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 种神符
    “王伯伯,我明白了,原来你小院门口的厌镇,是你自己下的!”

    张横微一沉吟,陡地似是恍然了,目光凝注到了王天益脸上。

    “唉,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王天益苦笑。两人的目光交错,却都是会心地点了点头。

    张横并没有当众说出王天益身上的诡异之处,只是说了他家中有厌镇。但是,王天益却从他的话里,听懂了张横的意思。显然,眼前的年青人,已看破了他的一些异常。

    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再说什么。

    不管怎么说,现在场中人太多,有些事确实不方便说出来。而且,王天益身上的情形很是不同寻常,要是真的说了出来,只怕老太太他们一定会无比的担心。

    当下,王天益微微一笑:“就是因为与韩岛那边的人,发生了点冲突,所以,我这才会隐姓埋名,居住在此。”

    他用了一个很模糊的理由,轻巧地把自己隐姓埋名的事唐塞了过去。

    王家人的重逢,自然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大家说着话,已是快到了中午。于是,何锋林提意,一众人乘车,离开了这里,向港岛中环的皇家大酒店而去,准备好好地庆祝。

    是夜,张横再次来到了王天益所住的小院。

    “阿横,你来了!”

    已是晚上十一点多,王天益竟然还站在小院里:“我知道你今天晚上一定会来。”

    “是的,王伯伯,我很好奇,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横目光灼灼地望着王天益,神情一片肃然。

    “唉,本来这事我是最也不想说。”

    王天益轻叹一声:“不过,既然是阿横已看出来了,那我也不再瞒你。尤其你也是我们玄学界之人,而且,阿横还是我们玄门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或许,你知道了我的经历,对你今后行事,也会有所帮助。”

    现在的王天益,自然也已知道了张横的一些事迹,确实是对张横曾经在国内以及奥岛所做的事,无比的惊叹。对张横更是刮目相看。

    “阿横,你也应该知道,港岛除了商业之都之外,他还是世界娱乐业一颗璀灿的明珠。”

    王天益语气变得凝重起来:“在这里,曾缔造了无数影视歌三栖的天王以及天后级明星大腕,每年出产的片子,更是除老美好莱坞之外,世界最多的地方。”

    “嗯,王伯伯!”

    张横微微点头。

    他自然明白港岛影视歌三栖明星的影响力,貌似他就是从小听着那些港岛明星天王以及天后的歌声,看着他们的影视节目长大地。

    “阿横,但是,你知道吗?港岛的娱乐业,之所以会如此的发达,这是为什么吗?”

    王天益眸中闪过一抹异彩:“这除了港岛本身特殊的位置以及经济之外,重要的是,当年,港岛娱乐业,曾请我们在港的风水师,精心策划和谋略过。”

    没等张横说什么,王天益继续道:“你也许没有看到过如今港岛娱乐业的巨头帝皇环宇,但是,你如果有机会去一趟那里,就会发现,帝皇环宇的特别。”

    “事实上,正是因为我们当年众多风水师为它合力筹谋,才让它有之后的辉煌。”

    王天益有些感慨:“我当年有幸也参与了其中。但是,这却是为我引来了灾祸。”

    “王伯伯,您的意思是说,当年您与韩岛风水师的冲突,就是因为此事?”

    张横目光陡地一凝,他猛地记起了白天王天益所说的话。

    “是的!”

    王天益点头:“当年韩岛的风水师,把我骗去韩岛,就是想从我嘴里得到帝皇环宇的秘密。”

    “可是,我岂能做这样的事。如果我真把这秘密透露给了他们,必然会有损我的气运,更会祸及子孙。”

    王天益脸现刚毅。

    风水命理,对于许多人来说,会认为是虚无飘缈,甚至是迷信。

    但是,对于玄门之人来说,风水命理,却是暗含着天道。王天益当年预感到自己如果透露那秘密,会有损本身气运,甚至让后代断子绝孙,他那里会答应。

    尤其是,他的经历坎坷,当时一直未能找到失散的儿子,心里却存着一丝希望,那肯因为此事而断绝最后一丝念头。

    所以,他当时确实是宁死也不会与韩岛的风水师合作。

    “那些家伙,见我不愿答应,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再用重金诱惑,但暗地里却是对我下了阴手。”

    王天益继续道:“等我发觉时,已是晚了,身上已被他们做了手脚。”

    “幸好,我拼着最后一丝力量,又有几位朋友帮助,这才离开了韩岛。”

    王天益脸现悲切:“我知道,他们绝不会就此罢休。所以,立刻带着阿珍,收拾了这边的一些东西,离开了港岛,回到了国内。”

    王天益不愿多说当年的经历,只是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但是,张横却也能明白,想来他当时是千难万险,这才逃过了那些人的追杀。

    “我和阿珍在国内呆了好几年,一边寻找阿其他们,一边也是躲避那些人。”

    王天益最后叹道:“直到前几年,一直没有找到阿其他们的消息,韩岛那边的事也已有了定局。我和阿珍有些心灰意冷,所以又回到了港岛,从此隐性埋名,居住在了这里。”

    王天益把他当年的波折都说了出来,目光最后凝注到张横脸上:“其实,阿横,跟你说也没关系,现在韩岛的影视娱乐业,之所以会有如此迅速的发展,想来,肯定是他们已得到了港岛帝皇环宇的秘密,并已实施了行动。”

    “哦,原来是这样!”

    张横微微沉吟,他还真没想到,王天益当年的事,竟然关系到了港岛与韩岛两地娱乐业的兴衰。

    不过,两地娱乐业的事,貌似与自己并无什么关系,所以,张横也无遐顾及。他的目光再次凝注到了王天益脸上:“王伯伯,那您身上出现的异常,就是当年韩岛那些人对你下的阴手所留下的后遗症?”

    “嗯!”

    王天益点头,脸现愤然:“他们当年为了逼我就犯,暗中对我下了神符,如果不是我拼着多年的修为,身上又有当年父亲留下的一件法器,强行压制住了它,只怕,当年我早就成了他们的傀儡。但是,纵然如此,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下在我身上的神符,我仍是无法消除,甚至近几年,发作已越来越厉害,已有无法压制的迹象。”

    “神符,您身上所中的竟然是神符!”

    张横浑身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

    王天益所说的神符,确实是把张横给震惊了。

    张横自然知道神符是什么。

    玄门修士,每一个品阶都有着修练的侧重点,而每一品阶的力量,也是天壤之别。

    就以阴阳家一脉的阴阳风水师来说,一品练习的是风水局,二品能布置风水阵。到了三品,就可以感应地脉之气,成为地师。

    这些,都还是感应外物,修练本身体魄以及精气的境界。

    但是,一旦修为达到四品,修练的侧重点已转向了神魂,与先前的三个境界,完全不同。

    传说中,古代的修士,可以神魂出窍,夜游万里。这并不是虚言,而是真实存在。

    达到四品的玄门修士,就可以凝练出实体的神魂,脱离**的束缚。只不过,四品的神魂,还是纯阴的存在,不能接触阳光,所以,要想脱离**,只有在夜晚出窍。

    这才有神魂夜游万里的说法。

    四品的玄门修士,力量已是无比的恐怖,寿命也会达到一个让人不可思议的值,几百年自然不在话下。

    但是,纵然是能活上几百年,一旦修为无法突破到五品,仍会有死亡的一天。

    那些修练了数百年的老怪物,自然不甘心就此化为灰灰。许多达到四品的玄门强者,都会在大限到来之时,做出一些安排。

    按张横从玄门秘闻中所知的一些消息,其中就有一种无比诡异的秘术,被称为神符。

    所谓的神符,就是达到四品的玄门高人,在临死前,神魂脱离**,以某种秘法,把神魂转化为一枚神符。

    当他的后人,寻找到与这枚神符相适合的人,那么,只要把神符种入那人身体,这枚神符中的神魂,就会侵占那人的身体,从而重生。

    所以,种神符,其实就是传说中的夺窍。

    张横做梦都没有想到,王天益身上那诡异的情形,竟然是当年被人种下了一枚神符所导至。怪不得自己怎么也看不透他身上的现象。这已是超出了自己如今的境界,那神符中的存在,是比自己现在整整高上一品的强者神魂。

    现在,张横也算是明白了一件事,当年的王天益,为何要隐姓埋名,他既然能被韩岛的那些人看中,甚至不惜种下神符,他身上必然是有特别之处。而且,一旦那神符中的神魂夺窍成功,他也就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所有的秘密也就不解自破。

    心中想着,张横望向王天益的目光也完全不同了。

    眼前的王天益,竟然可以把一位四品强者的神魂压制在体内。那么,他当年的修为会有多高?他又凭什么,能把神符压制住。

    现在的张横,已是对王天益越来越感兴趣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