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竟然会是这样的人物
    张横转头望去,立刻看到,报出一千万的是个年青人,坐在拍卖厅左边的一个区域。

    张横的眉头又是一挑,神情变得有些异样。

    他现在自然知道,坐在那区域里的客人,都是些特殊身份的主。

    奥岛与其他地方不同,搏彩业可以说是这里的一大特色。因此,在奥岛,就有专门经营搏彩业的势力,他们虽然也溶于奥岛的上层圈子,但是,毕竟做的是这种特殊行业,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有着涉黑的背景。

    所以,他们其实是与奥岛上层圈子,还是有些格格不入的。

    这也正是赵家等一众真正的顶级家族,在发达后,要从搏彩业中脱身,向其他行业发展的原因。

    说到底,要真正被公众认可,象搏彩业这样捞偏门的家族,还是会被人在背后诟病。

    此刻,报价的此人,就是坐在这一特别划出来的区域内,他年纪虽然只有二十多岁,但一脸的彪悍,显然是个好勇斗狠之人。

    只是,张横还真没想到,竞出高价的,竟然会是这样的人物。

    “哼!”

    正寻思着,身边的赵承山突然冷哼了一声,神情有些难看。

    “赵总,怎么了?”

    张横很是诧异。

    “不求上进的东西。”

    赵承山喃喃了一句。

    看到那年青人,赵承山心里确实是很恼火。因为,那年青人与赵家还真有些关系。

    赵家以前也暗中经营搏彩业,甚至最初也是从这一行业内挖得第一桶金。

    但是,赵家发迹后,就开始转向其他行业,并想从搏彩业中脱身。

    然而,赵家最初掌控搏彩业,暗中也培养了不少的涉黑势力,掌握那股涉黑力量的人,却是当年的赵家老五。

    而在赵老太爷去世之后,赵家老五却也意外身亡。那股涉黑的力量,其中的一部分,已脱离了赵家的掌控。

    现在出现的这位年青人,正是当年脱离赵家掌控的一支,因此,彼此间还真存在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怨隙。

    而最让赵承山心中恼火的是:赵家如今禁止下面的族人涉足搏彩业,但是,赵正东却一直与他们有着瓜葛。所以,此刻看到那年青人报价,赵承山就想到了赵正东,这才会冷哼一声。

    “哦,原来还与东少有关!”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

    “一千万报价一次,一千万两次!”

    台上,马骏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台下却是寂静无声,再也没有人与那年青人竞价。

    开玩笑,知道竞拍的人是有涉黑背景的人物,在场的这些奥岛精英,自然不会随便出手了。

    年青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色,以为这次他可以竞拍到那件瓷盘了。

    “二千万!”

    突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啊!”

    这下,场中人不禁个个惊讶,连忙转头寻找起了报价之人。当大家看清报价的是谁,又是一个个神情变得古怪起来:“原来是胡少!”

    不错,报出两千万的,正是四大巨头之一胡家的三少胡鑫源,他此刻正漫不经心地举起了手中的牌子,报出了价格。

    “是你!”

    年青人脸色陡地一僵,眼眸里却是闪过了一抹厉色。

    胡鑫源却那里会在意,毫不示弱地与他对望了一眼,甚至还满是挑衅地挑了挑眉。

    也许别人对涉黑的人物有所顾忌,但是,对于四巨头之一的胡家少爷来说,那自然没什么可害怕的。

    “哼!”

    年青人冷哼一声,脸色变得很难看,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又举了举手中的牌子:“三千万!”

    于是,一场激烈的竞拍开始了,年青人与胡鑫源两人,互不相让,而且,每次加价,就是一千万。

    不一会儿,价格就从最初的一千万,加到了八千万。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望望胡鑫源,再看看那年青人,神情变得更加的异样。大家都看出来了,貌似胡家三少,这是与那年青人在抬杠。

    “九千万!”

    胡鑫源又刷新了价格。

    “一亿!”

    年青人有些咬牙切齿。

    “哈哈,让给你了。”

    突然,胡鑫源大笑,很是潇洒地挥了挥手。

    “你!”

    年青人神情一滞,他就算是傻瓜,也明白胡鑫源这是在故意跟他作对。

    只是,被胡鑫源这么一搞,原本可以用一千万解决的问题,现在却是硬让他化费了一个亿。

    年青人又气又恼又是有些窝火,但是,竞拍的价格已报了出去,他现在就算是最愤怒,却也得吃了这个哑巴亏。

    “嘿嘿,跟本少斗,吕少青,这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望着年青人象便秘一样的表情,胡鑫源心里偷着乐。

    说实话,原本在这样的场合,胡鑫源是不会与吕少青斗气,但是,他刚才却是接到了张横发来的一条短信,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胡少,能不能把价格抬到一个亿。

    一看这条短信,胡鑫源那会迟疑,这才立刻出价与吕少青抬杠。

    有张横在背后为他撑腰,胡鑫源可没什么顾忌的,就算他老爹在场他也不怕。以张横今天在场中的表现,只要说明情况,想来他父亲胡祖林也不会怪他。

    更何况,他与吕少青之间,确实是有些过节。

    要知道,当日他与赵正东豪赌,就是在吕少青的场子里发生的,而且,最初也是吕少青挑的衅。

    所以,此刻有机会戏弄一下吕少青,胡鑫源心中还是无比畅快地。

    “一亿三次!”

    马骏敲下了拍卖锤,这一件由普通瓷盘制作的风水道具,最终以一亿元成交。

    场中响起了热闹的掌声,不管怎么说,这是慈善拍卖,所拍的款项,都会捐给慈善事业,人们还是愿意为吕少青的慷慨而鼓掌。

    “谢谢大家!”

    吕少青站了起来,向四周的人们微微躬身至谢。尽量装得很淡然的模样,但是,他那如同便秘的表情,却出卖了他此刻心中的窝火。

    “嗯,就让你这帮狗吃屎的家伙,受点小小的惩罚吧!”

    张横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意弧度,心里也是偷着乐。

    他之所以要发短信给胡鑫源,自然是有目的地。

    听到了赵承山的解释,知道竞拍自己那件瓷盘的人与赵正东关系密切,张横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所以,他立刻发了条短信给胡鑫源,要让他抬价。

    他可不认为,吕少青这位黑道人物,有什么社会责任感,愿意为慈善事业贡献一份力量。

    而之后吕少青不惜一切地竞价,更是让张横印证了自己的猜想。吕少青拍自己的这件瓷盘,绝对背后有人指使,而且,指使之人,极有可能就是赵正东和他身边的那位枯瘦男子。

    此刻,见他终于用一亿的高价,拍得了一件毫无用处的瓷盘,张横心中暗笑。

    “什么?竟然化了一亿?”

    旁边包厢里,赵正东和阿布格两人,也得到了即时的消息,两人的脸色顿时微微地抽搐了一下。

    一件普通的瓷盘,竟然化了一亿元,就算两人钱最多的化不完,也是感觉肉痛无比。

    “嘿嘿,姓张的,你就等着吧!”

    稍稍平静了一下心絮,阿布格眼中闪过一抹阴厉之色:“一亿,小子,你的命确实是够值钱的。不过,有了你这件瓷盘,那么,你就等着本师怎么收拾你。到时,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场慈善拍卖会,在无比热烈的气氛中终于散场。

    只是,今年的慈善拍卖会,却是创造了这么多年来从所未有的纪录。

    要知道,以前每年举办的慈善拍卖会,一般最多也就能筹集到数千万的慈善资金。

    但是,这一次,因为最初有张横所演示的功德光环,却是刺激了在场所有人,让每一个人都积极参与,甚至是破天荒地慷慨出手。

    到拍卖会结束,这次慈善晚会,总共拍得了三个多亿,其中光是张横制作的那件风水道具,就拍出了一个亿。

    而这场慈善拍卖会,也注定要成为今后一段时间,奥岛顶级圈子里的话题,张横演示的那个功德光环,更是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影响今天参与之人。

    拍卖会后,还有舞会等助兴节目,这才是举行这次慈善晚会的重头戏,在场的一众精英人士,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相互交流,扩展各自的人脉。

    张横顿时成了人们的焦点,无数的人上前与张横交谈,递上了名片。

    开玩笑,张横今天的表现,确实是太扬眼,让人们看到了这位来自国内的年青风水师的实力。

    而一位真正有水平的风水师,谁不想结识?

    张横非常的欣慰,能扩展自己的人脉,这也是他所愿。更何况,今天能来此地的人物,那一个不是各个行业内能顶一片天的精英?

    等晚会散场,已是十二点多。张横却丝毫没有睡意,他可没忘了,自己的那件瓷盘现在可能落到了赵正东和那枯瘦男子的手中。

    他还真期待着会发生点什么。

    果然,在奥岛海边的一处别墅里,此时此刻,阿布格已开始有了动作,准备着要好好地收拾张横。

    嗡!

    阿布格盘膝坐在地上,原本挂在他脖子上的那个骷髅挂件,缓缓地悬浮到了面前,腾起了一团血雾。

    一股极度冰寒,极度阴冷的气息,也陡地在房间内弥漫开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