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 失禁
    “啊!”

    侯艳扑来,马萍儿大惊,她那里见过如此凶悍的女人,一时间完全蒙了。

    眼看侯艳的手指就要抓到马萍儿的脸上,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厉喝传来:“住手,泼妇,给我滚!”

    轰!

    地面一声巨响,似是突然发生了地震。扑过来的侯艳猛然身形一阵摇晃,那里还站得住,蹬蹬蹬一个踉跄,几乎摔倒。

    “啊!”

    这一突然的变故,顿时惊动了所有人,大家的目光刷地望向了后面。立刻,众人看到一个神情凛然的年青男子,此刻正怒目而视,愤怒之极。

    “张横,是你!”

    马萍儿猛地回过了神来,却是惊喜交加,她此时那里还忍得住,不由一下子扑入了张横的怀里,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今天所受的委屈,是她这么多年来,从来未曾受过的。现在看到了张横,就如同是看到了亲人一样,让马萍儿这个一向要强的女子,眼泪终于如决堤的洪水一样流了下来。

    “萍儿,没事了,没事了。”

    望着悲伤之极的马萍儿,张横的心也是一阵隐隐生痛,他轻轻地拍着马萍儿的柔肩,不停地安慰着,脸色却已是冰冷一片。

    刚才发生在这里的情形,张横全部看在了眼里,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萍儿竟然会在这里受如此的委屈。此时此刻,张横的胸中已是燃烧了一团怒火。

    “啊,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被张横身上那股凛凛的气势一迫,刚站稳身形的侯艳,不由自主地退后了几步,脸色煞白一片。

    眼前的这个男子,让侯艳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一种畏惧。

    “你是张横?”

    祝雅仙那满是肥肉的脸一阵抽搐,已是认出了张横。

    做为钱塘市服装业的女强人,祝雅仙的消息自然也是非常的灵通。尤其是当日,她也应邀参加了龙翔的百年大庆。

    因此,她一眼就认出了张横。

    祝雅仙的脸色不由微微一变,心中也是吃了一惊:“你与她是什么关系?”

    “萍儿是我女朋友!”

    张横目光如刀。如果侯艳和祝雅仙不是女人,今天他绝对会把这两人奏成猪头,不过,今天的事,他却也绝不会这样就善罢甘休:“你们这样欺负她,今天得还我一个公道。”

    “公道?”

    [祝雅仙冷笑:“姓张的。老娘还要你还我一个公道。你这女朋友,勾引我儿子,是她太贱,你还有脸来说公道。”

    认出了张横是谁,祝雅仙却也丝毫没有畏惧。

    对于别人来说,张横那深厚的人脉,确实是让人顾忌。但是,她祝雅仙可也不是没背景的人。

    要知道,祝雅仙的丈夫是市公商局的局长,而她的公公,却是省卫生厅的一名副厅,至于她父亲,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家,乃是省税务厅的秘书长。

    她的丘比亚精品专卖,能连锁店开到全国各地,在钱塘市的商界占有一席之地,被业内人称为女强人,她绝不是盖地。

    此刻,明白了她与张横已是闹翻,以刚才她和侯艳所做的行为,双方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所以,现在她也完全没有了顾忌。

    “好了,姓张的,老娘也没空跟你扯皮,你还是把你女朋友带回去,好好管教管教。”

    祝雅仙冷笑:“以后别让她出来丢人现眼了。”

    说到这里,她陡地转向了站在一边的店长:“把这个女人的工资结给她,让她们消失在我面前,我最也不想看到他们。”

    “啊!”

    店长一愣,她还真被这位祝总的强势和泼辣给震住了。

    不过,刹那的愣怔,店长猛地反应了过来,幸灾乐祸地转向了马萍儿:“你来结工资吧,以后不用来上班了。”

    “你们!”

    马萍儿又羞又恼。

    莫名其妙地被当成了勾引男人的狐狸精,现在更是当众被开除,这样的羞辱,几乎要把马萍儿的肺给气炸了。

    但是,她还真不能象侯艳那样,如同泼妇一样与人骂街。所以,此时此刻的马萍儿,也只有流泪的份,把所有的委屈和羞恼,全吞到肚里去。

    “想这么就让我们走?”

    张横的怒火在蒸腾,神情都变得有些扭曲。

    如果祝雅仙羞辱的是自己,张横还可以容忍。

    但是,这女人却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马萍儿,孰可忍,孰不可忍。

    “怎么,你想怎么样?”

    祝雅仙不屑地冷笑:“如果你敢乱来,我可报警了。”

    “好好好!”

    张横强压心中的怒火,冷声喝道:“我现在告诉你,我要收回这家店铺,限你们在三天内,马上给我滚蛋。”

    “什么,什么?”

    祝雅仙一时还没回过神来:“你说什么?让我们滚蛋,你算那根葱啊!”

    张横却那里还会与她扯皮,一拉马萍儿,走到了一边,已拿出了电话:“董大哥,把我书房内的那份国际商业城的房产转让文件马上送过来。”

    张横这回是真的怒了,决意要好好与眼前这婆娘斗一斗。不管别的,她们敢当众羞辱马萍儿,无论如何,张横也要为马萍儿出这口气。

    “房产转让文件?”

    祝雅仙身形一震,她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

    她自然清楚,她的这家分店的店面,以前是向龙翔酒业租用的。

    只是,几个月前,房租到期。她本想再续租。但是,龙翔那边却通知她,这店铺已转让,她要续租,得与新房东商量租房事宜。

    只不过,那位新房东一直没有出现,祝雅仙也没放在心上,以她的背景,还真不怕新房东会弄什么妖蛾子。

    然而,此刻听到张横这翻话,她的心里咯噔一下,已是意识到了什么。

    “老大,你要的东西拿来了。”

    不一会儿,董信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把那份房产转让的文件送到了张横手中。

    “怦!”

    张横一巴掌把文件拍在桌上:“三天内,你这家店马上给我滚蛋,还有,这几个月欠我的房租,一分也不能少。”

    “啊!”

    祝雅仙终于看清了桌上的文件是什么,脸色不由大变。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租用的这家店面,新房东竟然就是眼前的张横。

    刹那的愣怔,祝雅仙却猛地反应了过来,她可不是什么好吃的果子,瞟了一眼桌上的文件,不禁冷笑:“姓张的,你以为老娘的店是只篮子啊,你说搬就搬?”

    “嘿嘿,要我们搬,也不是不可以,你得赔偿老娘的损失,老娘投入这里的装簧费,还有搬迁损失费,你都得算给我。”

    祝雅仙喋喋地说着,在生意场上混了这么多年,她可也不是被吓大地。

    更何况,她自认背景强大,完全不怕张横这个神棍。

    “是啊,是啊!”

    一边的侯艳也回过了神来。

    她刚才被张横身上那股凛然的气势震摄,半天都不敢吱声。

    此刻,见到祝雅仙与张横吵了起来,她立刻上前帮起了腔:“要我们搬走,得赔偿我们损失。”

    侯艳是个泼辣的女人,她从小被娇生惯养。她的父亲是市外经贸局的副局长,爷爷更是了不得,是省委的老干部。

    [家里就她一个女儿,因此,她是一向蛮横惯了,却那里会怕张横。

    “哼!”

    张横冷哼一声,那里会跟这两个泼妇扯皮,脚一跺,转身拉着马萍儿,就向外走去:“哥们话就撩在这里了,三天内给哥们滚蛋,否则,后果自负。”

    “啊哟哟,这么拽?有间商铺了不起啊,我们就是不走,你不赔我们损失,我们那儿也不去。”

    侯艳气焰上来了,指着张横他们跳脚大骂。

    然而,她嘴上还在喋喋着,下一刻,却是脸色大变,神情更是惊骇无比:“啊!”

    不错,她突然感觉不对劲了,因为小腹处象是一阵刀绞,猛地变得鼓胀起来。

    紧接着,她下面的裙子,陡地渗出了一大片水渍,一阵异样的哗哗声,也刹那响彻全场。

    “啊,我的妈!”

    旁边此刻已站满了看热闹的人,甚至店门口也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丘比亚精品专卖,有人在大吵大闹,确实是引起了周边商户以及顾客的注意。

    此刻,突然听到那异样的哗哗声,众人都下意识地顺着声音望了过去。

    不过,一望之下,全场顿时爆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大家看到了一幕无比震憾的情形。

    此时此刻,侯艳的裙子底下,一股涓涓的溪流,正哗哗地流出来,刹那渗透了她的裙底,而缕缕的热气,也从那里蒸腾而起,空气中刹那弥漫了一股尿骚味。

    天啊!这女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当众失禁了!

    众人一片哗然,人人惊愕无比,谁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但是,让大家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

    “啊!我的妈!”

    一边的祝雅仙也突然尖叫起来,一张满是肥肉的脸神情骤变。

    下一刻,她捧着圆滚滚的肚子,就拼命向里间跑去。

    但是,她还没有跑入里间,她的身上,也陡然出现了一幕让所有人震惊的情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