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一网打尽
    王振雄拔出手枪,刹那震摄全场。

    “小子,你敢开枪?”

    人群中,一个面目阴冷,神情凶悍的男子,喃喃地低咕着,眼眸里却是暴起了一抹凶芒。

    这男子正是这次带队的头目,他叫尤钢锋,在社会中人称拼命三郎,乃是所在小混混里排行老三的人物。

    他心中自然明白,这次行动的目的是什么,这是吕少亲自下的死命,要那位姓张的小子一条命。

    而且,今天吕少可也是亲自过来了,正在外面街道不远处观看。因此,自己带着这么多人,岂能让眼前这人一把枪给吓倒了。

    心中想着,尤钢锋那里还会犹豫,陡地把手指放入了嘴里,猛然吹响了一个口哨。

    “杀!”

    一众小混混听到那声尖锐的口哨,尽皆又是浑身一震。续尔,后面的人群猛地骚乱了起来,推攘着,把前面的人往那边的门口推着冲去。

    他们自然听出来了,那是三爷的暗号,是攻击的命令,如果谁敢违背,那么,回去可就得接受老大的处罚。

    拼命三郎尤三爷,不但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也同样够狠。

    怦怦怦!

    人群骚动,眼看就要一场群殴,王振雄再次暴喝,手中枪已是朝天连开三枪。

    “啊,有人开枪?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开枪?”

    美食街外的大三八牌坊附近,一辆豪华宾利的车厢内,吕少青和赵正东两人,正透过玻璃窗,遥遥望着大排档那边的情形。

    今天的这场好戏,自然是吕少青和赵正东两人在幕后导演地。

    昨天晚上,阿布格大师暗算张横失败,这让赵正东又惊又怒。

    得知明天张横就要离奥,赵正东那里能让他就这么离去。所以,联系上了吕少青,要在张横离奥前,把他给收拾了。

    因此,这才派了人手,一直暗中监视张横的行踪。

    赵正东已是对张横恨之入骨,今天是绝不会放过他,这才会让吕少青派出这么多人,他这是存心想要张横这条命。

    只是,两人做梦也没想到,此刻那边竟然会传来枪声。

    要知道,自从奥岛成为特别行政区,枪支在奥岛成为了最犯忌的禁品。纵然是象吕少青所在的博彩业,也不敢公然持枪。

    若是犯了这一禁忌,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保不住,这可是华夏政府的底线。

    然而,现在竟然听到了枪声,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赵正东和吕少青两人心头震惊。

    两人互望一眼,脸上都现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连忙四处张望起来,想弄明白那边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但是,让他们更加震骇的却还在后头。

    轰轰轰!

    突然,三架武装直升机轰隆隆地从空中飞来,盘旋在了大三八牌坊的上方。

    下一刻,三架武装直升机似乎发现了地面的目标,一个转折,刹那飞向了美食街。

    “下面的人听着,我们是驻奥部队特别行动小组,你们已被包围了,立刻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空中的直升机里,响起了一个扩音喇叭的声音,陡然响彻空中。

    “啊,我的妈!”

    赵正东和吕少青浑身剧震,脸色顿时惊骇之极。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武装直升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明显是针对他们这伙人的行动。

    那么,这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驻奥部队的武装直升机怎么会突然到来。这岂不是说,他们的这一事情,已惊动了军队吗?

    一念及此,赵正东和吕少青心头大凛。两人自然清楚,军队意味着什么,那可是真正的国家大杀器。

    果然,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看到那三架武装直升机盘旋着,几管机关枪的枪口,已伸出了机舷,瞄准了下面的人群。

    看那个架势,只怕下面的人要是稍有动作,武装直升机上的军人,绝对会毫不犹豫向下狂扫。

    “走,快走!”

    吕少青和赵正东猛地回过了神来,两人齐声向前面的驾驶员喝道。

    “啊,好,好的!”

    驾驶员也早被震呆了,听到两人的喝叱,这才猛地惊醒,忙不迭地倒车,向后退去。

    开玩笑,如果这个时候还呆在这里,那才是真的嫌命长了。

    但是,车子刚倒出一段距离,还没离开大三八牌坊,后面的街道又是一阵骚乱,滚滚的灰尘冲天而起,一长溜军车轰隆隆地冲了过来。

    开在最前面的是几辆装甲,每辆装甲的车顶上,都有身穿迷彩服的军人,趴在上面,黑洞洞的机关枪枪口,直指前方,杀气腾腾。

    “呃,军方这次不但派出了直升机,而且,还派出了整编的军队。”

    赵正东和吕少青脸色煞白,心中的震动已是无以复加。

    驾驶员却是吓得腿都软了,那敢与军车抢道,连忙把车子靠到了一边。

    轰隆隆!

    一长溜军车浩浩荡荡直驱而入,但是,当开到美食街入口处的时候,却是被十数辆车子挡住了去路。

    美食街本是条步行街,刚才尤金锋带领的百多号人,来到这里后,就弃车步行进入。因此,他们把车子都留在了入口处,却是挡住了道路。

    这也是小混混们为阻挡警察等前来干涉,设置的路障。

    只不过,现在却是挡住了军车的路线。

    轰!

    开道的装甲车丝毫没有迟疑,朝着那挡道的车辆就碾了过去。

    刹那,轰轰轰爆响连片,被装甲撞上的车子,顿时象玩具一样,被眨眼间就碾成了一滩废铁。所有的军车,丝毫没有停留,就这么轰隆隆地直冲了进去。

    “我的妈!”

    江苏人家的门口,此时此刻,一众小混混们早已吓得蹲在了地上,人人瑟瑟发抖,就算一向以彪悍着称的尤钢锋,现在也是脸如死灰。

    他们自然也是看到了天空中盘旋的武装直升机,更是看到了从直升机里探出来的机关枪枪口。

    这却是刹那把所有人给吓傻了。

    尤钢锋虽然是这伙人的中坚份子,见识过的场面也不知凡几。当年与其他地方的小混混火拼的血腥场面,他也是经历过。

    但是,面对军队这样的国家大杀器,任何的所谓组织,无疑就是石头面前的鸡蛋。

    所以,在直升机上的高音喇叭响起的刹那,所有的小混混,都非常明智地选择了投降,一个个放下了手中的棒球棍,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呃,我的妈!”

    店堂里,徐江苏以及娄景连赵园园等人,却是目瞪口呆。几人就算是长三个脑袋,也是不会想到,竟然会有武装直升机出现。一时间,他们全被震憾在了当场。

    “这是?”

    张横此刻已为许老治疗完毕,刚擦去满头的大汗,转头看向门外,却也被天空中出现的直升机给惊着了。

    陡地,张横的眼眸一凝,不由自主地望向了面前的许老,心中咕噜:“难道是这老爷子的原故?”

    张横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在场的这些人中,徐江苏是个普通人。赵园园和她奶妈,虽然是赵家的人,但是,以赵家的力量,还无法动用驻奥的军队。

    那么,剩下来就只剩下眼前的许老头了。

    想到许老头身边的一个护卫,就能公然配枪,张横心中已是猜到了什么,神情刹那也变得难以喻意起来。

    本来,在最初看到许老头的时候,从他无形中散发的威严,张横就认定他不是普通人,极有可能是某个久居高位的一方大佬。

    那知,从现在的情形来看,自己仍是低估了这老爷子的身份,能调动驻奥部队的人物,那绝对是来自上面的要员。再看许老头的年纪,张横甚至已想到他可能是开国时期的老人了。

    一念及此,张横的心也被震动了。

    轰轰轰!

    这个时候,三架直升机已盘旋着降落在了不远处的街心,机舱门打开,一众全副武装的军人,迅速从直升机上奔了下来,一个个脸上画着油彩,人人彪悍之极。

    刹那,数十个军人的枪,指住了蹲在地上的一众小混混,已把他们看管了起来。

    “许老,许老,您没事吧!”

    其中一架直升机上,一位肩上将星闪耀的中年军人,急冲冲奔向了小店,人在门外,已是扯开了嗓子大吼道。

    “郑司令,许老在这里!”

    王振雄此刻已回到了店里,正守在许老身边。一看到那位将军,连忙招呼道。

    “王处长,许老没事吧!”

    一看到王振雄,郑甫一大喜,几个箭步就冲了过来。

    立刻,他看到了躺坐在椅子上的许老,神情不禁一肃。

    郑甫一一个立正,向许老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许老,驻奥部队司令员郑甫一向您报到。”

    “嗯,小郑,你来的还算及时。”

    许老此刻已缓过了气来,原本如火烧般的脸色,也已恢复了原先的颜色。只是,他仍然有些虚弱,倚靠在椅子上,精神很是疲惫。

    稍稍缓了口气,许老的目光望向了张横:“小郑,这次全靠这位小伙子了,要是没这位小伙子,老头子我今天要去见马克思了,哈哈!”

    许老爽朗地笑了起来,但是,他的这一翻话,却是把郑甫一给震住了。

    刷!

    郑甫一以及陪同他一起进来的几位高级将领,个个神情一震,所有人的目光,全聚集到了张横身上,人人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震惊之色。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