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老油条
    “吕书记,这事我做不了主啊!”

    听完吕海鸿在电话中的叙述,马贤青心中恍然,脸上却是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他自然是已知道了女儿在钱塘的事,而且,刚还接到张横的电话,对这事进行了交流。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现在县委吕书记就马上打电话过来,做起了说客。

    “嘿嘿,张横这小子,现在真是了不起了,竟然敢与祝雅仙唱对头戏,牛啊!”

    马贤青心里估噜着,满怀的感慨。

    对于丘比亚精品专卖的老板娘祝雅仙,纵然马贤青是偏僻山村的一个支书,却也是多少知道点细底。貌似这个女人的背景无比的强大,无论是市里还是省里,都有着后台。一般人还真不敢招惹她。

    但是,她得罪了自己女儿马萍儿,却被张横弄得焦头烂额。甚至现在不得不请人做和事佬,说情都说到自己这个村支书头上来了。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马贤青倍感有面子。

    不过,刚才与张横交流过,已得到了张横的授意,所以,此时面对县委书记这位说客,他却得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可怜相。

    “老马,我知道你是一位有党性,坚持原则的老同志。”

    吕海鸿打起了官腔:“所以,这是县委县政府交给你的一个艰巨的任务,为了社会和协,为了人民内部的团结,就算有千难万难,你也必须要克服。”

    “吕书记,这个我知道。”

    马贤青连忙道:“您的指示,我一定会尽全力去办。绝不负组织上对我的信任。”

    说到这里,马贤青语气一转:“不过,吕书记,现在我们这边困难确实是很多。自从我们村的路造好后,村里又组建起了苗圃合作社,现在,村里的面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老百姓的生活条件,也有了极大的改善。”

    “但是,这也带来了许多现实的困难。以前,我们村也就只有几部电话,现在几乎家家户户都要安装,以前我们村也只有十几台电视,用的还是土天线收播节目。现在,家家户户都有了电视机,村里老百姓迫切想要装上闭路电视。”

    马贤青诉起了苦来,把村里的状况罗列了一遍,最后道:“吕书记,这些事,还得请上级部门给予支持和帮助,我们村需要铺设新的电话线路,建造移动通讯机站,还要有线电视线路接入,这可都是钱,但以我们目前村里的经济收入,至少还缺五百多万的资金缺口。”

    马贤青喋喋地,似乎是说起了一些与今天主题完全无关的话。

    但是,对面的吕海鸿却是紧紧地皱起了眉头,他自然明白,这是马贤青在向自己提条件了。

    “果然也是根老油条,精得都掐不出水来了。”

    吕海鸿心中感叹:在官场这洪炉中炼过的,还真没一盏省油的灯。

    “老马,这些困难我们县委县政府也非常清楚,也正在想办法解决,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会尽快落实,让白马山村的百姓,真正过上幸福的生活。”

    吕海鸿做了表态。

    他心中也明白,自己既然去做说客,对方提出的条件,当然得答应。

    而这些所谓的困难,确实也是他做为县委书记需要负责解决的实际问题。说句不好听的,做好了这些,也都是他的政绩。

    如今,马贤青借这阵东风,要把他们白马山村的困难解决,他也是乐得推波助澜。

    要知道,在市公商局局长请他去说情的时候,也自然是许下了不少的条件,甚至暗中已透露,丘比亚精品专卖,愿意捐一大笔钱支持古越县的建设。

    这也就是说,他吕海鸿完全是拿别人的钱做好人,而且是两边讨好,这样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

    “好的,好的,那我马贤青就代表白马山村全体村民,感谢县委县府的支持,感谢吕书记对我们的关心和照顾。”

    马贤青此刻心中兴奋之极,困扰他好一段时间的三通问题,就这么轻易解决了。

    丘比亚精品专卖被围困的事件,在三天后顺利解决。

    翻阅着博朗德关于此事的汇总报告,祝雅仙的一张脸都在微微抽搐。

    为了解决此事,丘比亚确实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光是向古越县捐款,就达五百万。至于国际商业城那边的分店,在第二天就进行了撤场,还补贴了所欠的房租费。

    当然,这回的房租费,比以前租一年都贵,因为足足付了一百万。

    虽然说,明面上这是补交的房租费,但谁都明白,这是对方提出的赔偿。

    为了能尽快让丘比亚恢复正常,祝雅仙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此刻,望着手中的报告,祝雅仙心里那个窝火,那个愤怒,那个憋屈。

    以前,她办事顺风顺水,那个人敢不给她面子?但是,这次她却是大大地吃了个憋,完全是把脸给丢大了,这可以说是他自出生以来,受到的最大屈辱。

    “姓张的,老娘跟你没完,你等着瞧。”

    祝雅仙咬牙切齿,他现在已是把张横恨到了骨子里。

    丘比亚的事,最终以对方服软告终。而且,为此,白马山村又得到了天大的好处,有这样的结果,可以说是皆大欢喜。

    张横对此也没什么意见,能为马萍儿出一口恶气就行。

    接下来的时间,他开始着手天香生肌膏以及系列产品的推广,准备把从丘比亚那里收回的商铺,开设一家专营店。

    这不仅是为了解决马萍儿和陆晓萱两人的工作,也是为了帮助吴宗仁张继等几人的家属工作问题。

    要知道,吴宗仁和张继他们都是把家属带了过来,他们人生地不熟的,如果不安排他们家属的生活和工作,也无法让几人安心。

    更何况,张横还希望他们能给自己招来更多的战友,以便能让自己的斑底更厚实。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张少,有个好消息想告诉您。”

    这一天,张横正在店里亲自监督装修,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传出了何锋林那雄浑的声音:“您要让我寻找的那位风水师,我已查到了有关信息。”

    “啊,何总,那太感谢您了!”

    张横心头一震,有些急切地道:“怎么样,那人是我要寻找的人吗?”

    “从我们调查的消息,那人与您所说的许多方面,都比较相符。”

    何锋林道:“只是,这人性格比较孤僻,对人怀着很大的警惕之心,因此,我派人与他几次沟通,都没有得到确实的回复,他根本不愿说他的过去。”

    何锋林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所以,要想确证他是不是您要找的人,还得张少亲自来一趟。不过,我可以把他有关的一些近期的照片先传给您看看,以便您可以先行一步确认一下。”

    “好的,多谢何总了。”

    张横连连道谢。

    不一会儿,手机中传来了一些照片,是一位年纪在四五十岁中年男子的生活照。

    张横根本不认识王其卫的父亲,所以,他立刻把这些照片传给了王其卫,让他来辩认。

    只可惜,当年王其卫父亲离开时,王其卫还是不懂事的小孩子,他的记忆中,也丝毫没有父亲的印象。因此,他也不敢确定照片上的男子是不是自己失散多年的父亲。

    只是,从照片的轮廓来看,隐约的与现在的王其卫,似乎有些相似。

    两人商量了半天,最终决定去港岛一趟。

    不管怎么说,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就得抱着百分百的希望。

    几天后,赴港的手续办好,张横和王其卫等一众人,浩浩荡荡向港岛出发。

    这次去港岛的人还真不少,除了王其卫全家之外,还有张横父母以及马萍儿陆晓萱,甚至吴宗仁和张继两人,也随同大家一起去。

    说实话,虽然如今有钱了,但张横还真没带父母他们出去玩过。

    这次趁着去港岛的机会,张横决定带父母他们好好玩玩,如果能帮王其卫找回失散多年的父亲,那是最好。不然,就全当是大家一起外出旅游了。

    当然,关于此次的目的,张横和王其卫,还是决定暂时隐瞒,甚至连王其卫的奶奶也没有告诉她。

    两人还真怕她年纪太大了,要是何锋林找到的那人,并不是所要寻找之人,这岂不是让她大失所望。

    老年人最怕的就是情绪大起大落,这可对她不利。

    只是,在去港岛前,王其卫还是有意无意地在奶奶面前说了一点。说是港岛是当年父亲所去的地方,要是这次能遇到了,那该多好。

    他这也是给老太太打支预防针,以免到时真的确认那人就是失散的父亲,也好让老太太心中有所准备。

    然而,老太太听了这话,情绪却是变得很低落,这显然是触动了她内心那根最脆弱的弦。

    终于到了港岛,何锋林早就做好了接待工作,一溜数辆豪车停在了机场外,把张横等一众人,如同是贵宾一样接往了何锋林的住处。

    做为港岛的商业巨子,何锋林的家就在港岛最着名的富人区浅水弯。

    当车子开入浅水湾别墅区,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凝,脸色也变得无比的古怪。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