬,一口鲜血几乎就喷出来。

    阿布格神情变得无比的难看。他虽然心中早有准备,知道自己的这次偷袭肯定耐何不了对方,他也只是想让张横出丑,打断他正在刻划的风水阵。

    那知,张横的手段是如此的强悍,在间不容发之际,就猛烈地反击。他不但没有得到便宜,反尔吃了个暗亏。

    阿布格的眼眸变得更加的阴厉起来,现在,他不禁对台上的张横,陡地有了一丝忌惮。

    刹那反击对手,消弥了危机,张横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不过,现在场合不对,他也无遐再追击对方,连忙把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了手中的瓷盘上。

    幸好,自己布置的风水阵已接近尾声,并没有因为这意外的事故而遭到破坏。所以,张横也不敢迟疑,刷刷刷几划,把瓷盘上风水阵的最后几笔刻划了上去。

    嗡!

    瓷盘陡地闪起了一圈黑白的炫光,整只瓷盘也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光彩照人,仿佛变成了一件名贵的瓷器。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

    张横抬起了头来,脸上露出了欣然的微笑:“对于慈善,许多人只是凭着自己的一份心意在做。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其实做了慈善,对他本人却是有着巨大的好处。”

    张横再次把话题转到了慈善事业上,这顿时让台下的人很是诧异,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但是,还没等下面的人回味过来,张横继续道:“只是,那些好处,看不到,摸不着,就算是做慈善的人,得到了这些好处,也根本无法印证。”

    “不过,今天在下不材,却是要让在座的各位贵宾,亲眼看到做慈善的好处。”

    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却是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

    “啊,可以让我们亲眼看到做慈善的好处?”

    果然,他的这翻话,如同是一块巨石砸在了湖面上,立刻引起了台下的一片轰动。

    “赵老先生!”

    张横却不理会下面众人的惊异,目光望向了赵禀渊:“还想请您再上台一下。”

    “哦!”

    赵禀渊现在也是满头的雾水。

    他也没有想到,张横上台后,会做出这些莫名其妙的举动来。此刻更是要让他上台。

    他实在是有些弄不清楚,张横这是要干什么。

    但是,张横是他邀请的佳宾,他却也只有配合张横的份。

    当下,满腹狐疑的赵老爷子,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再次走上了台来。

    “赵老先生,在下有几个问题想问您。”

    张横微微一笑:“不知在您的这一生中,在慈善事业上,做出了多少的贡献?”

    “这个!”

    赵禀渊更加的迷惑了,但他还是仔细地想了想,这才道:“自从我们禀天集团创建以来,每年我们集团都会有一定数目的捐款捐献给慈善机构,粗略地估计,这些年来,我们禀天集团在慈善事业上,已投入了不下十个亿。”

    噼噼叭叭!

    台下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嗯,赵老先生不愧是个大慈善家!”

    张横点头,神情陡地一肃:“赵老先生为慈善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其实,他本人也已得到了许多的功德,这对于赵老先生本人,以及赵家都是有着极大的好处。”

    “诸位,请看!”

    张横陡地举起了手中的瓷盘,对着赵禀渊的脑袋照了一下。

    嗡!

    一柱微弱的光芒,刹那照射到了赵禀渊的额头,空间一阵微微的振荡,而一圈奇异的光氲,也猛地从赵禀渊脑后蒸腾而起。

    “啊,这,这,这……”

    刹那,台下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全部给惊呆了。

    不错,此时此刻,出现在赵禀渊身上的影像,实在是有些震憾人心。因为,他的脑后,已升起了一圈如同佛光般的光氲。

    现在的赵禀渊,看起来就象是神话故事中的那些佛佗,脑后竟然佛光闪耀,整个人都充满了一种神圣的气息。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所有人震惊无比。

    “诸位!”

    张横的声音响起:“其实大家现在看到的,就是赵老先生这些年做慈善事业积累的功德。慈善做的越多,功德越大,所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大,这是天道。”

    “所谓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又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

    张横继续道:“赵老先生这些年热心慈善,积累下如此的功德,所以,他老人家才会福寿延年,赵家才会兴旺发达。”

    “啊!这就是功德吗?”

    下面的人,这个时候总算有些回过神来了,一个个惊诧莫名。

    “是的,这就是功德!”

    张横神情肃然,转过了身,向一边的马骏道:“老马先生,请你叫工作人员把这里的灯关掉,这样更便于大家看清楚。”

    “呃,好的,好的!”

    马骏现在也完全处于愣神的状态。纵然是他主持娱乐节目,见识过许多意外的事情发生。

    但是,象今天这样,让他震憾的情形,却仍是第一次,所以,刚才他也完全被震摄了。

    直到此刻,张横向他说话,他才反应了过来。

    叭!

    舞台上和场中的灯光刹那熄灭,场中却是再次爆发出了震天的惊呼。

    没有了灯光的掩映,赵禀渊头顶上的那圈光氲,变得更加的光彩夺目,恍然是佛佗降世,让人竟然有种几欲膜拜的冲动。

    这顿时深深地震憾了所有人的心,现在,大家就算是不信神鬼,却也相信张横所说的功德了。

    不是吗?赵老爷子在奥岛,自然是人人熟悉,个个知道的名流。

    而且,所有人也清楚,赵老爷子虽然是奥岛的四大巨头之一,但他本质上还是个普通人。

    然而,今天在大庭广众之下,人们竟然看到了他头顶呈现出如同是佛光般的光氲。那么,这不是张大师所说的功德,又是什么?

    这也就是说,果然如同张大师所说的那样,赵老先生因为多年热心慈善事业,积累了许多功德,这才让他的身上,呈现出了如此异相。

    而这一切,更是证明了张大师所说的那句话,做慈善,果然是对行善者本人,有着巨大的好处。

    如果以前看不到,摸不着,人们还抱着置疑或无所畏的态度,此刻,所有人的心中,却已是炽烈一片。

    “诸位!”

    这个时候,张横再次说道:“下面再请看看其他人的功德。”

    说着,他转向了一边的马骏。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