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骨肉相逢
    “哈哈,只要何总信任在下,在下一定竭诚为您服务。”

    张横打了个哈哈,两人相视大笑,气氛很是融洽。

    当下,一众人在何锋林的引领下,进入了别墅的餐厅,早有工作人员,准备好了丰富的晚餐。

    今天何锋林特意在家里招待张横他们,也是为了表示彼此之间关系的亲近。一餐晚宴,宾主尽欢。

    接下来的几天,何锋林早就为张横他们安排好了行程,做为港岛的商业巨子,他甚至暂时放下了手头上繁忙的工作,准备好好陪同张横他们。

    当然,安排一次王其卫一家子,与那位风水师的相见,是所有行程中重中之重。

    按照何锋林打听到的消息,那位当年从内地来的风水师,现在居住在港岛金虹区的一处小区里。那里已远离繁华的都市,地理比较偏僻,居住的多是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贫穷人家。

    不过,那位风水师有个习惯,他每天早上五六点钟,都会去附近的一座小山上晨练。

    因此,与张横和王其卫他们商量后,第二天一早,大家准备先去金虹区那边的小山上,等待那位风水师。制造一个偶然相遇的机会,也好让王其卫的母亲,与那位风水师见个面,看他是不是就是当年王其卫来港的父亲。

    一大早,几辆车子就往金虹区的那座小山而去。

    现在,所有的人除了老太太外,都已知道了这次的目的,大家都充满了期待。

    “奶奶,听说港岛金虹区是内地来港人居住最多的地方。”

    王其卫又开始给奶奶透露一点点信息了,以防等会要是真的认了亲,老太太会一时受不了刺激:“说不定我父亲也是会在那儿,真希望上天有眼,能让我们遇到他。”

    “是啊!老天保佑,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有生之年,还能再遇到你父亲。”

    老太太很是感慨:“要是这样,我就算是死了,也能瞑目了。”

    “奶奶,您可是能长命百岁。”

    王其卫连忙劝慰。

    说着话,车子已到了小山的脚下。

    小山并不高,在山脚下有一片树林,虽然时间还早,但树林中已有不少晨练的人们,在那儿运动了。

    不过,多是些附近的中老年人,有的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跳舞,也有的自选一个角落,正打着太极拳,整片树林显得很是热闹。

    一众人下了车,便向树林中走去。

    “张少,据我们了解,你们要寻找的那个风水师,每天都会在这里打太极。”

    何锋林与张横走在一起,一边低声地说道:“刚才,我派来的人已打探过了,今天他仍在那边。”

    说着,何锋林指了指树林的深处。

    果然,远远地,可以看到一位年纪在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正在那里打着太极。

    那是个身形清瘦的男子,穿着一身练功服,正摆出一个太极推手,全神贯注地在练拳。

    看他的资式,显然是在太极上化了不少的功夫,拳势虽然舒缓,但动作流畅,拳意浑然,足见功底。

    “嗯,他还真有可能是王大哥的父亲!”

    望着那男子,张横的心里一阵莫名的兴奋。感觉上,眼前的这个男子,比照片上更象王其卫,尤其是那双眼睛,特别的神似,这让张横对这次认亲,更多了几分希望。

    心中想着,张横那里还会迟疑,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刹那开启,细细地洞察起了那人。

    从老太太的口中所知,当年的王老爷子也是位玄门风水师。那么,眼前的男子,如果真是她失散多年的儿子,他必然也是位玄门中人。

    所以,张横想看看,此人体内是否凝聚了真元。

    然而,超凡视野开启,张横的眼神陡地一凝,神情也刹那变得异样无比:“怎么回事?此人身上的气息怎么会如此的诡异?”

    张横确实是被洞察到的情形给暗中吃了一惊,因为,那男子身上散发着一股阴森的气息,仿佛他并不是个生人,而是一个阴魂。

    不仅如此,细细看去,可以看到,他眉心蒸腾着一缕黑气,而头顶的三花聚顶中,本命气运,更是笼罩在一团阴晦中。

    这样的情形,张横以前确实是没有遇到过。这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惊疑。

    “奶奶,您看那人的太极打的怎么样?”

    此刻,王其卫和他妻子两人,扶着老太太也正目光灼灼地望着眼前的男子。

    感觉上,这男子确实是让他有一种特别亲近的感觉。

    只是,王其卫当年父亲离开时,他实在是太小了,对父亲已是毫无印象,所以,他却也不敢确定,此人是不是就是自己的父亲。

    因此,他假装看那人的太极,提醒了一下自己的奶奶。

    老太太的年纪大了,眼神有些不太好,虽然看到了对面的男子,但一时却看不清他的样貌。

    此刻,由孙儿孙媳扶着,又走近了几步,这才终于看清了那人。

    “啊!阿益,阿益,是你吗?”

    陡地,老太太浑身剧震,神情也刹那变得激动无比,望着那男子,喃喃地叫了起来。

    “你是?”

    男子仍是聚精会神地在打太极,对四周过来的一众人恍然未见。

    但是,突然听到老太太的叫声,他的身形猛地僵住了,目光也转向了老太。

    “啊!”

    下一刻,男子脸色剧变,身形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目光死死地瞪在了老太太手腕上戴的一只碧玉手镯上:“青鸾碧玉镯,青鸾碧玉镯,娘,难道是您?”

    说话声中,男子猛地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老太太的手腕。当他看清手腕上那只碧玉手镯的模样时,整个人顿时哆嗦起来:“娘,真的是您,真的是您,这是在做梦吗?我们这是在做梦吗?”

    男子有些语无伦次。

    “阿益,是你,真的是你,你能认出这青鸾碧玉镯,你就是我那苦命的阿益!”

    老太太凄厉地叫喊了起来,两行浊泪,也刹那从她昏花的老眼里流了下来。

    她手腕上的这只碧玉手镯,正是当年王老爷子送她的订情信物。这些年来,虽然家境困苦。但是,她就算是把家里所有的东西卖掉,却也舍不得当了这只手镯。

    因为,这只手镯,不仅是订情信物,更是寄托了她对失散多年儿子的思念。

    当年,手镯是一对,称为龙凤碧玉镯,她自己留下了青鸾镯,另一只青龙镯,却正是在儿子王天益身上。她一直抱着一丝希望,有生之年,还能让这对分开的玉镯凑在一起。

    “娘!我就是阿益啊,我真的见到您了,真的见到您了!”

    男子死死地抓着老太太的手,卟通一声,跪倒在了她的面前:“娘,阿益对不起您,这么多年了,都没能在您身前尽孝,娘,娘,娘……”

    男子哭喊着,泣不成声。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不禁个个动容。

    失散多年的一对母子,竟然在此相遇,此情此景,确实是让所有人心中震动,也有无限的感慨。

    张横的神情也有些难以喻意,他也被老太太母子相见的这份真情流露所感动,心中百感交集。

    不过,他却也没忘了老太太的年纪,明白她如今的状况最忌情绪激烈波动。所以,张横已是跨前几步,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了老太太的背心,一缕巫力真元,缓缓地输入了她体内,以平息她极度激动的心情,并护住了她的心脉。

    母子两人抱头痛哭,王天益跪地久久不起,抱着老太太的腿悲喜交加。

    “阿其,阿娟,还有小宝,大宝,你们快过来,这是你爹,是你们的爷爷。”

    好半天,老太太猛地回过了神来,急急地向一边的王其卫和他妻子,以及两个曾孙叫唤道。

    “爹!”

    王其卫和妻子,此刻神情却是有些难以喻意。

    对于王其卫来说,虽然也渴望着找到父亲。但是,这么多年未曾相见,此刻遇到,却有一种陌生的感觉。他的妻子更是如是。

    所以,两人要叫出这声爹来,还是有些生涩。

    不过,内心深处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还是让王其卫喊出了这个爹字。

    至于他的两个孩子,毕竟还太小,对于这个爷爷,却还真没什么感觉,听了曾祖母的招呼,两个小孩子仍是瞪大了眼睛,好奇地望着对面的王天益,却并没有上前。

    “啊,你就是阿其!”

    王天益浑身剧震,嘴唇哆嗦着,突然有种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感觉。

    “爹!我们终于找到您了!”

    王其卫稍一犹豫,终于还是上前扶起了父亲,眼泪也忍不住掉了下来。

    “阿其,是爹对不起你们,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好好照顾你们!”

    王天益猛地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儿子,一手拉住了媳妇,老泪纵横。续尔,又是哈哈大笑:“老天有眼,总算还能让我王天益见到阿其,想不到,我孙子都这么大了,老天有眼啊!”

    一时间,一家人又是哭又是笑,悲喜交加。

    好半天,大家的情绪这才稍稍有所平静下来,老太太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神情不禁一滞:“阿益,阿珍呢?怎么没见到她,她还好吗?”

    阿珍正是王天益的妻子,当年他与妻子一起离开大陆来港岛。此刻,老太太只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却没看到儿媳,心却是不由一下子抽紧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