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7章 当年隐秘
    “娘,阿珍就在家里,这些年全靠她照顾我了。”

    见母亲问起自己妻子,神情迫切,王天益连忙道:“娘,阿其,阿娟,还有这几位客人,一起到我家里去坐坐。”

    当下,众人簇拥着王家老小,向小山的后面走去。

    王天益现在的家就在小山后,是一处清静的小院落,占地并不大,但环境却十分的清雅,座落在树林山溪间,还真有种世外桃园的意味。

    然而,远远地看到小院,张横的眉毛却是陡地一凝:“好重的煞气,王其卫的父亲,怎么会住在煞气如此重的地方呢?”

    张横心中的狐疑越来越浓。

    从刚才王天益给自己的感觉来看,他身上那股阴森的气息无比的诡异。现在,他竟然住在一处煞气浓重的住宅,这实在是让人有些想不通。

    不管怎么说,据老太曾说过的一些情况,以及何锋林收集的资料,这位王天益应该是懂风水之人。

    那么,一个风水师,就算是黄道,也绝不会选择这样煞气浓重的地方居住。可是,他就偏偏住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中疑云重重,感觉王天益的身上,充满了疑团,应该有很多故事。

    一念及此,张横那里还会犹豫,天巫之眼细细地洞察起了小院。

    “厌镇,这个小院竟然有人下了厌镇!”

    张横的心陡地一凛,神情刹那变得更见凝重。

    不错,靠近小院,手腕上的伏以神尺,剧烈地振荡起来,已感应到了这里气场的变化。

    不仅如此,张横也立刻洞察到这处小院煞气的来源,正是在小院进门的门梁上,而且,清晰地洞彻到门梁的位置,放着一只古朴的木盒,煞气就是由此产生,并弥漫整个小院。

    门梁上放着可以散发煞气之物,这自然就是风水中的厌镇。

    要知道,厌镇只有放在屋梁,门梁以及地基的地方。这小院如此明显的厌镇之术,只要是稍懂点风水知识的人,就能一眼看破。王天益却仍让它存在。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满头的雾水,实在是有些猜不透其中的玄妙了。

    “娘,阿其,阿娟,我和阿珍就住在这里。”

    王天益兴冲冲地招呼着大家,一边说着,已一边向小院里叫喊起来:“阿珍,阿珍,快出来,你看谁来了?”

    “哦!”

    小院的门打开,一位年纪在五十岁上下的中年妇女从院落里走了出来。

    妇人穿着很朴素,神情也显得有些憔悴,但是,她面容清濯,显然,年轻时绝对是个美人胚子。

    看到王天益带着这么多人进来,妇人一怔。

    不过,当她望着王天益扶着的老太时,妇人不禁身形剧震,她也立刻认出了老太手腕上的那只碧玉手镯。

    顿时,妇人神情陡然剧变:“您,您,您是婆婆?”

    “阿珍,阿珍,你还好吗?这么多年了,我竟然还能再见到你们!”

    老太太再次变得难以抑制的激动,婆媳两相拥大哭。

    “娘!”

    王其卫喃喃着,身形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看到失散多年的母亲,比刚才看到父亲时的感觉,却是更让他激动莫名。在他所有对父母的记忆里,只有小时候依偎在母亲怀里的记忆片段。

    他似乎还记得,那是他一次生病了,母亲带他去看病时的感受。

    然而,毕竟是时间过去太久,他已记不得母亲的面容,但那被母亲抱在怀里的那种温暖,却刻在了他的灵魂里。

    此刻,再次与母亲相遇,看到她鬓角隐隐现出的白霜,王其卫悲从中来,不禁心神难以自己。

    果然,当王天益上前劝住母亲和妻子,把儿子儿媳以及两个宝贝孙子,介绍给她时,蔡幼珍激动之极,上前一把抱住了王其卫,痛哭不以。

    一时间,小院里哭笑声一片,气氛感人之极。

    好半天,王家人总算平静下来,蔡幼珍和王天益两人,这才抹抹眼泪,把众人让到了屋里。

    屋子不大,上下两层,每一层有三间,进门就是客厅,里面也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应家具,虽然没有豪华的物件,但都是古色古香。显然,这里的主人很有格调和品味。

    一大群人进屋,顿时让这不大的空间显得很是拥挤。蔡幼珍热情地招待大家,为众人奉上了茶水,而王其卫便把何锋林以及张横一家子,介绍给了自己的父母。

    当知道这次自家人能相遇,全是何锋林和张横化费的心思,王天益夫妻对他们不禁感恩戴德,连连上前道谢。

    分开了这么多年,王家人自然有着说不完的话,彼此也说起了这些年分开后的经历。

    “娘,我和阿珍当年来到港岛,后来也曾想尽办法,寻找你们。”

    王天益满是感慨:“只是,托遍了国内的朋友,也没有你们的信息。只知道你和阿其,在我们离开不久后,就去了南边。”

    “但是,南边这么多地方,人海茫茫,我们那里能找得到你们?”

    王天益眼睛又湿润了:“后来,我们的条件有所改善,我和阿珍也曾回到过国内,亲自寻找你们。甚至还在各地的电视台和报纸发布寻人广告。可是,始终没有你们的消息。我和阿珍还以为这一生都见不到你们了。”

    说到这里,王天益神情又变得悲切之极。

    当年为了寻找失散的母亲和儿子,他和妻子蔡幼珍确实也是化了无数的心血。

    “是啊,那时候太艰苦了,时局又不稳,我和阿其东躲西藏,最后到了钱塘。”

    老太太也是感慨莫名。

    说实话,王天益和蔡幼珍当年回国内寻找他们的时候,老太太和王其卫是处于最艰难的时期,那时别说是电视机,就算是报纸她也是买不起。所以,她根本没有看到他们通过媒体发布的寻人广告。

    再加上那时候的户藉很乱,王家人确实是错过了很多次可以相遇的机会。

    说到这些,屋里的人不禁都有些嘘吁,尤其是象张远山李凤仙他们这一辈的人,都经历过那个时代,却也只能感叹,那个时代带给多少国人这样的悲剧。

    “王伯伯,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可否请教?”

    这个时候,一直未曾做声的张横,向王天益点了点头问道。

    “阿横,你有什么事,请尽管说。”

    王天益有些诧异,但也不敢怠慢了张横。他现在自然从母亲和儿子那里知道,家人在国内,全是靠了眼前的这个年青人,甚至这次他们一家人能相遇,也全是张横全力促成。

    “我曾听何总说过,王伯伯当年已是港岛很有名的风水师。”

    张横沉吟了一下:“以王伯伯当时的名气,过了这么多年,应该早已成为港岛风水界人尽皆知的大师。只是,为什么王伯伯如今反尔是隐姓埋名,居住在这里呢?”

    张横对王天益身上诡异的气息,直到现在仍是感觉迷惑不解。再加上他院里的那个厌镇,以及从何锋林那边先前打听到的一些消息,现在的张横,对王天益是越来越充满好奇了。

    要知道,王天益现在并不叫这个名字,他如今对外的称呼是王奇。而且,以何锋林打听到的消息,以他那时的名声,收入绝对不差。

    但是,他如今却住在这偏僻的小山后,虽然生活条件不能说太落魄,可要与他做为一名风水大师的名头相比,这绝对是太寒酸了。

    所以,张横这才会问出心中的疑惑。

    “唉!”

    说到自己的这些变故,王天益不禁长叹一声,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阿横,我知道你也是位风水师,而且,你对我王家有恩,所以,我也不想瞒你,我之所以会隐姓埋名,其实这也是无奈之举。”

    屋里除了自家人外,张横和何锋林都是对王天益有恩之人,所以,王天益沉吟了一下,终于说出了他过去的一些经历。

    “当年,我和阿珍来港岛之后,人生地不熟,也只能靠曾经所学的一些风水相道上的本事糊口饭吃。”

    王天益说起了他的经历:“不过,港岛这边,对这方面相信的人比较多。而我所学也算是有些成就,因此,渐渐的在风水界,也是小有了名气。”

    “只是,就在那一年,却是突然出了事。”

    王天益脸上露出了悲愤之色:“那一天,来了一位韩岛的客人,说是要请我去韩岛看风水,并许诺了重金。我当时并没有多想,就随着那人去了韩岛。”

    “然而,当来到韩岛,我才知道,那人请我的目的,并不是什么要让我看风水,而是想让我与他们联手,破坏港岛某地的风水。”

    王天益继续道:“请我之人,他们本身也是韩岛的风水师,而且,正在策划一件大事。”

    “我在听了他们的计划后,就断然拒绝了。”

    王天益情绪有些激动起来:“因为,他们要做的事,虽然是针对港岛的某一行业。但是,如果我真的帮了他们,那绝对会让我本身气运大受影响,甚至断子绝孙。这样的事,我那里肯做。”

    “啊!”

    屋里发出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听到王天益这翻话的人,不禁脸色尽皆一变。

    “后来怎么样?阿益?”

    老太太更是有些迫不急待地问道。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他已隐隐感觉到,在王天益的身上,必然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而且,极有可能,隐藏了一个大秘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