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 白虎头上起尖峰
    “啊,这不是地漏吗?”

    何锋林这回是真的震惊了。因为,张横所指的破败之处,正是这游泳池用来换水用的出水地漏。

    游泳池为了保持池水的清洁,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换水,因此,在池底的四个方向,有四处地漏出水口。

    可是,何锋林怎么也没想到,这四处出水口,就成了这游泳池的破败。

    “张少,要是没有这四处出水口,这池不是要变成一池臭水吗?”

    何锋林满脸惊疑地道。

    “何总,这就是华清格与桃花格之间最大的差别。”

    张横微笑:“华清格乃是活水自然形成的格局,而这桃花格却是人工布置的风水局,正是因为此处桃花煞积聚太重,所以,这四个出水口,就成了破败,在风水中,这有一个特别的名称,叫做桃花漏。谓之破财之相。”

    “呃,这是桃花漏啊!”

    何锋林脸色有些难看。

    他一直引以为傲的这个华清格的游泳池,想不到竟然是一处风水破败的漏财格。

    “张少,那该如何化解?”

    何锋林脸现苦涩。

    说实话,这些年破费在女人身上的钱,确实已不是一个小数目。光是打的几场官司,就让他少了十多亿,这还不包括平时化在一些女人身上的钱。

    要是细算起来,也绝对的恐怖了。

    所以,此刻张横指出自家的游泳池,有着如此大的破败,他确实是心中暗惊。

    “何总,要化解桃花煞形成的桃花漏,其实也并不是件难事。”

    张横微微沉吟。

    说实话,看到何家的这个游泳池,张横心中确实是非常的感慨,他算是真正见识了富豪生活中的糜烂。

    要知道,一般人也有引桃花运的,但那也最多是在家里庭院中种些桃花,或是在暗处摆放运财童子。

    许多人以为,运财童子这件风水道具,是聚财之用。但是,偏偏相反,运财童子,在风水中的应运,却是为了招桃花运。尤其是对那些没有女人缘的男子来说,家中暗处放置一尊运财童子,可以招来意外之桃花运。

    然而,比起何锋林这样的超级富豪,那些种桃花,安放运财童子的人,却实在是小儿科了。他为了引桃花运,竟然让人布置了一个华清格的游泳池。

    别的不说,就以这泳池的维护来说,每年的费用也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支出。

    只可惜,桃花运是有了,可桃花太甚,却招来了桃花煞,以至于他这些年在女人的事上,浪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

    心中想着,张横却也不卖关子:“何总,要化解这桃花格的桃花漏破败,你只要让人对这池的入水口和出水口稍做一下改变就行。”

    说着,手指指着入水口和出水口道:“你现在池中的入水口,就仅仅只是管道的口子,你可以让人雕刻几个龙头,安装在上面。这就变成了龙吐水的格局,能最大程度地过虑煞气。”

    “至于出水口,你也同样可以让人雕几个霸下头,安装在上面,能阻止所漏之财。”

    张横继续道。

    霸下是一种传说中的动物,形如龟,是龙之九子之一。一般庙宇等处,有乌龟驼着石碑,那其实并不是乌龟,而是霸下。

    霸下具有守财之功效,因此,桃花漏的出水口,装上霸下的脑袋,可以阻止漏财格。

    “当然,龙头和霸下头雕好后,请先送到我这儿,我需要检查一下。”

    张横最后道。

    光是靠几个龙头和霸下头,自然是不能化解这桃花格的桃花煞,张横是要对那些风水道具进行刻划符篆,以增加力量。

    “好的,好的,那就太谢谢张少了。”

    何锋林连连点头,心中却是无比的感慨。

    幸亏自己在奥岛的时候,认识了这位张少,否则,自己家中有这风水破败,还西里糊涂。

    事实上,他之所以要克意结交张横,也正是因为看到了张横的不凡之处。想到自己经营着这么大的产业,有可能今后会用得上这位张大师。

    只是,他还真没想到,今天一到他的别墅,张横就看出了他家中的问题。

    游泳池中发现了风水上的破败,何锋林更加的佩服张横,对自家的风水也多了几分怀疑。当下,他那里还会犹豫,便带着张横在别墅里转了一圈,想让他看看,自家是否还有其他的冲刑?

    张横欣然答应,与他在别墅中前后走了一圈,却并没有再发现有什么问题。

    说实话,这处别墅的风水,确实是非常的不错,位于浅水湾的吞龙口之局上,而且,位置选的非常特别,正是龙吞口的龙之颚上。这里也是一处聚气纳元的宝地,怪不得何锋林的生意能做得这么大,可以成为港岛的商界巨子。

    显然,当年为他设计和规划这座别墅风水的风水师,确实也是真有水平。

    至于为什么游泳池会留下这么大的破败,这其实还真不能说那人不负责,只能说是境界不够。

    张横之所以能一眼看破,这完全是因为他如今的境界已达到了三品地师,他就是从这里的地气感应到了游泳池风水中的缺陷。

    如果换在他还没有达到三品之前,他也是绝不能看出其中的奥秘,会把这个泳池当成是华清格的风水局。

    这就是境界的差别,在这世上,能达到三品的大师,其实还真不多。

    众人跟着张横,一起在何锋林的别墅中走了一圈,大家的兴致都很高,全当是参观这位超级富豪的住宅了。

    不过,当走到东边后院的时候,张横望着隔壁的别墅,脸上的神情变得很是怪异。

    “呃,张少,怎么了?旁边的别墅对我家有什么影响吗?”

    何锋林现在是草木皆兵,一见张横神情有异,就心里发虚。还以为张横又发现了自家什么风水上的破败。

    “哈哈,何总,旁边的这幢别墅,确实是有些问题,但与你家无关。”

    张横微微一笑,目光凝注在了对面的围墙上。

    旁边的别墅与何锋林家相隔二三十米,占地面积也有数亩,但建造的却是一幢西洋式的建筑。显然,那家的主人,应该喜欢西方的文化。

    不过,能在这里拥有别墅的,肯定也是港岛商界或政界的大佬。

    引起张横注意的地方,正是那幢别墅靠这边的围墙。

    大家可以看到,围墙上有一排铁栅栏,差不多有一米高,每一根铁栅栏都是尖锐无比,显然主人是为了防盗而设的一道护栏。

    “何总,这家别墅的主人,是不是特别怕老婆,是不是看到老婆,就象是老鼠见到了猫?”

    张横微一沉吟,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啊,张少,您怎么知道?”

    何锋林浑身一震,脸色刹那变得怪异无比。

    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嘿嘿笑道:“张少,您真是神了。不瞒您说,我隔壁这家,确实是个河东狮吼,怕老婆是在全港顶级圈子里都是出了名的。”

    “那别墅的女主人是英尔岛人,父亲据说是英尔岛的什么子爵,当年在港经营地产,也算是地产界的大鳄。”

    何锋林继续解释道:“后来,她喜欢上了内地来的一个年青人,最后两人就结了婚,并在这里建了一幢别墅。只不过,那人全靠老婆,才有今天的地位和财富,所以,他却是成了个极怕老婆之人。”

    说到这里,何锋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想到了自己的风流桃花运,再想想人家的河东狮吼。同样是港岛顶级圈子里的超级富翁,但两人的生活方式,却是天差地别。

    笑了半晌,他终于强自忍住了,目光望向了张横:“对了,张少,您是怎么看出这家人家的主人会怕老婆?难道这也与风水有关?”

    不仅是他,旁边所有人的目光,也全部都聚集到了张横身上,大家对于这个疑问,心中还真是充满了好奇。

    “不错,这确实是与那幢别墅的风水有关。”

    张横点头:“白虎头上起尖峰,老婆头上要起坑,这是风水中的一句谒语。意思是说,在白虎方位上,如果竖起尖锐锋利的东西,那么,家中的女人,必然会压制男主人,这就叫老婆头上要起坑。”

    张横说的自然是实话,白虎位本是凶煞位,一般白虎位宜平实厚重,如虎卧平原之势,不可高起突兀,否则,这就是白虎窜堂,会对住家造成冲刑,带来疾病和凶煞。

    隔壁人家的围墙,用铁栅栏围起来,靠西的白虎位上,完全被尖锐的东西所密布,正好犯了白虎头上起尖锋的大忌。就算他们的主人,有一个不是华夏人,而且,所造的房子式样,也是西方的洋楼。但是,只要是在华夏这片土地上,就得符合华夏的规则,因此,犯了风水冲刑,照样灵验。

    “原来如此!”众人恍然,望向张横的眼神更加的不同了。

    今天张横的表现,确实是让他的亲人朋友刮目相看,那些虚无飘缈的风水,在张横的解说中,突然变得似乎有了脉络。

    “张少,在下现在对您真是佩服之至啊!”

    何锋林满怀的感慨:“如果张少这次来港岛,时间宽裕,那就请张少为我几个朋友,也去看看风水。”

    见识了张横在风水上举重若轻的点评,现在的何锋林,确实已是对眼前的年青风水大师,佩服得无体投地。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