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8章 神鹰之痛
    李盈与张横握了握手,神情变得更加的异样。

    他刚才已是暗中用了点力量,想试试张横。然而,他的力量却是如同泥牛入海,竟然丝毫感受不到张横有什么反应。这让他的心里咯噔一下,更是感觉眼前的年青人有些深不可测了。

    当下,几人陪着张横,一起观看起了场中军人的夜训。

    望着场中一众军人的操练,张横心中却是泛起了一团狐疑:照说,军营是要塞重地,自己一个外人,虽然因为许老的关系,身份有些特殊。但是,郑甫一这位司令员,却带着自己在军营中转悠,甚至还让自己参观他们军人的夜训,貌似也太出格了点。

    那么。郑甫一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呢?一时间,张横还真有些猜不透这位郑司令员的意图。

    看完夜训,已是晚上十一点多,郑甫一笑道:“李上校,今天特意带小张同志过来,你就一起过去,大家吃个夜霄。”

    “好!”

    李盈是个不善言词的人,只是简单地说了声好。

    回到了郑甫一的住处,早有勤务兵准备了一席酒菜。

    一众人围席坐下,郑甫一乐呵呵地从里屋拿出了几瓶极品的茅台:“本来,军营里是禁止喝酒,不过,今天小张同志过来,就破个例。”

    说着,亲自为张横满满地倒了一杯:“小张同志,今天你救治了许老,我在这里代许老敬你一杯。”

    “郑司令客气了。”

    张横那敢托大,连忙站起身来,连称不敢。

    众人举杯,尽皆一饮而尽。气氛变得很是融洽。

    酒过三巡,几瓶茅台也见了底,大家的兴致都非常的高。

    “小张同志!”

    郑甫一望望席上众人,神情变得肃然起来:“你刚才看到在夜训的那些军人,都是我们神鹰突击队的战士,是我们驻奥部队中的精英。”

    “不知你对他们有什么看法?”

    郑甫一目光一凝,语气变得无比的凝重。

    “看法?”

    张横心里低咕,他更加的狐疑郑甫一司令员的意思了,貌似自己可是个门外汉,他怎么就问起了自己这方面的问题。

    他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郑司令,您手下的这些精英战士,素质非常不错。我看他们个个精气内敛,气息悠长,都已达到了气劲外放的地步。普通十几二十个人,根本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人的对手。”

    虽然不明白郑甫一的意图,但张横还是把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

    “小张同志,你说的不错。”

    郑甫一很是满意张横的点评:“他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确实是都可以以一挑十,是李上校这些年精心培育的好苗子。”

    “不过,以他们的状况,在整个军中特种部队里,却仍是处于第一台阶的下流。”

    说到这里,郑甫一的神情有些无奈:“我们驻奥部队筹建的比较晚,比起那些建制已有数十年,甚至从开国之初就建立的特种部队,还是缺少了一些底蕴。因此,如今我们神鹰突击队的水平,也就只能处于第一台阶的下流。”

    郑甫一与张横说起了有关驻奥特种部队的一些情况,席中的几人,也全部停下了筷子,一个个神情肃然地听着。

    事实上,本来以驻奥部队的规模,是没有特种部队这种建制。

    但是,因为驻奥部队的特殊性,这才会有特种部队的存在。

    而特种部队,在整个军队体系中,也有着等阶的差别。

    就以如今整个世界各国的特种部队来论,处于第一台阶的,就是老美的海豹特种部队,这是世界最一流的军队。

    当然,华夏也有这样的部队,象当日张横在明珠凶楼遇到的柳犁月,她所在的神龙特别行动小组,就是一支堪比海豹的神秘部队。

    至于驻奥部队的神鹰突击队,却只能排到这一等级的下流。

    “小张同志,不瞒你说,我们军中每年都会有各军区的大比武。”

    郑甫一神情凛然:“前几年,我们的神鹰突击队,取的的成绩只能说是勉强,都是在排名二十左右。”

    “下半年,全军区的大比武又要开始了。”

    郑甫一目光变得炽烈起来:“这次,我们想让成绩更进一步,不知道小张同志可有什么建议?”

    郑甫一终于说出了他的想法。

    说实话,之所以带张横参观军营,还让张横观看神鹰突击队的夜训,郑甫一自然是有目的地。那就是想从张横这里,得到提高自己手下特种部队战士战斗力的一些建议。

    事实上,这并不是郑甫一突然心血来潮的想法,而是得到了许老的暗中指示。

    许老被张横救治,他自然也清楚自己的病情,立刻意识到张横绝对是位不同寻常的玄门中人。

    因此,许老这才会在离开之前,让郑甫一好好招待张横,他的意思其实很明确,这是要让郑甫一好好抓住机会。

    要知道,郑甫一所带领的部队,以前曾是许老的王牌部队。因此,郑甫一可以说是许老的老部下,他自然清楚郑甫一的心思。

    这次意外地遇到张横这样的玄门异士,许老当然要好好利用一下。

    而在来军营的路上,郑甫一也早已暗中调查了张横的细底,把张横的来历查了个一清二楚。知道眼前这位年青人,根底清白,是个可以信任之人。

    所以,他这才会带张横参观军营。

    至于他在飞机上,询问张横的那些问题,以及把李盈介绍给他,这全是郑甫一对张横的一种测试。

    张横的表现让郑甫一很满意,现在,他已完全可以确定,张横就是传说中的一名玄门异士。

    因此,他此刻才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郑司令,您这是错爱了。”

    听了郑甫一的话,张横不由苦笑,他此时也算是明白了郑甫一的目的。

    不过,张横对军事可是个门外汉,别说是特种部队的训练,就算是普通军队的日常操练,他也是一窍不通。现在要他提出建义,那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他那里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张少!”

    这个时候,李盈开口道:“其实郑司令让你提建议,并不是想让张少为我们的战士们训练出谋划策,而是想张少挖掘他们的潜力。”

    李盈神情凛然:“神鹰突击队的队员,每一位战士,都是在下从军中万里挑一的精英。只是,经过这几年的特训,在下几乎压榨了他们所有的潜力。要想再提升他们的体能或是各方面的素质,已是到了极限。”

    “因此,要想再有突破,必须采取一些其他的特殊手段。”

    李盈继续道:“而张少你除了在风水上有极深的造诣外,还在医药方面,有着特别的建树。据我们了解,你研制的那个天香生肌膏,就是一种无比神奇的药物,虽然如今还没有投放市场,但绝对是填补了这一方面的空白。”

    以军方的背景,要想调查张横这个草根,自然是豪无困难。所以,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张横的背景,曾经发生在张横身上的任何事情,已是全部被郑甫一他们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明白了。”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郑司令和李上校的意思是,想让我配制出一些药剂,可以挖掘战士们的潜力,以便让他们的各方面素质,再提升一个档次。”

    “嗯,不错,小张同志,我就是这个意思。”

    郑甫一欣然点头,神情变得更加的炽烈。

    不仅是他,席中所有人的目光,也都凝注到了张横脸上,人人现出了迫切的神色。

    对于这些在座的高级军官来说,能让部队的特种军人,提升一个层次,这也是他们的荣耀。貌似每年军区大比武,总是排名在二十多名,确实是在一众将军面前,感觉脸上无光。

    “郑司令,挖掘潜力的药方确实是存在。”

    张横微微沉吟:“只是,这还需要一定的适应过程。”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毕竟,我对你们部队的军人,情况了解的并不多,因此,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

    郑甫一的要求,张横并不想拒绝。

    天巫传承的医药篇中,记载了许多神奇的药方,象当日张横自己用于炼体的药方,就是最好的挖掘潜力的方剂。

    所以,郑甫一要想得到一些改善体质的方剂,对于别人来说,是千难万难,但对于张横来说,这还真不是什么不可商量的事。

    而且,他当日就曾把一些天巫传承中记载的秘方,交给华老,让他编传中华奇方时做为案例。

    不仅如此,对于张横来说,能帮助驻奥部队的特种军人,提升一下实力,这也是他所愿。

    不管怎么说,他骨子里还是有一颗爱国的赤子之心。

    只是,那种练体的药方,所用的药材无比的珍贵,就算是军方财力雄厚,估计要想让每一个特种部队的战士使用,也是会捉襟见肘。更何况,一些特别名贵和稀罕的药物,那是有钱也买不到的。

    幸好,郑甫一的要求,只是能再压榨一下他们的潜力,并不是想把那些特种部队的战士,改造成玄门中人那样的变态体魄。

    因此,这还是可以办到的,许多名贵的药材,可以用其他的来替代。

    所以,张横需要一定的时间来研究,以配制出适合这些军人的药剂。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