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枯木焚火
    蝎哥不由分说,一个巴掌就甩向了张横,就想大打出手。

    张横那能让这家伙打中,微一闪身,已是让开了他的攻击,手一拉,拉住赵园园倒退了几步,把她护在了身后。

    张横就算是傻瓜,此刻也看出来了,眼前的这几个人,来者不善。而他自然不能让赵园园受到任何一丝的伤害。所以,来不及教训这几人,而是先把她拉了开去。

    “小子,想跑?”

    蝎哥大怒,陡然箭步冲上,就欲追打张横。

    “啊呀呀,蝎哥,您消消气,有话好说。”

    徐江苏急了,忙不迭地冲了过来,向蝎哥苦苦哀求道。

    蝎哥徐江苏自然认识。这位蝎哥名叫谢勇,本身就是美食街一带的小混混头目。

    不仅如此,由于谢勇身后依靠着某个社团,势力无比的强大,因此,在这一带还真没有人敢招惹他,平时也是横行霸道惯了。

    今天,他突然出现在这里,还莫名其妙地与店里的顾客发生了冲突。徐江苏心里陡地一凛,猛地意识到了不对劲。

    他还以为是自己有什么地方招惹了这位蝎哥,所以,连忙上来劝架,想平息这场纠纷。

    “妈的,老徐头,给我滚,这里没你的事!”

    蝎哥眼睛一斜,不由分说,就是一把把徐江苏推了个踉跄,手一挥,却是朝着身后的几名同伴喝道:“兄弟们,给我打,好好地教训这小子。”

    谢勇的目标就是张横,刚才故意撞赵园园,只不过是寻个事头。现在,却是那里还会客气,准备叫同伙一起,群殴张横。

    “妈的,打,敢管我们蝎哥的事,这是活得不耐烦了。”

    几名小混混怒喝,叫嚣着冲了上来,其中两人还顺手操起了椅子,就要朝张横这边砸来。

    “啊呀,我的妈呀!”

    徐江苏急得要哭了,挣扎着想上前,却被一名小混混给当头砸了一椅子。

    顿时,徐江苏惨叫一声,头上已被砸出了一个血洞,刹那头破血流。

    小店里立刻鸡飞狗跳,混乱一片。原先还有几桌在吃饭的客人,惊叫着四散奔逃。

    开玩笑,看这几个小混混凶相毕露,谁还敢留在这里吃饭啊!

    “住手!郎郎乾坤,难道真没有皇法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怒喝响起,刚才与徐江苏聊天的许老,陡然站起,一只手狠狠地拍在了桌上。

    “啊!”

    许老的这一声怒喝,还真是威势十足,谢勇和几名小混混,陡地浑身一震,却是被吓了一跳。

    不过,当他们转头,看到喝叱他们的竟然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谢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妈的,死老头,多管闲事,看来你也是活得嫌命长了。”

    谢勇大怒,手指猛地指住了许老:“妈的,兄弟们,谁敢多事,都给我打。”

    “死老头,去死!”

    一名小混混满脸狞笑,操起身边的椅子,就朝着许老冲了过去。

    “谁敢!”

    正是时,许老身边的小王,猛地暴喝一声,身形已挡在了许老面前。

    “妈的,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咋这么多不怕死的东西。”

    谢勇怒不可歇,他还真没想到,今天出头管闲事的人这么多。

    “打,给我打!”

    谢勇猛地翻倒了一张桌子,一边叫喊着,一边冲向了张横。

    几名小混混一拥而上,两人攻向了小王,另几人随同着谢勇围攻张横。

    “哼,来得好!”

    张横神情凛然,他已看出这些人似乎是针对自己而来,他那里还会犹豫,身形一闪,不退反进,刹那就与谢勇正面撞在了一起。

    啊!

    一声惨叫,夹杂着一阵乒乒乓乓的碗碟翻倒时,可怜的谢勇,已是如同麻袋般直飞了出去,摔倒在地的时候,已成了一滩烂泥。

    谢勇也就是个不入流的小混混,那里经得起张横的这一撞,全身的骨头都似是要散了架。

    张横也不停手,一连两个闪身,冲向他这边的几个小混混,眨眼都成了滚地葫芦。

    另一边,冲向小王的两名小混混,此刻也惨号着摔了出来,直接被摔到了门口的街上,一时唱着杀猪调,怎么也爬不起来了。

    只是放个屁的功夫,所有的小混混,全部被张横和小王两人,摔成了烂麻袋。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张横目光一凛,缓步逼向了谢勇,他已感觉到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对劲,想从这个叫蝎哥的人身上,弄清楚事情的原由。

    但是,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突然身后传来了小王的惊呼声:“啊,许老,您怎么了,您怎么了?”

    张横一惊,连忙转过头去。立刻,他看到刚才还威风凛凛的许老,此刻却是满脸涨得血红,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双手捂在肝部,神情痛苦之极。

    “不好,这老头儿肝病发作了。”

    张横心头一震。

    许老刚才喝了一杯酒,其实已是感觉到了肝部的不适。只是,他十分的要强,仍是支撑着装作没事。

    但是,刚才谢勇他们闹事,老爷子一时火气爆蓬,大发雷霆,却是立刻让他的病情发作了。

    要知道,肝病病人,最忌发火,他这一生气,无疑就是火上加油,此刻肝部传来阵阵刺痛,终于让他再也无法忍受。

    许老发病,小王急得直跺脚。

    小王名叫王振雄,是许老身边的工作人员,一直负责许老的安全。

    当然,许老也不是普通人,他的身份确实是无比的特殊。因为,许老正是共和国如今硕果仅剩的几位开国员老之一。

    十几年前,奥岛举行大庆,许老曾亲自来此见证。

    这次,许老重游旧地,想看看当年亲自见证的奥岛,现在发生了多大的变化。所以,来奥岛后,他找了个机会,偷偷地与王振雄一起溜了出来,意欲来个微服私访。

    只是,到了大三八美食街一带,看到当年曾吃过一顿饭的江苏人家,许老怀旧,就停下了脚步,准备重温一回当年的经历。

    要知道,许老十几年前也曾是微服私访的,这才会在徐江苏这样的大排档吃饭,而徐江苏自酿的青梅酒,却是让许老这位嗜酒如命的老帅赞不绝口。

    然而,王振雄怎么也没想到,许老吃顿饭,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在下懂点医卜星相之术,我来看看!”

    眼看许老这副样子,张横也顾不得再去追纠那几个小混混的事了,连忙转过身来,迅速来到了许老身边。

    “啊,你懂医术?”

    王振雄象是看到了救星,不由大喜。

    “嗯!”

    张横点头,也顾不得再理会他,伏身细细地检查起了许老。

    此时此刻的许老,情况更加的不堪,原本挺得笔直的腰板,现在也有些佝偻,粗粗地喘着气,神情痛苦之极。

    “果然是木气衰竭,再加上怒气攻心,老爷子这是枯木焚火。”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在阴阳命理中,肝属木,心属火,肝的木气枯竭,相当于是成了枯木。怒火一冲,枯木顿时焚燃。

    这是人体五行中木生火起了作用,让属火的心脏刹那受到了影响。

    现在的许老,不仅肝病发作,而且影响到了心脏的功能,所以,情况已是万分紧急,处于了生死旦夕的时刻。

    “老爷子他必须进行急救,否则来不及了。”

    张横转向了王振雄。

    “啊!”

    王振雄浑身剧震,脸色刹那变得惊骇之极。

    他刚在张横为许老检查的时候,已打了电话,让医疗人员马上赶来。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许老的情况已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

    然而,以许老的身份,要对他进行急救,王振雄那里能作得了主,一时间,王振雄整个人震骇在了当场,不知该如何是好。

    “许老,许老!”

    张横却只是与王振雄打了个招呼,告诉了一下实情,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救人如救火,现在每拖延一秒钟,许老的危险就增加一分。所以,他已蹲下了身来,一边呼唤着许老,一边撩起了许老的衣服,准备对他进行急救。

    “啊,你要干什么?”

    见张横要对许老有所动作,王振雄猛然惊醒,他可不敢让张横这个来历不明的人,随便医治许老。

    “老爷子容不得担搁,必须马上急救。”

    张横微微皱眉,他也是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下,这人还会阻止自己。

    “不行,我已叫了医生过来。”

    王振雄坚决摇头。

    “老爷子那里还能等到你叫的医生过来。”

    张横这回也是有些生气了,不由加重了语气,厉声道。

    “你……”

    王振雄一滞,但职责所在,却那能让步,正想喝叱张横。

    不过,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许老沙哑的声音传来:“小王,就,就,就让他给我看看。”

    许老断断续续地说着,他也感觉到了自己问题的严重性,此刻已是一张脸憋得血红,整个人心胸窒堵,呼吸困难,心脏和肝部,更是阵阵刺痛,几欲让他昏觉过去。

    所以,他拼着最后的力气,说出了这句话。

    “是,许老!”

    王振雄身形一震,连忙道。

    张横却那里还会迟疑,手一翻,手中已多了两把木针,正是柳木针和桃木针。

    许老的情形,普通的治疗手段已然无效,张横只能采取天巫传承中的符篆之术,暂时压制他的病情。

    “灌灵符!”

    微一沉吟,张横手起针落,已迅速在许老身上挑刺起来。

    刹那,点点的血点在许老肝部以及心脏处被针挑破,一幅奇异的图案,渐渐地在他胸腹处形成。

    “呃,你这是什么治疗?”

    王振雄有些傻眼,他本来还以为张横使用的是针灸。但是,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根本就不是。而且,这样的治病手法,他还真从来没有看到过。

    所以,他不由下意识地问道。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