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震摄
    “哈哈,小伙子,你很不错。”

    许老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微微颌首:“对了,老头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

    直到此刻,许老才想起,他与眼前年青人萍水相逢,还不清楚他的来历。

    “许老,小子张横,是江南省钱塘市古越县人。”

    张横连忙恭敬地答道:“小子是个风水师。”

    面对一位可以让驻奥部队司令员都毕恭毕敬的老人,张横心中已是了然,眼前的老者绝对是共和国的开国元勋,心中已是肃然起敬。

    更何况,许老刚才的表现,也确实是让张横心中敬服,貌似在蝎哥等人无礼取闹的时候,老爷子可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这才会引发了他的病情。

    “哦,你是一名风水师?”

    这回却是轮到许老诧异了。

    不仅是他,旁边的郑甫一以及王振雄等人,也是一个个脸现异色。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救治了许老的年青人,会是一名风水师。

    不过,刹那的愣怔,许老欣然点头。

    做为一名共和国的老帅,曾站在权力的巅峰,他自然清楚许多人不知道的一些隐秘。所以,他立刻想到了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一类奇能异士,也意识到了眼前的年青人,必然是玄门中人。

    因此,许老望向张横的眼神又有些不同了,他哈哈笑着,伸手拍了拍张横的肩:“小张同志,这回是真的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老头子今天真要去向马克思报到了。”

    “许老,您吉人天相,小子只是适逢其会。”

    张横那敢居功,很是谦虚。

    两人正说着话,这个时候,门外一阵轰隆声,那些军车此刻也已开到,顿时,装甲车包围了四周,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军人,从军车内跳了下来。开始解押那些蹲在地上的小混混。

    现在,那些小混混早已都吓得双腿发软,那里有人敢反抗,一个个象麻袋一样被绑了起来,在一众军人的喝叱下,被丢到了军车里。等待他们的下场,自然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呜啦,呜啦!

    一辆救护车终于开了过来,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还没等车停稳,忙不迭地从车上跳下,向着店里冲来。

    刚才道口被尤钢锋他们的车子堵上了,因此,这辆救护车一直不能进来。直到此刻,军车扫荡了那些障碍,才算是开了进来。

    “许老,许老在哪儿?他怎么样了?”

    领头的医生是个年纪在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一脸的焦急,他正是许老的专职保键医生吴多奇,是位大国手。

    这次跟随许老一起来奥岛,刚才突然接到王振雄的电话,说是许老在喝了酒后,病情发作。

    吴多奇差点惊得魂飞体外,做为多年为许老服务的保键医生,他是最清楚许老的情况。

    许老年青时就嗜酒如命,只是,当年革命时期,条件实在是恶劣。因此,喝的酒都是劣质的烈酒,伤了肝胆。

    随着年岁的增加,许老的肝功能已几乎完全失效,全靠着一些特殊的药品才能维持。所以,近几年已是严禁喝酒。

    可是,吴多奇怎么也没想到,这次许老偷溜出去,却在外面喝了酒。现在更是出现了状况。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吴多奇焦急万分?

    这可是要出人命地!

    如今,总算赶到了现场,吴多奇的一颗心已悬了起来,他实在不敢想象,拖延了这么会时间,此时的许老会是怎么一副情况?

    然而,当他冲入店里,看到安然坐在椅子上的许老,吴多奇浑身一震:“许老,您没事?”

    “哈哈,小吴啊!”

    许老爽郎地大笑:“老头子得到马克思的招唤,本来要去他老人家那儿报到,但是,这位小张同志,硬是把老头儿给拉回来了。”

    “哦!”

    吴多奇又是一怔,目光异样地望向了张横。

    不过,他此刻也顾不上其他,已是上前,细细地为许老检查起来。

    虽然许老现在气色不错,但他还是不放心。

    为许老搭了脉,又检查了它肝部的情况,吴多奇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许老的肝功能竟然有所恢复了!”

    吴多奇确实是被震憾了。要知道,肝病直到如今,仍是世界上的一项还没有克服的疾病。以许老这么大年纪,又是早年就肝损伤,能维持现状,不让病情发作,那已是最好的治疗效果。

    然而,此刻吴多奇却感受到,许老的肝功能似乎有所恢复,这样的情形,完全违背了他多年的医学常识。

    一时间,吴多奇震惊莫名,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

    “报告郑司令,所有恐怖份子,已被控制,请司令指示。”

    这个时候,门外一门少校向郑甫一报告道。

    可怜的那些小混混,敢袭击开国员勋许老,郑甫一在出发前,已是给他们定了性,划入了恐怖份子的行列。这回那些小混混,是有苦头吃了。

    “好,必须严查到底,把这事的所有幕后份子全部抓出来,一个也不能放过。”

    郑甫一神情一凛,厉声喝道。

    虽然来得及时,总算保得许老安然无恙,但是,现在的郑甫一,那颗心还卟通卟通跳得厉害。

    不是吗?若是许老真在这里出了事,他郑甫一也没脸活在这世上了,只有自裁谢罪的份。

    所以,此刻的郑甫一,是把围攻许老的那些小混混,恨到了骨子里,更是决心要把背后的指使者挖根掘底。

    “哼!真是无法无天了,郎郎乾坤,竟然纠集这么多黑社会份子行凶。”

    一说到刚才的事,许老猛地一拍桌子,这位老帅是动了真怒。

    他本就出身贫苦人家,最是看不惯恶霸仗势欺人。当年两把菜刀闹革命,就是因为村里的地主压迫得太甚。

    现在,革命成功这么多年了,奥岛也成为特别行政区十数年,却竟然还在此处发生这样的事件。许老感觉胸中有一座火山要爆发。

    “我想知道,这里到底还是不是我们共和国的天下,还是不是我们党领导下的土地?”

    许老越说越激动,怦怦怦地拍着桌子,神情愤然之极。

    四周刹那寂静一片,所有人噤若寒蝉,这位共和国的开国员勋发怒,确实是天地变色,谁敢在这个时候撩他老人家的锋芒?

    “如果今天不是老头子我亲眼看到,还以为这里歌舞升平,详和一片。”

    许老最后道:“但是,谁知道这繁荣的灯光之下,却还隐藏着无数的丑陋和肮脏的行当。此事必须一查到底,把这影响社会安定团结的毒瘤铲除。”

    许老是个正直的老帅,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今天亲眼看到了地下黑势力的嚣张,他那里还能容忍?

    “是!许老,我们驻奥部队,一定会全力配合地方,坚决完成这个神圣的任务,还人们一片郎郎乾坤。”

    郑甫一立正,大声回答。

    所有军人哗啦啦举手敬礼,人人肃然。

    “嗯!”

    望望眼前一个个威风凛凛的军人,许老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胸中的那团怒火也稍稍平息了些。

    他转过头来,目光望向了一边的徐江苏。

    此时此刻的徐江苏,整个人都傻了,呆呆地站在一边,脑袋瓜子里嗡然一片,几乎成了空白。

    他是做梦都没想到,十几年前曾在此喝酒吃饭的许老,竟然是这样一位大人物。

    “徐老板,对不起,都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这才会有霄小之辈横行无忌。”

    许老脸现愧色,上前握住了徐江苏的手:“不过,请相信,我们一定会治理好,一定会给老百姓一个平安和协的社会。”

    “啊,许老,您,您,您……”

    徐江苏浑身剧震,激动得语无伦次,完全蒙了。

    天啊,许老是什么人?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自己一个小老百姓道歉。天啊!我们徐家的祖坟难道在冒青烟了,我徐江苏竟然有这样的荣幸。

    徐江苏这回是真的幸福得要晕倒了。

    而他也明白,经历了今天的事,他这家江苏人家的大排档,今后是要出名了。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无形资产,甚至是可以传代的金字招牌啊!

    许老终于走了,他是被吴多奇接上了救护车,送往医院。

    今天许老发病,必须到医院做一次全面检查,以杜绝可能出现的一切后患。

    张横却是被郑甫一亲自带上飞机,一起去了驻奥部队,这是许老亲**待的,要郑甫一这位司令员,好好招待小张同志,替他谢谢张横。

    至于赵园园和娄景连两人,却是由郑甫一派了辆军车,送她们回家。

    事情似乎已告一段落。但是,此事所造成的影响,却还仅仅只是开始。

    “什么?驻奥部队特别行动组神鹰突击队出动,把我们的人抓起来了?”

    奥岛娱乐大世界顶楼,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内,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享受着两位美女的服务。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中年男子有些不耐烦地接起了电话。但是,当他听到话筒里的内容,整个人却象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猛地跳了起来,脸色更是骤然大变。

    此人正是奥岛地下势力三条龙中的吕金龙,乃是奥岛涉黑社团如今的三大龙头之一。

    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的儿子吕少青,这回捅破了天。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