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1章 到底谁阴谁
    嗡嗡嗡!

    空间微漾,血雾翻滚,骷髅的眼眶内闪烁起了妖异的光芒,陡地射出了两柱血芒,照射到了面前的瓷盘上。

    顿时,瓷盘嗡然剧震,刹那被笼罩在了血光中。而一缕青烟,也从瓷盘中曲扭摆舞着,冉冉地蒸腾而起。

    不一会儿,那缕青烟便化为了一个朦胧的人影,从轮廓上来看,竟然依稀地象张横。

    “抽魂!”

    阿布格低喝,手指轰然一指,脸上的神情更是变得凶厉无比。

    他之所以要让赵正东指使人,高价竞拍下张横的这件风水道具,正是为了要暗中施展秘法,暗算张横。

    要知道,玄门修者是与普通人不同的,一般情况下,象阿布格等这类擅长阴阳术的降头师,只要收集到普通人身上的毛发,或是知道对方的时辰八字,就可以用秘术暗害对方。

    但是,玄门修者本身就具有强大的力量,神魂更是比普通人不知坚韧了多少倍。因此,要想用类似的手段,对付一名玄门修者,却必须是得到对方一缕神念。

    张横在瓷盘上刻划风水局,自然是溶入了一缕神魂之力。阿布格就是要利用这缕神魂,施展诡术,伤害张横。

    此刻,眼前这个青烟化成的人影,正是瓷盘内溶入的张横神魂,却被阿布格的法器给抽离了出来。

    “恶鬼噬魂!”

    阿布格低喝,眼眸中凶光暴炽。

    咔嚓!

    骷髅的嘴巴突然咔嚓一声张了开来,猛地咬住了青烟凝住的人影。

    啊!

    空中响起了一声凄厉的惨呼,那人影挣扎着,却那里能挣脱,渐渐地被骷髅吞入了嘴里。

    赵家的客舍里,张横正盘膝而坐,修习着风水阵法。突然,他浑身一震,陡地睁开了眼来。

    “嗯,终于行动了!”

    张横的眼眸一凝,眼瞳里陡然浮起了一抹暗金色,那个奇异的巫字也刹那浮突了出来。

    顿时,眼前一阵恍乎,一幕诡异的情形,呈现在了意识里:一个黑漆漆的骷髅,死死地咬住了一个烟雾朦胧的小人,咔吧咔吧地要把它嚼成粉碎。

    “好个噬魂之术!”

    张横眉头陡地挑了起来,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今天哥们不教训你一下,你就不知道天外有天!”

    那只瓷盘中,确实是溶入了张横的一缕神魂。因此,张横可以凭此,产生感应,看到对方此刻正在施展的秘法。

    但是,在拍卖场上,明知有人暗算自己,张横最后仍是在瓷盘上刻划出了风水阵,甚至还把这件临时制作的法器,交给慈善晚会拍卖,他自然是早就做了准备。

    此刻,见对方果然拿自己的这件瓷盘法器做文章,张横心里冷笑。他那里还会犹豫,手指陡然一点:“阴阳振魂爆!”

    咔嚓!

    一声轻微的异响响彻,仿佛是一块玻璃突然碎裂,空间也陡地荡起了一阵奇异的波纹,却刹那消失在了眼前。

    轰!

    海边别墅中,阿布格眼前的那只骷髅,陡地浑身剧颤,一团奇异的波动,也刹那从骷髅内传来。

    “啊!不好!”

    阿布格大惊,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惊呼:“快,吐出来!”

    但是,迟了!

    还没等他再做出下一步的动作,眼前血光轰然暴盛,一声震天的巨响轰隆隆地响起,骷髅嘴里那个被它咬噬的人影,陡地爆了开来。

    一团极光闪过,整个房间里如同是刹那卷起了一阵龙卷风,把所有的家具以及物品,在眨眼间撕了个粉碎。滚滚的黑雾蒸腾如沸,已把整个房间淹没。

    “啊,阿布格大师,您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房间门猛地被敲响,外面传来了赵正东惊惶失措的声音。

    赵正东一直就守在外面的房间里,他自然知道,今天晚上阿布格大师要施展秘法,对付张横。所以,他在等着看最后的结果。

    那知,这个时候,突然房间里发生了爆炸,这顿时把他吓了一跳,忙不迭地跑进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叫了半天,里面没有什么声响,赵正东那敢迟疑,猛地撞开了房门。

    然而,一撞入房里,赵正东浑身剧震,整个人被震憾在了当场。

    此时此刻,房间里狼藉一片,原本的所有家具物品,全部成为了碎屑。

    再看房间的中央地板上,一个巨大的窟窿出现在那里。

    “啊,阿布格大师!”

    刹那的愣怔,赵正东猛地回过了神来,冲向了那个大洞。

    别墅有三层,这本是赵正东金屋藏娇的地方,是他平时带女人来此宿夜的所在。

    阿布格刚才就是在三楼上,现在,地板出现一个大洞,他显然是从这大洞中跌了下去。

    果然,探头往大洞下一看,见到下面的楼层上地板上,阿布格正直挺挺地摔在那儿,全身是血,也不知是死是活。

    “阿布格大师!”

    赵正东大叫,但叫了几声,也没见下面的阿布格有回应,连忙又转身跑了出去,向楼下奔去。

    几步冲到下一层,赵正东总算看到了阿布格。

    不过,此时此刻的阿布格,形象狼狈之极,全身的衣衫已成了碎片,满头满脸是血,双眼翻白,昏死在当场。

    “想暗算哥们,这就是下场!”

    客舍中,张横感应到这一幕情形,心中不由一阵冷笑。

    明白有人暗中瞄上了自己,张横自然不会不留心。所以,在当时刻划那只瓷盘的风水阵时,他偷偷地加了点佐料,那就是在风水阵里,溶入了一个神魂爆破局。

    因为在刻划瓷盘的风水阵时,本来就使用的是阴阳精魄的力量,所以,这个神魂爆破局,威力无比的恐怖,是直接驱动阴阳之力产生的爆破力。

    此刻,见那枯瘦的家伙,果然着了道,给自己的神魂爆破局,炸得惨不忍睹,张横心里自然是偷着乐。

    这,就当是给这家伙一点小小的惩罚。

    “啊!”

    好半天,昏死的阿布格总算苏醒了过来,发出了一声惨呼。

    “ 阿布格大师,您怎么了,您没事吧?”

    赵正东直到现在,仍是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满头的雾水。

    “小子,好阴毒,竟然早就使了阴招。”

    阿布格缓了缓神,这才看清了眼前的情形,他那一张枯瘦的脸,却是刹那变得怨毒之极:“我们被他阴了。”

    “啊,是姓张的小子搞的鬼?”

    赵正东浑身一震,满脸的骇然。

    “就是他!”

    阿布格咬牙切齿。

    现在,他确实已是把张横恨之入骨。刚才的突然爆炸,让他受了很重的伤。

    不仅如此,低头一看那只骷髅,上面竟然出现了无数细细密密的裂纹,这更是让阿布格几乎要吐血。

    要知道,这只骷髅法器,是他本命降瘟寄养之地。遭到刚才的爆炸,本命降瘟也被重创。他现在与师兄得普一样,偷鸡不成蚀把米,暗算张横不成,反尔是被对方给狠狠地教训了一回。

    “小子,我们绝不会放过你。”

    阿布格阴恻恻地道,一张脸都扭曲了。

    这是他和师兄自出道以来,所受到的最大一次失败,更是引为平生奇耻大辱。现在,他已把张横当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

    奥岛的大三八牌坊,是这里的一处名胜,以大三八为中心,更是形成了一处商业中心,四周不仅有现代化的商场,也有保持着奥岛特色的美食一条街。

    在一处大排档里,张横和赵园园两人相对而坐,正品尝着这里的特色美食。

    张横来奥岛也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与赵园园单独相处。

    赵家家规特严,赵禀渊又是一个很在意家风的顽固老头,所以,回到奥岛后,赵园园又成了那个大家闺秀,身边整天有人跟着,根本没机会与张横好好相处。

    不过,明天张横就要离开奥岛,赵园园今天晚上,好说歹说,总算让奶妈帮她溜了出来,与张横在这美食一条街相见。

    默默地望着眼前的张横,赵园园的神情有些难以喻意。

    张横化解了自家的祖坟风水,得到了老爷子他们的器重。但是,她却也知道,张横因为自家的事,已是得罪了不少的人。不仅是上京的曹宇,而且东南亚的那位得普大师,也因此而结了仇。

    这让赵园园对张横的心中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愧疚。所以,此刻与张横单独相处,赵园园的心还真是有一种不知是什么滋味。

    “月儿,怎么了?”

    感受到赵园园情绪的低落,张横不由关切地问道。

    “猫哥,对不起,为了我家的事,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

    赵园园欲言又止,却是有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虽然现在两人之间已是非常的了解,也知道彼此的姓名和情况。但是,两人相处时,仍是保持着以前网上的昵称称呼。

    这让两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感。

    “月儿,看你说的,我能有什么麻烦,说起来还得谢谢你家老爷子,这次给了我许多的机会。”

    还没等赵园园说下去,张横笑着摆手:“他可是把你们赵家百分之一的股份给了我,我现在都是亿万富翁了,哈哈。”

    张横故作高兴地大笑道。

    这次为赵家解决祖坟风水,赵禀渊为了感谢张横,把赵家百分之一的股份划给了他,这可以说,是真的把张横当成是自家人了。

    不仅如此,他又在慈善晚会上,把张横邀请为今年的佳宾,在奥岛一众精英面前,更是让张横大大地露了一回脸。

    可以说,现在的张横,也已是奥岛顶级圈子里的名人了,这对于张横来说,也是一个极好的扩展人脉的机会。

    所以,张横心中确实是对赵禀渊有了好感。

    两人正说着话,这个时候,在大排档外的一条小巷里,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正目光阴冷地瞪着这边。

    “嗯,他们在这里吃饭了,快通知老大。嘿嘿,敢得罪我们老大,小子,这回看你怎么死!”

    年青人喃喃着,脸上闪过一抹狠色,已是拿出了手机:“老大,目标就在美食街老徐头的店里。”

    “好!”

    话筒里传出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你先叫人缠住他,我马上派人过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