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不知死活
    看到张横不同寻常的治疗手段,王振雄又惊又疑,急急地问了起来。

    但是,此刻张横却那里有功夫理会他,现在,张横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手中的木针上。

    他为许老所刻划的是灌灵符,可以在针尖注入真元灵力,以滋养许老枯竭的体内木气,同时抑制心脏焚燃的火气。

    “这到底是什么治疗?”

    王振雄急了,虽然是许老同意让眼前的年青人治疗。

    ,但是,面对一种不知来历,从来没有见识过的治疗手段,他心中还是充满了置疑。

    然而,他后面的话还没问出来,这个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一个妇人的惊呼:“小姐,快走,不好了,来了许多小混混。”

    “什么?”

    王振雄一惊,连忙抬头望去。

    此时此刻,江苏人家的店堂内,仍是一片狼藉,刚才被打翻的桌椅还横七竖八地摔在地上,满屋的残羹碎碟。

    不过,原本被张横和王振雄打倒的那几名小混混,却趁着张横给许老治疗的时候,偷偷地溜走了。

    徐江苏一手捂着流血的脑袋,正满脸惊惶地站在一边,看着张横救治许老,神情焦虑而惶恐。

    赵园园默默地站在张横的身后,也是满脸的焦急。

    再看门外,已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正指指点点着,低声议论。

    刚才的惊呼就是从外面人群后传来的,一个年纪在四五十岁的妇人,此刻正挤开人群,向店堂里跑来,她神情惊急交加。

    “连连姨,怎么了?”

    一看到那妇人,赵园园一惊,连忙迎了过去:“出了什么事?”

    跑进来的妇人,正是赵园园的奶妈娄景连,她是老管家栾绍庆的妻子,从小给赵园园当奶妈,是赵园园最亲近的人。

    这次赵园园偷偷出来,与张横约会,就是得到了娄景连的帮助。

    刚才,张横和赵园园进入江苏人家吃饭,娄景连并没有跟来,也算是给两人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只是,她现在却如此惊惶地跑来,确实是让赵园园很是吃惊。

    “小姐,快走,那边来了许多小混混,这里要出大事了。”

    娄景连一把拉住赵园园,就要往外走。

    “小混混?”

    赵园园脸色大变。

    陡地,她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连忙一把甩开娄景连的手,向店堂里跑去:“猫哥,快走,那些小混混可能叫人来了。”

    赵园园猛地想到了刚才的蝎哥那几名小混混。

    不过,叫了一声,赵园园的身形却是僵在了当场。她立刻发现,此时此刻的张横,救治许老正处于最紧要的关头,却那里有功夫理会她。

    “啊,小姐……”

    见到赵园园突然跑回店堂,娄景连这回是真的急了。

    她刚才因为不在这店里,所以并没有看到谢勇等人的惹事。因此,一时还没想到,出现在外面的小混混,是冲着张横来的。

    但是,身为赵园园最亲近的人,她却不想让赵园园处于任何危险的地方。所以,看到大批小混混朝这边赶来,这才会急急地叫赵园园离开。

    此刻,见到赵园园为了叫张横,又跑回了店里,这让她不由又气又急,正想跟着跑进去拉她。

    “啊!”

    这个时候,店外的人群一阵骚动,许多人惊叫着纷纷跑向了四周。

    “黑社会团伙!”

    王振雄身形陡然一震,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他终于看到了门外的情形。

    此刻,在不远处的街道上,百多号手拿棒球棍的年青人,正气势汹汹地向这边赶来。

    那些人虽然服装各异,但是,每个人的左手手臂上,却都扎着一根红飘带,人人神情凶悍,个个面目凛然。

    百多个人,齐齐踏步,汇成的气势确实是有些骇人,所经之处,无论是行人还是街道两边的商户,刹那惊惶一片,人人自危。

    怪不得原本站在店门外看热闹的人,在刹那间做了鸟兽散。

    开玩笑,谁都看出来了,这伙黑社会马仔出现在这里,此处绝对是要发生大事了。再留在这里,岂不是自找不痛快?

    “啊呀,是蝎哥他们,这回糟了!”

    正捂着脑袋的徐江苏,浑身剧震,一张脸顿时煞白一片,双腿都要软了。

    不错,在那群人最前面的几个,正是刚才被张横和王振雄打成滚地葫芦的谢勇等几名小混混。

    此刻,他们正叫嚣着,满脸的狰狞,向这边迅速奔来。

    徐江苏这回是真的被吓着了。他立刻想到,这些人是冲着自己店里的几名客人来的。

    可是,上百号小混混,对付店里的这几个客人,他们岂不是要遭殃?到时,只怕他的这家小店,也会被那些家伙砸成一片废墟。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徐江苏惊恐之极?

    “小姐!”

    娄景连真的急了,几步窜到了赵园园面前,一把拉住她,想把她拉出店去。

    “连姨,我不走,我不能让猫哥一个人留在这里。”

    但是,赵园园却是倔强地甩开了她的手,望望还在为许老治疗的张横,一脸的绝决。

    “啊,小姐!”

    娄景连一怔,急得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混蛋!”

    望着门外黑压压的小混混,再看看还在紧急救治中的许老,王振雄的脸已是黑得如同锅底。

    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奥岛驻军部队司令部,司令员郑甫一正坐在办公桌前,低头批阅一份文件。

    突然,桌上的电话机响了起来。郑甫一微一皱眉,目光瞟了一眼桌上。

    然而,紧接着,郑甫一的脸色骤变,因为,他看到响起的电话,正是桌上那部红色的紧急电话。

    这部电话已很久没有响起了,而每一次响起,那都绝对是出了大事。郑甫一那里还会迟疑,连忙抓过了话筒。

    “什么?”

    下一刻,郑司令象是屁股被火烧了一样,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脸色也刹那变得惊怒交加:“什么,你说什么?许老出事了?好,我马上带人过来。”

    怦!

    电话机狠狠地叩上,郑甫一脸上已满是煞气,嘴里也不由自主地爆了一句粗口:“混蛋!”

    “来人,传我命令,特别行动小组马上集合,五分钟内,给我赶到大三八。”

    郑甫一朝着门口吼道。

    他的机要秘书,早在听到紧急电话的铃声响起时,就已急冲冲地等候在了门口,一听到郑甫一的命令,立刻一个立正,大声喝道:“是,司令!”

    嘟,嘟嘟嘟!

    军营内紧急集合的军号刹那响彻,无数士兵蜂拥着向集合地冲去,整个军营被震动了。

    不一会儿,一辆辆军车和装甲轰隆隆地开出了军营,向外飞驰狂彪。

    天空中,几架武装直升机腾空而起,朝着大三八方向直飞了过去。

    “小子,出来,给小爷跪地上叩头,今天还让你保个全尸,不然,看兄弟们怎么收拾你。”

    江苏人家的门外,谢勇带着人终于冲到了这里,这家伙满脸的狞笑,朝着屋里的张横吼道。

    张横此刻仍在为许老治疗,却那里有功夫理会,甚至连头也没抬一下。

    他自然是也看到了门外这百多号人气势汹汹的队伍,心中已是恍然,今天的事情,绝对是有人故意针对他,甚至是想要自己这条命。

    不过,身怀绝技,张横的心态却也完全不同了,还真有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魄,现在,救治许老已到了最紧要的关头,外面纵然是人山人海,却也根本无法影响到他。一切都得等把许老的病情压制住再说。

    徐江苏已是吓得脸无人色,娄景连死死地拉着赵园园,把她护在自己身后。赵园园紧咬着樱唇,默默地站到了张横的身前。

    如果这些人真要对猫哥不利,赵园园纵然是个弱女子,也要以自己纤瘦的身形,为猫哥筑起一道保护。

    “你们想干什么?”

    王振雄脸色铁青,陡地跨前一步,挡在了门口:“朗朗乾坤,难道你们想造反?”

    “妈的,小子,你多管闲事,今天就让你知道,马王爷为什么有三只眼!”

    谢勇此刻已是有些气急败坏。

    在他想来,带着这么多人出现,刚才奏他们的那两个人,该狗突狼奔地惊惶逃窜。

    那知,情形却根本不是这样,张横完全当他们是空气,而眼前这人,竟然还敢上前来阻拦,这顿时让他恼火不以,谢勇那里还忍得住,立刻叫嚣起来:“兄弟们,上,给我打!”

    “打!”

    上百号人一齐怒吼,声势还真是骇人。

    最前面的十几个小混混,更是手里挥舞着棒球棍,冲向了挡在门口的王振雄。

    “谁敢!”

    王振雄陡然怒喝,手一摸,已从腰间拔出了一柄手枪。

    “啊!手枪!”

    谢勇等一众小混混浑身一震,冲上去的脚步却是猛然僵在了当场。

    开玩笑,小混混的人虽然多,但谁不怕挨枪子?

    问题是:一个随身配戴着手枪的人,岂是个简单人物?

    场中的气氛陡地凝滞了,所有人在王振雄拔出手枪的刹那,全部僵在了当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