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 躺着也中枪
    这位被一众营业员恭敬地称为孙少的男子,名叫孙锦中,正是这家丘比亚精品专卖的少东家。

    孙锦中一直在法尔岛留学,前段时间才回到钱塘。不过,三天前,他陪同母亲一起来视察这里的分店,无意中遇到了马萍儿。

    孙锦中顿时惊为天人,一下子就被马萍儿那清秀绝丽的姿容给迷住了。

    这家伙在法尔岛呆的时间太久,满脑子都是浪漫的罗漫蒂克,在见到马萍儿后,以为这是他人生的一次美丽邂逅。所以,就这么缠上了她。

    这三天来,他是有事没事就往这里跑,象牛皮糖一样沾上了马萍儿,甚至一直想着要送马萍儿上下班,以便能与她有进一步的发展。

    只可惜,马萍儿根本连正眼也不瞄他一下,在第一次表示出好感的时候,就被马萍儿无情地拒绝了。

    不过,孙锦中却根本不死心,他在法尔岛别的没学到,为追求浪漫,不惜撞得头破血流的韧性却是学来了不少。

    于是,他就这么缠上了马萍儿,在他想来,以他的身份,只要马萍儿能感受到他的真心真意,那么,必然会接受他。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说不定会成为一个美谈。

    可是,他却不知道,马萍儿早就心有所属。而且,他这样象狗皮膏药一样沾着马萍儿,已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望望眼前几个原本关系还不错的小姐妹,再看看她们一脸羡慕妒忌恨的神情,马萍儿很是无奈。

    “马萍儿,刚才祝总交待过了,你一来上班,就马上去见她。”

    这个时候,店长目光冷冷地望向了马萍儿,一脸的冷然。

    “祝总要见我?”

    马萍儿却是一愣。

    祝总正是孙锦中的母亲,也是丘比亚精品专卖的老板娘。

    丘比亚精品专卖,在钱塘乃至全国各地,都有许多连锁店,因此,做为老板娘的祝总,是很少到国际商业城这家分店来。在马萍儿的记忆中,她来这里上班已两个多月,就只看到祝总三天前来这里视察过一次。

    可是,现在她竟然要见自己,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马萍儿又惊又疑。

    “哦,我阿妈也在这里?”

    孙锦中也是一愣,神情却是变得有些古怪。

    稍一迟疑,孙锦中立刻向店堂内的办公室跑去:“阿妈,你怎么来这里了?”

    “啊哟,中中,你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

    办公室门打开,两个女子的身形出现在了门口。

    走在前面的是个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身形胖的就象是一只柏油筒,长宽高几乎都是差不多的尺寸,圆滚滚的很是福态。

    跟在女子身后的是位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少女,穿着一身开领很低的短装衣裙,脸上化了很浓的艳妆,整个人透着一股妩媚妖娆的气息。

    她看到门外的孙锦中,顿时脸上露出了妩媚的笑意,娇滴滴地喊了一声:“啊呀,中中哥,你这几天跑哪儿去啦,艳儿找你好辛苦,想不到你竟然在这儿啊!”

    说着,她就向孙锦中挨了过来,不由分说,就挽住了孙锦中的胳膊,几乎挤到了他的怀里。

    “呃,艳儿!”

    孙锦中身形一滞,脸上露出了一丝厌恶的表情。

    这位妩媚的女子,名叫侯艳,说起来与孙锦中的关系还真不是一般。

    侯家与孙家是世交,双方的家长关系非常不错。而且,两人从小在一起,在大人们看来,那是青梅竹马的一对。

    因此,双方家长有意想搓合他们,也好让两个家庭成为亲家。

    只可惜,孙锦中这几年法尔岛留学,别的没学会,却学会了情调和浪漫。因此,当他回国后,与侯艳一翻接触,立刻感觉这个从小与自己一起长大的艳儿,很不适合自己。

    事实上,孙锦中喜欢的是那种温柔可人,清纯秀丽的女子,就象马萍儿那样,对侯艳这种妩媚妖娆型,还真非常的感冒。

    所以,他这几天一直在躲着侯艳,而这也正是他天天呆在这里,缠着马萍儿的原因。

    只是,他还真没想到,侯艳竟然今天会追到这里来,这让他的心情很是不爽。

    “中中,艳儿来看你,你今天好好带她去玩玩。”

    一边的祝雅仙笑眯眯地望着两人,很是欣慰。

    在她眼里,儿子与侯艳貌似是很相配的一对,不仅从小青梅竹马,而且双方家庭也是门当户对,这绝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好姻缘。

    “阿妈,我今天还有别的事。”

    孙锦中皱皱眉,连忙拒绝。说着,就想挣脱侯艳的手,脚底抹油。

    “你会有什么事?”

    祝雅仙的脸色陡地沉了下来,很是不悦。

    “中中哥,你怎么了,你难道不想带艳儿去玩吗?”

    一边的侯艳娇躯一震,脸上却是立刻露出了委屈的神色。

    “哼!”

    祝雅仙冷哼一声,目光陡然转向了马萍儿:“你是不是为了这个女人?”

    “我告诉你,你别想勾引我家中中,你也不拿镜子照照,你是什么身份,一个乡下来的乡巴佬,想用姿色勾引我家中中。呸,山鸡想变金凤凰啊!”

    祝雅仙的声音猛地变得尖锐起来,语气也是极尽克薄,一根如同罗卜粗的手指,也几乎指到了马萍儿脸上。

    “呃,我……”

    马萍儿浑身剧震,她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躺着也中枪了。

    貌似她与孙锦中之间,一点瓜葛也没有,但是,他的母亲祝雅仙,现在却莫名其妙地指责起了自己,言语更是极具羞辱。

    “啊呀,原来就是你这狐狸精呀!”

    刚还一脸委屈样的侯艳,脸色骤然而变,眼中刹那现出了一抹怨恨,她尖叫着喝叱了起来:“中中哥一直对我很好的,但是,这几天他突然不理我了,我还一直在想,是不是我什么地方做的不好,惹中中哥生气了。想不到,原来是你这狐狸精在勾引他,怪不得他魂儿都没了。”

    “你这狐狸精,你想破坏我和中中哥的感情啊!”

    侯艳叫嚣着,张牙舞爪地就朝马萍儿逼了过来。

    “你,你,你不要血口喷人。”

    马萍儿几乎要哭出来了,又羞又恼又是委屈,但看到侯艳那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却也是被吓着了,不由连连后退。

    店堂里刹那乱成一片,侯艳的叫嚣辱骂,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不过,那些营业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望望场中狼狈的马萍儿,脸上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

    说实话,这几天来,孙锦中象牛皮糖一样沾着马萍儿,确实是让她们很是羡慕妒忌恨。

    不是吗:?她们也都是与马萍儿一样,是乡下来的打工妹,眼看马萍儿被少东家给瞄上了,这可是要山鸡变凤凰的节奏啊!

    不过,此刻看到马萍儿被侯艳辱骂,她们却是莫名地感觉很畅快。

    “艳儿,你……”

    一边的孙锦中也被侯艳那泼妇般的凶相给吓着了,不禁惊愕交加,就想上前来劝阻。

    但是,他身形还没动,却被旁边祝雅仙冷冷的目光给阻止了:“中中,你给我站住,这里没有你的事。”

    “阿妈,我……”

    孙锦中身形一滞,望望场中,再看看祝雅仙,终于颓然地叹了口气,没有再有什么动作。

    祝雅仙一向强势,在家中也是她说一不二。孙锦中从小就怕自己的母亲,现在虽然长大了,但他还真没有敢当面违背他母亲意志的勇气。

    祝雅仙今天之所以带侯艳过来,确实就是为了要阻止儿子与马萍儿的交往。

    前段时间,侯艳与孙锦中相处还算可以,但是,最近的几天,孙锦中却是玩起了失踪,故意避开侯艳。

    这让侯艳很是恼火,所以,她就把状告到了祝雅仙这儿。

    祝雅仙一听,也是又惊又疑。不过,经她调查,立刻知道了儿子这几天的行踪,好象一直在纠缠国际商业城分店这边的一位女营业员。

    这让祝雅仙顿时大怒。而在了解了那位营业员的情况后,祝雅仙更是怒不可歇。

    在她所了解的资料中,马萍儿只不过是来自山村的一个乡下女孩子,这与她家相比,那完全就是天壤之别的差距。

    她也不分清红皂白,想当然地以为这是那女孩子勾引自己的儿子,这是想傍大款啊!

    这样的事实,如何能让祝雅仙容忍?所以,今天她一大早就赶了过来,准备处理此事。而这也正是刚才马萍儿一进门,店长要她立刻去见祝雅仙的原因。

    侯艳也听到了这事,她自然不会犹豫,也就跟着祝雅仙一起过来了。她原本还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勾引孙锦中。

    然而,当她看到马萍儿时,顿时自形惭愧。貌似她侯艳虽然也有几分姿色,但比起马萍儿的那份清纯秀丽,那根本就只能当陪衬的绿叶,甚至连绿叶也算不上,最多也就是黄叶。

    一时间,她妒火怒火就狂冲了上来,这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当场发彪。

    此刻,侯艳更是得理不饶人,叫嚣着,张牙舞爪地冲向了马萍儿。她恨眼前这个女子那张脸长得太完美,她是恨不得毁了这张如同青花瓷般秀丽的脸。

    “你这狐狸精,你这不要脸的东西,今天叫你不要脸,看我不撕烂了你这害人的货。”

    侯艳咬牙切齿,手指猛地就抓向了马萍儿的脸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