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 嗜酒如命
    暗中有人瞄上了,但是,张横和赵园园两人,此刻却并没有意识到。完全处于即将分别的那种怅然中。

    不过,这个时候,张横突然似是觉察到了什么,目光陡地转向了门口,神情也猛地变得无比的异样。

    “哈哈,十几年没来了,这里的变化真大。”

    一个满头银发,年纪看起来有七八十岁,身形却非常健朗的老者,在一位年纪在三四十岁中年男子的陪同下,从店门外缓步走来。

    老者望望四周,抬头看看店铺的招牌,脸上露出了感慨的神色:“不过,这家大排档,却是似乎一点也没变,老头儿还记得,十几年前,就是在这里吃过一顿饭,想不到这店竟然到现在还在。”

    张横他们吃饭的这家大排档,名叫江苏人家,,显然是一家老店,店门口的招牌一眼就能看出已有好多年了。

    张横和赵园园两人,今天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大排档见面,就是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特别是赵园园,今天的穿着打扮,完全与普通的打工妹差不多。在这种大排档,根本不会有上层圈子里的那些公子小姐出现,两人也是乐得清静。

    只是,张横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大排档,竟然能遇到眼前老者这样的人物。

    要知道,在老者进入店门的时候,张横陡然感觉到了四周的气场,似乎有了某种变化,这才引起了他的警觉。

    当他仔细看去,心中更是咯噔一下。因为,在这老者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种凛然的威严,那绝对是多年身处高位,手掌生杀大权的大佬,才会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气势。

    “看来,这位老头绝不简单!”

    张横的眉头微微一凝,心中咕噜了一句。

    “小王,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吃饭了。”

    老者目光扫过店堂,跨步走了进来,向着张横和赵园园旁边的一张空桌走了过去。

    被他称为小王的中年男子,自来到这里后,一直在暗中观察店里的情形,此刻见老者入店,连忙跟了进来。

    “哈哈,老板,来两碗你这店自酿的青梅酒。”

    老者坐下,向店里的老板招呼道:“老头儿我还记得,你店自酿的青梅酒,味道很纯正,滋味特别,哈哈,十几年过去了,老头儿我还一直念念不忘啊!”

    “啊呀呀,是您老人家来了!”

    店老板徐江苏是位年纪在五十多岁的男子,听到老者的招呼,一转头,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想不到十几年不见,老人家您还是如此的健朗,还记得我徐江苏的小店。”

    “哈哈,许老板,你还记得我老头儿!”

    见徐江苏竟然还能认得自己,老头儿也是很高兴,哈哈笑道:“快拿你自酿的青梅酒来,老头儿我这酒虫都要爬出来啦,哈哈哈!”

    “许老,您不能喝酒。”

    旁边被称为小王的中年人,听到老者一再要酒,不禁脸色微变,他连忙低声劝阻道:“保健医生说,您目前的情况,绝不能喝……”

    “什么狗屁的保键医生。”

    但是,还没等小王说下去,许老神情一肃:“在家里把老子管得象是个罪犯,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喝,难道还真要老子去见了马克思才行?”

    “许老,您真不能喝酒!”

    见许老发脾气,小王有些惊惶,但是,他还是倔强地劝阻道:“这是我的职责。”

    “唉,小王啊!”

    许老叹了口气,终于放缓了语气:“跟你打个商量,只喝一杯,这次好不容易出来,总不能让老头子我什么都干不了吧?”

    “许老……”

    小王还待再劝,老者却再次脸色一肃:“好了,就这么说,就喝一杯。”

    说着,转向了徐江苏:“许老板,来来来,快拿你自酿的青梅酒来,老头子我肚子里的酒虫在爬啦!”

    “好,好,好,老爷子,酒马上给您拿来。”

    徐江苏连连答应。

    不一会儿,徐江苏亲自送来了酒菜。此刻店里顾客不多,七八张桌子,也就只有四五桌有人,他便坐了下来,准备陪许老爷子好好聊聊。

    “好酒!”

    许老爷子端起了面前的酒杯,眼睛都亮了起来,他凑到杯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散逸出来的酒香,脸上露出了享受的神色:“还是出来好,总算又能尝到酒了,哈哈,再不让喝,老子这嘴都要淡出鸟来了。”

    说着,许老举起杯子,就猛灌了一口。

    “许老!”

    一边的小王满脸的紧张,望着许老,欲言又止。

    张横与许老就在相邻的桌子,他所坐的位置,正好对着许老。此刻,看到这副情形,张横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张横当然听到了刚才小王阻止许老喝酒的话,这让他不由注意起了许老的身体状况。

    立刻,张横就看出了许老的情况,心中又是咯噔一下。

    许老的实际年龄,应该比看起来更大,而且,他的身体状况,确实是不怎么样,尤其是他的肝部,显然有严重的问题。

    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许老身体木气很弱,甚至有衰竭的迹象。

    人体的各个器官,在风水命理中都有各自的五行属性,其中肝就属木。一旦木气衰弱,就说明此人肝功能出了问题。

    眼前的许老就是这样的情况,他体内木气近乎衰竭,这只能说明,他肝部的问题已到了极其可危的状况。

    怪不得他身边的小王要劝阻他喝酒。肝功能不全的人,喝酒相当于是在喝毒药。

    现在,这位许老却不顾一切地喝起酒来,这如何不让张横暗自皱眉。

    果然,一口酒喝下,许老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禁停滞了一下。不过,他显然是在家里被禁酒的日子太长了,这次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再次喝到酒,实在是舍不得这杯中之物。

    所以,他稍一迟疑,一仰脖,咕咚咕咚地把杯里剩余的酒全部喝了下去。

    “许老,您慢点喝!”

    小王紧张得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连忙在旁边低声劝道。

    “哈哈,痛快,痛快!”

    一口饮尽杯中的酒,许老猛地一顿酒杯,脸上顿时泛起了异样的红晕。他却哈哈大笑起来,突然有了一种豪气干云的气势。

    “好酒,好酒,还与十几年前一样,够烈,够劲!”

    许老一脸畅快地赞道。

    “呵呵,老爷子,不是我徐江苏自吹,我这家小店,别的不敢说,但是,这自酿的青梅酒,可是祖传的手艺。”

    徐江苏很是兴奋,喋喋地说了起来。

    徐江苏是江苏人,数十年前来到奥岛,最初的时候,做过保险,打过零工。最后,在这里开了这家大排档,经营起了这家江苏人家。

    青梅酒正是他这处大排档的特色。只是,青梅酒虽然味道纯正,但酒性却十分的烈,喜欢这酒的人还真不多。

    十数年前,这位老者曾来过一次,在喝了他的青梅酒后,赞不绝口,甚至临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一大坛,这让徐江苏记忆深刻。所以,纵然是过了这么多年,他仍记得这位老者。

    现在,看老者喝了自己的酒,又是大为赞赏,他真是把老者引为自己的知己了。

    “啊呀,小妞,你怎么搞的,竟然把酒泼到老子身上来了。”

    突然,旁边响起了一个男子的怒喝声,顿时把店堂里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赵园园的声音响起,她忙不迭地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

    张横一怔,连忙转向了赵园园。

    刚才,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许老身上,倒是没有看到身边的赵园园发生了什么事。

    此刻,转头一看,脸色不禁变得有些难看。

    此时此刻,店堂里又进来了四五个年青人,一个个流里流气的,一看就是不务正业的小混混。

    他们现在正围在赵园园身边,一个个怒目而视。其中一人的t恤衫上,有一大片水渍。再看赵园园,原本拿在手中的一杯水果汁,已泼翻在了桌上。

    “猫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从我身边经过,我手里的水果汁就撞到他身上了。”

    赵园园一脸的委屈。

    刚才她有些走神,因此,手中的水果汁怎么就泼到了别人身上,她确实是有些西里糊涂。

    “妈的,小妞,照你这么说,还是老子的错了。”

    身上被泼了水果汁的年青人,陡地一瞪眼,手指几乎指到了赵园园的脸上:“小妞,放聪明点,陪老子这身衣服,否则,老子让你好看。”

    “是啊,是啊!”

    旁边的几个年青人顿时叫嚣起来:“快给蝎哥陪礼道歉,陪蝎哥这身衣服。”

    蝎哥正是刚才在小巷里盯梢张横的那个年青人,此刻,他终于出现在了这店里。之所以会突然撞上赵园园手中的杯子,身上被泼了水果汁,这自然是这家伙故意的。

    现在有了这油头,他那里会客气,他本来就是来故意找麻烦地。

    “你们想干什么?”

    张横站了起来,皱眉问道。

    “妈的,我们想干什么?”

    蝎哥斜眼一瞪,满脸的凶狠:“你小子又算是那根葱,给老子滚,敢多管闲事,老子奏死你。”

    说话间,蝎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巴掌就甩了过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